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仙界帝尊受孕紀實

                            點擊:
                            風格:原創  男男  架空  高 H  正劇  美人受  修真

                            簡介:
                             “操我,把我操懷孕!”仙界帝尊對他的幾位上神下了這樣的言靈術。
                            各種play,帝尊大美人妖冶不做作。
                            最后的目的只有一個:操大帝尊大美人的肚子!
                            這個要求還是他自己提的!

                            第1章 帝尊開苞教學(花穴開苞|千字彩蛋:四個男人全部中出,后入教學,全身都被欺負)

                            “來朝華殿。”仙界四位上神聽到他們的帝尊在召喚。

                            仙界帝尊已經沉睡十萬年有余了,而仙界,也已經十萬年沒有出現過新人了。

                            帝尊濁清慵懶的靠在長華殿上方的軟榻上,銀白的長發隨意的散落胸前,或許才剛蘇醒,濁清似乎多了些隨意。

                            “最近我感覺仙界壁壘的生機正在逐漸流逝,仙界發生了什么事情。”濁清是被仙界壁壘的變化驚醒的。壁壘生機正在消失,不過萬年,仙界必將崩塌。他立馬召來在他沉睡期間主管仙界大事的四位上神前來議事。

                            朝華殿議事,已經幾十萬沒有過了。

                            “帝尊,自您沉睡之后,加上您沉睡之前的十萬余年,仙界已經三十萬年沒有出現過新人了。”上神扶他回答道。

                            “咦,飛升通道居然堵塞了,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神識掃過整個仙界,帝尊輕易便發現了癥結所在。

                            “在您沉睡五萬年左右。因為沒有新鮮生機的洗滌,飛升通道逐漸干澀,最終完全堵塞了。”墨祁答道。

                            “仙界沒有誕生新生命嗎?”

                            “最后一名雙兒下仙在您沉睡之后突破境界,無法再孕了。”

                            眾所周知,只有下仙的體內才能孕育新生命,那是因為下仙的仙力還不是那么霸道,只要有仙物輔助,還是能夠在子宮處形成和仙力相持的保護結界,孕育胎兒。但是一旦突破下仙,仙力便會融合全身,就連和仙人血脈相連的胎兒也會被認作外來之物而被強行抹除。

                            “如果撤去仙力呢?”濁清沉吟了半晌問道。

                            “帝尊,除了您,恐怕沒有人能在撤去仙力的情況下在仙界存活。”上神涅榕苦笑道。

                            仙界壓力是人間的幾萬倍,如果沒有仙力護體,除了帝尊,恐怕就連最強的煉體戰神都只能爆體而亡。

                            “那就我來吧!”聽到沒有其他的解決辦法,濁清毫不遲疑的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帝尊不可,您可是帝尊啊!”帝尊的決定讓四位上神驚恐萬分,他們完全不敢想象讓帝尊懷孕這件事情!

                            “操我!把我操懷孕!”言靈術降臨,四位上神清清楚楚的看見一道契約在自己的神識里相契。

                            帝尊的言靈術無解!

                            但對帝尊的尊敬深深的刻在了他們的骨子里,即使內心無限渴望,也不敢褻瀆半分。

                            下了言靈術后,帝尊毫不猶豫卸掉了自己的仙力,轉眼便覺得渾身無力。

                            濁清生來便是混沌之中的一縷清氣,誕生于這方世界所有的生靈之前,沒有性別,自由自在,法力無邊,即使仙界崩塌,大不了回歸本源。但作為仙界帝尊,除非輪回改變,他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這大概就是凡人的感覺吧。濁清想道。

                            好在倚靠在軟榻上的姿勢讓人無法輕易察覺,但跟隨帝尊許久的四位上神輕易就察覺了帝尊的虛弱,更別說仙力卸下之后,帝尊渾身的衣物與配飾便隨著仙力的消失而消失不見,畢竟仙人的衣物都是由仙力變幻,沒有仙人會穿人間那些礙事又沒有任何作用的實體衣物了。

                            第一次看見帝尊的胴體,四位上神的眼神更加熾熱了,但是,卻都不敢輕舉妄動。

                            “涅榕,你在人間輪回過,你先來吧,順便教教他們。”即使沒有了仙力,帝尊依舊是他們深深愛著的帝尊,他的話從來都不容置疑。

                            “是,我的帝尊!”涅榕跪下來,虔誠的吻上了帝尊的腳背。

                            涅榕手一揮,五人便出現在了帝尊的寢宮之中。因為帝尊常年沉睡,他的寢宮四位上神都有進入的權力,可見他對四位上神的寵信。

                            軟軟的陷入床榻之中,帝尊第一次發現自己的床是如此的柔軟。涅榕指揮墨祁在帝尊身后深深的摟住帝尊,又將帝尊的雙腿分開,讓扶他和避西一左一右摁住帝尊的腿,一朵嬌嫩的花苞便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帝尊竟是難得一見的雙性!

                            似乎感覺到了眾神的詫異,帝尊難得的解釋道:“我本無性別,亦算雙性別。”

                            四人深情的看著這朵害羞的花苞,它明顯從未綻放過,至今透露著干凈到窒息的純凈。

                            涅榕的手指情不自禁的撫摸上帝尊的花穴。

                            “帝尊,我要開始了。”

                            “恕你無罪。”

                            “雙兒的花穴都非常的嬌嫩,尤其是第一次,一定好好擴張,避免受傷。”涅榕對其余三人說道,便突然俯下身,將頭埋在帝尊的雙腿之間,用舌頭在花苞上輕輕舔舐,不多時花苞便像接受了甘露一般變得更加鮮亮了。

                            “帝尊的花穴真是太美了。”涅榕沉迷了。他毫不猶豫的將舌頭伸向了緊閉的穴口,用力的蹂躪,終于將這個固執的小口打開了一條縫隙,立馬趁勝追擊,將舌頭伸進了期待已久的花穴之中,用力一舔。

                            “嗯……”濁清覺得自己的下身有點奇怪,卻也有些舒服,他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便發現摟著自己腰和壓著自己腿的手的勁變大了。

                            濁清并不在意,只是看著涅榕繼續動作。

                            舔開了穴口,涅榕并未繼續,他用上了自己的手指。對比舌頭,手指明顯更長,但名不見經傳的小穴很輕松的吃下了這根并不算細的手指,只是死死的咬住,像是怕人奪食似的。

                            涅榕并不意外。

                            “看,這就是花穴。我們的肉棒將從這里進去,將精液噴灑在這個小穴的最深處,然后等著胎兒的孕育,最終從這個小穴里出來。”

                            “這么小的口,肉棒進得去嗎?”墨祁疑惑的問道。

                            “當然能夠,你看最開始它不是一點縫隙都沒有嗎,這才多久就已經能夠吃下一根手指了。等我再耐心擴張一下,它還能夠吃下更大的東西。它的胃口比你想象中大多了。”涅榕笑著回答,“但是一定要循序漸進,不能突然塞入大于它數倍的東西,不然肯定會受傷的。”

                            濁清和幾位上神一起點點頭。即使自己有這朵花,但他只知道它可以用來孕育后代,卻從來都不知道還有這么多的道理。

                            說話間,涅榕的手指又增加了一根,濁清已經覺得穴口有些脹了,但不是不能接受。尤其是涅榕的手指還在他的花穴內壁不斷的按壓,時不時用指尖似是不經意的撓過較深的壁肉,讓他覺得瘙癢無比,想要直接進來個東西狠狠撓他一撓。

                            “進來吧,里面癢!”帝尊有什么需求,從來都是直接提出。

                            涅榕輕輕的笑出了聲:“還不可以哦,我的帝尊,要至少四根手指才行,不然您會受傷的。”

                            “好吧!那你撓得深一點。”帝尊有些遺憾,卻也知道涅榕是對他好。

                            手指增加到四根,涅榕開始用手指緩緩進行較深的模擬抽插,帝尊終于第一次感受到了交合的快感,雖然這只是最輕的快感。

                            “嗯,好舒服,嗯,快一點!”

                            涅榕探測好濁清體內薄膜的位置,在邊上試探的戳了戳,便將手拿了出來,換上自己的肉棒抵在濁清花穴的入口。

                            “好好抱住帝尊。你們看好了,這是帝尊的第一次,我要先刺破將孕育胎兒的子宮藏在后面的薄膜。薄膜破裂會有些疼,還會流血,帝尊不用擔心。”

                            “我知道了。”

                            看見帝尊并沒有什么反應,涅榕也不多說。他并沒有停頓,就像是作為戰神的他沖鋒陷陣一般的果決,肉棒毫不猶豫的撞上了脆弱的薄膜,螳臂當車。

                            “啊!”

                            濁清第一次感受到這樣的疼痛。作為帝尊,他幾乎從未受過傷,即使是受傷,仙力一運轉也會立馬恢復。這樣持久的撕裂一般的疼痛,他想他永遠也不會忘記。

                            “涅榕怎么回事!”即使涅榕提前說過,但是從未見過帝尊這個模樣的三位上神立馬慌了。

                            只見濁清癱軟的向后靠去,半仰的脖頸形成一道虛弱的弧線。濁清緊閉了他美得讓人失神的雙眼,睫毛不停的顫抖著。垂落的雙手緊緊抓住了身下云彩做的被單,渾身都在輕輕的顫動著,從雙腿緊繃著肌肉看得出他在用力忍受著。

                            “沒事。繼續吧!”

                            還好涅榕沒有繼續,濁清緩了一會兒,知道不能停下。

                            “帝尊!”三位上神驚呼。

                            “繼續!”

                            “是,我的帝尊!”

                            涅榕緩緩的將肉棒挺入花穴之中,直到進去了接近三分之二才停下。

                            “肉棒行至此處,你們會頂到一個小口,這就是宮口。最初可能還找不準位置,多操幾次就有經驗了。”涅榕開始不快的抽插,一邊抽插一邊講解,“孕育胎兒的子宮就在這個宮口的后面,我們必須把精液射到子宮里面,才能讓帝尊受孕。而胎兒,就是在這個子宮里形成!”

                            涅榕說完,便不再忍受,一邊觀察帝尊的表情,確定帝尊已經適應,終于開始爆發了他作為戰神的武力。

                            “嗯,嗯,好快,嗯嗯,操我,嗯,操我,操到懷孕……”

                            作為帝尊,濁清從未將自己的想法這么輕易的吐露,但現在他只想這樣做。誕生以來從未感受過的快感襲擊了他,讓冷清了多年的他終于找到了不一樣的生活方式。

                            “啊啊,射進來了,射進肚子里了,啊!”液體噴射而入,撞擊著濁清的肉壁發燙。

                            涅榕將肉棒在帝尊的花穴中溫存了一會兒才拔出來,混著血的白濁便順著肉棒被帶了出來。其他三位上神看得眼都直了。而濁清已經被射得有些失神了。

                            “今天是帝尊的第一次,不能太過激烈。撞開宮口也需要一些技巧,今天就先學習進入陰道。記住,不要去嘗試進入子宮,帝尊如果受傷,我絕不輕饒!”戰神的鐵血爆發,三位上神也不是吃素。

                            “不止你愛帝尊,涅榕,我們對帝尊的愛絕不會低于你。”墨祁在身后緊緊摟著濁清的腰說道。

                            涅榕點點頭,起身將位置讓給墨祁,自己接住了虛脫無力的仙界帝尊。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