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隋唐小書生

                            點擊:
                            剛剛畢業,找到了圖書管理員的工作,卻不想第三天就出事,一覺醒來,卻發現自己穿越了,來到隋朝末年,關鍵是整個圖書館也隨著穿越,住進了腦海里面。

                            卷一 隋末風云 第一章 一睡千年

                            云毅醒來的時候,就傻眼了,眼前不是醫院,也不是天堂,說是地獄倒是差不多。

                            破舊的一間茅草屋,屋子里面還有一股發霉的味道,聞起來還有一些刺鼻,而他身穿粗布麻衣,躺在稻草床上,而且看著小手,小腿,就知道年齡并沒有多大,大概也是十二三歲的樣子。

                            為啥是他知道是稻草床,因為他看到了床邊的稻草。

                            作為一個畢業生,網絡小說自然沒有少看,所以也知道自己這到底是怎么了。

                            一把火就給燒穿越了,對,他知道這不是演戲,也不是做夢,因為他感覺自己現在胸口有一些疼,這是真的,而且他在著火的圖書館里面,根本就不能還活著。

                            “呀,哥哥,你醒哩!太好啦!”

                            一個帶著喏喏地鼻音的小姑娘,不對,還不算是小姑娘,只能說是一個滿臉都是煙灰的小蘿莉,正站在門口,手里面還碰著一瓷碗。

                            見到躺在床上的哥哥醒了過來,云雪兒立馬小跑到床邊,捧著手中的碗,對著云毅說道:“哥哥,吃。”

                            云毅看著碗中那黃糊糊的東西,一點食欲都沒有,只是肚子饑餓難耐,在小蘿莉那淚光點點的注視下,一口氣喝完了碗中黃糊糊的東西。

                            “還有嗎?”云毅把手中的碗遞給了云雪兒,還想要再來一碗,雖然不好吃,但是賴不住肚子餓啊。

                            “嗯嗯,還有哩,我這就給你盛。”小蘿莉瘦小的身子,跑的挺快,頭上的絲帶隨著她的動作,在空中飄舞。

                            云毅這時候嘗試著在圖書館里面找一些書籍,熟悉一下,使用腦海中圖書館的方法,只是還沒有查看完圖書館里面的書籍,就感覺腦袋昏沉沉的,肚子還更加的餓了。

                            “哥哥,給!”

                            小蘿莉捧著大碗,笑瞇瞇地對云毅說道,對于她來說,哥哥能夠醒過來,便是最大的快樂。

                            黃糊糊的東西一點油水都沒有,喝了兩碗之后,還是感覺有一些餓,只是當云毅放下碗,看著舔嘴唇,流口水的小蘿莉,本來還想要開口,再來一碗,卻怎么也說不出口。

                            “那個,我飽了,你吃了沒有?要是沒有,剩下的都是你的!”

                            “可是哥哥,只有這兩碗,沒有剩下的哩,不過雪兒不餓!雪兒見到哥哥醒過來了,就好高興哩,也不覺得餓了。”

                            小丫頭笑瞇瞇的,讓人覺得她真的不餓,但是云毅剛剛可是見到她那眼饞的樣子,一定是餓了。

                            “那個,我頭有一些暈,有點忘記一些事情,現在皇帝叫啥,就是什么朝代,你可知道?”云毅在想著辦法和眼前看起來只有八九歲的小姑娘溝通。

                            “哥哥,你沒事吧,我總感覺你怪怪的。”云雪兒擔心地問道。

                            “沒有啊,就是胸口有一點疼,還有有一些事情記不起來,你回答我的問題,說不定我就好了。”

                            “嗯,我聽到外面村長好像罵過皇帝哩,說什么昏庸無道,好像叫做楊什么來著,我記不清哩,哥哥,你會不會怪我哩!”云雪兒有一點羞愧地說道。

                            云毅已經知道現在是什么時候了,歷史上昏庸無道的皇帝,還姓楊,而且看現在的裝束,應該是隋唐時期,沒有想到一下子穿越這么遠。

                            “哥哥當然不會怪你,餓了吧,哥哥,帶你去吃好吃的。”云毅摸了摸云雪兒的小頭,非常親切地說道。

                            前世他是一個獨生子,有時候最希望的便是有一個聽話的妹妹,或者是懂事的姐姐,一是想要照顧別人,二是想要被別人照顧,現在有這么一個小妹妹,云毅當然是疼愛無比。

                            可是云雪兒歪著頭,疑惑地問道:“哥哥,我們沒有錢哩,張掌柜的把你的錢扣了,還趕你出來,要不是阿牛哥,你都回不來了。”

                            云雪兒說道最后,還一副后怕的樣子,淚眼汪汪,讓人看著心中就有愧,不要說有一點點妹*控的云毅了。

                            抱著小丫頭,安撫道:“好了,好了,沒事了,哥哥我這不是好好的嘛,既然沒有錢,那么我們就自己動手,俗話不是說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嘛,這一次就讓你嘗一嘗我的手藝。”

                            喝了兩碗黃糊糊的粥之后,還是有一些力氣,胸口雖然還有一點疼,不過并不影響云毅走動。

                            當云毅走出房門的時候,才見到了外面的世界,空氣是非常涼爽的,可以算是優,遠處田地之上,可以見到一些農民在耕作。

                            只是看著身后那兩間草房的時候,云毅又有一些無語,這就是這個身體的主人以前生活的地方,實在是太寒磣了。

                            來到臨間的小草房內,只見一個小小的土灶,還有一些簸箕,籃子什么的工具,除了這些,什么都沒有,鍋里面也是干干凈凈,一粒黃糊糊的東西都見不到。

                            “呼,看來事情遠比我想象的還要糟啊!”云毅在了解了現狀之后,微微嘆了一口氣,要是自己沒有穿越過來,估計這兄妹兩的日子,是過不下去了。

                            “妹妹,走,哥哥帶你捉魚去!今天中午,就吃烤魚!”云毅小手一揮,指著遠處的小河,霸氣地說道。

                            “好哩,好哩,捉魚咯!捉魚咯!”云雪兒一聽到要捉魚,立馬高興地蹦蹦跳跳的,回復了活潑可愛的樣子。

                            一大一小就這樣在河里面干起了捉魚大計,在云毅的指揮下,兩個人先是堵住一條小河道,然后就等著河道的水,慢慢地流干,之后開始撿魚。

                            小河里面的魚,并沒有多大,云毅也是盡量撿一些大的,云雪兒就跟在后面,拿著比她還要大的簸箕,里面有的魚還在活蹦亂跳。

                            不到一會兒,就有了不小的收獲,看著簸箕里面的魚,看著高興的云雪兒,云毅覺得,其實這樣也挺好的。

                            “妹妹,你去把臉洗一洗,都成了花臉貓了。”端著簸箕正要回家的云毅,這才發現自己的妹妹云雪兒臉上被煙熏的黑黑的,看不清面容,不過大致還是可以看出,自己這個妹妹還是非常漂亮可愛,兩人都有著差不多的基因,云毅自己在河水里面照了照,還可以,比前世帥多了。

                            “哥哥,洗好哩,回家吧!”云雪兒用袖子擦了擦臉上的水珠,笑瞇瞇地對發呆的云毅說道。

                            至于云毅為何發呆,那是因為云雪兒笑起來的時候,非常非常的好看,非常非常的可愛,陽光照射在那濕漉漉的臉頰,閃閃的有些亮眼,我的妹妹怎么這么可愛啊。

                            “好啊,回家,烤魚吃!”云毅也是笑著摸了摸云雪兒的頭,然后牽著她的小手,一大一小朝著家的方向歡快地走去。

                            “哇,小毅,什么這么香啊,是烤魚!快快快,我嘗一嘗!”一個身材壯碩的小青年走了進來,見到有烤魚,立馬換做了跑。

                            手中的烤魚被搶走,云毅只好看向了來人,本來聽到了聲音,就準備一口吃下去,卻不想,還是慢了一步。

                            “嗚嗚,好吃,好吃,還有沒有哩?”來人一口吃掉了搶來的烤魚,眼冒金星地看著云毅。

                            云毅一攤手,擺擺頭表示沒有了,云毅并沒有繼承原來身體主人的記憶,所以到現在,他還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叫做什么,也不知道來人是誰。

                            “阿牛哥,這可是我們今天中午的午飯哩,你現在搶走了哥哥的午飯,哥哥是要餓肚子的哩。”小丫頭一臉不高興地看著阿牛,看著他都不好意思了,而云毅也知道了來人,就是那個妹妹口中救他的阿牛哥。

                            “雪兒妹子,還不是你哥烤的魚特別的好吃,我實在是忍不住哩,對不起,實在是對不起啊。”阿牛一聽是他們的午飯,立馬就愧疚了,連忙道歉。

                            “阿牛哥,其實我最拿手的還是烤雞,真的,這魚實在是太小了,不夠塞牙縫兒,要是有雞就好了,讓你們嘗一嘗世上最好吃的烤雞的味道,唉,可惜,可惜啊。”

                            云毅一臉可惜的樣子,還有那回味兒的深情,讓云雪兒和阿牛直接流口水,腦袋中也在想象著一只烤雞,還有那香噴噴的味道。

                            “不就是一只雞嘛,我現在就給你們捉去!”阿牛實在是忍不住了,拍拍胸脯,大步地走出去。

                            對于敢從自己的手中搶吃的,云毅當然是要對他小小地懲罰一下,用激將法,讓他去捉一只雞,算是補償。

                            后面的云雪兒則是興奮地拍著手,小聲地說道:“有雞吃哩,有雞吃哩!”

                            前世燒烤倒是吃了不少,也有好幾次親自做過一些燒烤,所以烤魚并不在話下,不過烤雞倒是一個技術活,不僅需要技術,還需要很多香料,但是現在哪里有香料啊,所以云毅就決定做一只叫花雞,有一個圖書館,想要做叫花雞,也不難。

                            直接進入腦海中的圖書館,找到食譜,翻到叫花雞這一頁,慢慢地學起來。

                            云雪兒見到哥哥又在發呆,已經習以為常,醒過來的哥哥變了很多,不過還是那個疼愛她的哥哥,雖然哥哥喜歡發呆。

                            卷一 隋末風云 第二章 巾幗娘子

                            第一次做叫花雞,云毅怎么也不滿意,但是看到云雪兒和阿牛吃的津津有味,微微搖頭,這樣的味道只能是一般,他們卻吃的那么香,看來古人的口味也是一般啊。

                            解決了手中的最后一塊雞肉,阿牛用那粗布袖子擦了擦嘴,油膩膩的大手,拍了拍云毅的肩膀,笑瞇瞇地說道:“小毅,沒有想到你的手藝這么好,以前怎么沒有發現哩!”

                            云毅實在是沒有想到阿牛會來這么一下子,躲都躲不及,因為他還在想著以后的日子該怎么過。

                            向旁邊挪動了一點,拉開兩人的距離,這才對著阿牛問道:“你說我這手藝,要是當一個廚師,怎么樣?”

                            “小毅,你沒有發燒吧,怎么想起來當廚師了,這可是最低等的行業,你可是我們讀過書,將來要做大官的人,怎么突然想著要去當廚子哩!這可不行!”阿牛有點驚訝,不可置信地看著云毅。

                            云毅用木棒拍著地下,心中想著,看來小說里面有一點寫的還是真的,廚子在古代還真的是一個低等的行業,士農工商,廚子還被商人管教,除非是皇宮里面的御廚,不然還真的是一個低等行業。

                            “可是你看我現在,連下鍋的米都沒有,都要被餓死了,還管他什么低等行業,只要是能夠吃飽穿暖就行了。”云毅無所謂地說道。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