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混在初唐

                            點擊:
                            楊恒,是一個非常小心的人,就是在過斑馬線的時候,也要在綠燈亮了再觀察八遍,直到確認兩邊沒有闖紅燈的車輛,還有快速拐彎的車輛的時候,才會迅速通過,可他就是如此小心,可還是在一個冬天出事了!
                            “哆哆哆,哆哆哆,啊,好冷,好冷,讓我點上爐子好好睡一覺,”……
                            “啊呀,不好,忘記把窗子給開一點縫隙了,這,這,我怎么動不了了……”楊恒發現自己有些煤氣中毒了……

                            第一章 這是哪

                            又被摁猴子摁住了,楊恒在心中想到,這所謂的摁猴子,也就是夢魘了,民間的說法是摁猴子,摁虎子,鬼壓身,據科學的解釋就是腦子里面意識那半醒了,而另外的沒有醒來。當楊恒醒來后動了一下動不了的時候,我又被魘住了,他就知道,自己又一次的被夢魘了,這感覺太熟悉了,不要著急,慢慢來。

                            動動小手指,還好小手指在動,再睜睜眼,眼皮很沉,沒有睜動,這很正常,十次夢魘,能有八次是睜不開眼睛的,再搖搖脖子,這是從夢魘中脫離的最重要的一步,我晃我晃,我晃晃晃。

                            哎呀,這次夢魘的時間咋這么長呢,就是晃不醒呢,楊恒一下著急了起來,好吧,再來一遍這個程序,先動動腳趾,一二三,還好,腳趾動的很輕松,動動手指,一二三四五,五根手指也都能動,啊,對了,另一只手,一二三四五,同樣都能動,就是幅度不大。

                            睜睜眼睛,眼皮很沉,好似有東西壓著一般,這跟平常不一樣,搖搖腦袋。

                            “恒兒,你醒了,是不是餓了,娘馬上給你弄東西來吃。”果然是在做夢,娘,娘不知道早就去了多少年了,還有,這也不是娘的聲音呀,怎么感覺帶著一些陜西的口音呢,不去管她,繼續晃腦袋,一二三四……醒呀醒呀,你快醒來呀,楊恒更是著急了。

                            “恒兒,你等急了吧,娘來了,娘來了,娘是給你做的雞湯,娘特地把咱家中那只打鳴的大公雞給殺了,醫生說了,你受傷了,要好好補補。”

                            這個自稱為娘的人又一次出現了,還哩哩啰啰的說著什么,接著楊恒就感覺自己好似被人扶了起來,現在自己好像是在坐著了,不過后面還是有人扶著,不然他會倒下去的,此時楊恒也顧不上想什么事情了,因為有一個碗已經放在了自己的嘴邊,還往自己的嘴巴里面倒著什么,難道這就是那個自稱娘的人說的雞湯,果然,在里面有一股很濃的雞湯味,什么時候雞湯的味道這么濃了,果然自己還是在做夢,雖然醒來之后就會忘記這件事情,可現在在夢中那就好好享受一下這濃烈的雞湯吧。

                            “咕咚咕咚,”楊恒大口的喝了起來,幸好在夢中喉嚨還有吞咽的能力,要不然自己怎么能夠享受這么香濃美味的雞湯呢。楊恒貪婪的吞咽著雞湯,好東西,要多喝些。

                            “別急,別急,看你這孩子,雞湯這里還有的是。”這個婦人一看楊恒吞咽了起來,可是高興壞了,要是吞咽都不能的話,這還不給活活的餓死呀。

                            可在楊恒的心中卻想著,我這難道是受傷了,可受傷了的話應該掛水呀,不應該有饑餓的感覺呀?是個問題,要好好想想,這是怎么回事,再說,這身下也不是回事呀,怎么感覺這么不平整呀,一塊大一塊小的,可是給咯的不舒服呢,還有,蓋的這是什么,怎么聽起來好像有草的刷拉聲呢?

                            “嗚嗚嗚嗚。”是誰在哭,楊恒再次聽到聲音,或者說是再次從夢中醒來,“你個老東西,我們孩兒不就是去偷聽那個什么酸秀才教書么,你就下這么大的狠心來懲罰我們的孩兒,要是孩兒有個三長兩短的話我就跟你拼了。”

                            “娘子,是我錯了,是我不對,可你也知道,這些日子我們家的事情,那個李三郎可是逼迫的厲害呀,你說我們要是這個鋪面沒了,我們該到哪里去呢,還有這個酸秀才早不來,晚不來,為啥偏偏在李三郎來了之后才來說事呢,如果我不懲罰這小子,也許他們會把恒兒送到官府去呢。”

                            “孩呀,孩呀,我苦命的孩呀,那字可不是咱家能學的東西,你咋就這么不聽說呢,還跑去私塾那里偷學,還有你這個狠心的爹,不就是個李三郎么,他要這鋪面我們給他就是,你這個狠心的爹竟然讓你在火爐邊上罰跪,那火爐邊上是好跪的地方么……”

                            大體楊恒算是聽明白了,自己有可能是穿越了,要么就是還在做夢,這個夢好長的,都喝過多次的雞湯了,不過感覺一次比一次淡薄,應該還是那一只雞熬的湯,可見這個家庭也不是很好,到底火爐是何火爐呢?那個李三郎是何人,還有自己是什么身份,怎么不能學字呢。

                            “……楊家娘子,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還有我奉勸你們,還是如了李三郎的意吧,否則,嘿嘿,那咱就官府見了。”前面的沒有聽明白,看來那個害的他烤火爐的酸秀才來了,不過聽這個意識應該是為那個什么李三郎來當說客的。

                            可這個便宜娘親也不是好惹的,“滾,你個酸秀才,叫你一聲先生你還拽起來了,什么非禮勿視非禮勿言,你以為老娘真的不明白呀,滾,滾,滾,他李三郎要這個鋪面就自己來說。”

                            “哎呀,你怎么能打人,瘋婆娘,瘋婆娘,我不跟你說了。”看來這便宜娘親不知用什么把這個所謂的秀才給打了,不過估計叫他秀才也不應該是考中秀才了,應該就是識了幾個字的文人罷了,不知是自己開的私塾,還是別的什么。

                            “楊家娘子,我來給令郎撤下藥布來了。”“啊,是王醫生呀,快里邊請里邊請,你看這又麻煩你了。”“娘子客氣了客氣了。”

                            “恒兒,醒了沒有,娘要扶你起來把眼上的藥布給撤了。”那個,我說一直怎么就沒有看到過什么呢,原來在臉上還有藥布呢,還正蓋著眼,不要眼睛出現什么問題了吧。

                            楊恒忐忑不安的想著,讓娘親給扶著坐了起來。“醫生,你說我家孩兒怎么還不能動不能說話什么的,到什么時候能好呢。”

                            “楊家娘子,我跟你說過,這眼睛我能保證治好,可這掉了魂就需要找人來叫魂了,不知你找了沒有。”“找了,道士也找了,和尚也找了,他們都說很快就會好的。”

                            “那楊家娘子就不要著急了,這魂要恢復原位可是要好長時間的,你這幾天有沒有見令郎一次比一次好呢。”

                            “有啊,有啊,我家恒兒先前只會動動手指,現在能活動到手腕了。”可不是,經過了楊恒幾天的努力,現在是手腕腳腕都能夠活動了,不過他還以為這有可能是一個夢,一個做不完的夢呢。

                            “那就好,那就好,這是要恢復的好現象呀。”慢慢的,臉上的布一層一層的解了開了。

                            “怎么樣,恒兒,能看到為娘么。”楊威慢慢的睜開了眼睛,聚焦聚焦,我再聚焦,“啊,鬼呀。”楊威的眼睛睜開的時候,就發現眼前一個面色慘白帶著不少疤的臉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接著就大叫一聲暈了過去。

                            第二章 老娘

                            再次醒來的時候,楊恒首先慢慢的睜開眼睛左看右看了一番,發現周圍也沒有什么東西,只是兩面土墻,還有一個茅草的房頂。

                            “我起來。”嗯,好了,我竟然能夠坐起來了,原來那真是在做夢呢,要不怎么好的這么快呢。再一個翻身站了起來,這感覺不是很得勁的樣子,虛的很。

                            “恒兒,你醒了,你好了,竟然真的好了,哈哈哈哈,天佑我兒。”原來不是在做夢,夢中的那個把自己嚇暈的人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不過現在看起來她的臉并不白,而且有些顯黑,就是滿臉的疙瘩,而且這是穿的什么衣服,灰白色的,好像是電視上古人才這么穿呢,這是什么現象。

                            也許前面看娘親的臉的時候因為剛剛睜開眼睛,所以看什么都是白的,不過也應該感謝娘親這一嚇,不然楊恒還不知道躺倒什么時候呢。

                            娘親在楊恒身上東拍一下西拍一下,就是在看楊恒還有什么不適的地方,而楊恒則是在張望著四周,低矮的草房,木床上面鋪著些什么,看起來在布的里面好像是塞著一些草似的,還有,他這是在一個里屋里面,從陽光進來的角度看,這應該是在東間。

                            “娘親,不要摸了,我都好了,就是現在渾身沒有力氣,我想出去走走,哦,阿耶呢?”啊,自己怎么叫的這么順溜,阿耶是什么,啊,對了,就是爹的意思,“那個老東西,這幾天我就沒有給他好臉色看,他每天除了吃飯就出去了,不要管他,兒啊,餓了吧,娘給你拿飯去。”老娘風風火火的就走了出去,沒多久,就端著一個黑碗走了進來,這,這還是陶碗,這到底是什么年代,而吃的呢,嘗嘗,嗯,有小米,有高粱,就這兩樣了。

                            開口問問吧,可又不好張口,聽老娘說的是老爹懲罰自己才把眼睛烤壞了,并暈倒在火爐邊上,誰知道老爹對自己是什么態度呢,還是不要問了,否則再讓老爹把自己當成妖怪給扔到火爐里面去,雖然自己現在也沒有搞清楚什么樣的火爐。

                            楊恒邁步走了出去,這才發現,這里竟然還有前后院,看來這就是所謂的二進院落了,在后面還有兩處房屋,明顯這兩處房屋要比這一處小的多,看起來門也破了,能從門縫里看到里面堆著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好像都是些石頭,還有一些鐵塊,而另一處房屋相對來說還好一些,至少門都是完整的,而且還上著鎖。

                            走出正門,這才發現在東廂還有一處房屋,不過這是一處框架式的房屋了,外圈是一些門板,這時楊恒才明白什么是火爐了,這不是打鐵的爐子么,于是在他的腦子里隱隱作痛,好像記起來了一些什么,好像那個酸秀才來告狀的時候,老爹正在融化那些礦石呢,這才讓楊恒站在了爐子邊上,而老娘在一邊也沒覺得這爐子能烤壞了人,甚至連靈魂都換了。

                            不過楊恒很慶幸,幸虧自己是往后倒得,而不是往前倒,否則還有沒有自己這條小命就說不上了呢,想著想著,楊恒不禁雙手摸了摸臉,“啊”楊恒驚叫了一聲。

                            “恒兒,咋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沒有沒有,娘親,你忙你的去吧。”“那好,有什么事情就招呼娘親,不要像上次烤傷了那樣,你都十歲的孩子了,既然受不了了,怎么不叫娘親呢,娘親也是,就沒注意到你竟然離火爐那么的近,這要是你爹那個老東西這么近呆久了,也會受不了的。”

                            楊恒驚叫什么呢,原來自己的臉上也是一些疙疙瘩瘩的,而聽到老娘的話后,就挽起了袖子,發現自己真是一個孩子呢,這小胳膊小腿的,可這胳膊上怎么也是疙疙瘩瘩的呢,再細看看,這難道是被火星給燙的,“我的個娘哎,怪不得會被烤暈了,就這胳膊也不知受了多少罪了,”再想娘親的臉上,也是這種疙瘩呢。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