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紅樓夢之我是薛蟠

                            點擊:
                            一覺醒來,我一個性格冷淡、“無親無故”的現代女子居然成了紅樓夢里的薛蟠,那個“終日唯有斗雞走馬、游山玩水”的薛蟠,天啊。
                            但是是不是錯了,這是薛蟠嗎?不是說長相奇丑嗎,怎么我看這長相走哪也是帥哥一枚啊。看來“盡信書不如無書”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既然上天給了我一個新的開始,一個新的家和關心我的家人,那我就用我的一切去保護她們,讓她們平安吧!

                            薛府 后院

                            盛夏的午后總是透著絲絲悶熱的氣息,除了知了在樹上叫個不停,便沒有旁的聲音了。這薛府不愧是金陵四大家之一,處處透著精貴繁華,各處自不是凡品。而此時,后院人工修繕的池塘邊,幾只仙鶴正昂然站立,偶爾低頭汲幾口水,偶過一對鴛鴦,也旁若無人般悠然自在地戲水玩耍。八角亭邊的云紋柱旁,一個穿著松露撒花長衣的男童正癡癡地看著湖中蕩起的水波紋,也不知道在想著什么心事。

                            這男童就是睡了一覺不知怎么的穿越而來的余蕊,但這個身體的主人確是叫薛蟠。是的,各位看官想的沒錯,不是同名同姓,他確實是紅樓夢里的那個薛蟠,但也不盡然是。細看這小公子,面如傅粉,唇若施脂,眼波流轉間,自由一段風流韻味,可以看出長大后也是一翩翩美少年,慕剎多少癡情女兒的人物,可如果再仔細的看他的眼睛,會看到漆黑如墨的眼中,隱約透出一絲冷然,一絲看透世事的了然無波。哪是曹雪芹筆下性情奢侈,言語傲慢,終日只知斗雞走馬、游山玩水,又性喜難色,一應經濟仕途全然不知的紈绔子弟。想來母親妹妹都長的好,哥哥又怎會差到哪里去。

                            醒來已經半月有余,從剛開始的茫然無措,到現在已經能夠平靜的接受自己從一介女子變身成男子,不,是男孩,一個六歲的小男孩。反正在現代也沒什么好留戀了,只是我是魂穿,那就是說我的身體已經死去,不知道要多久才會有人發現我死在家里,呵呵,到現在還在想這些有的沒的,看來這些天的養病把自己也養的無聊的發霉了。

                            但是想想薛蟠,人稱“呆霸王”的存在,就頭疼的厲害,這個書上后來由于命案而被處斬的倒霉蛋,不頭疼才怪呢。而且看紅樓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很多劇情都記不太清楚了,只記得妹妹薛寶釵嫁給了賈寶玉,薛蟠娶了個厲害的母夜叉叫什么金桂的,林黛玉后來死了,四大家族都抄了家,但無論如何結局都不是好的。

                            但這是書中薛蟠的結局,不是我這個薛蟠的,既然我沒有長的如書中一般對不起觀眾,那至少證明這里的世界和書里還是有區別的,我要活出不一樣的結局,不要向上一世一樣,連守住完整的家都無能為力,我要保護好現在的幸福,守護自己的親人。

                            當自己醒來,第一眼看到的是一雙淚眼婆娑的慈眸,一個溫婉的美麗婦人正摟著我哭泣道,“我的蟠兒,我的心肝命根啊,你終于醒了,擔心死為娘的了,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要為娘怎么活啊”,邊哭邊用帕子磨挫我的臉,而周圍站著的丫頭婆子也是掩面哭泣,這時走上來一個著翠綠呢子卦衫的打大丫頭,端著茶碗說道“太太別再傷心了,哥兒好不容易醒過來了,合該高興才是,晌午孫大夫才說能醒過來,哥兒就沒什么事了,只要仔細修養。不是亦有說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嘛,看來哥兒是有大福氣的,太太也別傷心再自個兒傷了身,企不是哥兒的不是了。”

                            聽了這話,大家都收住了哭聲。又朝著我說道“哥兒剛醒,口渴不渴”,我茫然,只能本能地點了點頭,剛抱著我的夫人接過茶碗,遞到我唇邊,期盼地看著我,好像我喝的不是水,是救命的藥一樣,看我一口口喝了,方松了口氣,又用帕子擦了擦我的唇角。心里一股暖流劃過,不停的回蕩,鼻子不由得酸了起來,從小從沒有人這么對過我,生病的時候,也沒有這么溫柔的喂我喝過水,不知怎么的,

                            就有種血脈相連的感覺,仿如本能般自然就說出“娘,孩兒沒事”,扶我慢慢躺下,握著我的手,“我的蟠兒,醒了就好,醒來就好”,說這眼睛又不自覺的紅了起來,那大丫頭看了,忙說道,“太太也三天沒合眼了,還是回屋歇會才是,這里有丫頭婆子伺候,哥兒剛醒也要休息,太太念在哥兒的孝道也該保重自己才好”,我也忙勸她休息,方帶著丫頭婆子出去了。

                            看著她走遠了,我也不耐地打發走了留在屋子了的婆子丫頭,我要好好想想,覺得在身體的深處,有另一份記憶,閉上眼睛,那是薛蟠的,簡簡單單,想來也是,才六歲的孩子能有多復雜的記憶,不過看過之后,嘆了口氣,還真是不愧是呆霸王,六歲之前的記憶也夠豐富的,玩的也是夠暢快的,這不玩出事了吧,在園中爬樹摔下來正好掉到池子里,救上來就一直昏迷,想來原來的薛蟠就這樣一命嗚呼了,

                            才有了現在的他。也是不得不感嘆薛蟠真是好命,雖然父親有時對他嚴厲了點,但也是為他好,希望他以后繼承家業,但平時還是對他很好的,更不用說惜他如命的母親和可愛的妹妹,是的,現在薛寶釵,書中不遜于林黛玉的女子現在也有四歲了,粉粉嫩嫩的可愛豆丁一枚,和哥哥的也是相處地很好。

                            這薛蟠平日里雖有些頑劣,但是對這唯一的妹妹確實疼愛又有加的。上天給了我一次新的生活,給了我新的希望,既然我繼承了薛蟠的一切,那就為他也為我好好守護這個家吧。從此我就是薛蟠。

                            可能是剛醒來就用腦子不停的思考,畢竟只是六歲的身體,迷迷糊糊的又睡了過去,朦朧間聽到丫頭喊“老爺”,想來是薛蟠的父親來了吧,隱約覺得有一雙很厚實很溫暖的手拂過額頭,連夢也變地香甜了。

                            作者有話要說:我不知道薛蟠的父親是什么時候死去的,所以大概設定在薛蟠12歲,薛寶釵10歲的時候,這樣既有緩沖的時間,也讓薛蟠能為未來多一份謀劃。
                            其實寫了才知道很多東西真的很難描寫啊,看來是我的寫作能力不高的緣故,希望各位看官多多諒解。

                            未來的路

                            (從今以后都以薛蟠稱之,也真正把他當作男性)

                            這半月的養傷時光,薛蟠漸漸地適應了這書香世家,豪富之門的生活,想來這和他從來都平淡的性子有很大的關系,在哪里都沒有特別的關系,適應性又特別的強,再加上這樣的生活是他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上有慈愛的父母,下有可愛的妹妹,還有舒適的生活,沒有比這更美的了。

                            當然他自己也很驚訝于為什么這么快就接受了自己是個男子之身的事實,而且看來適應的還不錯,這可能要歸功與他現代的生活,身為女子的她看多了癡情女子負心漢的戲碼,覺得女子總是要受很多的苦楚,無論是在感情上還是在社會生活上,所以渴望成為男子,這樣至少少一些感情的被動。而且他很欣賞古代女子的三從四德,不是說欣賞壓榨女性,而是身為男子的他現在不會遇到被女子拋棄的事情,畢竟他不太會輕易付出愛情給人,這樣在感情上更有安全感,感情也更加的簡單,畢竟古代的女子單純,純真,對婚姻更加忠誠,這些都是他需要的。

                            在這些天里,他也常常在想以后要怎樣做,畢竟如果按以前的結局,這個家是要敗了的,父親也會很早的逝世,這是他不想看到的,在他享受過親人的關愛后,在讓他失去,是件痛苦的事情。如果沒有嘗試過,還可以放手,可是嘗試過了,知道了什么是幸福又怎能放的了呢?

                            可是他這只小小的蝴蝶真的有能力煽動地了巨大的歷史軌跡嗎?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必須要做點什么,懊惱的是,他不知道薛父是怎么死的,只是知道會死,真是糟糕。希望在他活著的時候能夠看到兒子有出息,想來也是件安慰的事情吧。

                            薛家在四大家族中是排在最后面的,其他三家都在朝廷中任有官職,都是有爵位的,而薛家現在雖然在戶部掛職,但畢竟底子薄,雖有家財,但一直都仰賴于其他三家,一旦三家遭難,那薛家也難保平安,這正是薛蟠最不想看到的。他不無私,甚至稱得上自私,他只在乎他想在乎的,其他的與他根本無半點干系。三家的結局對他來說和他無關,但如果牽連到薛家,那他就不得不在乎了,但是四大家族的滅亡是有很多種原因的,墻倒眾人推,想來平日里四家仗著有財有勢,不知得罪了多少勢力。既然三家結局不無避免,那如何保得薛家的平安就成了重中之重了。

                            首先,應該是低調,絕對不能向以前的那個薛蟠一樣,揮金如土,奢侈無度,生怕別人不知道家里有百萬巨財一樣。要知道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做事情要低調,做人更是要低調,正所謂悶聲發大財就是這個道理。

                            其次,應該降低三家對薛家的影響程度,不是說不聯系了,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也不應該真的達到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地步,如何從詭異的局勢中把薛家摘出來尤為重要。只要別人抓不到薛家的把柄,也不在朝廷中投靠任何勢力,想來薛家在四大家族中就不顯得突出了,不會有人有大興趣先抓薛家這無縫的蛋的。

                            在現代看過一些對于紅樓的分析,里面有一條說賈家的滅亡有一點就是不忠,說作為掌權者最不喜歡的就是墻頭草,特別還是皇家里的墻頭草,忠于現在的皇帝,卻藏著前太子的余孽,想兩邊都討好,后來兩邊都沒著落。這一點倒是引以為戒,皇家的事情還是少摻和,永遠站在勝利者的前面,輕易不要做選擇。

                            再次,應該是謹慎、謙虛,在原故事里,薛蟠背有兩條人命,特別是后面的那條還要了他的命,現在他可不想就這么糊里糊涂的在這事件中死去。女人對于他來說意義不大,相夫教子就好,心灰了,只想找到一絲溫暖就好,所以,那個英蓮就給那個姓馮的好了。至于性好男色就更好辦了,做朋友可以,伴侶,還是算了吧,本人雖靈魂是女性,但對男子可沒什么興趣。

                            最后,整頓家務,考取科舉,齊身、治國、平天下,先要吧家治好了才能治理別的,很多危機的出現往往是從內部開始腐化的。當然這條現在還不是可以完全著手,畢竟自己還小,但似乎自己是這家唯一的男丁,想來還是有發言權的,慢慢改造就好。

                            還有雖然不是非要走仕途之道,但是在這個封建禮教的社會里,身份地位是很被人看重的。薛家是紫薇舍人之后,現領內府帑銀行商,共八房分,現在是皇商,但是身份已經不如以前了,想要讓妹妹無憂無慮地過一輩子,成為她強有利的依靠,不要像書里那樣為了不成器的哥哥,為了薛家不得不嫁給賈寶玉,雖然不之道她是否是真的喜歡賈寶玉,但是其結果看來卻是悲劇。只希望她生活美滿幸福,是不是鐘鳴鼎食之家倒是其次。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