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登錄萬界之無雙暴君

                            點擊:
                            建立仙庭,傲戰圣庭!   
                            打開火影世界的大門,讓戰火燃燒在忍界之中。
                            大軍所向,二十萬雍涼鐵騎直指火之國,一路勢如破竹!
                            全力碾壓,不走劇情,不服,用兵力打到服!
                            掠奪忍術,掠奪禁術,當八門遁甲的蓮花綻放在士兵的身上的時候,便是我征戰超神學院之時!(三國-武俠-秦時-魔獸-火影-到超神!)     敬請期待,最強的帝國誕生!全文無郁悶,一路征戰,搶人搶錢搶資源。  
                            目標:天下的一切都是朕的!

                             第一章 瘋子

                            茂密的叢林中,一隊衣著奇異,手持簡陋武器的山越軍正在押送著一隊俘虜。

                            山越人居于江東,也是現在的臺灣,不過山越人雖人口眾多,但并非是江東的主人,而事實上,他們也算得上是一群戰敗者,只是他們輸的并不徹底。他們戰斗失敗,卻依舊逃回深山,并依山而居。

                            作為從小就在群山之中長大的山越人,他們的叢林作戰能力極強。而每當他們資源不足的時候,便會出山去劫掠,漢人奴隸,女人,金銀珠寶,綾羅綢緞,他們所過之處只剩下一處燃燒的滿目瘡痍的大地。

                            而現在,這群人便是來劫掠的山越人,反觀那些被捉住的人,一個個低著頭,都好似認命了一般。

                            山越之亂,持續了幾年,卻從未斷除。畢竟他們來去如風,背靠大山,一旦有那種成建制的軍隊來襲,他們就直接隱入大山之中,如此一來,官府的人往往無功。

                            一旦到了大山之中,就是山越人的主場,若是官府軍隊再度深追,那面臨這在叢林之中穿梭好似猴子的山越人,只是白白增加損傷。長此以往,官府都已經默認山越人劫掠的事情,只要他們做的不過分,官府根本就不管。所以,這群被俘虜的人自然放棄了希望。

                            不,還有一個特別。

                            他是一個185的壯漢,身材孔武有力,那破舊的衣服之下隱藏著充滿爆炸力的肌肉。此時,他低著的頭顱之中泛著一抹極度危險的神色。

                            項風,不喜歡讀書,厭惡世界的小混混。而常人通常都不叫他的名字,稱呼他為瘋子。這一切蓋因后者戰斗的瘋狂,行為處事的瘋狂。他曾強吻自己的班主任,他曾因為一人侮辱自己,將其衣服剝光,丟到大街之上,他也曾一個打十個,還將對手的手指一根根砸斷。

                            而至于他是怎么到達這個世界的。

                            那是一個夜晚,他救了一個被混混們圍在角落里的女人,但是當那個女人躲在他的身后的時候,她手中的一把折疊短刀貫穿了他的心臟。

                            那個女人,是請來殺他的殺手,而像是他這樣的人,就是死了也不會有任何人在意。

                            只是任誰也沒想到,他居然會在這么一個世界新生。

                            “馬勒戈壁的,老子這輩子唯一做的一件好事居然帶走了我的命。這還真特么的嘲諷,果然好人不長命,惡人活千年。”項風一邊低頭暗罵,這個時候,旁邊的山越人反倒是看不爽了。

                            “你這個牲畜在喊什么?再叫我把你舌頭割下來。”一名山越人手中的鞭子直接抽打在項風的后腦之上。俘虜從來都是和畜生并類,甚至連畜生都不如,此時這個山越人也沒有絲毫留手,那一鞭子直接將項風的后腦勺抽出一道血印來。

                            疼痛讓項風微微楞在了原地,這個時候,那山越士兵還想要再抽出一鞭,但就在這個時候,項風動了。

                            “我日你的仙人板板。”項風大吼一聲,他好似一頭發狂的獅子一般,直接撞向這個山越士兵。山越士兵抽打俘虜這種事情早就做慣了,他根本沒有想到此時還有人敢反手,就在他觸不及防之下,頭顱直接挨了項風的頭顱的猛撞,整個人暈暈乎乎地倒了下去。這個時候項風直接掙脫了手上并不牢固的草繩,一把操起了這個山越人腰間的鐵刀,而后直接反手向下。

                            “馬勒戈壁的傻狗,給老子去死吧,我特么讓你打我。”勢大力沉的一刀毫無疑問地貫穿了這個山越人,而在他睜大的瞳孔之中,項風拔出了刀,又是再度還貫穿了下去。

                            “嗤嗤!”

                            血液四處噴濺,濺的項風身上盡是鮮紅,再加上他臉上那殘忍的笑容,端的是一個魔王,這個時候,其余的山越軍也反應了過來,紛紛拔出兵器朝著項風沖去。

                            項風的襲擊令人出乎意料,而且他動作行云流水一般,從撞人,再到殺人,也只在一瞬間,讓其余的山越人都反應不過來,而當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事情已經到了現在的地步。

                            看著朝自己緩緩包圍的山越軍,項風的臉上瘋狂的笑容更甚。

                            這一隊山越軍足足有百人,而項風現在動手,還被他們包圍,就只剩下死路一條了。而就算他僥幸逃出包圍,還會引動這周圍更多的山越軍,這樣一來,結局只有一個,死。

                            而其實,項風是想要等到自己到了山越人的大本營之后,才打算想辦法逃出來的,但是他沒有想到有人居然敢打他,而面對這群情況,別人能忍,他是忍不下去了。

                            死,又特么的不是沒死過,老子根本就不慫,只要惹了我,我就是要死也要帶上你。

                            反正項風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而且光腳不怕穿鞋的,像他這種人沒有什么是輸不起的。

                            無所畏懼,自然就慫,此時項風面對百人,自然不懼,他握住鐵刀的手更加用力,就像一只隨時都要發動攻擊的狼一般。

                             第二章 殺出活路

                            山越軍慢慢地圍了過來,但是到最后的時候,他們都是怒吼著沖了過來,看見這種情況,項風也是發出一聲咆哮,他自己也瘋狂的跑動起來,朝著防御能力相對弱的方向沖去。

                            兩者沖鋒之間,帶著陣陣狂風,不到片刻,兩方就交戰在一起。

                            “死!”項風怒吼一聲,手中的刀刃準確無誤地砍入一個士兵身上。項風這么多年不是白混的,若不是他身手敏捷早就死了,此時戰斗起來,多年的經驗便讓他如入無人之境。

                            遠遠沖鋒起來的山越軍還有駭人的氣勢,但是當其和項風交戰之后,其氣勢就弱了許多,而當他們看到項風如同切菜一般擊殺了數個同伴之后,他們便有些膽怯,誰不想上前。

                            山越軍說是軍隊,但是也不過只是民眾而已,他們自身都沒有經歷過一場正式的戰役,畢竟一直以來,他們打的都是順風順水,根本沒有什么大的傷亡。而今天,他們本來以為碰到的是一只發狂的羊,但是沒有想到這羊撕開了偽裝之后,竟是如此生猛的狼!

                            “你們這群白癡,給我上啊?”看到自己的部下停滯不前,山越軍之中的百人長便開始大吼起來。

                            聽到自己長官的話,那些人又有些蠢蠢欲動,但是當他們看到項風帶著鮮血的瘋狂笑容,心中的熱火瞬間就消散了。想當英雄,也得看看有沒有這條命啊。

                            項風從剛才廝殺開始,殺的都是最靠近他的山越士兵,而且他也并不是沒有受傷,只是他一旦受傷,便會盯著那個令他受傷的人砍,簡直就是一個呲牙必報的形象。現在陷入這種僵持不下的境地,所有人都不想先上。

                            在這個時候,他們毫不懷疑,若是他們先上的話,人頭是誰的不一定,但是自己肯定是要死的。想想自己部落之中還有那么多美麗的漢人女奴,他們就更不想上了。

                            橫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更何況這群山越人已經過慣了舒適的生活,哪里還愿意白白送了性命。

                            他們不上,項風可不會停止,他眼睛在這面前的十余名山越士兵之中掃視,最后挑著一個最為瘦弱的士兵,徑直朝著他沖去。

                            項風不動的時候,雙目泛著冷光,而當他動了的時候,就是一匹惡狼!

                            血腥之氣撲面而來。那被鎖定的的山越士兵此時仿若被死神盯上一般,他手心泛著冷汗,眼睛盯著項風,而當他看到后者眼睛之中的殺氣的時候,他的心一下子就怔住了。

                            撕啦!

                            伴隨著刀刃撕裂肌肉的聲音,這名士兵毫無反抗之力地被劈開一刀巨大的傷痕,在這傷痕之中,甚至隱隱可以看到那被斬開的心臟。

                            擊殺了這個士兵,項風不顧其余人,直接竄進叢林之中,越跑越遠,最后完全消失在眾人眼中。

                            原地只剩下一群喪膽的山越軍和一群氣急敗壞的山越軍。

                            “你們這群廢物,這么多人還被一個俘虜給跑了,真是丟了我們黑石部落的名,你們今后就準備面對所有人的嘲笑吧?”百夫長朝著剩下的山越士兵大聲吼道。

                            待他發泄完了之后,他又將目光轉向了剩下的俘虜,緊接著陰測測地喊到:“你們是不是也很想跑?”

                            聽到他的話,所有人都噤若寒蟬,甚至有一些心理承受力弱的婦女都忍不住哭了下來。哭聲令場景更顯凄涼,這百夫長緩緩地走到這女人面前,他不發一言,手中的彎刀莫得拔出,直接劃過了一名婦女身邊的漢人奴隸。

                            血霧噴濺,濺在這女人臉上,嚇的她一下子停止了哭泣,這個時候,這百夫長的聲音再度傳來:“所有的漢人奴隸全都殺了,用來祭奠我山越死去的勇士。”

                            “殺!殺!殺!”

                            這群山越士兵瘋狂地吼著,他們面帶狠色,手起刀落之間,將這群被繩子綁住的男人全數殺光。而在殺光了所有男人之后,他們又將目光轉向了剩下的女人。

                            這個時候的他們就像是瘋狂的猛獸一般,朝著這群女人撲去,一陣哀嚎慘叫之聲開始傳來,待他們發泄完之后,他們又將所有的女人全數殺盡。

                            “女人,是我們的物品,我們想要就要,但是你們得付出鮮血去贏得他,若是今后再出現不敢流血的山越人,我會親手把他殺了!”百夫長朝著剩下的山越士兵說到,而剩下的士兵也都露出那股不怕死的氣勢。這時他才很滿意地點點頭,接著說道:“今天,我們外出狩獵,發現了一隊精銳士兵,在我們的英勇抵擋之下,全滅了這百人士兵,也損失了一部分勇士。現在讓我們砍下這群精銳士兵的頭顱,作為我們的戰利品。”

                            這百夫長三言兩語之間,就直接扭曲了事實,將他們這群人說成了戰斗之后的勇士。不得不說,他的腦袋很靈活,如此一來,他們這支軍隊非但不會受到懲罰,還會被人贊為勇士,而他也會在戰功簿上多一筆戰功,非但沒有過,反而還有功。

                            如果項風在這里的話,恐怕他也會點出兩個贊,第一個贊是因為他的陰險無恥,第二個贊則是因為他脫離了危險。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