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重生之重鑄天朝

                            點擊:
                            任超一個21世紀的屌絲,意外穿越回到了120年前的甲午戰爭時期。
                            就是這樣一個人,他讓小鬼子明白了什么叫‘作死’!
                            他讓北極熊明白了一句話,“出來混,總是要還的!”西方人一直不太明白宗主國和附屬國之間的關系,同樣是他,讓這些人明白了宗主國就是華夏這樣一個真理!
                            任超:“今天,我有一個夢想。我夢想有一天能夠重鑄天朝上國,再現四夷賓服,萬國來朝之盛世!”

                            第一章 意外

                            “大家應該知道,在一百二十年前,也就是公元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9月17日,北洋艦隊于日本聯合艦隊在黃海大東溝海域遭遇,大東溝海戰爆發。經過五個小時的激戰,北洋水師遭受重創,致遠,經遠,超勇,揚威,廣甲五艘軍艦被擊沉,定遠,鎮遠等艦也受到不同程度損傷。從此北洋水師只能守港保船,拱手讓出來制海權。

                            當時萬惡的日本軍國主義并沒有停止其侵略的腳步,1895年1月20日,日軍進攻威海衛,威海衛保衛戰爆發,激戰十幾日,腹背受敵的北洋水師最終全軍覆滅。”一艘小型游輪上,一名年輕漂亮的導游正扶著柱子滔滔不絕的講著這段悲慘的歷史。

                            “大家請看我左手邊的這片海域,這里就是古戰場。一百二十年前,北洋水師就是在這里和入侵的日軍浴血奮戰的。可惜最終日本陸軍攻占了陸路炮臺,并調轉炮口,轟擊港內的北洋艦隊,北洋艦隊腹背受敵,最終全軍覆滅!雖然這一戰北洋水師戰敗了,但是北洋水師卻涌現出了鄧世昌,丁汝昌,劉步蟾,林泰曾,林永升等一大批寧死不降的民族英雄。”導游指著左手邊的港口大聲說道,聲音中透出一絲惋惜。

                            “呸!狗屁!”坐在船上的任超忍不住呸了一聲,一臉不屑的樣子。“被狗日的小鬼子堵在家門口,卻連出門決戰的勇氣都沒有,算的上哪門的的英雄。”任超小聲嘟囔道,不過海上風大,再加上游輪“噠噠噠”的噪音,根本沒有人聽到任超說些什么。

                            “可以說甲午之戰,改變了我華夏百年國運。”美女導游還在那里滔滔不絕的普及歷史知識,“甲午戰爭最終以大清全面戰敗落下帷幕,李鴻章代表清政府在馬關與日本人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該條約包括,大清承認朝鮮**,實際承認朝鮮為日本控制。割讓遼東半島,臺灣及其附屬島嶼,澎湖列島諸島給日本,并賠償日本軍費兩億兩等條款。

                            可以說《馬關條約》是自**戰爭以來,最嚴重的不平等條約。不但割讓了大片領土,嚴重破壞了我國主權完整,而且進一步刺激了帝國主義瓜分華夏的野心,最終使華夏徹底滑入半殖民地的深淵。

                            而恰恰相反的是,日本卻借助這場戰爭迅速的崛起,巨額的戰爭賠款,讓日本的實力不斷的強大起來,野心也極具膨脹。幾十年之后,九一八事變日軍侵占東三省,隨后的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我華夏軍民經過八年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以三千多萬傷亡為代價,才換來了最終的勝利……”

                            導游還在那里喋喋不休,任超卻已經沒有心情聽下去了,這些歷史任超可以說是倒背如流。任超看著遠處的島嶼越來躍進,那里就是劉公島了,當年北洋水師駐地。突然游艇一陣晃動,任超突然覺得一陣天旋地轉,頭暈的厲害。“我靠!不會是暈船了吧!”任超心里暗道,說實話任超還真不知道自己是否暈船,因為這是他第一次坐船。隨后任超感覺到一陣胸悶,惡心。

                            “他媽的,還真是暈船了!”任超小聲嘟囔了一句,然后站了起來,看了一眼船尾,那里已經站滿了游客。任超搖了搖頭,看到船頭竟然沒有人,“站在船頭吹吹風,應該會好受一點。”說著向船頭走去。

                            “哎!你干什么去!”任超沒走幾步,便被一個穿著制服的老頭攔了下來。

                            “去船頭吹吹風!”任超隨口說道。

                            “不能去船頭,船頭危險!想吹風可以去船尾。”老頭不容置疑的說道,怪不得船頭一個人沒有。

                            “危險個屁呀!就這破船開的這么慢,還能掉下去不成。”任超心里抱怨道,但是還是老老實實的向著船尾走去。

                            任超費勁九牛二虎之力終于擠到一個位置,看著船尾后面翻滾的海水,似乎好受了一點。

                            美女導游扶了扶被海風吹歪的耳麥,接著說道,“所以我剛才說,甲午一戰,百年國運由此改變。大家可以試想一下,如果當年清政府沒有戰敗,那么也許就不會有之后的列強瓜分華夏的狂潮,也許就不會有八國聯軍侵華了,……”

                            “哼!”任超冷哼了一聲,搖了搖頭心里暗道,“如果,也許,歷史就是歷史,哪有這么多如果也許!除非有個牛人像網絡小說上寫的那樣,穿越回到過去,否則歷史是不可能改變的。”任超看到旁邊竟然有人抽煙,于是也伸出手摸出煙盒。

                            “轟!”的一聲巨響,船頭突然激起一個七八米高的水花,隨后整個一陣劇烈的搖晃。任超一手拿著打火機,一手擋著風正在點煙,措不及防之下,重心失穩直接翻出了欄桿,掉進了冰冷的海水中。

                            “臥槽!”任超只來得及發出這樣一聲感慨,便被海水淹沒了。必須馬上回到水面,任超還沒有失去意識,略識水性的他,馬上手腳并用,想要回到水面。

                            但是就在這時詭異的一幕發生了。任超突然感覺一股巨大的吸力從身下傳來,雖然任超極力掙扎,但是身體仍然不受控制的向著海底沉去。

                            “這是怎么個情況呀!”任超此時已經完全慌了,“難不成遇到鬼了!”想到剛才那一幕就夠詭異的了,船走的好好的,好像突然撞到了什么東西,然后一船近百名游客,只有任超這個倒霉蛋一個人掉了下來,現在又碰上這么詭異的情況,不是撞鬼了是什么。

                            任超想到現在自己所處的地方,不禁一陣毛骨悚然,難道是因為自己剛才對于北洋水師官兵出言不遜,那些在威海衛戰死的英魂來找自己索命了不成。雖然任超平時不信鬼神,但是現在碰到如此詭異的事情,也不由的信了。

                            “各位北洋水師的老爺們,小子愚昧無知,出言無狀得罪了各位老爺,各位老爺念在小子年幼無知的份上,就饒了我吧!等我回去之后一定給各位老爺上香燒紙。(http://.)。”無計可施的任超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禱了。

                            就在這時在任超身體的周圍,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任超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的旋轉起來。驚魂未定的任超,終于眼前一黑直接失去了意識。

                            任超的意識仿佛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也許是過了幾秒鐘,也許是過了幾十年甚至是上百年,總之很久很久,任超終于慢慢的開始恢復意識。

                            “叮!……系統正在激活,請稍后……系統激活成功,系統開始自動綁定用戶,綁定成功。尊敬的用戶,請問是否開啟系統?”

                            任超迷迷糊糊的聽到一個清脆的聲音不斷的在自己耳邊響起,但是此時的任超腦袋昏昏沉沉的,根本就聽不清這個聲音說的是什么。

                            “尊敬的用戶,請問是否啟動系統?”過了大概半分鐘那道聲音再次在任超的耳邊響起。

                            “嗯!”迷迷糊糊的任超嘴里發出嗯的一聲。

                            “系統正在啟動……系統啟動成功!”

                            就在這時,任超突然感覺到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時間輪盤,一個巨大的指針指著刻有甲午(2014)的位置,隨后指針開始逆時針旋轉,越轉越快,僅僅兩三秒鐘的時間便轉了兩圈,等到指針停下的時候,指向的位置上赫然刻著甲午(1894)。

                            第二章 高級智能

                            “1894!甲午戰爭就是在這一年爆發的!”任超看著這個眼前逐漸消散的這個時間輪盤自言自語道。

                            突然任超感覺到身上一涼,忍不住打了個激靈,立刻坐了起來睜開了雙眼,放眼四望,只見自己正坐在一個沙灘上,海浪不斷的沖刷著任超的身體。“哈欠!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呀!”任超嘴里念叨了一句,站起來便向岸邊跑去,此時任超渾身都已經濕透了,腥澀的海風一吹,那是說不出的涼爽呀!

                            任超這一跑感覺到有一條東西在自己后背上不斷的晃動,任超還以為是掛在身上的海藻什么的,隨意的向后面一抓,入手感覺不對,扯到面前一看,手里拿著的赫然是一條辮子,突然看到這樣一條東西,任超不由的愣了一下,但是馬上想起自己落海之時,一股無形的拉力將自己拖向海底的情形,淹死鬼索命,這不會是那女鬼的辮子吧!想到這里任超只感到背脊蹭蹭直冒涼氣。將手里的辮子奮力向后一扔,大叫一聲,拔腿就跑。

                            但是跑了沒兩步,任超便感到不對了,因為他再次感覺到那條辮子在自己后背晃蕩,隨著自己的奔跑不斷的抽打著自己的后背。任超越想越是害怕,發足一陣狂奔,很快便離開了水邊。但是那辮子仍然**狗皮膏藥一樣掛在自己的后背上。

                            任超忍無可忍了,冷靜下來一想,這個世界也不可能有鬼,就算有鬼光天化日的她也未必敢出來。想到這些任超壯起膽子,再次抓住了背后的辮子,想要將他扯下來扔掉。

                            “哎呀!”任超氣憤之下猛然一拉,只覺得頭皮一陣劇痛,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呼。

                            任超雖然頭皮疼的厲害,但是也發現了這條可惡的辮子其實是連在自己腦袋上的。任超也顧不得疼痛,雙手在頭上一陣亂摸。前半個頭剃的光光的,后面拖著一根長長的辮子。尼瑪!這不是清朝時期男人的統一發型嗎?老子只不過掉到海里,喝了幾口咸水而已,怎么可能連發型都變了!此時的任超直接風中凌亂了!

                            “叮!尊敬的使用者,歡迎使用天朝系統!”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在任超耳邊響起。

                            任超悚然而驚,仍不住扭頭四顧,發現方圓幾十米之內,除了自己之外,就只有沙灘上的小螃蟹是活物了,但是這些小螃蟹是絕對不會說話的。“是誰在耍老子!有本事你出來!”

                            “如你所愿!尊敬的使用者!”清脆的聲音再次響起。

                            話音剛落,任超眼前突然出現一團光暈,光暈逐漸凝聚成型,變成了一個巴掌大的小人形狀,靜靜的漂浮在空中。

                            任超早已被眼前的一幕嚇的楞在了那里,努力吞咽下一口口水,才使自己恢復一些理智,“我靠!你還真出來了。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你還是從哪來回哪去吧!這里是人類的世界,不是你該待的地方,求求你趕緊走吧!”任超如同耍猴的一般,手舞足蹈的祈求著眼前的這個東西趕緊離開。雖然不知道這團東西是什么,但是從常理上判斷應該不是什么好東西!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