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飼蛟

                            點擊:
                            這條上天入地,為天道鐘愛的龍,此刻正毫無所覺地昏迷著……
                            蛟想:也許千萬年來他所等待的化龍機遇就在今日。
                            ——只要吃了他!
                            可……為什么每次他想張嘴偷襲總能被對方抓個正著?
                            內容標簽: 靈異神怪 情有獨鐘 因緣邂逅 甜文

                            ☆、第1章 雷池一戰

                            雷池一戰過后,蛟在某個傍晚恢復了意識。

                            他轉動眼珠,透過凌亂的額發,依稀辨認出這里是一處山谷。周圍滿地狼藉,山壁破碎,樹木泛焦。

                            那是他與金龍滾落之時的余威所致。

                            龍息一口,便能灼燒千里。到底是他大意了。

                            想到與那條金色巨龍的比斗——這還是他稱霸妖界千年以來第一次被逼到與人同歸于盡的地步。

                            他恨恨咬牙,差一點……只差一點他就能滅了白川洞魚族!奪得寶物蚌珠,以此提升五百年修為!可現在——

                            渾身都是被雷電擊打過后的酸痛感,體內已感受不到絲毫修為,四肢失力,內臟應該也受了傷。

                            天空趨近暗沉,烏云遮頂,隱隱有下雨之勢,他卻連起身都坐不到。

                            身負重傷的感覺并不好。如今別說是金龍了,隨便一個微末道行的妖,都能輕易取了他的性命。

                            即便他能拖著殘軀找到洞府養傷,但是萬千年的修為卻需要漫長的時間去恢復。若讓他重新做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廢物,終日惴惴過著藏頭露尾的日子,還不如一道劫雷直接劈下,倒痛快些。

                            怎么辦?

                            如果早知道白川洞那條母魚竟然和金龍有一腿,他也不至于如此草率地殺上門了。他為蛟,修煉便是為了化龍成神。苦心經營無數載,好不容易強大到能以蛟之身力壓那群天生的真龍,卻沒想撞上了普天之下僅剩的一條金龍。

                            但凡強大到牽連天命之族,若遇動蕩,血脈瀕危,最后所剩者,將受到天道的額外眷顧。何況金龍一系本就是龍中之王,縱然是他,也不敢輕易招惹對方。

                            蛟努力轉過頭,細細觀察起來。

                            他先是確認自己修為全失的狀況,接著對“從頭練過”一事產生了極大的抵觸,左思右想,又覺得不能真的輕易死了。

                            不然這仇怎么報?這一身的傷總該找人清算!

                            金龍此番害他至此,這梁子算是結下了。

                            ——有仇不報,想必自己也不會瞑目。

                            記得他是與那條金龍一起掉落下來的,萬一對方還在附近,以他現在的狀況,豈不是任人宰割?

                            這么想著,就看到右方不遠處似乎躺著一個人影。

                            他嗅了嗅,聞到了空氣中若有似無的龍味,與那金龍如出一轍。

                            蛟先是一驚,緊接著一喜——金龍就在附近,但同樣受了重創,看起來不比自己輕。

                            眼下他先醒轉,如果他能吞吃了金龍,龍氣入體,定能讓他的傷勢好轉,說不定連修為都能恢復了。

                            深沉眼底閃過貪婪之色,蛟曲張五指,勉力朝著金龍倒下的地方爬去。他的雙腿在交戰時為雷電所擊,早就難以支撐行走。

                            但再重的傷,也及不上吞吃金龍的誘惑。

                            只要吃了他!

                            蛟面色猙獰,一半是因為疼痛,另一半則是狂喜。早聽說過食龍化身的說法,此前他也吞吃過不少龍族,但那些家伙怎么能跟這只比?

                            ——也許千萬年來他所等待的化龍機遇就在今日。

                            蛟盯著龍,每前進一米,便感覺全身仿佛被割裂一般疼痛。他咬著牙,滿頭大汗,但眼底的光芒越來越亮。

                            金龍近在眼前。

                            強大的信念支撐著蛟,短短幾步路距離,卻耗費了足足半個時辰。終于……他觸碰到了金龍的衣角,余光瞥到自己的手,上面已經浮現出黑色的鱗甲,泛著雷擊后的焦紋。

                            他受了太重的傷,竟是連原形都要顯露出來了。

                            “呃……”蛟趴在地面上,口中發出脫力的□□。一雙手始終緊緊拽著衣角布料,須臾過后,他恢復了些許,喘息幾聲再次使力爬到了金龍身上。

                            這條上天入地,為天道鐘愛的龍,此刻正毫無所覺地昏迷著,并且……永遠都不會醒來了。

                            蛟半趴在人身的金龍上,咧出一個扭曲的笑容,正打算仰頭化成蛟首,將其一口吞掉——誰料身下的龍卻猛地睜開了眼睛。淺金色的眸中閃過凌厲的寒光,匯聚成一道極危險的鋒芒,落在蛟的身上。

                            蛟:“……”

                            蛟臉色微變,來不及躲開便被翻身壓倒在地。

                            他喊道:“放開我!”

                            不,他還不想死!

                            金龍瞇起眼,按住了他意圖偷襲的手:“你是何人?此處何地?”

                            蛟愣住,雖覺異常,但眼下處境兇險,只不斷掙扎:“松手!”

                            金龍不松反緊,伸手卡住脖間。

                            要害被拿捏住,蛟立時不敢動彈,瀕死的驚懼令他微微顫抖,既不甘死,更是氣極不忿。他追尋無上功法,不斷修煉,為的就是成神化龍,此番心愿未達成,他怎么甘心!

                            金龍見他老實了,一雙淺色目不動聲色地打量身下的妖怪。

                            蛟的膚色極白,卻非女子之白皙,而是透著一股戾氣深重的蒼白,他的額頭隱隱浮現出黑色鱗甲,嘴角還殘留著傷重后的血跡,留下殷紅的痕跡。顏色對比之強烈,竟帶了些觸目驚心的美感。一雙烏黑的眼睛倒是挺有神,被自己制住后只能敢怒不敢言地徒勞瞪著。

                            金龍道:“你受傷了。”

                            這是顯而易見的事實,而且這傷分明就是拜他所賜!蛟忍不住想破口大罵,但若真的罵了,也許他就連半點生機都沒有了。

                            蛟道:“你也受傷了。”

                            金龍不言不語。

                            蛟勉力維持著自若的神態:“雷池下通凡界,此地荒涼幾無靈氣,不宜再做爭斗令傷勢加重。不如今日你我……”各退一步,修養生息,改日再做較量。

                            他話未盡,卻見金龍松開一手扶住額頭,眉頭緊蹙。

                            金龍道:“雷池?”他搖了搖頭,“倒是有些耳熟。”

                            蛟的心猛地一跳,聯系他剛醒之際的問話,腦海中不由形成一個趨近荒誕的猜測。

                            他努力使自己的聲音平靜些:“晉明……你、你沒事吧?”

                            金龍重新將視線移到他身上,道:“哦?那是我的名字?”

                            空氣中出現了片刻凝滯。

                            蛟深吸一口氣,壓抑心中狂喜,面上故作驚訝道:“你不記得了?”眉宇間帶著幾絲虛假的憂色。

                            金龍似乎是在回想,半晌,放棄般地搖頭,道:“一片空白。”

                            猜想被證實,蛟低眉斂目,實則腦海中已轉過無數念頭。

                            峰回路轉,天不亡他!

                            也許是雷池哪道天雷劈壞了這龍的腦袋,也許是掉落之時不慎砸到了頭,總之此時此刻金龍失憶了!

                            但蛟又覺得不可思議,仿佛對忽如其來的轉機感到將信將疑,便試探著伸手攥住了金龍的手臂。

                            金龍身體一僵,似乎是在苦惱。

                            “晉明。”蛟放軟了語氣,“我被你卡著脖子,不舒服。”

                            金龍稍稍松開了力道,沉聲問:“你認得我?叫什么名字?”

                            蛟愣了片刻,倒不是為了什么別的原因,只不過時隔久遠,妖界眾人見了他大抵會行尊稱,敵對之人見了他,也只會“黑蛟”、“魔蛟”般的叫,他真正的名字反而已多年未被提及,此刻驟然被問起,一時有些不情愿說出口。

                            “臨淵。”臨淵而生,他便給自己取了這名。

                            “臨淵。”金龍喃喃重復一聲,思索良久后慢慢松開了對他的鉗制,問:“我這是……怎么了?”

                            蛟目一閃,確認金龍確實失憶后,他的心思便活絡起來。

                            眼下他身負重傷,硬碰硬全然不可能有勝算,就算是偷襲……憑自己如今的狀況,恐怕也沒法施行。這里連通雷池,時不時會有天雷波及,估計方圓千里都沒有活物,他要想獲治,恐怕還得靠金龍。

                            而且……食龍化身的念頭冒出來后就很難再壓下去了。也許今天還不是他功德圓滿的日子,只能暫且穩住那龍,待自己恢復些許,再伺機把他吃了!

                            金龍面露沉意:“為何不說話了?”

                            蛟闔目嘆息:“你連我都不記得了。你我兄弟二人相依為命,此番冒險經雷池受劫,如今你總算褪去蛟身,化而為龍……咳咳,不枉我,不枉我苦心經營,若只是失去些記憶,倒也不虧。”

                            金龍略有動容:“你我是兄弟?”

                            蛟點點頭,不再費力維持人身,顯出黑色蛟尾。

                            金龍一愣,盯著黑色的大尾巴出了會兒神,片刻后側過身,也露出了自己的尾巴。

                            金色龍鱗覆滿尾部,足足比蛟的大了一圈。

                            蛟虛弱道:“看,我雖還是這幅模樣,但見你成功,便也無憾了。”

                            說完,他草草將尾巴一收,重新變回雙腿。

                            “……”

                            金龍注意到他的異樣,將他從地上拉起,使他靠入懷中,道:“你傷得太重了。”

                            蛟心頭狂跳,被一條龍禁錮全身的感覺實在不好受,對方輕易便可將他絞碎撕裂,但他不得不壓制住這股恐懼,強撐道:“我快死了。”

                            金龍臉色微變,探查起他的身體,道:“不至于,能治。”

                            蛟閉上眼,面露倦容,實則內心警戒到了極點,努力迫使著自己別露出防備的意味,以免引起對方懷疑。

                            ☆、第2章 謊話連篇

                            金龍見他“全然不設防”的樣子,對兩人是兄弟的說法更信了幾分,不過:“你方才說‘不宜再做爭斗令傷勢加重’是何意?”

                            蛟呼吸一窒,做爭斗的自然是他們二人,但這顯然不會是“兄弟”間發生的事。

                            “有惡賊攪事。她是條母魚,也想化龍,不知從哪兒聽來的消息,將主意打到我們頭上,想挖出內丹助她修行。”

                            金龍問:“你我二人聯手也打不過她?”

                            蛟嗤笑:“這怎么可能!要放在平時,她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可在雷池化龍的過程中,我們毫無反手余地……若非我中途放棄,拖著被雷擊后的身體傷了她,你又怎么可能成功?”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