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妙手回春

                            點擊:
                            從天武山上下山的神秘少年陳飛,進入滾滾紅塵。
                            一手神奇醫術,妙手回春治百病;一身無敵武藝,回春妙手誅百惡。

                            第1章 觀音醉

                            “滾出去,沒錢住什么酒店,窮鬼一個!”

                            陳飛從地上撿起自己那花了五塊錢買的山寨挎包,對著酒店大堂經理豎起了中指,然后在這胖子經理爆發之前,拔腿一溜煙的跑開了。

                            “靠,不就是兩百塊的房錢嗎?要是你陳大爺我沒被騙,我開一間房放行李,開一間房洗澡,再開兩間房睡覺,上半夜睡一間,下半夜睡一間,氣死你丫的——”想到被騙的事情,陳飛此刻還有些欲哭無淚。

                            自己被老頭子從天武山上趕下來的時候,包里可是帶著一萬塊的現金。結果今天下午在街上遇到個碰瓷的老婆子,硬說自己走路撞到了她,將陳飛訛得一分不剩。

                            “這深秋的晚上,可怎么過啊!難道要和天武山上一樣,找個黑瞎子洞穴對付一晚?可看這地方,也沒黑瞎子洞啊!”

                            陳飛正想著晚上住哪的時候,忽然聽到一陣急促的汽車聲響起。他抬頭一看,只見一輛銀色的奔馳轎車,呼嘯著從馬路另一邊一座酒吧門口開了過來。

                            奔馳開得歪來扭去的,差點撞到路邊的行人和車輛,引來一片罵聲。但這奔馳速度卻一點都沒減,反而加快速度,在馬路上橫沖直撞起來。

                            “我靠,這種馬路殺手也能上路!”陳飛心中一驚,本能的想避開。不過腦海中忽然閃過今天下午,那位在自己面前碰瓷的老婆子的英姿,不由心中一動,咬咬牙,暗道,“那老婆子能碰瓷我,我陳飛就能碰瓷別人。”

                            “看這家伙,開著奔馳在馬路上橫沖直撞,絕對是為富不仁的家伙。訛他的錢,也是為民除害。”陳飛給自己找了個理由,然后心中一定,抬頭準備朝那奔馳轎車走了過去。

                            結果他的步子還沒邁出去,那奔馳好似一頭發狂的野獸,咆哮著朝自己沖了過來。

                            “靠,我這剛有個碰瓷的想法,都還沒行動,就沖我來了。老天爺你也太坑爹了吧!”陳飛欲哭無淚,本能的一閃身子,躲開奔馳車。

                            不過他剛動,眼神瞥到了自己身后,一名少婦帶著一個五六歲的小姑娘,滿臉驚恐的站在原地。

                            周圍的人見狀,不由得驚呼了出來,一個個著急無比。

                            “小姑娘,快躲開!”

                            “車子來了,大妹子,快躲!”

                            但這二人顯然是被嚇住了,根本動彈不得。眼看悲劇即將發生,陳飛腳下一個滑步,出現在小姑娘面前,雙目凝重,深深的吸了口氣,看著距離自己不到兩米的鋼鐵猛獸,一聲大喝,雙掌猛然拍出。

                            看到這幅景象,周圍的路人幾乎嚇傻了。

                            “小伙子,你不要命了。”

                            “他想干什么,用手攔車嗎?”

                            “完了,又搭進去一個。三條命啊!”

                            …………

                            “轟!”

                            一聲巨響,陳飛雙掌拍在銀色奔馳的車頭上,竟然硬生生的將狂奔的車子擋住,停了下來。

                            一時間,周圍全都一片安靜,眾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陳飛,臉上寫滿了震驚的神色。

                            陳飛雙手抬起,面色嚴肅的走向轎車側面。在他身后,震驚的人們發現車蓋上竟然留下了一對清晰的掌印。

                            “媽的,你怎么開車的,知不知道——”陳飛憤怒的喝道,準備將司機拖下來教訓一頓。

                            結果,當他拉開車門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坐在駕駛座上的竟然是一名二十七八歲的女子。

                            女子短窄的職業套裝短裙下,一雙美腿潔白而修長;婀娜的曲線往上蔓延,勾勒出一個完美的身材;雪白的脖頸處,一片誘人的緋紅;脖頸之上,是一張精致俏麗的面龐。

                            更讓陳飛有些受不了的是,美女滿臉媚態,一雙美目宛若秋水,春意盎然,小巧殷紅的嘴巴里,發出一聲聲誘惑的喘息。

                            “這——”陳飛一時間倒是看傻了。

                            而就在此時,身后傳來一陣喧鬧聲。美女司機臉上露出一抹焦急之色,秀眉輕蹙,艱難的吐出幾個字眼,“快,快帶我離開。”

                            陳飛扭頭一看,只見剛才奔馳沖出來的那個酒吧門口,聚集了一群拿刀帶棍的混混,正對著這邊指指點點,快步追了過來。

                            “車子在那?快追!”

                            “別讓那娘們跑了!”

                            “誰抓住那娘們,張少獎他十萬塊。”

                            …………

                            聽著混混們的聲音,陳飛再看臉色越來越急的美女司機,心中大致猜到了。這美女是被人追,匆忙逃跑下才開車撞了過來。

                            “沒辦法,誰讓我遇到了呢!那就好人做到底吧。”陳飛直接一頭鉆入車內,右手將美女抱起摟在懷里,左手握住方向盤,然后發動車子,呼嘯而去。

                            身后的混混們一下撲了個空,頓時破口大罵,連忙開車、騎摩托追了過來。

                            陳飛見狀,將油門踩到底,奔馳化為一道銀色的閃電,靈活的在車流中穿梭前進。

                            “嗯,啊!”

                            陳飛正專心開著車,結果懷中的美女嚶嚀一聲,嬌嫩的身軀扭動了起來。

                            陳飛沒想到自己懷里的美女會突然動起來,心神一蕩,左手一抖,飛馳的車子差點沒撞到護欄。

                            “美女,你要車震,也不是現在啊!搞不好,我們車震沒成,反而車毀人亡啊!”陳飛忍住誘惑,專心開車。

                            但美女卻好似沒聽到陳飛的話,反而在陳飛懷中扭動的動作也越來越大了。

                            “我靠,你——”陳飛正要呵斥美女,結果一看美女臉上那幾乎要溢出來的春意,心中咯噔一下,“觀音醉。她中了觀音醉的毒。”

                            這觀音醉是一種武林界中厲害的春藥,效果比各種小廣告中所謂的“催情藥”還要厲害好幾倍。女子中了觀音醉之后,在三個小時內不與男子發生關系,就會爆體而亡,很是歹毒。

                            就算在武林界,這種惡毒的藥,一般人也不會用。陳飛卻沒想到今日被用到了這么一個美女身上。

                            感受著懷中美女越來越熱的體溫,陳飛目光掃向了街道兩邊,“她體內的毒素已經蔓延到了全身,必須得找個地方休息解毒。”

                            第2章 為美女解毒

                            猛然間,陳飛看到了一個熟悉的招牌。確定身后追擊的小混混都被甩掉之后,他猛地一打方向盤,輪胎與地面發出一陣刺耳的摩擦聲,銀色的奔馳在車流的縫隙中,劃出一道九十度的弧線,用一個漂移停在了酒店門口。

                            酒店門口,一個胖子正在招呼著客人,看到奔馳車開來,他滿臉笑意的迎了過來,結果看到車內下來的人,臉色頓時就變了,喝道:“是你?”

                            “胖子,是你啊!”陳飛一看這胖子,正是剛才趕走自己的那個酒店大堂經理。

                            “你還來干什么?我告訴你,沒錢就——”胖子經理逮著就要教訓陳飛,想要以此來顯示自己的高貴,滿足自己的那不能明說的欲望。

                            但陳飛眉頭一挑,喝道:“來酒店,我當然是住宿了。不然來參觀你這頭肥豬啊!”

                            “你——”胖子經理正要發怒,結果就看到陳飛從車內抱出一個美女,朝酒店里面走去,同時道,“快,去給我開間房啊!”

                            “開房,你——你有錢嗎?”胖子經理看著美女和陳飛,心中有些不爽。

                            陳飛冷笑一聲,伸手摸進美女懷里,掏出一張金卡,直接丟了過去,道:“沒看到我開奔馳過來的嗎?還會差你那兩個房錢。胖子,去給我開一間最好的總統套房。”

                            胖子經理接過金卡,一看上面巨大VIP字樣,頓時哆嗦了一下,連忙點頭哈腰恭,和之前那志高氣揚的樣子完全不同,顯得非常恭敬的說道:“貴客請稍等,我馬上為您開房。”

                            飛快的開好了房,看著陳飛抱著個大美女上樓去了,胖子經理眼中嫉妒的光芒幾乎要溢出來了。

                            “那家伙到底有哪點好,沒我有錢,還沒有我帥,結果出去一趟,回頭就弄了個絕色大美女來開房,還是對方付錢。難道,難道這小子那方面很強?”

                            在胖子經理嫉妒的哀嚎聲中,陳飛抱著美女進入了房間。

                            不愧是總統套房,面積巨大,裝飾豪華。但陳飛卻沒時間享受了,將美女放在床上,他趕忙到浴室放了一浴缸的冷水,然后將美女抱到浴缸前。

                            “美女,我可不是故意的,這是為了給你解毒!”陳飛心中默念了一句,然后雙手動作了起來,迅速將美女身上的衣服剝了個精光,露出一具絕美的胴體。

                            “啊,我熱!”

                            美女一聲嬌媚的呻吟,將雙眼冒星星的陳飛驚醒了,趕忙抱住美女,小心翼翼的將她放到了浴缸里。

                            渾身紅熱的美女一下浸泡到冷水中,嬌軀猛地為之一顫,嘴里發出一陣誘人的呻吟聲。

                            “美女,你可別誘惑我。不然的話,我不用銀針給你解毒,用另一種辦法來解毒了。”陳飛心中想著,手里多了一根銀針。

                            左手將浴缸中的美女按住,右手捏住銀針,快速的在美女身上下針。

                            片刻之后,陳飛收回銀針,低聲自語道:“美女,我用銀針給你注入我的內元,化解觀音醉毒素。很快,你就能痊愈。”

                            正當陳飛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浴缸中的美女,卻忽然劇烈的顫抖了一下,然后皮膚變得一陣紅一陣藍,標志的五官緊蹙在一起,顯得極為痛苦。

                            陳飛大驚,轉身回來,抓住美女的皓腕進行把脈。數秒鐘后,他面色一變,暗道不好:“不好,這美女本來身體有頑疾,我的內元注入她體內,解毒不成功,反而激發了頑疾,現在麻煩了。”

                            看著美女痛苦的神色,陳飛也顧不得那么多了,一把將美女從浴缸中抱起來,放到寬大柔軟的床上。隨即脫掉了身上的衣服,撲了上去。而那美女也似乎感受到了身邊的溫暖,整個人化為一條靈蛇,纏繞了上來。

                            頓時,房內嬌喘微微,春光旖旎。

                            一夜瘋狂,次日清晨,當陽光照進房間。

                            林秋涵緩緩睜開眼睛,她感到身子一陣酸痛,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竟然光溜溜一片。林秋涵頓時驚訝得差點從床上彈起來,而當她扭頭一看,發現身邊睡得正甜的陳飛之時。昨夜瘋狂的場景頓時浮現了出來,林秋涵俏麗的面容逐漸陰沉了下來,猩紅的雙目盯著陳飛,整個人好似即將爆發的火山。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