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自閉少年闖末世

                            點擊:
                            齊景言:十六歲,老爸死了,老媽嫁給了大伯。有一種病,不愛說話,被斷為自閉癥。
                            最喜歡的食物:變異獸的肉、方便面
                            最喜歡的事情:收集東西
                            最關心的人:王叔
                            寵物:小黃雞
                            祈川:獸變老虎、冰系異能
                            祈川開了一天的會回來,發現愛人坐在外面發呆:你坐在這里干什么?迎接我嗎?
                            齊景言搖頭。
                            祈川:我心好痛。
                            齊景言起身,掀起他的衣服,揉了揉他的胸口:還痛嗎?
                            男人直接把他扛進房間里:還有個地方更疼。

                            關鍵字:齊景言、HE、強強、雙潔

                            第1章 自閉癥少年

                            “少爺吃飯了。”王叔穿著圍裙來到二樓的陽臺,看著眉目精致的小少年坐在陽臺的地毯上玩手機,手機里發出了熟悉的音樂聲,“少爺,你又在玩《植物大戰喪尸》,你不是通關了嗎?”

                            這里是一棟農村別墅,兩層樓的小別墅,周圍有一圈的草地和花園,建造的挺漂亮的。這棟小別墅里只住著兩個人,一個是王叔,一個是小少年。王叔四十出頭的年紀,是小少年的管家,但其實,他是一個退休的特種兵,全身上下都是隨時會爆發的肌肉,是個非常英勇的中年男子。

                            “沒有,我在種地。”小少年道,軟糯的聲音把王叔這個糙漢子的心都萌化了。

                            小少年名叫齊景言,N市齊家的小少爺,應該說,是齊家二房的小少爺,齊家是N市的勢力之一,作為齊家的小少爺,他為什么會住在鄉下這種地方?因為他是自閉兒。齊景言到五歲的時候,還不會說話,而且也不喜歡接觸人,總是呆在自己的房間里,齊家人以保護他的名義,把他送到了鄉下,跟隨他的是齊家二老爺身邊的管家王叔。

                            說到齊家的那點事,整個N市怕是無人不知,最出名的是大伯娶了弟媳。齊家老太爺有兩子一女,長子齊承、次子齊德、幼女齊情。

                            齊承有一子一女龍鳳胎,兒子齊景輝,女兒齊景靈,今年二十四。老婆死于癌癥。

                            齊德有兩子,長子齊景元,第一個老婆難產去世的。在齊景元三歲的時候,認識了第二個老婆方瓊,也就是齊景言的母親,兩人結婚三年,在方瓊懷孕之后,齊德因為一次任務去世了。

                            后來齊景言出生,再后來方瓊和齊承搞上了,一個死了老婆,一個死了老公。

                            這件事上N市頭條的時候,把N市的幾股勢力家族全都震撼了。大伯娶了弟妹,這事兒太有料了。

                            而今,齊景元二十二歲,齊景言十六歲。

                            齊景言被送到這里的時候,只兩個人來看過他,一個是齊景元,一個是方瓊。方瓊每個月都會來看他,來的時候會帶來很多東西,一般都是上午來的,午飯后就走了。齊景元則不同,他來的時候會避開方瓊,每次來了都會帶一些好玩的東西,然后住上兩天再走。他對這個唯一的弟弟非常的疼愛,就是平時,也會保持隔天打一個電話問候。

                            這件事讓齊景言很不解,通常情況下,原配的兒子不是應該討厭繼室的兒子嗎?是的,齊景言不是自閉兒,五歲的時候也不是不能說話,而是他不喜歡說話。

                            齊景言上輩子在二十歲的時候就死了,那是一個修真世界,因為他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純陽體質,所以一出生,他就被當做劍鞘,用來封印魔劍。也因此,他從出生就被囚禁,也被剝奪了修煉的資格。

                            囚禁他的地方是圣地,圣地有結界,雖然他被囚禁了,但是只要不出結界,他還是相當自由的。

                            圣地里只有他一個人,沒有人教他是非、沒有陪他說話,所以久而久之,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說話。后來,他為了封印魔劍,他身上的純陽之力耗盡了,他死了。

                            醒來的時候,他在方瓊的肚子里,朦朦朧朧的,被一股溫暖的力量包圍著,然后他又沉睡了。再次醒來的時候,就是他出生的時候。

                            出生之后,五歲之前,有很多人找他說話,看著他們嘰嘰喳喳的樣子,齊景言沒有反應,他覺得說話挺無聊的。所以很多人都說,他是自閉兒,齊家也找了這方面的權威,最終確認,他就是自閉兒。

                            但是,有個人不放棄,始終弟弟弟弟的叫他,教他說話,那個人就是齊景元。他真的想不明白,齊景元怎么不弄死自己?

                            王叔是齊家老管家的兒子,跟齊德差不多的年紀,兩人一起加入特種兵,一起上戰場,一起出席任務。齊德死了,他以重傷為由退出了特種兵,默默的守著二房,直到齊家要把齊景言送來鄉下,他站出來說,他愿意一起來鄉下,照顧小少爺。

                            這一照顧,就是十一年。五歲的齊景言,現在十六歲了。從一顆不會說話的蘿卜頭,變成青蔥美少年了。盡管還是不怎么說話,但是偶爾能說話了。

                            每次聽到小少爺說話,王叔就覺得這是小少爺給他的恩賜。因為就連方瓊,小少爺都沒開口說過話。

                            “種地?玩農場嗎?”王叔問。小少爺不喜歡上學,所以在家里讀書寫字,都是他這個糙漢子教的,真是可憐了他一個大男人去學校里上課,然后回來把當天學校里上課的內容再交給小少爺,教著教著,小少爺總算長大了。

                            “嗯。”齊景言應了聲,他是真的不喜歡說話,上輩子一個人的日子,不說話慣了。但是他不想傷了王叔的心。不過,他玩的農場,可不是王叔以為的手機農場。其實,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大概是去年吧,《植物大戰喪尸》推出了系列四之終極,然后他破關了之后,系統提醒,作為第一個破關的玩家,系統贈送一個空間農場。然后,空間農場出現在他的神識里。

                            他用念想打開空間農場,里面有一間小屋子,一塊土地。小屋子是商店,里面有很多植物的種子,但是植物種子被放在格子里,不能取,要購買,用晶核購買。

                            齊景言玩過游戲,知道晶核是喪尸腦袋里掉出來的東西,可是這個空間農場里并沒有喪尸,所以他也沒有晶核,他很郁悶。

                            不過,設置非常的人性化,跟《植物大戰喪尸》的游戲有類似的地方,就是商店為了驗證種子的質量,免費贈送了幾顆種子。

                            一顆向日葵種子、一顆豌豆種子、一顆玉米種子、一顆土豆種子。四顆免費的種子。

                            不過說來也怪異,那塊小土地也被分成了四小塊,每小塊有一平方的面積。于是,齊景言按照游戲里的玩法,把四顆免費的種子,種在了四塊地里面。然后豐收,豐收之后,土豆一顆變三顆,三顆土豆繼續種。玉米最好,一顆玉米樹長了六顆玉米,齊景言把玉米拿出來,撥了幾顆種子,繼續種,剩下的玉米存進了倉庫里,然后是豌豆……

                            一年下來,關于空間農場,齊景言已經了如指掌了。

                            第一,四塊地沒有變。

                            第二,太陽花要每天種著,因為太陽花是空間農場的陽光來源,是植物們的營養來源,太陽花種的多,植物成熟的快,太陽花種的少,植物成熟的慢。

                            第三,外面的東西可以放進空間農場里,但是只能是非生命體。

                            第四,農場里的東西不會過期。

                            更重要的是,倉庫有16格,每一格子只能放一樣的東西。比如:向日葵的種子一格、土豆一格、玉米一格、豌豆一格、衣服一格、褲子一格……但是,毛衣、羽絨服等所有的衣服是可以歸納在一起的。

                            “小少爺,大少爺今天打電話來,說他自己買了新的房子,沒跟齊家人在一起,要把你接過去,問問你的意思。”

                            第2章 房間被偷了

                            “不。”齊景言道。

                            “可是小少爺,大少爺很擔心你。他買了房子是件高興的事情,想和自己的弟弟住在一起慶祝一下,如果你不過去,大少爺會傷心的。”王叔道。

                            “不,不喜歡。”齊景言用小調羹淘了一勺蛋羹,然后小口小口的吃著。他吃東西很慢,也喜歡小口小口的吃。看他吃東西是一種享受。齊景言上輩子從出生到死,一直是一個人,每天從日出坐到日落,唯一能拿來打發時間的就是慢慢吃東西,所以他習慣了小口小口的吃東西。

                            “王叔知道少爺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但是我們去的是大少爺家,我們就在家里,只有大少爺一個人,所以人不多的。”王叔解釋。

                            齊景言不說話了,默默的吃著東西。

                            王叔從小看著他長大,又怎么會不明白他一個動作所表達出來的意思。那就是堅決不去的意思,他連說都不想說了。不過,王叔有殺手锏。“N市有好吃的烤鴨,小少爺你最喜歡吃縣城的烤鴨了,可是N市的烤鴨比縣城的還要好吃。”

                            齊景言聞言,抬頭看了王叔一眼,然后繼續吃他的蛋羹。

                            王叔微微一笑,糙漢子笑起來還是挺可愛的。“小少爺,N市的烤鴨是最好吃的,你還沒有吃過,不是很可惜嗎?咱們就去吃烤鴨,等烤鴨吃厭了就回來,好不好?”

                            齊景言的小耳朵動了動,還是沒有說話。但是王叔一看就明白了,“咱們明天出發,我待會兒給大少爺打個電話。”

                            齊景言每天都會空間農場,四塊小地的農作物成熟了,他就收起來。不過農作物的成熟是有一定規律的,每半個月成熟一次。一年下來,他積累了150斤的土豆,450斤的玉米,50斤的豌豆,250顆向日葵。不過,儲存的向日葵每天三顆在減少,齊景言自己得出了一個結論,除了種向日葵的那塊小地,其他三塊小地每天要各自吸收一顆向日葵的陽光。

                            倉庫里的16個格子雖然不多,可是每個格子的容量很大,雖然齊景言不知道有多大,反正很大就是了。

                            除了每天必修空間農場之外,他還每天必修漫畫書。

                            齊景言有一件玩具,是齊景元贈送的玩具槍,但是造型跟真槍一樣,甚至連材料的打造,都超出了真槍的要求標準,齊景言非常喜歡。

                            齊景元送的時候也是這么想的,孩子都喜歡玩具槍,自己的弟弟雖然是自閉兒童,但是應該也喜歡的吧。果然,他把玩具槍送給弟弟的時候,弟弟不吝嗇的給了他一個笑容,讓他激動了很久。

                            自從有了空間農場之后,齊景言會把喜歡的東西放在農場倉庫里,比如玩具槍。

                            明天要去N市吃烤鴨,這是齊景言的想法。所以今天晚上王叔幫他收拾行李,換洗的衣服只帶了兩套,其他的直接在N市買,帶來帶去太麻煩了。

                            “這個。”齊景言在邊上看著,指了指小熊睡衣。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