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根源之下

                            點擊:
                            李林:被人拉去了第四次圣杯戰爭,但一不是御主,二不是掛逼怎么贏,在線等,挺急的。
                            愛歌:圣杯戰爭什么的好簡單,但結束的太快的話蜜月就泡湯了,怎么讓他們堅挺一點啊,在線等,挺急的。
                            “好便宜啊這里的面包,因為我是什么第一百個客人所以有優惠么?”
                            “不是這樣子哦。”
                            “那是為什么?”
                            “因為我叫沙條愛歌,因為我——喜歡你。”

                            ① 第四次圣杯戰爭

                            第一章 李林的美好生活

                            “該起來了,李林,再不起來你就會被降靈科肯尼斯主任罵了哦。”

                            在一片溫暖之中,時鐘塔降靈科講師李林從睡夢中被溫柔的女聲所叫醒。

                            但是,即使再溫柔的聲音也不是睡覺大魔王的對手。

                            “管他去死,那個該死的人生贏家。”被窩里咬牙切齒的聲音從上好的天鵝絨被中的傳來。對于李林來說,任何打擾他睡懶覺的敵人都是應該丟到馬桶里一萬年啊一萬年的存在。

                            “啊,那真是太讓愛歌高興了。”但是,在少女聽來,這樣的話就仿佛是眼前這個人內心的祈愿“李林你終于要干掉那個中年小白臉了么,需要愛歌現在去做什么準備么。”

                            “所以說,不要每次都對我的話那么認真啊。”愛歌的話讓李林無可奈何的從被窩里出來,他可真擔心這個思考回路有問題的弟子真的按照他的命令自顧自的就去要干掉身為色位魔術師的肯尼斯。

                            “你這個連最基本的修復魔術都掌握不好的笨蛋就給我老老實實呆在屋子里給我當全職女仆。別給我想什么有的沒的。”李林沒好氣的說道“還有,記得叫我導師,導師。”

                            “好的,李林。”看到李林從床上起來,名為愛歌的少女歡快的從床鋪上站起身。然后像是舞蹈一樣在紅木制的地板上優雅的轉了個圈,然后紅著臉向自己的世界里的唯一問道“我漂亮么,李林。”

                            怎么說呢,真是無法形容的美麗,李林淡淡的想到。

                            少女的聲音比屋外仍在啼鳴的鳥兒更可愛,且帶著略顯含蓄的動作。發絲柔細得連陽光都能輕易穿過。眼眸色彩清淡而澄澈。翠玉色的洋裝將她襯托得相當美麗。宛若一蕊在光輝中綻放的花朵。

                            真是美麗動人。

                            但是,就這么認輸是不行的,要不然感覺自己就輸了什么似的。

                            于是,李林把他的面頰側過去,帶著一點扭捏的說道:“馬馬虎虎吧,比起索拉姐還差的遠呢。”

                            “哦,是么?”但是,有些微紅的面頰已經暴露了某人的心思,或許常人觀察不到,但對于愛歌而言這就像黑夜里的燭光一樣顯眼。

                            發育良好的少女輕輕的坐到了柔軟的大床上,從背后摟住了還未穿著上衣的某人,然后用尚顯稚嫩的**輕輕的摩擦著他的后背,輕薄的洋裝完全無法隔離那絕妙的觸感。

                            對此,李林只能勉強保持者自己的理智,讓他不徹底化身為野獸。

                            “對,沒錯!”這個聲音就連李林自己也覺得是那樣的有氣無力。

                            “可是李林你的身體不是這么說的啊。”少女用溫潤的舌頭輕舔著李林的耳垂,青春洋溢的俏臉臉上的表情嫵媚無比,仿佛在說,侵犯我吧,狠狠的侵犯我吧。

                            這種誘人犯罪的聲音簡直就像最猛烈的春-藥一樣,讓李林不由自主的抓住了少女柔嫩的手臂。

                            可是,也許這樣的福利就連傳說中的神獸也看不下去了吧。

                            叮鈴鈴,叮鈴鈴的聲音從窗前的鬧鐘傳來,吵鬧的聲音瞬間把李林從“魅魔”的誘惑中撈了起來。

                            “愛歌,快去準備早飯,要不然我就要被肯尼斯罵了。”

                            李林像是饒命一樣迅速的脫離了愛歌的懷抱,然后迅速的穿上了衣服想著洗漱室跑去。

                            “好的,李林。”愛歌面帶笑容的看著李林從臥室中走出。

                            在李林走出臥室之后,愛歌的臉迅速的陰暗下來,她輕輕的把那個打擾戀愛時間的罪魁禍首抓到手里。接著,隨著一陣微不可查的魔術波動,鬧鐘——徹底的化為了粉塵。

                            沙條愛歌是個魔術笨蛋,要不然沙條愛歌怎么能一直賴在自己的導師身邊,一直不畢業呢?

                            ————

                            “你又遲到了。”高慢的男性斥責聲在降靈科講師休息室內傳來,聽到這個聲音,所有在場的講師都幸災樂禍的抬起頭,想看看是那個膽大包天的家伙竟然惹到了肯尼斯主任。他可不是什么寬和的人。

                            然而,讓他們感到無趣的是,當他們抬眼望去時,看到的卻是一個白衣黑發的身影。

                            “嘖,這下沒好戲看了。”所有的講師心里都閃過了這樣的念頭。

                            果不其然,只見那個黑發的身影像他平時一樣用懶散的聲音說道:“啊,抱歉,肯尼斯主任,我出發的時候順道去了趟主家,然后把索拉姐給您做的午餐帶來了。”

                            “唔,索拉的午餐嗎。”不出他們的意料,聽到名為李林的講師的辯解,肯尼斯的神情瞬間變得軟化了起來,他說道“為了自己的主家放棄了自己一部分職責,雖然有一些過錯,但忠義可嘉,這次就不懲罰你了,李林講師。"

                            “感謝你,肯尼斯大人。”李林用稱不上恭敬的回答道,但肯尼斯完全不在意這些,他用聽上去似乎毫不在意但實際上卻相當關注的語氣問道:“索拉有讓你帶什么話么?”

                            “其實也沒什么。”李林說道,然后在肯尼斯臉上即將露出沮喪神色的時候補充道“索拉姐只是提醒您天氣變亮了,要注意保暖。”

                            盡管只是尋常的套話,但是聽到未婚妻關心的話語,肯尼斯就感覺自己渾身被名為愛情的暖爐所包裹著,整個人都瞬間變得溫暖起來。

                            而李林笑吟吟的看著肯尼斯可以稱得上是顏藝的表情,對于他而言這是他每天例行的娛樂之一。

                            “咳”或許肯尼斯也知道自己此時的表情有些不妥,他尷尬的磕了一聲,然后出乎李林意料的,他真心實意的對著李林說道:“李,感謝你這些年為我和索拉所做的一切,你的行為讓你贏得了埃爾梅羅家的友誼,從今天開始,我以埃爾梅羅家主的名義賜予你自由瀏覽埃爾梅羅家低階魔術的權力。”

                            這.....李林完全沒有想象這樣的大蛋糕一下子從天而降,處在時鐘塔體系的人自然知道埃爾梅羅家的底蘊,即使是低階魔術,對于任何魔術師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財富。

                            “感謝您,埃爾梅羅大人。”在肯尼斯滿意的目光中,李林鄭重的向他施了一個貴族禮。

                            不論肯尼斯為人如何,至少他對李林是照顧有佳了。

                            作者留言:
                            ps:果然還是輕松向適合我

                            ━━━━━━━━━━━━━━━━━━━━━━━━━━━━━━━━
                            本書由【夢の永遠亭】整理,資料來源于互聯網,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本僅供試讀,請勿用于商業傳播!
                            【夢の永遠亭】提醒您:合理安排閱讀時間,杜絕沉迷網絡小說!
                            更多小說盡在【夢の永遠亭】19400320
                            ━━━━━━━━━━━━━━━━━━━━━━━━━━━━━━━━

                            第二章 persona

                            “呼,肯尼斯這么友好讓我都不忍心告訴他真相了。”半躺在自己辦公室的真皮沙發上,李林自言自語的說道。

                            索拉?娜澤萊?索非亞莉,這個現任降靈學科部長的索非亞莉家族之女雖然是降靈科主任肯尼斯的未婚妻,但是自幼年時期就和索拉結識的李林當然知道。索拉對于肯尼斯并沒有太多的感情,她平日里對于肯尼斯的關懷的話語僅僅是她身為肯尼斯的未婚妻這一角色而采取的行動。

                            這樣的索拉自然是不會想到給肯尼斯預備午飯和噓寒問暖的。而事實也是如此,這些午飯是身為全能女仆的愛歌為李林準備的多余的部分。

                            如果是常人,這么愚弄可以稱之為天才肯尼斯一定會早就被他發現然后處以極刑了吧。

                            但是李林是不同的,在索拉的事情上,即使他撒什么慌,只要符合肯尼斯心目中索拉的形象,就一定不會被發現。如果要問為什么的話,那就是他的特殊身份吧。

                            身為異世界穿越者的李林幸運或者不幸的在這個真祖多如狗,英靈滿地跑的世界里有個不大不小的身份,那就是索非亞莉家族的分家嫡子。

                            而多虧了這個特殊的身份,他不僅能比那些普通人的穿越者前輩們更多的接觸到魔術——這一型月中繞不開的力量體系,還利用他的特殊身份搭上了肯尼斯—索拉這條雖然在FATE-ZERO中凄慘無比,但實際土豪的難以想象的大腿組合。

                            在少年期的時候,索非亞莉家族的分家就會集中在主家這邊來充當主家子嗣的侍從,對于主家來說,這樣一可以培養分家的忠誠度,二可以發現己方的優秀人才,可以說是一舉兩得的舉措。

                            而對于李林來說,這樣同樣是接近索拉這個大小姐的絕佳機會,而在李林可以說是有些刻意的討好下,索拉也對這個在當時有著“索非亞莉王子”美譽的優秀少年產生了認可。

                            這樣一來二去之下,李林也順理成章的正式成為了索拉的守護騎士。

                            如果只是普通的守護騎士也許不但不會得到肯尼斯的信任,還會對這個莫名其妙的小白臉產生敵意吧。

                            自然李林也想到了這些,不過帶著些先知先覺的他早就找準了在索拉和肯尼斯之間的定位,那就是他們之間的信使。

                            或許現代熱戀中的年輕人恨不得如膠似漆的黏在一起,但是充滿了中世紀守舊氣息的埃爾梅羅家的矜持讓肯尼斯不能太過放下自己的身段,而對肯尼斯不怎么感冒的索拉自然也不會貼近這個降靈科主任。

                            于是,在肯尼斯絞盡腦汁想要向索拉表達愛意的時候,李林這個赫耳墨斯出現了。難道還有比索拉身邊的守護騎士更加了解索拉愛好的人么?難道還有比李林更加適合作為他降靈科天才肯尼斯和索拉之間的橋梁的人么。

                            答案是,沒有。

                            而索拉呢,在索拉眼中,肯尼斯實在有些過于熱情了,而自己能干的守護騎士不僅可以充當自己過濾肯尼斯的一道屏障,還可以幫她處理一般的對“肯尼斯”專用問題。而僅僅需要做的只是事后追認而已。這樣惠而不費的事情自然她是舉雙手贊成的。

                            就這樣,在三方的一致贊同下,肯尼斯—李林—索拉這個牢固的線條就緊緊的栓在了一起。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