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生完孩子就離婚

                            點擊:
                            180線小演員沈嘉言看著雜志上常年占據女生最想嫁的鉆石王老五第一名的謝繼軒,心想,這種神情冷淡的禁欲臉,一看就是性能力有問題。
                            后來在某次醉酒后,他親身驗證了這個問題,還一發就中,肚子里有了“性無能”總裁的崽。
                            被情敵給上了,沈嘉言感覺倒霉透頂:“狗日的!”
                            謝繼軒:“汪。”
                            看文須知:主受,架空,同性可婚,he
                            內容標簽: 生子 娛樂圈 婚戀 甜文

                            第1章

                            “砰。”沈嘉言跺一腳,樓道燈聞聲又顫顫巍巍亮了起來。

                            燈光將他帶入光明,沈嘉言感覺稍微沒有那么絕望了。

                            手上的煙還剩下半截,裊裊的青煙混著昏黃的燈光,讓沈嘉言的臉看起來有那么一點悲愴的意味。實際上他也真的不太好受就是了,比如不能抽進嘴的煙,對于一個有煙癮的人來說,只能聞味真是太折磨了。

                            煙灰積的太多自動掉落,沈嘉言習慣性地就把煙往嘴里送,到了嘴邊突然又想起來不能抽,頓時煩躁的不行。

                            “草。”

                            大夫的話言猶在耳:“戒煙戒酒,這兩樣絕對不能碰,你要想他健健康康的就自覺一點,對他負責,有點擔當。”

                            是他應該負責嗎?沈嘉言狠狠地把煙摁滅,應該負責的是謝繼軒那個混蛋!

                            這時,燈又滅了,沈嘉言已經沒有跺腳的力氣了。他收拾好煙盒站起來,坐臟的屁股也沒拍,因為腿麻就這么一瘸一拐往家走。

                            飯廳里,沈家一家三口正在吃飯,和樂融融,沈起明看見他有些吃驚:“你怎么回來了?”

                            這話說的,他回家是什么很稀奇的事嗎,這本來就是他的家,他不回這回哪。沈嘉言敷衍著:“六一放假。”

                            飯桌上沒有他的碗,繼母楊曼琴也沒有搭理他的意思。沈嘉言自己拿了碗筷,從飯煲里盛了飯,默默地在飯桌邊坐下來,就近夾了一筷子青椒炒肉絲,食之無味的吃起來。

                            沈起明坐在上首,楊曼琴和沈承雨坐在他兩手邊。沈家飯廳不大,但飯桌卻很大,是那種歐式長條飯桌,褐色原木,桌上還擺放著燭臺和花瓶,花瓶里插著一束新鮮的百合,不過百合味實在太刺鼻,都聞不到飯菜香味了。沈嘉言突然想起了自己做男n的某部偶像劇,霸總男主家里就是這么弄得,據說是導演參照了好幾部歐美劇整出來的,傳說中的有錢人家里的樣子。

                            沈嘉言吃了兩口,聽沈承雨抱怨道:“六一還放假真好,我還要打高爾夫,周末還有兩場party,忙的不行。”

                            沈嘉言一聲不吭的吃飯。

                            楊曼琴用餐巾擦嘴:“那個女孩沒再給你打電話吧?”

                            提起這個,沈承雨有些不勝其煩:“我給她號碼拉黑了,她暫時聯系不上我了。”

                            “以后別再跟她見面了,家里開建材店的有什么前途,小家小業的一點都不大氣,人長得也配不上你。”楊曼琴慢條斯理:“而且歲數也大了,女人啊,跟模特演員一樣吃青春飯的,過了二十五歲就不值錢了。”

                            又不是菜市場的大白菜,要論斤稱還是論兩賣啊。

                            沈嘉言起身要走,楊曼琴突然朝他道:“你說是不是啊嘉言。”

                            沈嘉言看著楊曼琴精心打扮仍舊遮掩不住老態的臉,爽快道:“是這么個道理。”

                            楊曼琴倏地瞪起眼睛,一口氣悶在胸口,上不去下不來,把她難受的要命。可又說不出錯來,是她自己挖的坑,難受也得憋著。有口難言,這滋味應該挺不好受的。

                            回了房,沈嘉言衣服也沒脫,倒頭癱在床上。迷迷糊糊中,感覺肚皮突然跳了一下,他猛地睜開眼睛,心驚膽顫的摩挲著小腹。

                            應該沒這么快吧,一個月,還是個小胚芽呢。

                            三天了,沈嘉言還是覺得不可思議,男人懷孕這種事靠譜嗎?反正他是沒聽說過,可是事情卻真真實實的發生在他身上。

                            三天前,沈嘉言在外地拍戲的時候好幾天食不下咽,吃藥也沒用。拍戲是個體力活,雖然他扮演的只是個排不上號的小角色,但也耽誤不起,吃西藥不管用沈嘉言就決定試試中藥,正好當地有個不錯的中醫。

                            那家中醫診所比較偏僻,在夾縫胡同里,沈嘉言找到的時候都傍晚了,他著急走,可給他搭脈的大夫卻一直不放手。

                            “你懷孕了。”沈嘉言還記得自己當初聽到這句話時的反應,他以為自己聽錯了,事實上,現在也無法相信,他的肚子里正在孕育一個小生命。

                            可大夫推算的懷孕時間太巧了,正好在一個月前,他被自己的情敵給上了。

                            那天他參加了同公司秦影帝的生日聚會,前輩過生日,他們作為后輩只要沒什么事都得過去祝賀。聚會上來的都是大腕,他這種沾著同事情誼的沒幾個認識的人,沈嘉言自娛自樂喝著酒,雞尾酒喝著挺甜,但是后勁大,他不提防喝多在休息室睡過去了,醒來時卻在酒店大床上,旁邊躺著謝繼軒。

                            謝繼軒好像也醉的不輕,他“噗通”一聲摔地上都沒醒。兩人光溜溜的,再加上自己后面那不可言說的疼痛,不用說沈嘉言都知道發生了什么。和情敵睡了,給沈嘉言打擊的不輕,這事說不清道不明,也沒法理論,當下沈嘉言只能選擇溜了。

                            這一個月來兩人都沒見過面,沈嘉言本來正在慢慢遺忘的,但是事情不但沒過去還嚴重了。

                            太操蛋了。

                            越想越難受,隨著胃里一陣突如其來的惡心,沈嘉言已經習慣了,趕緊跑進廁所,對著馬桶好頓吐,稀里嘩啦眼淚糊了一臉,吐到最后只剩下胃酸才好了點。

                            洗了把臉,看著鏡子里蒼白的臉,沈嘉言感覺自己糟透了。

                            剛拍完一部戲,沈嘉言這兩天沒什么事,一大早就去了公司。剛進門,就看見最近正當紅的小師弟周尋之迎面走過來,戴著墨鏡跟著他的經紀人大步流星路過沈嘉言,大概是趕通告,一副很忙的樣子。

                            真好啊。

                            現在已經二十七還沒什么名氣的沈嘉言著實很羨慕,無論多忙都比在家摳腳強,像他,這部劇結束了還不知道下部劇在哪呢。

                            沈嘉言先去跟經紀人孫強問好,過去后撲了空,聽說孫強在一樓給新人上課,就轉道去了樓下。沈嘉言剛入行的時候就是孫強帶著,這些年紅的分走了,不紅的如他就還跟著孫強。初時沈嘉言還覺得自己有些丟人,現在臉皮越來越厚也覺得沒什么了。

                            本來這事不是孫強負責,但今天實在太忙,孫強就被暫時拉來頂替。

                            沈嘉言進門的時候看見孫浩非也在,孫浩非跟他一塊進的公司,不過孫浩非走的是綜藝掛,現在也有固定綜藝,混的比他好多了。

                            “咱倆好久沒見了吧,自從秦影帝過生日后。”

                            沈嘉言心想你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他不接話,說道:“你在這干什么?”

                            孫浩非欣賞著小鮮肉的身體:“來傳授經驗唄。”

                            沈嘉言也不知怎么的就把經驗兩字聽岔了,口水嗆進嗓子眼里,猛地咳嗽起來。孫浩非打量著他,“你最近身體不好嗎,怎么臉色看起來這么蒼白。”說著眼神意味深長起來:“不會是縱欲過度吧。”

                            “哪個小妖精啊,看把你榨的。”

                            沈嘉言腦海里浮現出謝繼軒的臉,對著小妖精仨字,差點吐了。

                            別說他還真有點想吐,因為那個難以啟齒的反應。沈嘉言順了順氣:“瞎說什么呢,我最近都在外面拍戲。”

                            孫浩非沒了意思:“平常也沒見你跟誰好過啊。”

                            旁邊孫強說著:“上節目的時候,如果不確定說的話是否會讓對方不愉快,那就不要說,寧愿不表現也不要不自量力強出頭。”

                            “今天大家好像都很緊張的樣子。”沈嘉言似有所感。

                            孫浩非不可思議:“你真是剛通網啊,掃地大媽都知道今天新當家上任,別說你一點都不知道啊。”

                            沈嘉言還真不知道,他微微吃了一驚:“上頭換人了啊。這么突然?”他這兩天煩躁的一比,天大地大都沒有懷孕的事大,哪有心思關心外界。不過就算吃驚,沒多上心,像他這種小透明,上頭換了誰都一樣,不用像周尋之那樣操心。

                            孫浩非湊到他耳邊,“太子爺繼位,據說大股東都換人了。今天就來巡查,要不怎么大家都跟屁股著火似的忙叨,表忠心唄。”

                            公司里錯綜復雜的派系較量沈嘉言不太清楚,雖然有所耳聞,但說起來,他連太子是誰都不知道,只知道以前當家的姓謝。

                            哎,謝謝謝,怎么陰魂不散的。

                            沈嘉言其實有事要問孫浩非,正猶豫著怎么開口的時候,外頭來人說總裁過來了,大家就趕緊站起來準備接駕。

                            沈嘉言和孫浩非混在新人里張望著,不一會,外頭就傳來整齊軒昂的腳步聲,混合著皮鞋高跟鞋的交響樂,預示著新元娛樂的“改朝換代”。

                            就在這檔口,沈嘉言的微信消息響了,一瞅發信人,沈嘉言愣住了。他低頭尋思著怎么回復,那頭新總裁人也進來了。

                            “謝總,這是今年我們公司加入的新血液,都是非常優秀的潛力股。這是負責新人的經紀人孫強。”

                            糾結著打下一句話,沈嘉言正猶豫著是否發送,前頭傳來新總裁的聲音:“這些都是新人嗎?”

                            “啪”,沈嘉言手一抖把手機摔了,清脆的響聲在堪稱針落可聞的房間里清晰地令人顫抖,在前方目光集中過來時,沈嘉言急忙蹲下來裝作撿手機,雖然他也的確需要撿。

                            可蹲下來后,他又暗罵自己太慫,躲什么,他還能把你吃了不成,你又沒有做錯什么,真論起來,也該眼前的王八蛋躲著他!

                            沈嘉言崩潰,誰能告訴他,謝繼軒怎么成了新元總裁了??

                            第2章

                            大家隨著響聲看過去,謝繼軒問道:“今天上的什么課?”

                            大家注意力又回到謝繼軒身上,孫強一一回答謝繼軒的問題。

                            沈嘉言就這么蹲在地上,直到謝繼軒離開才站起來。

                            孫浩非疑惑:“你干什么呢,腿抽筋啦?”

                            “沒有。”沈嘉言有些生無可戀:“我在思考人生。”思考他為什么這么倒霉,不僅被情敵上了,有了他的種,現在還淪落其門下討飯吃,聽起來很像某些苦情的倫理劇女主角。

                            沈嘉言一時有力無氣,斗志全失。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