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菟絲花兇殘

                            點擊:
                            前世
                            季安然:“耿延,我們復合吧。”
                            被甩的耿延:“拒絕。反正你有異能,沒有我也能活得好好的。”
                            重生后
                            裝弱雞的季安然:“耿延,我們復合吧。”
                            被甩的耿延:“拒絕。”
                            季安然躺尸:“我沒有異能,你不管我,就讓我涼了吧。”
                            耿延:“……”
                            余情未了的耿延只能帶走某“弱雞”,扶“爛泥”上墻。
                            后來……說好的手無縛雞之力普通人呢?這日天日地的家伙是誰?!
                            1v1,雙潔。別被文案迷惑了,這是一篇甜文!!!
                            內容標簽: 強強 重生 末世                        

                            第1章 “廢物”季安然

                            天空像是被蒙上一層灰蒙蒙的薄霧,陰沉沉的讓人害怕。

                            往日繁榮的商業街上空蕩蕩的,不少商鋪的玻璃櫥窗都被強行破壞,碎玻璃掉了一地。

                            路旁樹木的落葉再也沒人打掃,隨著風吹過滾來滾去。

                            路面上有零散分布的斑斑血跡,還躺著幾具人類和喪尸的尸體,散發著濃濃的惡臭。

                            末世到來之后,城市秩序迅速崩潰。末世爆發不過才半個多月,世界各地就已經亂成一團了。

                            忽然,服裝店傳來細微的動靜,聲音很輕,普通人根本注意不到。

                            一個瘦弱的身影躡手躡腳地走了出去,在服裝店門口探頭探腦。

                            路口有一群人走近,身上穿著流里流氣的,整一鄉村殺馬特團隊。然而,末世前沒有任何一個殺馬特團隊會提著一把把沾過血的斧頭出門。

                            季安然見狀,立馬把腦袋收回來,又躡手躡腳地藏到了店鋪的更衣室里面。

                            季安然身體比較消廋,他皮膚也比較白,眉清目秀的。似乎是因為身體素質不行,在末世里混得不好。

                            季安然現在灰頭灰臉的,一雙大眼睛卻依舊明亮光彩。他的臉上沒有一絲惶恐,冷靜得不像一個落魄的人。

                            他靠在試衣間的墻壁上,手在褲兜里掏了掏。

                            這是一個小型錢包,包里躺著一張合影——是他跟耿延去游樂場游玩的時候拍下的。

                            耿延高大英俊,帶著優美肌肉線條的手緊緊地摟著季安然的腰。季安然的骨架比較小,皮膚更是白白嫩嫩,沒少被人笑話。

                            那時候,耿延把他愛得跟眼珠子似的。別人嘲笑他,耿延總要幫忙懟回去,那毒舌的功力真是活活氣死個人。

                            季安然忍不住露出了一個幸福的笑,眉眼彎彎跟月牙兒似的。

                            他把照片抽了出來,深深地凝視著那個英偉不凡的男人。

                            他清秀的小臉飛上了一縷紅暈,心跳的速度也在不斷飆升。

                            終究是沒忍住,他低下頭,紅著臉吻了吻照片上的男人。

                            更衣室的門被拉開一個小口,季安然望著墻上鏡子里的身影,嘴角揚起了志得意滿的笑。

                            “我現在這個瘦弱不堪的模樣,他要是看到了,估計就舍不得趕我走了吧。”

                            無聲的話語在季安然的唇邊滑過,一切很快都消散無蹤。

                            ——-

                            季安然是重生的,重生在末世爆發的第二天,他因為覺醒異能而發高燒躺在床上的時候。

                            他上輩子后悔了,想去找耿延復合,卻死在了去晨曦基地找耿延的路上。

                            希望基地內爭權奪利非常嚴重,掌權者拉攏高階異能者。季安然比較喜歡獨來獨往,也不想摻和進爭權奪利之中,便拒絕了其他人的邀請。

                            然而,希望基地最大勢力擔心他會加入其他勢力給自己造成威脅,就趁他獨自外出前往晨曦基地的時候派人追殺他。他原本是能逃出生天,卻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了一個高階精神力異能者,在對戰中不斷給他施加精神攻擊。

                            那人躲在巷子里,始終沒有露面。

                            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絕望之下干脆自爆晶核拉仇人陪葬!

                            只是可惜那個精神力異能者離得遠,實力又強,頂多也就是重傷而已。

                            殺身之仇,季安然銘記于心。

                            但相較于去希望基地找仇人報仇,季安然更想先把自己的感情問題給處理好——這是兩輩子的都不愿放下的心愿。

                            于是,季安然拼命殺喪尸把自己的異能提高到二階。

                            有了強勁的實力后,季安然就裝成一個落魄的普通人,掐著日子和時間在前世碰面的超市附近等候。

                            ——

                            “我們身上的衣服都臟死了,大家先去服裝店換一身。”一個黃毛混混說到。

                            他是這群混混的頭,其他人都聽他的。

                            “好。在這邊找物資真好啊,最近有個比較強的風系異能者在附近尋找物資,喪尸被殺了很多,我們也安全了很多。”一混混感慨道。

                            “是啊。不過我們一直沒有遇到那個風系異能者,也是幸運。如果他也跟我們一樣打劫別人,那我們就要倒霉了。”

                            “就是就是。其他異能者都沒有那么強,我猜那個風系異能者已經升到二級了。”

                            這群混混在末世前就喜歡干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也拉幫結伙打過群架。

                            末世到來之后,這些人就一起掄起斧頭,到處打劫。不給就打到給或者扔喪尸堆里,不就是一條人命嗎?

                            季安然發現那些人走進來服裝店后,臉色頓時黑了下來。

                            他靜靜地站在更衣室里,希望那些人能在換好衣服后離開。

                            一個混混看著地面,臉色忽然一變:“不對,這家店的地面未免太干凈了點。是不是有人進了店,然后掃去灰塵免得被人發現?”

                            “呀,真是個不錯的發現,就是不知道那只藏頭露尾的小老鼠溜走了沒有?”黃毛惡意地笑著。

                            混混們開始在服裝店里尋找起來,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來到里面的更衣室。

                            季安然抬起手,看著上面機械表顯示的時間,眉頭緊皺。

                            該死!

                            耿哥差不多就是這個點出現在附近了……

                            混混的動作很快,季安然臉色一沉,清秀可愛的小臉上是格格不入的陰狠。

                            那是在末世混了很久才有的眼神,冷漠殘酷,哪怕看見鮮血淋漓的尸體,也能面不改色。

                            季安然猛得打開更衣室的門,踏了出去。

                            他現在立刻把這群人都給殺了!只要沒人看到他動手,他依然可以扮演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

                            黃毛一笑:“小老鼠……”你終于舍得鉆出來了?

                            那可怕的眼神就像是夢魘一般,讓黃毛的剩下的話語都堵在了嗓子眼。

                            與此同時,季安然也聽到了車輪駛過的聲音。

                            眼中的殺氣頓時散去,季安然像個靈活的小兔子,一下子就竄了出去。

                            季安然臟兮兮的小臉蒼白一片,眼中盛滿了惶恐。他瘋狂地在街道上奔跑,似乎想要甩掉什么可怕的東西。

                            混混們見肥羊跑了,紛紛提起斧頭追上去。

                            “媽的,這小子怎么跑得那么快?!”

                            “末世爆發都半個多月了,很多人都已經抵達了附近的基地。他沒有異能還敢跑出來,肯定是有點過人之處的,要不然早進了喪尸的肚子。”

                            “等我追上那小子,一定要打斷他的腿。老子讓他跑!”

                            混混們惡狠狠地說,不停地追趕著前面的人。

                            因為季安然隱藏了自己的腳印,還在發現他們后奪路而逃,這些混混都以為季安然只是一個普通人。

                            季安然的手里帶著一根防身的鋼管,就算是逃命也沒丟下。很顯然這就是一個只能靠武器來保護自己的普通人,對著他們這群拎斧頭的,就只有送菜的份。

                            他們又怎么會想到,季安然就是讓他們膽寒的風系異能者呢?

                            車子行駛的聲音越發清晰,那些劫匪也聽到了汽車的聲音,紛紛提高了警惕。

                            一輛臟兮兮白色面包車駛了進來,隱約可以看到車上坐了四五個人,看樣子是一個隊伍。

                            季安然的眼中滑過一絲欣喜,很快就消失不見,只留下惶恐和不安。

                            是耿哥!

                            他記得耿哥前世就是開著這面包車來超市的!

                            黃毛的臉色有些難看,他不動聲色地打量周圍的環境,心里不停地盤算著。

                            這條街的街道比較狹窄,要想避開面包車離開,只能從反方向跑。但是,普通人怎么可能跑得過面包車呢?

                            “咔。”

                            面包車的車門被打開,車上走下來四個人,為首的就是耿延。

                            耿延身材高大健碩,解開幾顆扣子的襯衫底下露出線條優美的腹肌,全身蘊含著強大的能量。

                            他劍眉星目,眼睛比黑夜更深邃,讓人捉摸不透。他的唇角帶著淡淡的淺笑,卻讓人感受到了濃濃的壓迫感。

                            黃毛暗道一聲不好,臉頓時就沉了下來。

                            手上沒有帶任何武器,看樣子這些人都是異能者。他倒是想走,就怕這支異能者小隊一時興起,想要黑吃黑。

                            越是這種情況,他越是不能露怯。

                            黃毛靜靜地看著異能者小隊的人,臉上是警惕防備的神情。

                            “疲于奔命”的季安然跑到距離耿延還有三步距離的時候,腳步就跟灌了鉛似的,再也抬不動腳了。

                            他近乎貪婪地盯著耿延英俊的模樣,心里的酸澀就別提了。

                            “他們要打劫我,救命!”

                            好半響,季安然才怯怯地說,打破這寂靜。他的模樣非常狼狽,神情也是小心翼翼的,看起來柔弱而可憐。

                            黃毛笑了笑,張嘴就是一口黑鍋。

                            “這個小白臉偷了我們的背包,我們追趕他想要把物資拿回來。你看他身上的那個背包,就是從我們這里偷走的。”

                            “你血口噴人!你們成群結隊,手里都拿著武器,我有什么能耐,能從你們的手里偷到物資?!”季安然憤憤不平地說,整一被欺負到炸毛的小刺猬。

                            一群傻子!

                            這可是對我余情未了的前男友,我脫個褲子都能讓你們死無全尸!

                            第2章 前男友耿延

                            耿延并沒有看混混們一眼,他一下車,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那個穿著灰舊衣服、風塵仆仆的瘦弱身影給吸引走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