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動了我的尾巴,你就是我的人

                            點擊:
                            本大爺的尾巴,不是隨便哪個人能動的,請你自重。
                            “蠢……”
                            “蠢貨是吧!知道知道,你現在正在這個蠢貨的掌心里躺著呢,乖,別動。”
                            你知道,動了我尾巴的人,最后的結果是什么嗎?
                            “你給我算一算,我什么時候能娶個漂亮媳婦。”付離兩眼放光。
                            “算到了,你馬上就能嫁個好老公。”
                            ……
                            某日,倆人約定:“不準隨便對我用法力。”
                            “好。”
                            次日,付離揮著右鉤拳動彈不得,咬牙切齒道:“不是說好不準隨便對我用法力嗎!”
                            某人面不改色:“沒有‘隨便’,我很‘認真’。”
                            一只龜與一個人類的故事

                            內容標簽: 情有獨鐘 近水樓臺 甜文 現代架空

                            第1章 第一章

                            今天的路怎么好像遠了許多?

                            付離在心里嘀咕,他看了看表,從街尾走到小區門口平常只要五分鐘,今天他還加快了步子,可愣是走了十分鐘還沒走到。

                            邪門兒了。

                            這霧起得有點莫名其妙啊。

                            忽然,眼前的霧一瞬間全都消散了,付離以為是錯覺,揉了揉眼睛,再看,哪里還有霧?

                            不會是有什么臟東西吧。

                            這時,一個應景的聲音響起,沙啞又詭異,尾音拖得老長。

                            “賣……龜……咯……”

                            付離覺得一股寒氣從脊椎骨竄起,頭皮都麻了,抖了抖身體繼續往前走。

                            “小哥……你等等……”

                            老子不等!誰等你喊誰去!

                            付離充耳不聞地疾步往前。

                            “你等等!”那聲音忽然變得中氣十足,沒了剛才的詭異感,多了分焦急。

                            付離這才停住腳步,仿佛是為了消除心中的不安,朝那聲音的方向怒吼道:“怎么了!我走我的陽光路,你走你的奈何橋!你總喊我做什么!”

                            看到是個衣衫襤褸的老大爺,愣了愣,覺得他剛才說的話莫名其妙,語氣又不太好,只好低聲問:“大爺,怎么了?”

                            “龜,你要么?”老大爺指了指他腳邊的魚缸。

                            龜?凌晨一點還在街上賣龜?

                            他皺了皺眉,兩手插兜湊上前,眼睛不住地往那缸里看,但那缸被塊布蓋著,什么也瞧不見,他問:“什么龜呀?”

                            “烏龜,你買了去吧?”大爺的聲音又變得很嘶啞,像是許久沒喝水一樣。

                            原來是烏龜啊。

                            “算啦,養不活。”說完抬腳準備走人。

                            “誒喲……這把老骨頭,坐久了要散架,最后一只龜都沒人要喲……”

                            老大爺可憐兮兮的說。

                            付離知道,這大爺在打同情牌呢。

                            “大爺,不是我不愿意買,是我養不活它!”付離無奈地說,想了想從兜里掏出一把散碎的錢,拿出最大的那張,“我這有五十,您今兒就收攤兒吧,就當您賣掉了,好吧?”

                            老大爺沒接,蒼老的臉上那雙眼睛竟特別明亮,付離有種錯覺,覺得這大爺好像并不是那么老,可眨眼再看分明就是個老頭。

                            “咱雖窮,也是靠自己本事掙錢,豈能要嗟來之食。”

                            付離服了,這大爺還挺有骨氣,不過也太實在了點。

                            “那行,我走了哈!”付離把錢塞回兜里轉身就走。

                            “慢著!年輕人!”

                            付離頓住,嘴角抽了又抽。

                            “大爺,您就說吧,想怎么樣。”

                            今晚不整出個結果,這大爺是不打算讓他走了。

                            “五塊,你要不要。”老大爺掀開缸上的黑布,露出里邊的龜。

                            一動不動,不是死的就是在冬眠。

                            付離笑了:“我給您五十您不要,要五塊。我說了,不是我不買,是養不活,怕白費了您的心血。”

                            付離再次解釋道。

                            這次再不讓他走,他就跑。

                            “很好養的!他在冬眠不需要喂食,你放他自己在那就行。”老大爺也笑了,臉上的褶子皺成向上弧度,讓人覺得特別慈祥。

                            付離想起了他的爺爺。

                            哎……

                            冬眠?好吧。

                            “那它什么時候春醒啊?”付離隨便說了個詞就蹲了下來,眼睛盯著那龜看。

                            攤子上有小燈,正好映照在龜身上,草綠色的,看起來跟普通的烏龜沒什么兩樣,尾巴卻比一般的龜要長很多,彎成鉤,有點好玩。

                            付離鬼使神差的把手伸進缸里,捏著烏龜的尾巴拿了起來。

                            烏龜不舒服地扭了一下,小腦袋呼一下就冒了出來,圓溜溜的眼睛也突然睜開,像是在看付離,仔細一看又不是。

                            老大爺大驚失色:“放s……下!”

                            嚇得他立刻放了手,手指感覺有一絲疼,像被倒刺劃拉了下,皺著眉頭看了眼手指,并沒有受傷。

                            烏龜重重地掉回了缸里。

                            四腳朝天。

                            四只小肉腳嘿咻嘿咻地動著想翻過來,無果,停下來休息一下,又繼續撲棱,樣子別提有多可愛了。

                            老大爺趕緊幫烏龜翻了身,還輕輕的安撫一下。

                            小烏龜的腦袋和腳又縮了回去。

                            “他的尾巴,千萬不能動,”大爺認真的看著付離,“離醒著還早,到時你自然知道,醒的時候,你喂他吃小魚干就行,不用飼料,很好養的,絕對不會死。”

                            付離看這架勢,不買是不行了,從兜里又拿出那五十,遞過去:“那就五十吧,不用找了。”

                            “不行,我說過……”

                            “不要嗟來之食嘛!我明白!”付離笑著打斷他,又從口袋拿了張五塊放到大爺手上,指指大缸里的烏龜,“我怎么帶走它?”

                            這里除了那個缸什么都沒有,他也不可能把這缸帶走吧。

                            大爺看了看付離的打扮,有了主意,指指付離的胸口。

                            付離低頭一看,那是一個帶拉鏈的口袋,這厚外套什么都不多,口袋最多。

                            大爺輕輕地把烏龜捧起來,小心翼翼的裝進了付離的口袋。

                            付離能感覺到小烏龜不安地動了一下,又安靜下來。

                            看樣子這大爺是真的愛惜它,希望真如他所說,很好養不會死。

                            “不用水嗎?”付離好奇道。

                            “不用,冬眠呢。”大爺看著付離的胸口,眼里流露出一絲擔憂。

                            付離能理解,安慰道:“大爺您放心,我會好好養的。”

                            他既然買了,就不會隨便應付,但養不養得活,真不是他能說了算的。

                            以前他養過一條狗,一只貓,都是沒多久就生病去了,他難過得不行,最后再也不肯養小動物了。

                            那貓狗都不是他要養的,都是那幫小子硬塞給他的,說什么怕他一個孤寡老人待著得抑郁癥,非得給他整個伴。

                            妥妥的歧視他母胎單身。

                            “記住,別動他尾巴。”大爺又鄭重的叮囑。

                            “好嘞!那大爺,我走了!您快回家吧!”

                            “嗯!”

                            付離轉身離開,低頭瞧了眼熟睡的小烏龜。

                            是不是明天要去超市買點小魚干?

                            小魚干?

                            多小?什么魚?

                            忘了問,這只龜是什么品種……

                            想到這付離回頭想問清楚,哪知,那里早已沒人。

                            “這大爺年紀大,腿腳倒挺靈活,一下就沒影兒了。算了,回家再查。”付離自言自語道。

                            這時,小烏龜伸出了腦袋,圓溜溜的眼睛盯著付離白凈的臉看了好一會,又懶懶地閉上眼睛縮了回去。

                            付離忙著走路看前方,沒注意到。

                            到了家,付離覺得比外面還冷!暖氣昨天就壞了,跟物業打了招呼,今天也沒人來修。

                            他把窗和陽臺都關嚴實了,屋里才漸漸暖和起來,脫掉外套隨意地往沙發上一拋,就去洗澡。

                            壓根忘了還有個活物在他衣服口袋里。

                            “臥槽!烏龜!”

                            洗了一半才驚覺自己剛才做了什么蠢事,也不管頭上的泡沫和外面有多冷,抹了把臉圍著浴巾就跑了出來。

                            抖著身體手忙腳亂的翻外套,口袋里哪還有烏龜的蹤影!掀開外套才發現,小家伙正四腳朝天的撲棱著呢!

                            付離失笑,看著那撲騰著的小短腿,起了玩心。

                            食指朝那腳掌心輕輕的撓了幾下,很奇特,軟乎乎的,還能感覺到指甲,只是太小還沒有硬度。

                            小烏龜似是被嚇到了,腦袋呼的就朝付離這邊轉,就這么盯著付離看,烏黑透亮的眼睛有點濕潤。

                            付離于心不忍,就給它翻過身來,那勾著的尾巴看得他心癢癢的。

                            于是表它伸出手指,沒想到這次它反應挺快,還沒被付離觸到,立刻就收回了自己的尾巴,然后慢騰騰地兩腳一蹬,背靠著沙發,擋住尾巴,兩只前爪交叉在胸前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圓圓的眼睛瞪著付離。

                            “蠢貨,本大爺的尾巴不是隨便哪個人能動的,請你自重。”

                            一人,一龜,對視著。

                            一秒。

                            兩秒。

                            時間滴滴答答過去。

                            “怎么……”

                            那個聲音再度響起時,付離完全沒有思考就從茶幾上拿過報紙一下拍到烏龜身上。

                            “你竟敢……”

                            那聲音還沒說完,他拿起報紙又拍了一下,然后抓過外套扔過去蓋住。

                            終于沒聲音了。

                            “阿嚏!”

                            付離吸吸鼻子,頭發還是濕的,發稍滴著水珠,好看的眼睛瞪得圓圓的,眨巴了兩下。

                            冷空氣包圍著只身只有一條浴巾的他,寒氣滲入毛孔,體內的暖氣漸漸散發殆盡,從腳尖到頭皮,冰冷刺骨,雞皮疙瘩早已遍布全身。

                            臥槽!剛才聽到什么了?

                            是錯覺吧……

                            一定是。

                            “哈哈哈,還以為聽到烏龜說話了,睡眠不足,幻聽都來了,看來要趕緊睡覺去了。”

                            付離邊說邊站直身子,僵硬地轉身朝臥室走去,他看似表面冷靜,內心早已波濤洶涌,腦補著烏龜變成兇神惡煞的厲鬼朝他撲來,然后卡嚓一下擰斷他的脖子。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