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帶著小賣部到古代

                            點擊:
                            從大城市辭職的陸林回到鄉下,繼承了父母留下的小超市,一場雷雨,將陸林送到了陌生的古代。
                            陸林重生到了一個與自己同名同姓的小子身上,而他馬上就要被入贅給一個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的悍雙兒了。
                            普通種田調劑文,不會修仙,應該不是長篇。
                            關鍵字:種田,隨身小賣部

                            第1章 穿越到農家

                            “這家伙看起來病怏怏的,沒什么事吧。”

                            “那個陳小米估計也不在意他什么樣,只要還有一口氣就成了。”

                            “他現在這樣,也不能干活,成天吃白飯,趕緊送過去得了。”要是死了,那銀子就黃了。

                            “沒想到這個死小子,平時悶不吭聲的,居然還有勇氣自殺,給他請大夫還花了一兩銀子呢。”

                            “真是個喪門星,趕緊把他送出去吧。”要是死在家里就麻煩了。

                            ……

                            陸林躺在床上,聽著外面這一世他的大伯母和小姑的談話,苦笑了一下。

                            沒錯,躺在床上的陸林雖然看著還是那個陸林,但是,內里已經變了一個人了。

                            陸林前世是華國的一個普通大學生,在大城市工作不太順利,從公司離職,回鄉繼承了父母留下的一個小賣部。

                            結果,一場雷雨,將陸林連同小賣部一起劈到了古代。

                            穿越過來不久,陸林就發現手上有一顆痣,那顆痣連通他之前經營的小賣部。

                            小賣部所在的空間,時間應該是相對靜止的,也不用擔心小賣部里的東西變質。

                            陸林會知道小賣部的時間靜止,是因為陸林趁著沒人的時候,注意他在穿越之前泡在柜臺上的方便面一直都是熱的。

                            古代農民對于一些怪力亂神的事情,接受度有限,陸林擔心被燒死,發現了小賣部的存在也一直沒有輕舉妄動。

                            陸林穿越過來之后,也接收到了原主的記憶,大致知道了這是一個他一點都不了解的朝代,類似華國古代。

                            這個時代除了男人、女人,還有一種叫雙兒的人,雙兒長相與男子類似,只是額頭上有一朵花,一般要比男子矮小一些。

                            雙兒也可以生育,不過,比女人要艱難一些。

                            原主的命運實在凄慘,他這一世的爺爺、奶奶,一共三子一女,原主的父親排行老二,是家里最不受寵的,前幾年服兵役,家里就讓他這一世的老子去了。

                            家里的情況其實還不錯,都有錢讓他的堂哥讀書,在這個世界,讀書都是有錢人家才做的事情。

                            二老本來是可以出點錢,取得兵役豁免的,到底是舍不得銀子,就勸著原主的父親去了戰場。

                            原主的父親是個孝子,被爺奶說動之后,就丟下了妻子、兒子,跟隨征兵的人走了。

                            原主的父親離去之后,家里就剩下了原主的母親和原主,原主的父親不受寵,母親就更不受重視了。

                            原主母親娘家條件也一般,也沒個出頭的人,平日里悶不吭聲的,一門心思干活,也撈不著一句好話,分到的吃的也不多。

                            家里是有不少田地的,這么多的田,一直主要是原主的父親、母親和原主打理,原主的父親離開之后,田里的活一下子壓在了原主的母親和原主身上,原主母親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

                            原本原主的母親一直在期待原主父親得勝歸來,可惜的很,同鄉傳來了原主父親戰死的消息。

                            原主母親本就積勞成疾,驟然聽到這個消息,自覺前途無望,郁郁而終。

                            原主的母親死后,村里面逐漸有人議論,二老薄待二房,原主的奶奶不是個省油的燈,竟是將由頭直接砸在了原主身上,說原主克親。

                            這是一個以孝治國的天下,原主克親的名聲一傳出,村里人看原主的眼神就不對了。對于古人而言,克親是了不得的大事,克親的事情傳出之后,也沒人給原主說話了。

                            原主的性格本就陰沉沉的,克親的名頭傳出之后,性格就更加陰沉了。

                            原主今年十八歲,在這個朝代,已經屬于大齡青年了,原主也算是家里的主要勞動力,因而家里也沒人關心他的婚事,只想著把人留在家里干活。

                            今年事情有了點變化,因為國家連年征戰,導致了人口減員嚴重。

                            于是出臺了一種規定,男子、雙兒滿十八歲未結親,一年要交三兩銀子的人頭稅,女子年滿十七未成親者,要么交由官媒發配,要么也一樣交稅。

                            這規定一出臺,家里就炸鍋了,三兩銀子不是小數目,原主的奶奶又是鉆在錢眼里的,如何能愿意給她不喜歡的原主出這筆錢。

                            家里種地的人也不多,原主的父母死后,田里的活就沒人做了。

                            爺奶尋思了一下,就想給原主娶個媳婦回來,一塊干活。

                            可惜,原主克親的名聲遠揚,村里人也知道,雖然陸家條件雖然不錯,家里還有人讀書,但原主是個不受寵的,閨女嫁進來準吃苦,也沒有人愿意嫁。

                            見原主說不上媳婦,原主的爺奶也不反思以前的行為,只覺得原主無能,連個丫頭都說不上。

                            這個時候,陳小米要找夫郎的消息,傳了出來。

                            這個陳小米,也是大石村的風云人物,陳小米是個雙兒,卻天生一股神力。

                            陳小米在陳家的地位,類似原主在陸家,此人的遭遇也與原主差不多。

                            陳小米是陳家老三生的,陳家的條件比陸家遜色一些,但在村中也算富戶。

                            前幾年,村中田地欠收,不少人為了一口吃的,進山打獵,打獵雖然危險了一些,但是,報酬有時候也是很豐富的。

                            幾年前,幾個村民從山中拖出了一頭黑熊,賣給了城中富戶,整整得了二十兩銀子,一時間把村人都羨慕壞了。

                            陳家老太太看到村人打獵賺了錢,就攛掇三兒子陳守仁去山中試試,陳守仁不太愿意,打獵是有風險的,不少進山的人都長眠在了山中。

                            打獵那一般都是家里缺少田地,快過不下去的莊稼人才去做的營生,山中的老虎,那可是很兇猛的。

                            陳守仁的媳婦臨盆在即,他很不想冒險,結果,老太太呼天搶地,大罵兒子不孝,天天變著法子的要兒子進山。

                            陳老三無奈,只好去了山林之中,也是那一撥人運氣不好,在山中遇到了狼群,去的四個人,只逃出了一個。

                            陳小米他娘,聽到消息,人就不好了,早產又生下了一個小雙兒陳小麥。

                            陳家老太太對于三兒子的死,沒有一點歉意,只覺得陳小米他娘沒福氣,帶累了他兒子,還又生了一個賠錢貨。

                            兩年前,陳小米他娘死了。

                            陳家三房只剩下了三個孩子,陳家老大把主意打到了陳小米的弟弟陳小菜頭上,陳家老大覺得陳小菜是個吃白食的,想要將陳小菜賣給大戶人家做下人,補貼家用。

                            這個時代,下人的地位是很低的,且一旦簽了賣身契,要打要殺,就只能由主人家說了算了。

                            陳家老太太覺得可行,半大的小子吃窮老子,陳小菜年紀小,也不能干多少活,早就是老太太的眼中釘了。

                            陳小米得到了消息之后,把陳家老大的兒子抓了起來,威脅家里說,要是敢把他弟弟抓了,他就把陳景給閹割掉。

                            小兒子大孫子,老太太的命根子,陳家老太太對陳小米幾個不甚在意,對這個大孫子還是很看重的。

                            聽到陳小米威脅的話,覺得陳小米簡直是魔瘋了。

                            有倒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陳小米覺得自己反正是活不下去了,狂性大方,幾個想要抓他的人,都讓他給打了一頓,甚至還見了血。

                            陳小米覺得老太太逼死了他爹,一直忍著,知道大伯想賣他弟弟,一下子爆發了。

                            知道陳老大要賣了陳小菜,陳小米也去打聽過,那戶要買人的人家的小公子,有暴力傾向,已經折磨死了兩個丫頭,那戶人家見小丫頭不頂事,才想買個能磋磨的小子。

                            陳小米想到陳老大如此絕情,老太太還幫著,又想到不是老太太苦苦相逼,用不孝的名頭壓著他老子,他老子也不會死,怒從中來就想掐死老太太。

                            老太太可以拿捏住聽話的兒子,卻拿捏不住陳小米這個瘋子,被嚇了個夠嗆。

                            那事之后,陳小米脅迫著老太爺,讓老太爺將他們三兄弟從陳家分出來,單獨立戶。

                            老太爺見留著陳小米這個禍害不是辦法,只好同意。

                            這年頭偏心的長輩還是很多的,不少受虧待的子女,也只會在心里埋怨一下老人的不公,這么直接打上來的到底還是少數,陳小米一下子成了村中老人口中的反面典型。

                            第2章 悍雙兒

                            陳家老太太最心疼大孫子,記恨陳小米壞她好事,分家的時候,一個銅板都沒給他。

                            陳小米也是個硬氣的,只把兩個弟弟帶了出來單獨立戶,什么都沒要。

                            村里頭的人覺得陳小米是瘋了,居然帶著兩個弟弟脫離了陳家,他自己都養不活,還想養活兩個弟弟。

                            很多人覺得陳小米脫離了陳家會活不下去,卻不知道,陳小米是個有成算的,離開陳家之前,就偷偷靠著打獵已經積攢下了一定的身家,勉勉強強的也足夠養活兩個弟弟了。

                            這年頭,對孝道還是看的很重的,陳小米這樣離經叛道的行為,為村中很多老人深惡痛絕。

                            陳家的幾個族老,被陳家老太太攛掇的對陳小米很是不滿,想要開祠堂,審判陳小米。

                            鬧騰的最兇的兩個族老,一個晚上走路被人打折了腿,另外一個,不知道吃了什么,拉肚子拉的差點丟了半條命。

                            也有那碎嘴的,半夜床上被人丟了四分五裂的死老鼠,老鼠血染紅了床單。

                            村里人都懷疑是陳小米做的,但是,沒有證據。

                            這年頭,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村人還是有點欺軟怕硬,發現陳小米的厲害,無冤無仇的也不想跟陳小米這么個瘋人對上,遇到陳小米都躲著。

                            雖然那幾個族老被壓制住了,但是,陳小米的名聲卻更差了。

                            陳小米大概是破罐子破摔了,也不怎么在乎,依舊我行我素。

                            一年前,陳小米從山中拖出了一只老虎,把村人都震驚了。

                            老虎這東西,村里的獵戶見到了,都要躲著走,卻被陳小米殺了一只。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