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棄少歸來

                            點擊:
                            一代仙尊,慘遭背叛,死在最愛的女人手里。意外重生都市,卻成為一個吸毒的棄少。本想潛心修煉,重回一世之巔,九天十地唯我獨尊,卻因身邊的美女而麻煩不斷。不對,我怎么突然多了一個老婆?!是要當一個禽獸,還是一個禽獸不如的人,林君河感到很糾結。

                            第1章 仙尊重生

                            “林君河,你身為林家之人,居然做出這樣的事情,你還算是個人嗎?”

                            “林君河,枉我當你是兄弟,沒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畜生!”

                            “林君河,我真是看錯你了!”

                            幾道尖銳的聲音響起,有男有女,都帶著極度憤怒的情緒在里邊。

                            此時,林君河只感覺自己頭疼欲裂,腦袋好像快要裂開一樣,又如被灌入了千斤重的水泥,沉重無比。

                            “好痛……”

                            林君河下意識的坐起身來,雙手本能的朝前胡亂抓去。

                            入手,一陣柔軟,緊跟著的是一股十分濃郁刺鼻的香氣,這股刺激,讓林君河猛的睜開了雙眼。

                            “我這是在何處?你是何人?”

                            入眼的,是一個自己從未見過的狐媚女子,正在那里小聲的啜泣,看向自己的眼神無比的怨毒。

                            林君河不由得大吃一驚。

                            “你這個混蛋,你還要演到什么時候?”

                            眼前那女子,甩過來一記耳光。

                            林君河眼神一變,就想要去阻攔,卻驚訝的發現自己渾身無力,這幅身體,好像不屬于自己一樣。

                            感受到自己臉上火辣辣的疼痛,林君河震驚無比。

                            這個弱小的女人,居然可以傷到自己?

                            這怎么可能?

                            臉色一變,林君河馬上在腦海中凝聚神識,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但是下一刻,腦海中轟然炸開的疼痛之感讓他大吃一驚。

                            自己現在連神識都無法凝聚!

                            這到底是怎么了?

                            自己可是玄界大陸至高無上的仙尊,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怎么會突然變成這樣,自己數千年的修為,蕩然無存了?

                            這個事實讓林君河感覺萬分的震驚。

                            又是一陣劇烈的疼痛,林君河回想了起來,自己是在一處上古遺跡尋到了一個名為上蒼之眼的帝器的時候,被最信任的師尊與兄弟背叛。

                            自己最愛的女人陳仙兒為了救自己,身隕道消,之后自己也失去了意識。

                            “仙兒,仙兒,你在哪里?”

                            林君河咬牙,眼中神色滔天,滿是戾氣:“赤龍仙尊,陳仙兒可是你的親生女兒,你都沒有一絲的憐憫,你這個畜生!”

                            腦海中,閃過一副畫面,陳仙兒面色冰冷的看著自己,卻又義無反顧的為自己擋下了致命的一擊。

                            那慘然的笑容,讓林君河瑕疵欲裂。

                            “不對,這里不是玄界大陸,這里是……地球?”

                            林君河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豪華的酒店套房,神色不由得再次一變,腦海中突然涌入了一股海量的記憶。

                            腦海之中那早已被塵封的記憶,開始變得清晰起來,再次被喚醒。

                            上一世,自己本就是地球上的人,最后飛升成仙,進入玄界大陸。

                            沒想到數千年之后,自己居然回來了,而且重生成了一個紈绔大少?

                            “林君河,你做出這種畜生行徑,現在又在說什么胡話?還要演到什么時候?”

                            一道吼聲在他耳邊炸響,林君河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他觀察了一下四周的情況,頓時感覺到了有些不妙。

                            自己現在,居然身出在一處豪華的酒店套房之內,而自己的面前,居然坐著一個滿臉淚痕,衣衫凌亂的女人!

                            而在她的旁邊,還站著幾分滿臉怒容的男人,指著自己破口大罵。

                            “林君河,你連自己的大嫂的注意都敢打,你還算是個人嗎?”

                            這句話,讓林君河渾身一個激靈,數千年的閱歷,讓他一下子就明白了發生什么,不由得大感頭痛。

                            這紈绔大少,在被自己穿越之前,居然意圖非禮自己的大嫂?

                            不!

                            林君河突然感覺有些不對,自己的渾身沒有一絲的力氣,這明顯的被人下毒了。

                            這同樣名為林君河的紈绔,不是要非禮這女人,而是被下了藥,陷害毒死了?

                            “林君河,你做出這般齷齪之事,你等著吧!這件事我們一定會告訴你大哥與你家中長輩知道!”

                            幾人拿出相機,一陣亂拍。

                            “不好!”雖然已經離開地球數千年,相機這東西林君河還是記得的。

                            現在這樣子要是被拍下來,那可就真的麻煩了!

                            林君河想要站起來,卻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到,光是像這樣躺著都耗費了他不少力氣。

                            “林君河,你這個畜生,明天就讓你在全市出名!”

                            幾人咬牙痛罵,這讓林君河很是驚訝,因為他從這人的記憶中得知,這幾個正在罵他的人,是這具身體最為要好的幾個朋友!

                            這林君河,居然也跟自己,被最信任的人給背叛了?

                            “朋友,我們可真是同病相憐,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這些賤人好過的!”

                            林君河咬牙,眼中怒氣滔天,也不知道是因為前世之事,還是為現在的遭遇而感到不平。

                            一行人拍下林君河與那狐媚女人的照片之后,滿意的離去。

                            那女人在離去之前,還回頭,沖著林君河冷笑了一下,眼中滿是冷漠。

                            這樣毒蝎心腸的女人,居然是自己的大嫂?

                            林君河咬牙,憤怒無比,卻依舊是沒有力氣站起來。

                            在憤怒之時,林君河突然發現,自己居然看到了那女人渾身赤裸,只穿著內衣站在自己面前。

                            “怎么回事?她剛才明明是穿著衣服的。”

                            林君河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也不再去多想,因為現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活下去!

                            這幅身體內,還殘存著大量的毒素,自己如果不想點辦法,估計剛穿越回來,又要死了。

                            “可惡,如果能運轉玄天斬龍訣就好了!”

                            林君河咬牙,發現自己不僅不能動彈,經脈都斷了好多處,這可真是個惡毒的女人,這幅身體明顯還被毆打過一遍了。

                            “嘶……難道我君河仙尊才剛重生就要這樣結束了?不!不可能!我還要殺死那些賤人!”

                            “他們,必須死!”

                            林君河的眼中爆發出一股滔天恨意,就在這時,他的眼中閃過一道亮光,一只琉璃色的珠子散發著神秘的光彩從他眉心浮現而出。

                            “蒼天之眼?”

                            看到這珠子,林君河頓時一陣狂喜,將其小心的抓在了手中,眼中閃爍著異樣的身材。

                            “紈绔大少?廢人?不!我君河仙尊,要重新歸來了!”

                            “所有虧欠與我的人,顫抖吧,然后,等著我!”

                            林君河仰天長笑。

                            第2章 居然是個癮君子

                            蒼天之眼,前世的自己就是為了這個寶物才跟師傅還有最好的兄弟反目成仇,被他們偷襲而死。

                            一回想起這段記憶,林君河的胸中還是有滔天的怒火涌起。

                            他們殺死自己也就算了,面對同門師妹,自己的親女兒,那兩人下手都沒有一絲的遲疑,實在是兩個畜生!

                            想到這,林君河的嘴唇都被自己咬破。

                            一絲血液,順著空氣詭異的飄進了蒼天之眼之中。

                            “轟!”

                            林君河的大腦只感覺再次宇宙大爆裂一般的炸開,疼痛不已,而蒼天之眼也再次回到了他的眉心。

                            半晌過后,林君河的雙眼中閃過一絲金光,而后一切就又恢復了平靜,任憑林君河再怎么呼喚,蒼天之眼都沒有動靜了。

                            “這蒼天之眼還是太過神秘,就連我,對他的信息知道的也是少而又少。”

                            林君河皺了皺眉頭,很快也就不再去想。

                            至少這蒼天之眼幫自己解了毒,總算是不用一重生就這么憋屈的死去了。

                            至于蒼天之眼的妙用,看來急不得,只能慢慢的去研究了。

                            “林君河……”

                            再次打量了一下這幅與自己名字相同的身軀,腦海中屬于原本林天河的記憶也差不多都融合完畢了。

                            對于這原先身體的主人,林君河只能送他三個字。

                            人渣。

                            而且還是相當典型的紈绔大少,頭腦也不夠聰明,被幾個朋友聯合這個女人下了個這么簡單的局居然都沒有發現。

                            最后,更是被自己的大嫂給毒死,實在是太慘了。

                            而且,最讓林君河感覺頭疼的是這小子的身體實在是太過孱弱。

                            終日流連于娛樂場所與夜場,這幅身體早就被掏空了,再加上剛才被巨量的毒藥給侵蝕,讓這身體更加的虛弱了。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趕緊修煉,至少也要突破煉體期第一層。

                            沒多想,林君河馬上開始打坐。

                            要修煉的功法,他也早就已經有了抉擇。

                            前世,自己修煉的是自地球上得到的一個功法殘卷,化龍決。

                            雖然這功法最后是幫著自己成功飛升,但是對后來去了玄界大陸這個大舞臺的自己來說,已經是算不得什么好的功法了。

                            如今重生,正好選一門上等功法,讓自己快速的恢復實力。

                            就在林君河如此想著的時候,蒼生之眼突然又亮了一下,而后他的腦海之中多了一段晦澀難懂的內容。

                            “五行衍天決!”

                            腦海中這五個金色大字,看得林君河一陣心驚肉跳。

                            “這難道就是上蒼之眼的秘密之一?”

                            林君河一眼就看出了這功法的不凡,怕是自己所掌握的功法加起來,都沒它的價值高。

                            一夜的修煉很快過去,林君河睜開雙眼,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這五行衍天決,當真是神妙無比,居然在一個晚上就讓我的身體恢復了大半,而且讓我突破到了煉體第一層?”

                            “咦?九龍鼎?我上一世的本命法寶居然也帶來了。”

                            用蒼天之眼的透視能力內視自己的丹田,林君河又驚又喜。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