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穿越紅樓之青蓮花開

                            點擊:
                            她本是一朵碧色的蓮花,他本是冰冷無情的黑暗之王。為了她,他舍棄了自己的精血,那是生生的挖出心臟中最純的一部分,從此他無心無情;她進入紅樓只想報恩,最重要的卻是保護自己的親人,可是當倆人相遇,他霸道地將她鎖在懷中,不容任何人碰觸,也不容許她逃離;她漸漸地被感動,卻又感到不安,究竟會發生什么呢?

                            正文  第一章 入太虛見警幻  為報恩青蓮下凡

                            青蓮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剛被親人找到,以為自己終于不再是孤兒了.可是卻被告知自己是姐姐,應該照顧妹妹.是啊,照顧自己的妹妹確實是應該,可為什么要等到需要我時才會想到還有一個從小被當做不祥之人的女兒呢?看到他們理所當然的樣子,真讓人感到惡心.不過,我還是答應了捐獻骨髓,從此,我不再與他們有任何的關系了.

                            可惜他們卻不這么認為,我那所謂的妹妹還躺在病床上,就開始擔心我會與她爭奪家產.當看到世伯的兒子李博與我交談時那可怕的眼神,不禁讓人毛骨悚然.

                            我那所謂的父母,非常不喜歡與我靠近,因為我是他們未結婚之前生的孩子,又因為我額頭上的青色蓮花胎記,那蓮花曾經在黑暗中泛出點點的碧色光芒,飛舞在我的周圍,嚇壞了他們.

                            在那個家中,青蓮知道自己并不招人喜歡,因此也不想待.可惜,就算這樣,妹妹也不放過她.在家族聚會中,他們竟然動手了.親生的父母眼睜睜地看著妹妹叫人將她投入大海,她在海水中掙扎,最后還是沉入海水中,絕望了.

                            這樣的人生,還有什么意思.不如歸去.

                            那現在這是在哪里呢? 青蓮困惑地看了看四周,自己飄浮在湖面上,一望無垠的湖水,一片翠色,碩大的碧色蓮葉,仿佛最無暇的碧玉雕刻而成的蓮花開放在皎潔的夜光中.濃而不膩的蓮香似乎可以讓人的心情平靜下來,蓮花清冷淡然,遺世獨立,不可褻瀆.

                            青蓮驚訝地掩著小嘴,湖面上的那個身影真的是自己嗎? 傾國傾城的容貌,那白皙的仿佛透明的皮膚,嫩的好像可以掐出水來.彎彎的柳葉眉,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倆顆閃亮的黑寶石,閃著動人的光.長長的睫毛,挺立的俏鼻,粉色的櫻桃小嘴勾出完美的幅度.她是我嗎? 青蓮掐一掐自己的臉頰,湖中的美人也掐了掐她的臉頰,青蓮呆了,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穿越,那現在自己是什么呢? 反正不會是人,哪有人可以飄在水面上的.

                            青蓮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了,自己都快對湖中的美人流口水了,如果是在現代,肯定會引起轟動,可惜自己現在都不知道來到了什么地方. 這里唯一讓自己感到熟悉的只有額上的那一個青色的蓮花胎記了.

                            甩了甩長長的袖子,青蓮遲疑不決,自己要是邁開步伐,呃,不知會不會再一次沉入水中,那種感覺可不好受.

                            忽然后面傳來一陣笑聲,清脆動聽。青蓮轉頭一看,是一個古裝美人,一身粉色的飄飄衣裳,亭亭的立于湖邊。她仿佛可以看出青蓮的猶豫,微笑地看著她。

                            青蓮忽然臉上一紅,有點不好意思。自己剛才的動作一定被看到了,哪有人那么自戀的,又不是水仙花。

                            卻見那個美人說:“蓮大人剛剛回來還沒有想起一切才會不知所措。蓮大人請閉上眼睛,靜心等待,自然就會明白一切。”

                            青蓮閉上了眼睛,放松自己,讓自己與整片蓮花融成一體,整片蓮花開始泛出柔和的碧光,青色的小光點飛舞在她的四周,并不斷地融入她的身體,一幅幅畫面不斷地閃過她的腦中,整個人也開始泛出柔和的白光。等所有的光點都融入青蓮的身體,那白光也照亮了整個湖面,明亮卻不刺眼,溫和卻不容忽視。

                            過了許久,青蓮才睜開雙眼:“警幻,可好?”

                            剛剛的青蓮確實傾國傾城,現在的青蓮卻比剛剛更美商百分,那神圣的光輝,周身縈繞著靈力,蓮所擁有的飄然淡定,清冷的面容,淡然的淺笑,仿佛世間的一切都進不了她的眼,更入不了她心。

                            警幻恭敬地回答:“蓮大人,一切都好。”

                            “警幻,為什么暗王沒有出現在現代?”青蓮面色不改地問,淡然的聲音卻令警幻心驚.

                            “呃,這是創世神說的,在暗王還沒有恢復記憶時,他只能投胎到古代.”

                            “原因?”依舊冷然的聲音,連音調都沒變,但警幻卻覺得越來越來冷,蓮大人生氣了.蓮大人不像創世神一樣總是笑容滿面,仿佛可以包容一切;也不像暗王一樣,冷如寒冰,冷酷無情,眼神銳利,被他盯上就足夠讓你恨不得立即消失.蓮大人淡然冷清,總是掛著淡淡地笑容,奇異的組合卻讓人迷戀不已.但這一切的前提是沒有惹她生氣.

                            “創世神說暗王戾氣太重,在現代如果真把他給惹生氣了而覺醒了法力,毀了整個世界都有可能,所以讓他在古代慢慢覺醒.”警幻小心的開口.這不是我的責任啊,蓮大人,我只是奉命守護太虛而已.

                            “那為什么讓我出生在現代?”

                            “大神說這樣對你比較好,你知道清朝的歷史,又看過紅樓,下凡后不至于什么都不會.”

                            青蓮想了想,也有道理.不需要一切從頭學起.“可為什么那她在現代過得那么辛苦?既然只是去學習人類的生存技巧,她真身去學習也可以,不是嗎?”

                            警幻看出了青蓮還是有些不滿,趕緊將大神說的理由拿出來:“大神說如果以神的身體去人類世界,就會想依靠法力。等到真的下凡,做什么都不會習慣的。”

                            青蓮皺了皺眉,覺得還是有些奇怪,但也說不上來。

                            “那這次你們確定暗王在清朝,紅樓的世界?”她慎重地問,她可不想活了一輩子,到頭來卻說你白來了.她的目標是報恩,還了暗王的恩情,從此她就可以安心地逛逛各個不同的空間.融入天地萬物之間,瀟灑自在,那才是她要生活.

                            “是的,蓮大人請放心,一切都沒有問題.”警幻也同樣嚴肅地回答.

                            “那我可以自己選擇家庭嗎?”這次決定不可以重復上次的錯誤.

                            警幻愣了一下,點頭:“可以,不知蓮大人有什么要求?”

                            青蓮認真的考慮了半天:“我要家庭美滿幸福,疼我的姐姐和哥哥,不可以太窮,我可不想再天天都餓肚子.恩,我不想滿世界地找暗王,最好讓我們早早地見面,我好計劃計劃如何報恩.”

                            警幻好笑地點點頭,果然如大神所說的一樣,她嚴肅地回答:“可以.”其實青蓮真的可以稱得上還是孩子.還好大神讓她先到現代去生活了23年,要不然肯定不是暗王的對手.

                            “啊,”青蓮忽然大叫:“我是不是會失去所有的法力?”

                            警幻點頭:“難道有誰是帶著法力下凡的?”

                            青蓮哭著一張小臉“一點點也不行嗎?”

                            警幻一臉為難:“蓮大人,不是我不幫忙,我也無能為力啊.”

                            現在的青蓮哪還有以往的淡然,之前無論發生什么事,以自己作為最古老的三大神之一,都沒有什么難題,可下凡后自己可什么都不是了,就像在21世紀,自己堂堂的神被幾個人類抓去填海,說出去會被人笑死.

                            警幻拍了一下手:“大神說你下凡后可以去找你的那顆蓮心,大神不小心把它給丟了。只要找到你的蓮心,雖然還是沒有法力,可它畢竟是三大神器之一,可以幫你很多。”

                            蓮心都快瘋了,大神一定是故意的,要不蓮心好好的待在蓮池里,它又不會到處亂跑。我沒有法力,根本沒辦法召喚它。

                            等青蓮消失在蓮池,一個圣潔的身影才出現在湖邊,一身白衣閃爍著幽幽的光芒。

                            警幻已經恭敬地跪下:“大神。”

                            一張完美無瑕的臉,讓人無法形容的高貴,閃爍著金光的金色長發,蕩著無限柔情的金色眼睛。他靜靜的站著,卻仿佛可以洗去一切的罪惡,悲傷,痛苦。

                            警幻不敢打擾大神,靜靜地立于一旁。

                            良久,溫和空靈的聲音響起,輕得仿佛會隨風飄散,可有異常堅定:“暗王,因為你以命護她,所以我讓她到你身邊去,不過,機會只有一次。你若傷她,我將不會放手了。”

                            可惜,青蓮沒有聽到,更沒有看到那如白玉雕刻而成的手上泛著幽幽的青光,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她的蓮心。那雙正滴著血,慢慢地進入蓮花中,那花搖曳著,青白倆色光交替,最后停止。白衣男子手一揮,那顆珠子已經消失了。

                            他笑了,蓮,暗王的精血在你的身上,現在,我的也在你的蓮心中了。如果你為了他而亡,那我們將永遠共生存。

                            揚州的林家,現在可以算得上驚險異常了。

                            林家四代封侯,到了林如海這一代,又是探花。可惜的是夫妻成親十多年來,一直沒有孩子,林夫人內疚不已,勸說丈夫納妾,誰知林如海卻一直不肯。好不容易妻子有了喜,夫妻倆小心翼翼得,終于順利地產下一女。雖說妻子有愧,但倆人還是異常疼愛女兒。誰知女兒才在呀呀學語時,妻子又有喜了,妻子高齡生產,女兒的身體先天不足,一聽又有喜,林如海歡喜中帶著擔憂,可妻子卻堅持要生下孩子,就算會因此而失去性命也在所不惜。

                            終于,在夫妻倆人小心翼翼之下,今天,林夫人開始陣痛了,林如海在產房門前心神不寧地走來走去。

                            過了倆個時辰,賈敏卻還是無法生下孩子,聽到妻子痛苦的叫聲,林如海臉色慘白。

                            終于,一聲嬰兒的哭聲響起,林如海的臉色才泛出微笑,擦了擦臉色的汗水,放下了提到了嗓門的心。

                            “恭喜老爺,夫人生的是小少爺。”一個丫鬟快步走出來,大聲地說。

                            正在大家放松高興之時,忽然傳來接生嬤嬤的驚叫:“還有一個。”

                            這下,大家愣了一下,又再一次手忙腳亂起來。林如海剛放下的心再一次提了起來。

                            可惜,這次無論產婆,丫鬟如何鼓勵,賈敏如何努力,孩子就是不出來。

                            一個小丫鬟跑出來,急忙忙地問:“老爺,產婆問保大還是保小?”

                            林如海愣愣地看向產房,咬牙道“保大。”

                            小丫鬟沖進產房,留下林如海一人呆立。

                            林總管匆忙帶著倆位衣裳華麗的男子走了進來。低聲向他說了幾句,林如海忙向倆人行禮,看到林家的情況,那個冷面男子擺擺手,道:“林探花,不用如此多禮,林夫人的事更要緊。”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