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鬧天寶

                            點擊:
                            風流的唐明皇、絕美的楊貴妃、瀟灑的李太白、狡詐的安祿山,多姿多彩的天寶時代。
                            一個普通的現代青年,帶著超能力穿越大唐青樓,開始了他搞笑而熱血的精彩人生。
                            關鍵詞:學生 熱血 穿越

                            第一章 妙音坊

                            公元755年,大唐天寶14載,農歷3月初8。黃道吉日,宜婚嫁、出行。

                            百余年的太平盛世,長安城繁華似錦,城里城外游人如織。人們踏青、游玩、吟詩弄墨、做生意、探親訪友,一派祥和景象。

                            誰也沒有意識到,一場空前的浩劫正在悄然逼近。

                            長安城東14坊,是著名的游樂坊,里面并排著七家青樓,中間這家叫做妙音坊,以歌舞著稱,擁有不少的出色的歌舞伎,當然也做皮肉生意。

                            妙音坊是一座大宅院,是唯一一座有著前院花園的青樓,不像其他的青樓,秀樓是緊鄰著大街的。在寸土寸金的長安,彰顯著它的氣派。

                            大院里,是一座凹型的二層樓房,正面的主樓和兩側的副樓是連接在一起的,走廊在外面懸掛著,樓上樓下用朱漆立柱支撐。整個樓房雕梁畫棟,色彩鮮亮,處處透著香艷。

                            這天下午,院子里進出的達官貴人、文人士子,財主豪紳絡繹不絕,分外熱鬧。

                            “站住,二寶,你給我站住。”主樓的大門里傳出了一陣女子的喊叫聲。

                            “哈哈,柳姬姐姐,你來追我啊。”隨著聲音,一個少年沖出了大門,嬉笑著邊跑邊回頭,嘴里還不停地調笑著。

                            “柳姬姐,你,哎呦。”少年光顧著調笑了,忘記了腳下的臺階,一腳踏空,滾倒在地。

                            這時,樓上傳來另外一個女子的聲音,她說道:“小寶,你又欺負你柳姬姐了,看我不收拾你。”

                            公元2017年4月14日,農歷3月初8。好日子,宜買房、出行。

                            這天下午,快遞小哥李二寶來到了一座老式樓房,沒有電梯,他沿著樓梯向上攀登。

                            李二寶今年21歲,中等個子,身材勻稱,皮膚白凈,瘦臉盤,兩道濃眉,眼睛不大,卻透著精神。

                            別看他臉上器官的零件都很一般般,組合在一起卻十分干凈討喜。

                            李二寶是一個普通的職業學院畢業生,去年畢業后,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工作。他的家在縣城,為了能夠在省城生活下去,就干起了快遞。

                            他來到了二樓,擦了一把汗,敲開了一家房門,里面出來了一個美女。

                            美女十分漂亮,李二寶看得眼睛都直了。遞上了郵件后,李二寶正準備離開,美女說道:“等一下。”聲音如黃鸝般悅耳動聽。

                            不久,美女從屋子里出來,遞給了李二寶一瓶礦泉水。

                            李二寶感動萬分,心潮澎湃,女神二字瞬間貼到了美女的腦門。他連聲感謝,邊走邊回頭,退到樓梯口,一腳踏空,從樓梯上滾下,昏厥過去。

                            再說妙音坊,一個身材妙條、略顯豐滿的漂亮女子走出門來。這個女子大約25-6歲,皮膚白凈,鵝蛋臉,柳葉眉,丹鳳眼,鼻梁秀挺,嘴略微有點大,看上去有種成熟性感的風韻。

                            不得不說,唐朝女子的衣服開放華麗,她雪白的胸脯高聳,直刺男人雙目。院子里的人們目光都望著這個風騷的女子,深感大飽眼福。

                            正要進門的一個客人,對著她打招呼,說道:“老板娘,有空我請你喝一爵(杯)。”

                            這個女子名叫李慧娘,是這家青樓的老鴇子。(青樓有老鴇,調教嬤嬤,花魁,紅牌,小館,姑娘,清倌,丫鬟,琴師,畫師,舞女、小廝、接客小廝,廚子,護院打手,人販子,嫖客。再加個行首,就是在她所在的行業里的翹首,排在花魁之前)

                            李慧娘對著這位客人一笑,說道:“王使君,一定,我回頭就過去敬您一爵。”

                            接著,她看著倒在地上的那個少年笑道:“小寶,你這個死小子,就知道胡鬧,摔死你活該。”

                            這個少年是李慧娘的弟弟,整天沒個正行,斗雞走狗的,沒事就拿青樓里的姐妹尋開心。剛才他把胡椒粉放進了小館柳姬招待客人的菜里,被柳姬追打,驚動了李慧娘。

                            李慧娘說完,走到了那個少年跟前,用腳輕輕踢了他一下,說道:“行了,別裝死了,趕緊給我起來。”

                            那個少年依舊沒有動彈,繼續臉朝下趴在地上。

                            片刻之后,李慧娘感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了,她蹲下去,要將少年扶起來,這才發現,少年已經昏厥了過去。

                            “小寶、小寶。”李慧娘急切地叫道。

                            隨后,她對著院子里的接客小廝和護院們喊道:“你們都是死人啊,還不趕緊過來幫忙?!”

                            再說現代李二寶,從樓梯上滾下去后,腦子跟過電一樣,好像進入了一個實驗室,被一些長相奇特自稱未來人類的人綁在床上,身上連接了很多導線,隱隱約約聽到什么超能力、資料庫什么的,還說什么歷史使命什么的。好像還有人在他的懷里塞進了什么東西。接著他就徹底地人事不醒了。

                            “嗚嗚,二寶,你醒醒啊,你別嚇唬姐姐,姐姐就你這么一個親人了,你可別拋下姐姐啊。”

                            李慧娘抱著床上的李二寶的身子,淚流滿面,一個勁兒地哭喊著。她的臉貼得離李二寶的臉很近,鬢邊的一縷青絲鉆進了李二寶的鼻孔。

                            “啊乞。”李二寶感到鼻子里一陣奇癢,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弄了李慧娘一臉。

                            李慧娘沒有在意這個,驚喜地叫道:“小寶,你醒了,太好了。”說著,抱著他哭了起來。

                            李二寶醒過來,望著眼前的漂亮美女的面孔,一頭霧水。眼前這位美女姐姐,眼中含淚,面孔上也是淚痕斑斑,她是在為自己哭嗎?

                            還有,她頭上帶著金釵,白花花的酥胸就快貼到自己的臉上了,穿的衣服很奇怪。好像電視劇上古代婦女穿的,哪個朝代想不起來了。他試探著問道:“這位大姐,你是誰,我又是在那里?”

                            “啊?小寶,你今天是怎么了?這么矮的臺階,就能夠摔昏過去,還摔傻了?這里是咱們的妙音坊,我是你姐姐啊!”李慧娘說道。

                            “慢著,你等等,你怎么占我的便宜,我哪兒來的姐姐?”李二寶是獨生子,根本就沒有姐姐。

                            “哎呀,小寶,你可別真是摔傻了,怎么連姐姐都不認識了?”李慧娘滿臉擔憂地說道。

                            李二寶生氣了。他剛要發脾氣,突然,他的腦海中靈光一閃,一段少時成長的記憶涌現出來,他想起自己自幼失去雙親,是姐姐李慧娘一手將自己養大。

                            看來,李二寶是穿越到了唐朝的這個李二寶身上了。而且唐朝這個李二寶和現代的李二寶長相完全一樣,只是更加年輕一些。他現在有點明白為什么,那些未來人類會選擇他進行試驗了。

                            看到眼前流淚的姐姐,李二寶的眼眶霎時濕潤了。他抱住李慧娘哭道:“姐姐!”

                            “好好,太好了。你總算清醒了。”李慧娘又哭了起來。

                            這時,門外進來一個文士打扮的大漢,他大約31-2年紀,人高馬大,上嘴唇留著八字胡,下巴上留著一寸多長修建齊整的胡須,臥蠶眉,一雙大眼炯炯有神,形象粗獷彪悍。他看到李二寶,親切地說道:“二寶,你沒事了,很好。”

                            這位仁兄,令李二寶大吃一驚。

                            第二章 姐夫李白

                            “十二郎。”李慧娘看到這位大漢,臉色微紅,親切地叫道。

                            “姐夫。”李二寶不好意思地叫道。

                            這位彪悍的仁兄,就是天下聞名的大唐詩仙李白!是李慧娘的相好的。

                            說起這個,有人會有疑問,說李白如此高雅的人物,怎么會和青樓扯上關系呢?

                            說到青樓,很多人一聽不就是妓院嘛,一提這種地方,感覺很齷齪,同時也很興奮,其實既不齷齪,也不庸俗,更不下流。這絕對是一種非凡脫俗的文化,甚至高雅到可以用四個字的成語來形容:陽春白雪。

                            全唐詩就有里有小一半是和青樓女子有關的詩,有像薛濤這類青樓從業女子寫的,也有文人才子描寫青樓雅致的。像風流浪漫的詩仙李白就不用多說了,就連一直以憂國憂民為己任、苦大仇深的杜甫老先生也有:

                            雨來沾席上,風急打船頭。越女紅裙濕,燕姬翠黛愁。纜侵堤柳系,幔宛浪花浮。歸路翻蕭颯,陂塘五月秋。

                            這種描寫攜妓納涼、晚間還偶遇小雨的風雅之作,原來少陵野老也不是不食人間煙火啊!

                            還有白居易,自少年就混跡風月,他的《琵琶行》就更不必說了,里面的女主人公就是教坊官妓。像這樣才子風流,與青樓女子互相唱和的作品不計其數,這些青樓女子真的為唐詩宋詞增添了不少明艷清雅的色彩。

                            在唐朝,文人墨客、達官貴人出入青樓是一種時尚。李白自然不能免俗。

                            李二寶尊敬李白,甚至有點怕他。李白是個詩人不假,可是他主要的身份還是個俠士。

                            李白是個富家子弟,從小受到大唐游俠風氣的影響,學得一手好劍法,少年時期就開始游歷天下,行俠仗義打抱不平。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李白走遍了大唐的名山大川,足跡深入草原大漠,雪域高原。豐富的閱歷,造就了李白開闊的胸懷,才成就了一代偉大的詩人。

                            李二寶之所以怕他,只要是因為李白脾氣暴躁,還十分能打。李二寶練過幾手三腳貓的功夫,遠遠不是李白的對手。

                            李白望著衣衫不整的李二寶,略帶責備的口氣說道:“小寶,你都17歲了,就是不長進,你姐姐已經夠麻煩的了,你不幫忙,也別添亂了行嗎?”

                            “怎么了。姐夫,我姐有麻煩嗎?”李二寶問道。

                            “你就別問了,說了你也幫不上忙。”李白說道。

                            李慧娘說道:“小寶,你好好休息,我有點事要和你太白兄商量。”說完,就走了出去。

                            李二寶隱隱約約地聽到李慧娘說道:“寧遠侯盯上了咱們的妙音坊,這可如何是好?”

                            李白說道:“慧娘,你別急,咱們去你房間,慢慢商量……”后面的話,李二寶就聽不清楚了。

                            李二寶躺在床上,回想著以前的事情。他自幼父母雙亡,姐姐那時才13歲,帶著只有3歲的他,沿街乞討,從潼關來到了長安,一路上,吃盡了苦頭。為了保護李二寶,她的腿上至今還留著被狗咬的痕跡。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