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癡漢讓人厭惡

                            點擊:
                            原創  男男  現代  高H  正劇  高H  虐心
                            林建寶瘋狂的迷戀任晨陽,即使知道他不可能會喜歡自己,還是用盡下作的手段逼迫男神跟自己保持著肉體關系,就算犧牲全部尊嚴也無所謂。
                            他可以做對方的性奴、肉便器、騷母狗,擺出最低微的姿態,但這樣終究換不來對方的愛情。
                            高冷學霸攻vs癡漢雙性受,1V1,受追攻,走腎也走心,會生子~

                            第一章 癡漢受威脅男神上床,主動吸雞巴,被暴露雙性體質

                            學校放了十一假期,高三的學生比高一高二的要少放兩天假,加起來也有三天。大部分同學早早就收拾東西走了,林建寶獨自走到學校頂樓那個小休息室里,心里忐忑不安,額頭上都冒著汗珠。

                            他坐在休息室里那張破舊的課桌上,支棱著耳朵仔細聽著有沒有腳步聲,他等了近乎十五分鐘,才聽到了熟悉的腳步聲。

                            是的,他喜歡任晨陽,喜歡了一年,變態般的收集他的東西,觀察著他整個人,在乎到連他的腳步聲都能聽出來。他克制著心里的緊張,也將臉上的歡喜掩去,露出一個和平常沒什么兩樣的痞笑出來,眼睛死死的盯著那扇半掩的門,直到看到一只修長白凈的手將它完全推開。

                            任晨陽看到他,向來冰冷的臉上也沒什么表情,只是冷冷的問:“你找我?”

                            林建寶放在褲子口袋的手指攥的很緊,臉上卻露出肆意的笑容來,“嗯,把門關一下。”

                            任晨陽站著沒動,他人長的高,氣勢又足,看誰都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偏偏因為五官帥氣再加成績優異,這樣的感覺不僅不讓人討厭,還把一大部分人迷的有點找不著北。

                            林建寶就是其中之一。

                            他想到任晨陽露出這樣的眼神是因為自己,全身就興奮的發抖,后背都冒出汗液來,雙腿間莫名的地方也有些抽搐,而那根肉棒早就硬了起來。

                            他姿勢別扭的跑去把門關上鎖好,甚至連窗簾都拉好了,屋子里瞬間變得暗沉。任晨陽冷冷的看著他做這些小動作,眉心微微皺了皺,眼神中有些防備。

                            林建寶緊張的站在他面前,他生的矮,只有一米六多,身高跟大部分女孩子齊平,不過因為他結交了一班調皮的學生,所以也沒人敢拿身高來取笑他。他不敢看著任晨陽的眼睛,就只盯著他的下巴看,一邊想著他的下巴好好看,一邊去掏口袋里那張有些皺巴巴的紙。胡亂的掏出來后,他將那張還散發著香味的紙張展開在任晨陽面前,露出一貫的壞笑,“任晨陽,想拿回這封情書嗎?”

                            任晨陽視力不錯,清清楚楚的看清紙張上面的字,也看到了落款寫的“愛你的羅晴”,神色間卻一點變化都沒有,只把目光冷冷的移到林建寶臉上。

                            林建寶被他盯的壓力巨大,但想到自己的計劃,還是故作輕松的道:“羅晴是你的女朋友吧?她給你寫的情書,你想被全學校的人看到嗎?想被她那當校長的爸爸知道嗎?校長要是知道你們在交往,肯定會拆散你們吧?”

                            任晨陽向來不喜歡廢話,“你想做什么?”

                            林建寶暗暗松了口氣,鼓起勇氣迎視著任晨陽的目光,“跟我上床,我就把信還給你,不然的話我已經打印了一千份,我會貼滿學校里每一個角落的。”

                            等待回應的時間里,林建寶緊張的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他雖然篤定任晨陽會答應,因為他雖然對旁人不假辭色,但對羅晴非常的照顧,而且信紙上羅晴寫滿了吐露心聲的話和甜蜜的愛語,這些話如果被暴露出去,一定會在高考前給這個女生帶來沉重的打擊。

                            等了似乎有一個世紀那么久,林建寶才聽到任晨陽的回復。

                            “好。”

                            林建寶雖然是做威脅人的那一個,可是著實緊張,他開了房間,先去浴室把自己從頭到腳洗的干干凈凈,還不忘用網上查來的方式給自己后穴灌了腸,等出了浴室時,整個人粉粉嫩嫩的,臉頰上都染上了紅暈。

                            他忐忑的裹著浴袍坐在床邊等待,時不時的看看手機上的時間,心里想著任晨陽為什么還沒來。

                            他都懷疑任晨陽毀約了,等看清手機上的數字后又恍悟兩人約定的時間并沒有到,于是依舊度秒如年的等候。等終于到了約定的時間,門鈴響了起來,林建寶幾乎是飛奔著去打開門。

                            任晨陽比他高了一個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就把目光移開了。林建寶吞了吞口水,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側開身體讓他進來后就關上了門。

                            房間里很暗,林建寶不止把遮光窗簾全部拉上了,還把燈光調成了曖昧的橙黃色。任晨陽剛將背包放在一邊的沙發上,林建寶鼓足了勇氣,從后面去抱他的腰,然后順勢將他推倒在床上。

                            任晨陽沒有掙扎的半躺著,只是眼神冰冷,里面一點溫度也沒有。林建寶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忍著羞恥去脫對方的褲子。休閑褲很快被他拉了下來,露出里面淺灰色的平角內褲。

                            林建寶猶豫了一下,把內褲也拉了下來,看到那根蟄伏的陰莖,心口猛然一顫,全身如同過了電流一般,讓他忍不住將整張臉湊了上去。

                            他暗戀任晨陽的這一年里,自然千方百計的找了機會去打量任晨陽的性器,他做的很隱秘,每次都站在任晨陽旁邊的小便池,然后裝作不經意的把眼神瞥過去,偶爾看到一星半點漏出來的肉色,都能讓他在夢里意淫好幾天。

                            更遑論現在這樣直接的碰觸。

                            他幾乎毫無意外的濕了個透底,隱秘的地方汩汩的冒出水液,因為沒穿內褲的關系,直接潤濕了整個股間,過多的汁水還順著大腿往下流淌。

                            林建寶沉迷的聞著那里散發出來的氣味,干凈的帶一點難以避免的腥膻味,那根性器即使沒有勃起,尺寸也依然非常可觀,性器周圍長著許多黑色的毛發。他口腔里忍不住分泌出豐沛的唾液出來,試探般的伸出舌頭,往那肉紅的性器上舔去。

                            舔了一下后,陰莖表皮上潤上了一線口水的痕跡,勾的林建寶難以抑制的舔了第二口,第三口,直到將整根性器都舔的濕噠噠的。但是他很遺憾的是任晨陽的性器一直沒有勃起,還是保持原本的狀態。

                            林建寶有些難堪,他從未想過會有這樣的窘境,也切切實實的看清了任晨陽對他沒有任何屬意的事實,但是他不愿意放棄,他將整根軟軟的性器含在嘴里,笨拙的套弄起來,在套弄了十幾下之后,終于感覺那根性器慢慢有了勃起的跡象,心里不禁一喜,急切的將它吞的更深,卻被那硬起來的龜頭抵上了喉嚨,弄的他一陣惡心,只能將性器吐出來。

                            他很快又將半硬的性器吞進去,用濕熱的口腔將它緊緊吸附住,舌頭胡亂的舔著柱體上的青筋,又緩慢的套弄著。

                            任晨陽任他給自己口交,眼神還是沒有半點溫度,只是他年紀輕,盡管想克制,但被這樣直接的刺激,呼吸還是不免有些急促。林建寶時時注意他的狀態,這樣細微的變化并沒有逃過他的眼睛,心里涌起一陣喜悅,忍不住將那根性器吸的更深更緊。

                            口腔品嘗到前列腺液的味道,林建寶歡喜的將液體吞下肚去,又想吸取更多液體來,所以竟是不顧喉嚨的不適,努力放松喉管,將那碩大的龜頭含進了喉嚨里,賣力的為任晨陽口交,直到感覺對方有要射的跡象,才將性器吐了出來。

                            他眼中蒙著一層薄霧,臉上泛著紅潮,即使五官算不得好看,此刻也顯得有些異于平常的艷麗。他看著任晨陽,期待的問:“晨陽,舒服嗎?”

                            任晨陽冷冷的看著他,隔了好一會兒,薄唇里才吐出兩個字,“騷貨。”

                            林建寶聽到這兩個字,渾身一陣酥麻,隱秘的地方竟又吐出一股汁液,他舔了一下任晨陽那如雞蛋般大的龜頭,輕輕笑了一下,“我就是騷貨,想要被你的大雞巴肏干,所以才私自去翻了你的抽屜,找到了那封情書來威脅你。”

                            任晨陽眼睛里流露出毫不掩飾的厭惡,“不知羞恥。”

                            “嗯,為了得到你,我早就不知道羞恥是什么了,就算只得到身體也好。”林建寶心里幾乎是歡呼的,跟任晨陽同班三年,他第一次跟自己說了這么多話,他希望能讓任晨陽再多說一點,不管是說什么,罵他騷也好罵他賤也好,都沒關系。

                            可惜任晨陽只是厭惡的看著他,抿緊了嘴唇不再說話。林建寶拖著酸軟的身體,手指因為興奮而顫抖,去解浴袍的時候哆哆嗦嗦解了好一會兒才解開,他有些害怕因為自己拖延太長的時間而讓任晨陽的性器又軟了下去,所以等浴袍解開后,他迫不及待的又去含那根炙熱的性器,確保它不會立即軟下來后,才分開雙腿,騎在男人的腰上。

                            光線盡管暗沉,任晨陽卻也能清楚的看到他光潔無毛的雙腿間泛濫的水光,和那勃起的肉棒下兩片怪異的粉色肉唇,以及被林建寶兩根手指剝開的艷紅穴縫。

                            那些東西,都不應該是長在一個男人身上的。

                            林建寶沒有忽略任晨陽臉上的震驚,心里明明害怕的要命,臉上卻還露出欠扁的笑容,“晨陽,你對我的身體產生好奇心了嗎?”

                            任晨陽如他所愿一般對他說了話,只是語氣里帶著濃濃的諷刺,“原來是個不男不女的怪物,難怪要用盡手段求著男人肏你。”

                            第二章 脅迫男神上床,主動用肉穴吞吃男人的大雞巴,肏穿子宮被內射

                            林建寶低低的笑了一聲,聽到這樣諷刺的話,心里不僅不覺得難受,反而有一股欣喜涌了上來。他想吸引任晨陽的注意力,不管是好的或者是壞的都好。他眼睛里含著水霧,被手指撐開的穴縫因為興奮的關系,汩汩的又冒出一股騷液,黏連的往下滴落,正好落在任晨陽那紫紅色的大龜頭上。林建寶舔了舔嘴唇,“我就是怪物,長了一副怪異的身體,可是我喜歡你,任晨陽,我喜歡你。”

                            他癡迷的盯著任晨陽那張俊帥的臉,用自己那已經撥開的穴口主動去吞男人的陽物,因為有淫水潤滑的關系,盡管男人的陰莖很大,吞起來也不是十分費力。

                            更何況,他雖然沒有真正品嘗過性愛的滋味,但這個騷穴早已在對任晨陽的日夜意淫中,被他自己的手指玩到騷浪不堪了,而且里面還吞咽過很多東西,他偷偷從任晨陽那拿的圓珠筆或者橡皮擦之類的小物件,他每次情動時,就會將那些東西塞在小穴里,當作好像是在含任晨陽的大肉棒一般,幾乎不需要怎么動作,就能讓他達到絕頂的高潮。

                            更遑論他現在是在吞咽真正的任晨陽的性器,即使要把他的騷穴撐爆,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往下坐。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