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三國之我的老婆是武圣

                            點擊:
                            這個亂世,有著熱血廝殺,有著奇謀名將,但在真實歷史上只浮現出冰山一角卻撼動了天下格局的神秘力量又該何去何從?
                            太平道教為何風起云涌卻因叛徒唐周功敗垂成?五斗米教跟太平道崛起同期,有著怎樣的恩恩怨怨,為何又偏安一隅,后世卻強勢崛起?曹操梟雄一生,卻有最無奈的三個女人讓他遺憾一生,美人是誰?張角之后,黃巾幾度強勢崛起,烽火燎原,幕后的大手是誰?
                            爭霸三國,迷蹤迭起,精彩紛呈。但心酸與無奈,悲涼與抗爭裹挾了每一個人。曹操如此,高順如此,呂布如此,董卓如此,孫堅如此,劉協如此,穿越者張揚亦如此。每個人都在跟亂世抗爭命運,這就是亂世三國!
                            我的老婆是武圣,血淚歡笑不枉此生的刻骨三國新時代。

                            正文 第一章 救命人巾幗佳人

                            一覺醒來,張揚還覺得頭有些疼。

                            他本是一個二流大學大三的學生了,是個歷史愛好者,更是個地地道道的三國迷。他兩個月前迷上了大型網頁游戲《傲視天地》,從不玩網絡游戲的他從此就沉溺無法自拔。每天除了吃飯睡覺,以及上一些要點名的課,其他時間都用在傲視天地上了。

                            有人問他最近玩什么游戲,星際還是魔獸?他說傲視天地,當場雷倒一片。

                            但別人的譏諷張揚充耳不聞,每天為海外貿易沒有被打劫而欣喜,為一次委派就出了猛虎而癲狂,為mm沒有來月經連續六次鼓舞成功而慶幸。可是,有得必有失啊。這不,今天就從班級郵箱里找到了這學年學分不夠要留級的名單,他張揚赫然在目!

                            最不地道的是學校竟然通知了家長,張揚被家里人在電話里一頓痛罵。張揚一時想不開,就……

                            就喝醉了。

                            醉醺醺的時候,張揚打開電腦登陸帳號,看著心愛的主城,紫紅的裝備,他本來以痛下決心要注銷這個游戲帳號的決心又動搖了。

                            這可是好幾個月日夜辛苦的血汗結晶啊,尤其是為了玩好這個游戲,他一狠心透支了一個月的生活費,換成了一堆游戲金幣,害得他吃了一個月的方便面。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可是汗水與血淚的結晶啊!

                            算了,就玩這一次,今天晚上一過,明天就注銷了這號,從此洗心革面好好學習!

                            然而,不巧的是,電腦突然黑屏了,張揚本還以為是微軟又在打擊盜版了,可是電腦黑黑的屏幕突然出現一個黑洞,將張揚生生地吞了下去。

                            他不知道他終于如愿以償了,來到了金戈鐵馬的亂世三國。然而后面的命運……

                            “這是在哪兒啊?”張揚摸了摸發疼的腦袋,悻悻地四處張望。

                            而眼前是枯草連天,黃沙漫天,一望無際除了殘垣斷壁、黑煙四起,就是餓殍遍地、哭聲震天。

                            荒廢的官道上,一個個面帶菜色瘦骨伶伶的男女相互攙扶,毫無表情地從張揚面前走過,那眼神里除了饑寒就是冷漠。他們這是要遷徙他地求生了。

                            這時,前面突然傳來一陣凄厲的叫喊:“黃巾賊來了,快跑啊!”

                            然后這些人都驚慌失措地,拖兒帶女趕緊逃難,混亂中這些本就體虛無力的人像霧擠倒踩踏而死的,不計其數。

                            張揚迷惑地看著這一切,心道:“這是拍電視劇嗎?新三國?”

                            不錯,不錯!這些群眾演員很給力嘛!服裝到位,化妝師也不錯,場景選得也好。

                            然而,馬上接下來的一幕徹底徹底讓張揚傻眼了。一群頭披黃巾拿著雜七雜八武器的乞丐游民,張牙舞爪兇神惡煞地殺將而至。他們眼中都帶著狼一般的血紅色,兇殘而狠毒,對于前面手無寸鐵的難民好不憐憫地大開殺戒。一時間血肉橫飛,慘叫震天。

                            張揚眼看著一個懷揣著襁褓中的嬰兒的婦人,從自己面前驚慌地跑過去,卻被風馳而過的一個賊軍將領獰笑著沖過,將手中的長刀狠狠地插入那婦人的后心,那婦人噴出一口鮮血,消瘦的身體被那軍漢連刀帶起,而她手中的嬰兒則飛上半空,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后被那將領馬踏而過,飆起一股血柱,只留下血肉模糊的一團嫩肉。

                            李默突然間明白了,這不是演戲,而是活生生的廝殺,或者說屠殺!唯一的可能就是,穿越了!

                            這種不分男女,不論老幼的屠戮,李默漸漸的眼睛紅了,平生第一次有了想殺人的沖動。

                            “這些不過是一群對你們毫無威脅的百姓,搶掠財物也就算了,何必趕盡殺絕?

                            你們也都是堂堂七尺的漢子,有本事跟官軍一對一對陣去,那贏了才算本事。只會屠戮弱小,不過是一群懦夫!”張揚拔起插在一個婦人背上的刀,憤怒地吼叫道。

                            “找死!”那個殺紅了眼,就在剛才當著張揚的面將那個嬰兒踏成肉泥的軍漢暴喝一聲,提刀縱馬殺來。

                            張揚不知從哪里來的勇氣,心一橫,掄起刀就迎了上去。

                            那軍漢嗜血的眼睛岑亮,馬蹄如風,在越過張揚身側時,雙眉一橫,揮刀就砍,張揚咬著牙關使盡全力舉刀格擋。

                            只聽“咔吱”一聲脆響,張揚手里的刀應聲而斷,那軍漢猙獰一笑,張揚只感覺一股寒氣從頭到腳撲面而來。

                            “我要死了嗎?剛穿越過來就死了,這讓人又愛又恨的三國啊。”李默神魂開始分離,迷迷糊糊地想道。

                            然而這時,一道火紅的身影本閃而至,銀光一閃,“當”“咔哧”兩聲,一聲慘叫連帶著“噗通”的重物落地聲。

                            張揚睜開眼一看,卻是一個穿銀白盔甲,火紅的錦緞狡兔披風,騎火紅馬駒,手持長槍,威風凜凜的女將。而那個兇惡的馬上大漢則雙目瞪圓,喉嚨處一個大窟窿正咕咕地冒著血,躺在地上死不瞑目了。

                            這女將年紀不過十七八歲,正是花一樣的年紀。她身材高挑,窈窕有致。柳眉鳳眼,瓊鼻櫻唇,如畫的眉目,墨濃的眉黛,此刻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如花瓣般的唇齒張出一道優美的弧度,眼光如水,英氣中不失嫵媚,好一個美貌的巾幗英雄!

                            張揚從心里贊嘆道。

                            而此時,一道火紅的鐵流攜著踏破沉浮的氣勢席卷而來,本就沒有防備的賊軍瞬間如雪獅子化水,哭爹叫娘地逃竄開來。這只火龍軍端的是驍勇善戰!

                            加上這只黃巾軍不過一千多人,裝備實在低劣,其實這五百騎兵的對手?只有掉頭就跑的份兒。

                            看到大局已定,而戰果還沒統計出來,無事之下,這員女將打量了張揚一下,其在高頭大馬上,居高臨下笑著度張揚說道:“看你白白凈凈的,不像個莊稼人,讀過書把。你的膽子是不小,膽敢單刀迎戰騎兵,就是本事差了點,上戰場那是活的不耐煩了,喂喂馬才是你該干的。”

                            她那一笑,就如萬花綻放般絢麗,張揚一時看的呆了。

                            “好美!”張揚由衷地贊嘆道。

                            那女將的臉“唰”地一下子紅了,揚起手中那把帶血的長槍就要當成棍子打人,可是她剛舉起來,還沒打呢,張揚已經以手護頭閉著眼睛躲閃了。

                            “剛才那番話還像個男人,誰知道就會說些讓人羞的話。”女將好笑地將高高舉起的長槍輕輕地放下,沒好氣地嗔道。

                            “你叫什么名字?”女將打量了張揚一番,問道。

                            “在下……在下乃漢室宗親,中山靖王之后。姓劉,名揚,揚帆起航的揚,字……字嗎,表字如一,始終如一的如一。”張揚揚起臉仰望著馬上的美人,腦海中突然閃過劉備那句話“我乃漢室宗親”。

                            就是劉備那句“我乃漢室宗親”,可是榮獲了歷史上宣傳類的最佳創意獎啊。就是憑著這句話,劉備第一次見面就收了關羽張飛兩元超一流猛將。之后,讓無數貴族巨賈,千里之才,奔相投靠,這句話居功至偉。

                            既然來到了三國,那就給自己一個好的起點吧,也為以后的奮斗之路增添一些資本。如今是個消息十分閉塞的時代,加上兵荒馬亂,想查明一個人的身份簡直比登天還難。

                            于是張揚靈機一動,就把自己的姓給改了。但愿這句話能讓這美女大將肅然起敬,下馬就拜,哭著喊著要歸順自己。

                            豈料這美人聽了張揚的話,略一詫異,沉思一刻,板起秀美無暇的小臉道:“漢室宗親?若不是你們這些漢室宗親專權,與十常侍這些閹人爭斗不止,天下豈會變成現在這般模樣?看看你們干的好事!”

                            張揚一聽這話,心里咯噔一下:“壞了,壞了,遇到一個極端分子了!”

                            “小姐,不能隨便相信他的話,如今世道騙吃騙喝的那么多,我們得小心。看這人實在不像高官大族子孫,捉回去也值不了幾個錢,頂多是個浪費糧食的半吊子苦力,還是——”女將身邊的馬上是一個,眉清目秀不過十三四歲的少年,雖然他也帶著小一號的盔甲還配著腰刀,可張揚一眼就看出她是個豆蔻少女。

                            很明顯,沒有喉結,聲音太清脆,而且臉蛋肌膚太白嫩,哪有這樣的少年啊。雖然年紀小了些,身體還沒有張開,也不如女將颯爽俊美,可再長兩年,也一定是個難得的美人。

                            她瞥了一眼張揚,小聲提醒道,然后粉嫩的小手做了個切的姿態。

                            “我知道了。”女將細長的眉毛一挑,有些不悅地回答道,然后小聲道,“曉蝶,去看看曉娥那邊繳獲統計完了沒有,我們得快些趕回去,不然遇到官軍就麻煩了。”

                            “喏!”曉蝶無奈地抱了抱拳,然后提起韁繩,掉轉馬頭,秀美的小腿一踹馬肚子,緩緩加速遠去了。

                            “話不能這樣說啊,雖然我的那些同宗們確實干了不少壞事,禍國殃民崩壞社稷,怎么罵都成。可不能以偏概全,把我這個漏網的好人也給算進去了啊!”張揚什么也沒聽清,見女將吩咐完了正事,接著剛才的話題訴苦道。

                            美人看著張揚那苦瓜臉忍俊不禁,可卻忍住笑,板著臉道:“肉食者鄙,這句話你聽過吧?說的就是你們這些專門魚肉百姓,一輩子也不干一件好事的碩鼠。收刮吃喝你們在行,其他的一概不行!這不,天下一亂,還不是要靠我們這些小民殺敵平亂?”

                            “在下雖是漢室宗親,卻沒有機會魚肉百姓啊。說實話,在下這個皇親國戚做的也忒窩囊了些,連平常的百姓還要不如。看看我這身行頭,就知道在下并非肉食者。還請將軍不要誤會——”張揚一抱拳苦笑道。

                            女將用那雙明媚的眼睛打量了張揚一下,奇怪地問道:“你的頭發怎么這么短,不知道發膚受之于父母,不可隨意毀壞的嗎?”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