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我在水滸斗地主

                            點擊:
                            穿越水滸,以水滸世界為局,召喚各路英雄前來相助。
                            搶地主,斗智謀。用熱血和赤誠來征戰天下。
                            局已開,前路渺茫。生死一瞬間,成敗論英雄!
                            這是我的水滸,歡迎各位前來相助~
                            關鍵詞:變身 召喚流 熱血

                            第一章 張三斗地主

                            東京大相國寺外,一間草房中,張凱看著眼前的景象慢慢呼出一口氣。

                            他明白了,這就是穿越啊。莫名其妙的,一覺睡醒之后,他就來到了這個世界。打聽了一下,這里是宋朝,當今皇帝是宋徽宗。而且,還有個消息讓他啼笑皆非。

                            太尉高俅...

                            又經過多方打聽,他終于可以確定,自己來到了水滸的世界。

                            不過讓他不明白的是,小說中,別人穿越都是為官為宦,為什么自己來到這兒之后居然是個潑皮無賴?

                            張三,這個名字他好像記得。他喜歡水滸,也看過很多版本的水滸電視。這個張三,不就是被魯智深丟進茅坑里面那個嗎?后來好像跟著魯智深當了賊寇,一生算是碌碌無為啊。

                            不過,命運既然安排他穿越,肯定也會有轉機。

                            掏出懷里帶的東西,這可能就是命運給他的作弊器吧。

                            一把撲克牌,上面畫著精美的人物圖像。梅花三,呂不韋。這什么意思,難道能召喚?

                            就算是,他也不敢試,如果召喚出來的人才只能用一次,那他豈不是白白浪費了一張牌嗎?

                            數了數,手上總共有十七張牌。這個數字很敏感啊,斗地主的話,不算地主牌,三家每人剛好十七張啊。這么說來,這個世界肯定還有別人手里有牌。他們,就是自己暗中隱藏的敵人啊。

                            不過,張凱很好奇。牌發好了,底牌在誰那里?自己要斗的人是誰?盟友又是誰?

                            這所有的問題都在等著他去調查清楚,不過眼下,他還是想知道現在劇情發展到那兒了。

                            “三哥,聽說相國寺后面的菜地新來了個菜頭師傅,叫什么魯智深的。咱哥兒幾個去會會他,滅滅他的威風。以后手頭緊的時候,也好去撈他一筆。”

                            旁邊的人說話了,這就是李四,草房里圍了十幾號人,都是些閑散的破爛子弟。不過,這些人都以張凱為頭。算是他來到水滸的直系手下了吧。

                            聽到這番話,張凱明白了。這時候,魯智深才剛來大相國寺,日后的精彩片段,這才剛開始啊。

                            按照水滸的情節,這些人,包括自己,都要被魯智深扔到糞坑里。從這兒之后,倒把垂楊柳、大鬧野豬林、風雪山神廟這些事才開始。

                            不過,既然自己來了,絕對不會再按照原來的走向進行下去了。要不然,等到暗中的敵人動手時,自己還只是個小人物。人家隨便一下就能捏死自己。

                            想了想,張凱把撲克牌貼身藏好。現在的情況,自己還用不到這些。好鋼用在刀刃上,太早暴露底牌不明智啊。

                            看著那十幾個手下,張凱笑了。

                            “爾等要聽我的嗎?”

                            眾人相互看了看,奇怪道:“往日都是聽三哥您的,為什么今天還要問這種話?三哥是不是有計劃了?您開口,上刀山,趟油鍋,兄弟們絕不皺眉。”

                            “對,三哥您說怎么辦吧?”

                            一眾潑皮喊了起來,張凱伸手壓住聲音,笑道:“那好,大家湊錢給我備點酒菜,咱們,交朋友去。”

                            這句話一說,所有人都愣了。

                            他們是潑皮,從來只有他們從別人手中蹭吃蹭喝,哪兒有自己花錢請別人吃喝的道理?

                            聽張凱說出這些話,他們都搖頭了。

                            “三哥要錢,我們想辦法都會給,但是三哥要說請別人吃酒?兄弟們只能說囊中羞澀了。”

                            “是啊,三哥,您再想想?”

                            張凱搖頭,到底是潑皮無賴,他們的目光只能看的那么遠。如果不是魯智深降伏了他們,到死他們都不會轉性。

                            不過看他們鐵了心的不愿意,張凱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這樣吧,你們借我點錢。咱們兵分兩路,看看最后是誰能從菜園子哪兒弄來好處。如果我贏了,你們以后不準懷疑我的話。可如果我輸了,以后你們決定的事兒,我絕不阻攔。怎樣,敢不敢賭?”

                            聽到賭字,這些人頓時來了精神。他們整天無所事事,除了騙吃騙喝,也就好賭了。聽到自己大哥開局,他們豈能不來興趣。

                            當下,所有人湊了點銅錢出來交給張凱。他們則按照原來的行事風格去干,而張凱,也要實行自己的計劃了。

                            走出草屋,大街上所有人見到他都如避猛虎,誰都不愿意被他黏上。張凱苦笑,看來自己這個身份的名聲還真不是一般的臭啊。

                            都說宋朝不堪,可真正走到街頭,張凱才算感受到什么叫鬧市。清明上河圖描繪的情景和眼前的景象重疊,各方買賣人大聲吆喝著出售自己的東西。河道邊,車水馬龍,說不盡的繁華景象。

                            張凱記性不錯,水滸中那些英雄豪杰的出身和來歷他幾乎也都記得。要想在這個世界有立足之地,他必須重新洗牌。盡可能把那些能人都籠絡到自己身邊。

                            想到這些,張凱只能在心里祈禱。希望另外兩家不要有太大的身世背景。如果他的對手是同樣穿越而來的,又恰好是宋江或者是高俅。那就別玩了,自己肯定已經輸在起跑線上了啊。

                            如果都是普通人,那這一切就好辦了。現在,拼的就是時間,拼的就是資源。而這些資源,也就是水滸中的好漢和任何能夠利用的關系。

                            幾枚銅錢,能買的東西很有限。張凱抱著一壇酒,還有一些熟肉來到相國寺后面。

                            他在等,李四那些無賴被魯智深干倒,他就可以出場了。

                            時間慢慢過去了,終于,他看到了李四他們拿著假禮物來了。

                            沒有露面,張凱找了個角落躲著。從這里,既能看到菜園里面的情景,也能隨時跑路。

                            世道變了,他也不能確定魯智深是否還是原來那個樣子。如果魯智深是穿越戶,那么自己就要小心了。或者說,魯智深的性格跟原著相差很多,那么自己又要重新想辦法了。

                            李四他們有說有笑的進去了,張凱看到仔細,雖然聽不清楚說的什么。但是他看到了,一個接近兩米的大光頭,先是和李四他們說笑了幾句,然后所有的情景都是按照原著走的。

                            他們被丟進了糞坑,魯智深在原地哈哈大笑。張凱知道,是時候了。

                            第二章 大力魯智深

                            張凱提著酒肉走了進去,那些剛在糞坑里爬出來的潑皮一看他來了,忍不住大聲喊著委屈。

                            再看魯智深,兩只眼睛瞪得滾圓,正上下打量張凱這個不請自來的主。

                            沒有理會李四他們的哀聲,張凱把酒肉放下,站直了身體,對著魯智深一躬到底。

                            “魯提轄,張凱有禮了!”

                            魯智深他有研究,這絕對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主。你越是跟他對著干,他就越想把你干倒。所以,張凱這才想到用心去結交。

                            很不錯,魯智深急忙走了過來,一把將他扶起。

                            “哎呀,這位小兄弟有心了。不過,恕魯達眼拙,不認識兄弟啊!”

                            張凱起身,先是笑了笑,然后指著李四他們道:“實在不好意思,這群兄弟就是小弟我的朋友。不過他們也是潑皮習慣了,竟然想要來魯提轄這兒占點便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過,小弟買了點酒肉,一是替他們賠罪,二是真心希望能和魯提轄交個朋友。”

                            聽到這個情況,魯智深哈哈大笑。他本就是豪爽的性格,張凱不加掩飾,把所有的話都挑明了,這很合他的胃口。

                            看到魯智深不計較了,張凱扭頭看著李四他們笑道:“你們幾個撮鳥,這次信了我的話了吧?都去洗洗,然后過來拜見魯提轄。”

                            說完,馬凱轉身又把酒朝著魯智深送了過去。

                            魯達看了,臉上露出為難之色。

                            “哎呀,兄弟既然知道我魯達,那肯定也知道灑家為何走到這兒。酒這東西,害灑家不淺啊。”

                            張凱笑了,他怎么不知道?魯智深嗜酒如命,要不然也不會大鬧五臺山了。不過,這時候的魯智深,已經是閑人一個了。

                            沒有理會魯智深的推辭,馬凱直接拿出酒碗給他滿上。雙手捧到他面前,懇切道:“魯提轄,不瞞您說,我聽說過無數好漢的大名,唯獨對魯提轄最推崇。三拳打死鎮關西,這是何等的仗義為人。如今,提轄落得這種清閑,也算是酒幫得忙啊。您放心,從今往后,這菜園中的瑣事,都有小弟讓人打理,各項出入都會經過提轄點頭。算是小弟能為提轄分擔了吧。”

                            聽到張凱的話,魯智深皺起了眉頭。不過很快,他就放下了戒備之心。

                            任誰突然認識這么個好心腸的人,都會有所戒備。不過魯智深性格豪爽,他也有資本。如果張凱騙他,就算天大的禍事,他也會找到張凱報仇。

                            伸手接住張凱的酒碗,魯智深看了看他,仰頭一口干了。

                            “哈哈,痛快!行,從今往后,我認了你這兄弟。”

                            這時,李四他們也都沖洗好了。一個個似落湯雞般,站在遠處不敢過來。

                            張凱扭頭,看著他們那慫樣不禁好笑。

                            “都過來吧,給提轄認錯!”

                            李四他們提著衣服走了過來,拜倒之后,不住的磕響頭。

                            魯智深哈哈大笑,伸手把他們又扶了起來,算是不計較了。

                            從那過后十天八天,張凱每天就和魯智深在一起。談一談天下豪杰,聊一聊江湖熱血。菜園中的那些事兒,就由李四他們去干了。

                            不過魯智深真是豪爽,每當有多余的生菜,他總是大手一揮,送給了李四他們。

                            這個舉動,更讓這伙潑皮感動。原本是想拿下魯智深,結果反被人家虐了。對方不但沒有看不起他們,反對他們愛護有加。

                            一晃,又是幾天過去。天氣燥熱,張凱和魯智深他們就在樹下喝酒。

                            “呱呱~”

                            遠處,老鴇的叫聲讓人很不舒服。李四幾人聽罷,伸手指著頭頂齊聲道:“赤口上天,白舌入地。”

                            張凱也很好奇,這句話他在不同版本的水滸中都聽過,可一直不怎么明白這是什么意思。

                            問,李四他們才解釋說,老鴇叫,怕有不好的閑話傳出去。過往的神靈聽了,會記住。到時候,聽到老鴇叫的人死后會被翻帳。所以,這樣一說,算是禱告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