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祖傳手藝

                            點擊:
                            從鄉下來的魏之禾接收了爺爺閑置在城里多年的修理店。
                            繼承了爺爺手藝的他什么都會修,什么都能修。
                            只不過,他不是修理物,而是修理妖。
                            住在城里后,魏之禾發現城里的妖根本不好吃。
                            一代大妖顧臨每日憂心忡忡:男朋友的菜譜上,竟然有它的名字!

                            PS:爽文,不虐,HE。

                            注意事項:
                            1、主角從小和妖生活在一起,三觀和正常人不太一樣。
                            2、感情戲慢熱。
                            3、謝絕上綱上線,謝絕人身攻擊。
                            4、如看文過程中有疑惑,請看第1條。

                            內容標簽: 靈異神怪 爽文

                            第1章 已經被滅了

                            九月一日,青元大學新生入學報道。

                            一個身穿褐色麻布衣,白色麻布褲,腳下一雙古代樣式的布鞋的新生拖著一個與他身上打扮極為不相符的二十六寸行李箱走向新生報道處。

                            新生皮膚白皙,體形高挑,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嘴角邊上還有個淺淺的梨渦,令人心生好感。

                            像條咸魚一樣坐在新生接待處的大二學姐眼睛一亮,臉上立即堆滿笑容和帥氣學弟交談起來。

                            新生看了學姐給的校園簡易地圖,面帶微笑拒絕學姐的帶路暗示,表示自己可以獨自尋找宿舍,學姐的笑容差點就僵在臉上,這位帥氣的學弟真是不懂學姐的心中所想。

                            魏之禾并不是想拒絕學姐的幫忙,然而就在他剛進校門的那一刻,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坐了二十二個小時普快火車的他聞到的不是汗味兒就是腳臭味兒,好不容易聞到一個熟悉的味道,自然是要先好好犒賞一下自己空虛的胃。

                            清風徐徐,微風一吹,空氣中的味道散去不少,他得抓緊時間辦理好入學手續。

                            手中的行李箱有點礙事,這還是爺爺給他買的,說是火車上人多,用箱子安全。

                            箱子里有很多他收集下來的寶貝,不能丟了,得先放到寢室。

                            大學校園比他在鎮上的高中大的可不止一倍,拖著箱子行走將近十分鐘后才找到寢室。

                            他的寢室在最高層,七樓,沒有電梯,得爬。

                            他提著二十六寸的箱子,輕松越過走在樓梯前面的胖子和胖子的胖爸爸。

                            胖子的胖爸爸喘著氣說胖子:“你看你,讓你平時好好鍛煉減肥,上個大學還要我和你一起提箱子!”

                            胖子一臉死豬不怕開水燙:“爸,你也沒好到哪兒去,五十步笑一百步,我媽不也讓你減肥,你減了嗎?”

                            被兒子揭露糗事的胖爸爸一巴掌拍在胖子頭上:“閉嘴,繼續爬樓梯!”

                            寢室的門框旁邊就貼著寢室入住學生名字。

                            魏之禾找到自己的寢室,七零五,好記。

                            門已經打開,里面有家長正在幫著自個兒的孩子鋪床。

                            看到魏之禾一個人來,有家長還給他打招呼,他也回以一笑。

                            學校做事妥當,連座位都給他們安排好,魏之禾的床位就靠近大門的位置,臨近窗戶。

                            心中有事,魏之禾將自己的箱子放在書桌旁邊后如一陣風似的消失在寢室。

                            一位家長還想替自家孩子換個靠近窗戶的位置,這還沒開口呢,人就不見了。

                            那位新同學的床位靠近浴室,也不怪他媽想幫他換掉。

                            新同學的媽媽說道:“怎么一下就不見人影了?他去哪兒了。”

                            新同學翻個白眼:“不知道,媽,你不要添亂,就四張床,哪張床不是一樣。”

                            新同學媽媽:“你懂個啥,老人家都說靠近廁所位置的床位不好。說起來,你那位新同學衣著怎么穿得這么奇怪,是不是家里特別窮?現在哪有人還穿麻布衣。”

                            新同學不想再聽他媽給他傳遞封建迷信,也不想聽她八卦未來的室友,坐在椅子上帶上考上大學他爸給他買的BeatS3耳機,有自動降噪功能,防老媽嘮叨的神器。

                            還沒來得及認識新同學就消失不見的魏之禾沖下樓,才剛爬到五樓的胖父子倆頂著滿頭大汗,無比羨慕體能極佳的新同學,心想著今天過后一定少吃零食,少吃肉,多鍛煉,練就一副身輕如燕,來去自如的好身材。

                            輕巧下樓的魏之禾在入口站定了兩秒,動了動鼻子,便知道之前聞到的味道是否還在,并找到該味道所傳來的方向。

                            東南方向。

                            此時校道上是基本上都是家長和新生,男孩女孩們都散發著清新靚麗,朝氣蓬勃的氣息。

                            這種氣息能夠吸引某些奇奇怪怪的物種出現。

                            魏之禾再次吸吸鼻子,比起俊男靚女,帶著成熟味道的漂亮學姐,令他有口腹之欲的味道反而更吸引他。

                            甜香的氣息正在誘惑著他的味蕾。

                            魏之禾現在不僅僅是吸鼻子,還不由自主的舔舔發干的薄唇,下火車后到現在他還沒有喝過水,有點口干,心想著待會解決事情后,到學校的超市里買點水。

                            正午的陽光照得人有幾許疲憊之色,而魏之禾卻是另類的興致高昂。

                            青元大學的東南方向有什么?

                            有一個植物園,也稱百花園。

                            青元大學在每年的三月中旬開始會舉辦為期兩周的“百花節”,在這個時候,將會吸引來自全國各地的游客,他們排著三個小時的隊就為了進百花園欣賞百花齊放的盛大場面。

                            “百花園”在三月中旬到四月初吸引的是普通民眾,可是到九月初吸引的卻是另一波人群。

                            若是有人統計售票數據,可以清晰的發現,今天到“百花園”的人數比往常多出許多,按照淡季的人數,除非是重要節目,來百花園的人數幾乎都是不會有太大的漲幅。

                            但今天卻不一樣。

                            在那些的人眼中,今天卻是個特別的日子——百花園園里金桂妖馬上就要清醒了!

                            今天前來的所有人特別“游客”都開始嚴陣以待,他們蹲在低矮的觀賞性灌林叢中,時刻緊盯著距離他們不到十米的十株金燦燦的金桂樹。

                            他們為什么要在此地蹲守金桂妖?

                            三年前,青元大學里來了一只金桂妖,在金桂花開放的那段時間,每天夜里就會迷惑一兩個男同學,使得他們跑到桂花樹下割脈獻血,像是一場可怕的獻祭。

                            男同學的鮮血滋養著十株桂花樹,它們看起來更加妖冶可怖。

                            第一年,警察當作是刑事案件追查,可是驗過死在樹下的男同學尸體后,他們的血液里并沒有迷幻劑,胃里也沒有其余可以致使他人精神錯亂的藥物,該案件沒有任何線索,暫時成為一個懸案。

                            第二年同一時間段,再次的事件同樣發生,青元大學再次有學生死去,不過這次死的不僅僅是男學生,也包括女學生。出事的第一時間,警方就立即帶人封鎖百花園,但沒想到防不勝防,連守夜的警察都有中了“兇手”的招,此事件的“兇手”可謂是令人聞風喪膽。

                            事情一直政府被壓下去,可是還是有不少市民聽到消息,一時間,不少學生家長還給政府和警局施加壓力,學校也太不安全了,如何保證他們孩子的人身安全?

                            就在警察被此事弄得焦頭爛額之時,一位外地道士到青元市道教協會交流時,到了百花園參觀時,發現百花園的異常,還找出百花園命案事件的原由,只可惜,他遇到“兇手”時并沒有即時將他捉拿歸案,身上所帶的符箓不足,錯失良機。

                            道士的出現倒是給警方一個追捕“兇手”的方向,可是道士打不過,他們警察有現代熱武器,只要在適宜的時機里設陷阱,肯定能將“兇手”逮住。

                            可沒曾想,道士的出現有利也有弊,他打草驚蛇,“兇手”再次消失。

                            但,至少有了方向。

                            他們猜測,那個“兇手”今年還會繼續出現在青元大學的百花園,畢竟那十株金桂樹還在,學校和警方也曾想過是否將金桂樹砍掉,實在是令人滲得慌。

                            可是聞風而來的道士們卻不建議,有可能會引發更多他們無法遇測的事件,前兩次“兇手”都是在一定的時間出現,他們猜測今年他也會再次出現。

                            現在,就只能等。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幾近屏氣凝神的道士和警察們無暇顧及臉上的汗水,道士們算過一卦,“兇手”將會在正午出現,只要他們耐心等候就能將“兇手”緝拿歸案。

                            正當所有人都緊繃著腦子里的神經時,一位年輕人出現在他們的視野中。

                            怎么會有學生跑到這兒來?

                            雖然附近有游客,但那都是刑警和道士們假扮的。

                            刑警隊長皺眉,問副隊:“那個突然跑進來的學生是怎么回事!”

                            副隊收到隊長的問話后,問旁邊的隊員,反饋回來的是:“回隊長,今天是大一新生報道,可能是誤闖進來的,我立馬派人將帶出去。”

                            刑警隊長:“動作快!”

                            同樣聽到他們對話的方道長在耳機里壓低聲音說道:“來不及了,有妖風,所有人注意,警戒!”

                            方道長話音剛落,一陣強風從東南方向襲卷而來,強風掠過之處打著旋,躲在灌木絲里的刑警連眼睛都睜不開,道士們還好些,他們操起桃木劍追著強風而去!

                            一位捂著被吹得雙眼泛紅的道士怒道:“好強勁的妖風,果真厲害!”

                            魏之禾當然不知道在他的身后還有一群人拼命趕過來捉妖,只見他平穩地站在強風中,波瀾不驚地朝那股妖風伸出右手,像是抓住一根繩子似的,使勁往自己的方向輕輕一扯,兩只手揉巴揉巴,只聽見“吱呀”一聲,他手中多了一個淡金色的小圓球,隨后往嘴里一塞,輕松下咽,還砸巴一下。

                            他有點嫌棄地用右食指抹抹嘴角:“嘖,聞起來是香,但味道著實一般。”

                            不過,到底是解了個饞。

                            至于正沖過來的道士和刑警,魏之禾巧妙地避開了他們,轉身離開了百花園。

                            道長們沖到金桂樹下,卻發現強勁的妖風頃刻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點妖氣也沒感受到!

                            “兇手”就這樣沒了?

                            懂算卦的道士起了一卦:“那只金桂妖,已經被滅了!”

                            與此同時,他們面前那十株迎風而立的金桂樹一秒枯萎,樹干和樹枝變成干癟枯枝,直接帶回去當柴燒也都是可以的。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