<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官場先鋒

                            點擊:
                            『官場先鋒/作者:岑寨散人』

                            大學生村官遇到貴人連升三級,官場情場兩得意。一邊是高冷女神,一邊是霸道御姐。兩個同樣身世成謎,水火不容的女人讓他左右為難。而因為他引發的權力版圖爭端緩緩展開,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層次的秘密……

                            第1章 泄密事件

                            方晟坐在玫園賓館二樓等待區百無聊賴地玩著手機,右前方不時響起領隊朱正陽的提示聲:“十五號進來,十六號準備”“十六號進來,十七號準備”……

                            看看手里的號碼,二十二號,估計還得一個小時左右,他起身伸伸懶腰,準備到衛生間抽根煙。

                            對今天舉行的公務員招錄面試,方晟覺得只是玩玩而已,頂多積累些經驗為今后回省城考試打基礎——盡管憑筆試第六名的成績入圍,但在黃海這樣的小縣城沒有背景、沒有關系,基本就是陪太子讀書。

                            此次黃海縣招錄10名公務員定向分配到偏遠、經濟落后鄉鎮,雖然如此,在當前經濟不景氣,企業前景暗淡,大學生就業困難的大形勢下,公務員是最穩妥的選擇。而對有門路的人來說,到鄉鎮工作相當于跳板,將來活動一下就可回城,況且有鄉鎮工作經驗還能為提拔任用加分,可謂一舉兩得。

                            原本筆試成績出來后,按1:2比例即20個人進入面試,據說某位縣領導的侄子偏偏考了21名,然后以體檢也有淘汰率的名義將面試比例調整到1:2.2,勉強護送那位侄子入圍。根據外界傳聞,面試的22人中至少一半有縣領導、各部門局長或鄉鎮書記鎮長打過招呼,因此對主持招錄的人事局領導來說重要的不是成績,而是如何擺平各方面關系。

                            當然這些混成精的老官僚早有準備,剛開始招錄公告就明確筆試成績不帶入面試,也就是說所有入圍面試的都在同一起跑線,哪怕筆試第一名也有被淘汰的可能。由此人事部門便能將主動權牢牢抓在手里,招誰、不招誰,暗示一下面試官就行了。

                            獲悉其中黑幕后,方晟對于結果毫無期待。若非人事局為了考核指標和輿論宣傳需要,要求凡工作滿一年的大學生村官必須報考,而他正好符合條件,都懶得專門到縣城報名。

                            “再堅持一陣子,戰友那邊都說好了,肯定想辦法把你弄回省城,小晟,你受苦了!”

                            昨晚父親又打電話安慰,依然還是那些戰友們虛無飄渺的空頭支票,方晟沒說什么,反而表示大學生村官也是不錯的工作,接地氣,能直接接觸到最基層,切切實實體會到書本、新聞、網絡里沒有的民情。

                            然而內心深處何嘗不想早日回到燈紅酒綠、車水馬龍的省城啊!與大學女友周小容的兩年之約,現在看起來希望渺茫,下一步兩人的感情何去何從?不能總靠短信維持吧……想到這里方晟暗暗苦笑,走到衛生間門口時掏出煙盒。

                            “站住!”

                            左側樓梯通道處突然傳來一聲厲吼,緊接著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和吆喝聲,沒等方晟反應過來,通道里躥出一條人影,徑直撞向方晟!

                            事發倉猝,方晟壓根沒工夫閃避,一下子被撞退兩三步,卟嗵摔倒在衛生間里。那人影僅蹌踉小半步,隨即單手在墻上一撐,繼續向前飛奔。幾秒后,四五個人從衛生間門口掠過,緊追不止,其中有人似乎稍稍頓了頓,目如閃電在方晟身上一掃。

                            “搞什么鬼!”

                            方晟咕噥著爬起來,還好地面剛打掃不久,沒有水漬。站在鏡子前邊洗手邊察看衣服有無污臟,這時手機響了。

                            “是我,”一個清清淡淡的聲音,“面試結束了?”

                            趙堯堯,周小容的舍友,在縣城工作,由于快遞不送鄉鎮,周小容從外省寄來的諸如零食、地方特產、手織毛衣等東西都由她代收后轉交方晟。上周周小容又寄出幾本書,昨晚方晟到縣城后與趙堯堯聯系了一下,順便說今天參加面試。

                            “沒呢,前面還有六個人,估計十點多鐘才輪到我。”

                            “包裹剛到,中午過來拿。”趙堯堯言簡意賅說完便掛斷電話,連聲“再見”都沒說。

                            方晟已經習慣她的風格,聳聳肩正準備收起手機,驀地外面沖進來一個人,左手閃電般扣住他的手腕,冷冷道:

                            “給誰打電話?”

                            方晟愕然看著對方,眼前是位圓臉大眼,瓊鼻玉唇,英氣迫人的女孩,雖身著便衣,銳利的眼神,威嚴的表情,以及手腕象被鐵箍勒住似的,足以暗示其警察身份——剛才追捕逃犯時有個人在衛生間門口沖他瞅了一眼的仿佛就是她。

                            “喂,麻煩輕一點好不好,手腕快被你捏斷了,”方晟怒道,“就算辦天大的案,也得好好說話!”

                            便衣女警右手拿著手機大小的儀器不停地閃爍紅燈,她皺眉四下張望一番,冷不防扭住方晟胳臂狠狠推到墻邊,嫻熟地搜查他身上的口袋。

                            “你瘋了么?”方晟大叫,“強行搜身是違法行為!”

                            便衣女警恍若未聞,過了會兒從他褲兜里掏出個U盤,拿到他眼前晃了晃。

                            方晟吃驚道:“這……這不是我的!”

                            “是嗎?”便衣女警神色更冷,收起U盤后突然一個背摔,將方晟重重摔到地上,雙手反扭到背后銬上手銬,道,“你涉嫌跟剛才逃跑的家伙在這兒串通傳遞國家機密,現在人贓俱獲,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

                            “這是栽贓!”方晟旋即冷靜下來,“我口袋里有身份證和準考證,我在這里參加公務員面試的,絕對不可能參與你所說的事!”

                            鬧這么大動靜,面試等待區的人都聽到了,朱正陽和一大批考生趕過來堵在衛生間門口。

                            朱正陽上前正色道:“警察同志,我個人覺得這件事有誤會,這位考生昨天晚上才接到面試通知趕到縣城,今天早上到我們人事局報到后集中送到玫園賓館,事先根本不知道面試的時間和地點,面試順序也是隨機抽取,怎么串通?請解釋一下。”

                            剛剛那名嫌犯一口氣沖到賓館外的大街時被阻截,便衣警察們不敢開槍防止誤傷行人,雙方交手數個回合,最終嫌犯居然拚著受傷突出重圍。便衣女警郁悶之余突然想起衛生間前蹊蹺的一撞,以他的身手明明能及時做出閃避,為何硬撞上去延緩逃跑時機呢?其中必定有詐!遂跑回來揪住方晟,果然搜到那只失竊的U盤。

                            “警方辦案只憑證據說話,而且我說了只是涉嫌,是否屬實要經過調查,請讓開,我帶他到局里去!”便衣女警瞪著眼說,“你在人事局工作,應該知道阻撓辦案的后果!”

                            朱正陽寸步不讓:“警察同志,阻撓辦案跟說明情況是兩個概念,不要混淆!你不可以隨隨便便帶走參加公務員面試的考生!”

                            便衣女警態度非常強硬:“人事局長是仲云峰對不對?我打電話給他!”

                            方晟內心十分感激朱正陽在關鍵時候挺身而出,之前兩人根本不熟,連聲招呼都沒打過,甚至彼此都不知道對方叫什么,只是純粹的考生與領隊關系。

                            “謝謝領隊,我愿意跟她走,身正不怕影子歪,我會配合警方調查。”方晟道。

                            朱正陽果斷地說:“我陪你去!我要作證!”

                            “無所謂,現在可以讓開吧?”便衣女警問。

                            與朱正陽一起來的人事干事低聲說:“你一走這邊出岔子怎么辦?”

                            “你盯著就行,我必須對所帶的考生負責!”朱正陽道。

                            方晟深深看了他一眼,鄭重道:“謝謝!”

                            很多年后朱正陽仕途達到巔峰時,眾多學者專家經過精心研究,驚覺他成功的根源就在于方晟面試時突發事件中的決擇,雖然只是一小步,卻決定了整個人生的方向。這種決擇并非刻意追求,而是朱正陽性格中強烈的責任意識,使他必定會挺身維護一個連名字、身份都不知道的考生。

                            一行人來到公安局——途中便衣女警拒絕回答任何問題,包括自己的名字,進了大門才發現辦案地點不在刑警隊,而是一間沒有標牌的辦公室。這個細節讓熟悉機關設置的朱正陽詫異不已,感覺此案非同小可。

                            接下來按照標準辦案流程,幾名便衣警察分別給方晟和朱正陽做了筆錄,并打電話到人事局、方晟所在的三灘鎮以及駐村村委會核實情況,同時調閱了玫園賓館一樓監控,經過細節回放和技術分析,確定方晟出現于衛生間門口純屬巧合,嫌犯逃到他附近時也是臨時起意,利用沖撞動作巧妙地將U盤塞到他褲兜里,整個過程中方晟毫不知情。另外警方也查到當時方晟是與趙堯堯通電話,通話內容也核實一致。

                            折騰了將近四個小時,最終仍是那名便衣女警出面,訕訕說:“目前來看你沒有嫌疑,但此案事關重大,警方有可能繼續詢問一些細節,請保持手機暢通。”

                            連句“對不起”都不說,這事就算完了?方晟終究沒忍住,微笑道:“配合警方查案是公民的義務,不過麻煩下次出手請輕一點,別把涉嫌者當罪犯對付。”

                            看看他臉頰上的血痕——那是被她強按在地面時擦傷的,還有手腕上的淤青,便衣女警白皙的俏臉上浮起一絲紅暈,道:“應該……沒有下次了,嗯,我送你們回去。”

                            行至半途,朱正陽半開玩笑半當真說:“警察同志,這會兒面試八成已經結束了,方晟同志有可能因為你而失去成為公務員的寶貴機會,你說怎么辦?”

                            便衣女警緊咬嘴唇道:“不好意思,確實是辦案需要。”

                            方晟半陰半陽道:“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人?”

                            便衣女警嘆了口氣。

                            朱正陽道:“上午你不是號稱能直接打電話給仲局嗎?”

                            這就帶有強烈的暗示味道了,便衣女警何嘗聽不出來,漲紅臉辯解道:“我可以因為辦案打電話,其它……其它不行。”

                            趕到玫園賓館,面試果然已經結束。朱正陽立即打電話四處聯系——明知是形式也必須做到位,臨時協調了兩名考官進行補試。然而這會兒方晟狀態差到極點,之前精心準備的知識點和資料已忘得一干二凈,腦中一片空白,面對幾條面試題目自己都不知說了些什么,草草結束了事。緊接著又被拖到醫院體檢,稀里胡涂又折騰了一個多小時。

                            出門時方晟想找朱正陽表示一下謝意,面試碰到這種事算倒了八輩子霉,但朱正陽由始至終表現的責任心令他心折。找了一圈,遠遠看到朱正陽陪醫生上樓的背影,正待追上去,卻被匆匆趕來的趙堯堯叫住。她被警方在電話里細細盤問一番,又見方晟中午沒拿包裹,擔心他出了事,從賓館追到醫院問個究竟。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