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當英雄系統養出了魔王

                            點擊:
                            【內容簡介】

                            【宿主喲,你渴望力量嗎?】
                            “不。我渴望奶……”
                            【想必是被自己的欲望蒙蔽了雙眼,就讓本系統來賜于你真正的力量吧!】

                            “……”

                            ① 弒神者前傳:愚者的冠冕

                            第一章 回憶

                            “嘭”

                            伴隨著一聲輕響,羅明再一次四仰八叉的摔在了地上。

                            他站起身來,整理了下寬松衣衫上的泥土,單薄的身體有些不穩。

                            這個年紀在十一二歲之間的男孩,有些稚嫩的小臉上露出一絲痛苦之色。

                            望著天邊逐漸沉寂下去的夕陽,羅明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氣,今天的訓練終于結束了,在這么下去他全身都得散架了。

                            仿佛是知道了羅明的想法,站在他前面的那道身影開口了。

                            “帶脈鼓蕩,龍吟虎嘯之音,已入高手之列,不錯、不錯……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徒兒,三年如一日,你掌握的比為師預料還快,真是不愧你這身資質。好了,天色晚了,明天再來吧。”

                            “是,師父。”

                            羅明向前望去,眼神里帶著尊敬。

                            那里筆直挺立的站著一位老者,白發飄飄束于身后,雪白的胡子垂于胸前,這種古風般的打扮如今可以說是鳳毛麟角,所謂仙風道骨就是形容眼前此人吧。

                            這就是羅明的師父,王奕之,一位武道宗師。

                            不是世面上那些嘩眾取寵般的花拳繡腿,而是行使“力量”引發種種神奇的古武。

                            忍住疼痛,羅明吸了一口氣,氣如活鼠一般,圍繞腰部爬行了一圈,正是中醫奇經八脈中的帶脈,這讓他的疼痛立刻緩了下去。

                            練武之人,一口氣充盈在丹田中,環繞帶脈,出拳則自體內鼓蕩出特殊的聲音,這是氣功中深厚的境界,也正是老人口中的“帶脈鼓蕩,龍吟虎嘯”。

                            “師父,我走了。”朝老人禮貌的道別后,羅明離開了這處山間的小庵。

                            快速地奔走于下山的道路,羅明的小臉上有一絲潮紅。

                            “干嘛住深山老林啊,高人的通病嗎?”他嘆了一口氣,思緒逐漸沉浸在回憶里。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三年了啊!”

                            是的,羅明原本不屬于這個世界,他之前在一個叫“地球”的地方生活著。

                            當然,現在他也在地球,文明程度與之前亦是相差無幾,不過——

                            此地球君非彼地球君。

                            問他為什么能判斷出來?

                            廢話,他原先住的那條街都沒了!

                            無奈,他只能再次接受這個事實——

                            他穿越了。

                            為什么說再次?這得從他之前的經歷談起。

                            在原來的世界,羅明是一個初到大學的新生。因為對二次元的熱愛,大學管的又松,他挑戰了人生第一次補番補通宵,后果就是第二天在高數課上實在忍不住于是打了個盹。

                            醒來后,一切都變了。

                            倒不是什么狗血的滄海桑田、末世來臨,而是他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周圍是一個看起來異常豪華的病房。

                            為什么他知道這是病房?

                            瞥了眼見他醒后一臉驚喜跑出去的護士妹子,羅明覺得自己智商不低。

                            ‘估計是通知醫生和自己家屬去了吧。’

                            心里如此想著,羅明卻感到一籌莫展,他完全搞不清現在上演的是什么狗血劇情。

                            怎么回事?

                            整人游戲?

                            講道理啊,他就上課打了個盹,不至于吧?

                            “咔擦!”

                            在他胡思亂想期間,房間的門打開了,首先走進來一位金發藍眼、異常美麗迷人的西方女子。

                            對方見到他后,一臉激動的跑過來緊握住他的手,然后就是一陣梨花帶雨,我見猶憐。

                            “貝爾,你終于醒了……”

                            “……”

                            誰啊那是?

                            羅明內心很不平靜,倒不是被人認錯了還瞎折騰所以心情不好什么的,被美女握握手他又不吃虧,但是——

                            他看向自己被握住的雙手,感覺好像小了一圈的樣……

                            這根本就是小孩子的手吧?!

                            他又看了眼緊握他手的女人,藍寶石般冷澈的眸子,靚麗惹眼的天然金發,小巧挺立的俏鼻可以明顯看出西方人的特征,就算是因為審美觀差異,對外國人不怎么感冒的羅明,也不得不承認眼前之人的絕色。

                            于是乎,情不自禁的,他脫口而出——

                            “媽媽!”

                            “怎么了?貝爾。”

                            怎么了?這事有點懸乎,容我……

                            “嘶……”

                            突然的頭痛讓羅明停止了思考,他甚至懷疑有人往他腦袋里硬塞東西,不到片刻就暈了過去。

                            ……

                            在一片深邃的黑暗中,羅明醒了過來,以一個過客的形式體驗了另一段短暫的人生,匆匆七年的時光,短到令他驚訝。

                            這幅身體的原主人也叫羅明,這倒是挺巧合的。不過,人家還有一個隨母親在德國那邊家族的姓氏——貝什米特。

                            女子口中的“貝爾”就是他的歪國名字“貝爾貝特”的簡稱。

                            對此,羅明也就笑笑,沒有在乎。

                            至于這具身體的父親,名字叫羅衛,在記憶里只有他是一位商人這種程度的信息。

                            不過,有一個好的家世不代表就能有一個好的結局,這位“熊孩子羅明”因為貪玩,在爬樹時不慎腳滑,失足從樹上摔了下來,頭朝下。

                            不出意外他當場暈倒,然后被仆人發現送醫院搶救,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享年七歲……

                            “唉……”

                            嘆了口氣,莫名其妙就穿越了,讓他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需要考慮的問題很多,首先是這具身體的親人,雖說這熊孩子的死跟他沒半毛錢關系,可他畢竟占據了人家的身體,人心都是肉做的,他難免會對這具身體的親人產生愧疚。

                            至于叫爸媽?羅明表示心里上接受不了,今天被身體影響叫了別人媽媽,可這并不是出于他的主觀意識。

                            隨著這段人生經歷體驗的完成,現實中的羅明睜開了眼睛。

                            莊周蝶夢,蝶夢莊周,羅明的意識雖始終如一,但卻“醒”了兩次,真是有夠奇怪的體驗。

                            緩緩的支起身子,看著被柔和的燈光鋪滿的房間,又看了看窗外的夜景,他判斷自己應該是昏迷好半天了。

                            望著趴在床頭的漂亮女子——雪麗·特蕾西婭·馮·貝什米特,羅明臉色有些復雜。

                            這哪里像是一位母親該有的年紀啊,不顯老也要講基本法的好吧。

                            算了,還是先叫醒她吧。

                            也許是羅明起身的動作有些大,趴在床頭的女人直接醒了過來,一時間,大眼瞪小眼……

                            這TM就尷尬了!

                            女人當然不會知道羅明的心情,擦了擦眼睛發現沒看錯后立馬就抱了上來。

                            “貝爾,你嚇死媽媽了,怎么樣?身體還有沒有哪里不舒服嗎?餓了沒?媽媽這就去叫醫生,你等一會媽媽馬上回來。”

                            說著,也不管羅明什么反應,直接就起身跑了出去。

                            看了眼急匆匆出門的女人的背影,羅明紊亂的心終于冷靜了下來。

                            “真不習慣!”他摸著自己的下巴喃喃自語道。

                            不習慣倒不是因為什么不健康的想法,而是這具身體與對方血濃于水,一絲親切感讓羅明有些煩躁,因為——

                            他搞不清楚親切是來自這具身體的本能,還是他的主觀意識。

                            羅明在前個世界沒有關于父母的記憶,或者說很模糊,他的雙親因為一場事故而去世了,剩下的他和妹妹一個才三歲,一個還沒滿月,不過因為舅舅家的撫養,生存倒是沒什么問題。

                            正因如此,羅明才煩躁,因為骨子里他也渴望父母的愛。

                            可是現在,對方給他一種模棱兩可的感覺,這種感覺很不好受。

                            “咔擦!”

                            開門聲再次響了起來,隨即進入了一大群人,有醫生、有護士,還有他的父母、親戚,讓這寬敞的屋子都顯得有些擁擠。

                            之后他們說了什么,羅明實在沒心情去聽了,他靜下來整理著多出來的記憶,思考著之后該怎么面對這具身體的家人。

                            也許,時間會解決一切吧……

                            ……

                            一個多月時間過去了。

                            羅明想了很多事,由于心理那道坎還沒過去,他很少在自己家人面前說話。

                            看了看鏡子里呆萌的小正太,湛藍雙眸,墨黑色頭發,他還是沒什么實感。

                            由于羅明的沉默寡言,可是苦了他的父母,畢竟突然從一個活潑好動的熊孩子變成了少言寡語的悶葫蘆,怎么想都有問題。

                            他的父母一度以為問題出在他的腦袋上,畢竟,當時摔下來可是頭朝下。可是在找了幾位心理醫生無果后,只得放棄了。

                            看到自己的孩子這么一副病殃殃的樣子,羅衛不死心,拍案決定要把他送出去找專門人士鍛煉一下。

                            畢竟是在醫院躺了半個月,又在家里悶了一個月,在這么下去沒病也憋出病了。

                            于是,羅明的便宜老爸就告訴他這周末要帶他去一位高人那里學武術,據說這是一位牛叉的不要不要的大人物,因為羅家與其有特殊的關系才最終請動的高人。

                            對此,羅明內心輕蔑的一笑。

                            高人?

                            浮云而已。

                            哥大學體育考試打太極還打了九十五分呢,有用嗎?

                            武功再高你能打幾個?你能斗過子彈嗎?

                            不過,打臉往往來的就是這么快。

                            第二章 便宜師父

                            這個世界,有魔術、武術、方術等各種神秘力量,而使用它們的人,則隱藏在世界的里側,建立了各種各樣的勢力。

                            在古老的東方古國,各個地界的門派、家族強強聯合,成就了神秘側的一尊龐然大物——五獄圣教。

                            它不僅是國內的霸主,在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數的大勢力。

                            學習過中華技藝的武俠或方術師大約三成左右都歸依此教,并且宣誓絕對服從至高的教主——羅濠。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