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惡人大明星

                            點擊:
                            林海文帶著一款,玩家可以在里面無惡不作的惡人谷游戲穿了,于是他可以在現實中言行無忌,橫行霸道,想罵誰就罵誰,想打誰就打誰,想欺負誰就欺負誰,不用忍氣吞聲,不用委曲求全,不用理會潛規矩——還可以利用被他欺負的人貢獻的惡人值,從游戲中兌換無數神奇道具……

                            第0001章 一朵兔子形狀的云

                            喝得太多了,腦袋里像是要裂開一樣,林海文暗罵那些癟犢子,冰茶干紅,白酒扎啤,不知道灌了多少下去,眼皮子重的跟掛了個酒瓶似的。

                            暈暈乎乎間,耳邊好像有人在說些什么。

                            “要不,再給他請幾天假?”女聲。

                            “這小子是不是裝的啊?醫生不是說沒問題了么?”男聲。

                            “不會吧,這不是暈著呢么?”女聲。

                            “要不,我掐他一把?”男聲,“拿個耳朵勺扎他指頭尖試試?”

                            等老子醒的,不收拾了你我就不姓林,林海文迷糊間還沒忘了發狠,這聲音他都記不起到底是誰了,不過總跑不過他幾個下屬就是了。

                            “我扎你一下試試?”女聲讓林海文心里一松,還是姑娘靠譜啊,以后公司還是要多招姑娘,“給他潑點冰水吧,這個刺激可能小一點”

                            好吧,林海文收回剛才的決定,使出了小狗搶奶吃的力氣睜開了眼睛。

                            一男一女,女的漂亮,男的儒雅,從模糊變清晰……這倆特么是誰啊?

                            “看吧,我就說這小子是裝的,一嚇就睜眼了吧?”儒雅中年男人簡直表里不一。

                            漂亮女人低頭看了看,帶著溫和的笑容,還摸了摸林海文的額頭,唔,手好軟,暖暖的,“不發燒了,這醒過來的樣子演的還挺像的,要不是成績太差,人太蠢,去考電影學院還是有前途的。”

                            撲!

                            林海文正要破口大罵,腦子里一陣劇痛傳來。

                            華國,臨川市,高二……呃,學渣……

                            “瞧瞧,這個眉頭皺的幅度,和《末日帝國》里那個誰,沈俊濤,剛剛醒過來的樣子,是不是一樣一樣的?”

                            “別說,還真有點像啊。不過我覺得整體上來說,和《岳陽琴師》里頭陳文演的那個角色,最開始從昏迷里醒過來的樣子更像。”

                            “要不考不上大學,送他去上個演藝技校吧,混個特約演員,待遇就不錯了。”

                            我真是作孽做的太多了,才會被發配到這個世界來,還有這么一對父母,林海文腦子里的疼痛感、穿越的慌亂,都比不上心里被羊駝奔騰而過帶來的風中凌~亂。

                            沒錯,這兩個正在探討他“演技”的男女,就是他這具身體的父母——當地一家報紙的編輯林作棟,某工廠的出納梁雪。隨著他接收身體的記憶,也難免有了孺慕之情,剛才等老子醒的狠話,也就當放了一肛氣體了。

                            穿越了?居然還來到一個平行世界。

                            統一華國的是周始皇?

                            歷史上有三位登基的女皇帝?

                            華國只有二十四個民族?

                            奴隸制、封建制、民族獨立戰爭……總算整個文明框架、歷史進程還是一致的,文字這些也并沒有區別,林海文松了一口氣,背井離鄉已經很慘,要是還要裝成一個傻~逼才能蒙混過去,那就更慘了。

                            “我們兒子這張臉還是不錯的。”

                            “光靠臉也沒用啊,一肚子稻草,數學就考六十多分。”

                            “真是不懂,拍電影的干嘛要數學好。”

                            “可能賺錢太多,怕數不過來?你說,沈俊濤一年能賺多少?《末日帝國》三千多萬票房,他起碼得有個一百萬吧?”

                            那對父母,在林海文轉過250個念頭之后,還在煞有介事地討論他的演藝前途,甚至歪樓到電影明星的收入和片酬去了。

                            “我有點餓了。”林海文決定不再計較,有氣無力地開口了,他確實餓得不行。

                            林作棟和梁雪終于停了下來,看著他們的兒子。

                            “下周一你們期末考,你去考我就給你買個煎餅,要不你就先餓著,到點了吃病號飯吧。”林作棟一臉冷酷無情。

                            “我是不是你們撿來的啊?”

                            “我們像是那么有愛心的人么?”

                            “……不像。”

                            “那不就得了,要不是自己生的塞不回去,誰費這么大勁兒養孩子啊。”梁雪也是冷面一刀。

                            “……給我買個煎餅吧。”

                            將林作棟買來的三碗雞湯瘦肉粥,六個大~肉包子,三個油餅都給灌了下去,林海文的饑餓感才得到緩解。

                            “天啊,我兒子變成一頭豬了。”梁雪睜著一雙大眼睛,驚恐地看著那些空碗、空袋子,那原本是他們一家仨人晚上的飯。

                            幸好,一通檢查之后,醫生斷定林海文并沒有變成一頭豬,而且情況很好,甚至提前能辦出院。林作棟和梁雪立刻打發林海文起床,梁雪給他收拾東西,塞進包里,林作棟幾乎是跑著去辦出院了。

                            難道這個世界的親情是這個模式的?

                            可是,林海文看了看邊上的小孩,他~媽媽的聲音溫柔地像是要滴水了,他爸爸買了大包小包一堆零食放在邊上,爺爺給他削蘋果,奶奶在切橙子。林海文終于不得不承認,并不是世界太冷酷,只是家里少溫暖。

                            “我跟你~媽都是騎車來的,你自己打車回去,對了,你的東西自己拿啊,我們騎車不好拿。”林作棟手續辦完,回來拎起自己的公文包,跟梁雪一道先走了……先走了。

                            你們知道不知道,我剛剛穿越了?你們不應該給點小溫暖小體貼么?

                            算了,要是知道他們兒子被穿了,估計體貼是沒有,鍋貼就少不了了。林海文認命地拎起自己的包,他是腦震蕩昏迷進的醫院,總共就住了四天,也沒啥東西,然后在邊上那床人家同情的目光里走出病房門。

                            “我先走了,過年來看你們哦。”

                            林海文把頭伸進病房,笑容滿滿地告別之后,迅速腳底抹油,溜了。

                            后面一陣雞飛狗跳,林海文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眼淚也啪嗒啪嗒地滴下來。

                            真就特么地穿了!

                            家人、朋友、事業,還有他的貓,都沒了。

                            ……

                            “你打車打到京城去了?”

                            在醫院外邊發呆了一個小時之后,梁雪的電話打過來了。

                            “哦,我馬上回來了。”

                            “成了,別被坑了,從醫院過來,十八塊,打你也不能多給他一塊,啊。”

                            “知道了。”

                            林海文左右看看,醫院門口居然沒有出租車,他嘆了口氣,在手機上找到打車軟件——原身基本不打車,裝這個軟件,大概是為了裝叉。不過林海文自己很多時候不愿意開車,叫車的頻次比較高。軟件叫“go-sky”,翻譯過來大概是“送你上天”?

                            確定了目的地,很快就被搶了單子。

                            “老板,是你叫的車啊?你在哪兒啊?”

                            “我在——”林海文上下左右看了看,“我在一朵兔子形狀的云下面。”

                            那邊沉默了一會兒,“那我在兔子屁~股那里等你。”

                            “……我在市醫院東門口。”( )

                            第0002章 惡人谷

                            “市醫院有精神科么?”

                            林海文聽到“送你上天”的司機,壓低了聲音在問身邊的人。

                            “沒有吧,也不一定哦,我也不清楚。”

                            對話幾句,那個司機才干咳了兩聲,“那個什么,老板啊,我有點意外,要不我把單撤了,你再喊輛車?”

                            “你要是敢撤單,我就投訴你,說你罵我精神病、拒載,還有,我會投訴你歧視醫院的病人,你看著辦吧。”

                            “你——”

                            “等你哦。”林海文掛了電話,自言自語了一句,“幸好,我還是這么賤。”

                            可能是“送你上天”管理比較嚴格,司機到底還是來了,不過一路上兩看相厭是沒法避免的了,最后算賬的時候,十六塊——比他~媽說的十八塊還要便宜一點,估計是司機抄了近路打算盡快把他扔下車。

                            “人賤就是有好處。”

                            這一被林海文在原世界驗證過無數次的理論,在新世界也得到了證明和支持。

                            “回來了?”林作棟手上拿著一份稿子,寫寫劃劃的,作為一個編輯,林作棟基本大部分時間都是這個狀態。

                            “嗯,爸,你是情感板塊的編輯哦?”

                            “是啊,怎么了?”

                            “呵呵,沒什么,我回房間收拾了。”林海文干笑了兩聲,怪不得!怪不得家庭的情感模式這么奇葩,原來是有一個情感版塊的男編輯當一家之主。他~媽梁雪,估計也是日久天長被改造了。

                            大概收拾收拾,林海文掏出手機來看了看。

                            這個世界在互聯網上的發展跟原世界還是比較一致的,其它方面有發展的更好的,也有發展的比較差的,比如文化娛樂方面,就有點落后。

                            “真是一只頑強的企鵝,”林海文看著一個海藍色的app,qq居然還是華國最大的即時聊天軟件,簡直跨越時空都無法摧毀這只企鵝了。除了qq,其它的大都發生了變化,最大的購物app叫“天街”,最大的華文搜索網站是“寰宇”,最大的社交網絡還是叫“微博”,不過是隸屬于一家叫昆騰的公司,幾個軟件在功能上倒差不太多。

                            “咦,惡人谷?”林海文在最后一頁看到了一個app,“不是吧,你居然跟qq一樣強悍?”

                            林海文原身的手機里也有這么一個游戲,是個特別非主流的游戲,游戲設置了兩個模塊,一個就是惡人谷,一個是江湖,玩家在江湖里作惡,積累惡人值,然后到惡人谷里隨機兌換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有實體的,也有虛擬的。林海文曾經就兌換到一個充~氣~娃~娃,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物業大~爺看他的眼神,頗有一種同道中人,你知我知的意味。惡人谷這個游戲還是相當受歡迎,畢竟現代社會大家壓力都很大,而且都得與人為善,能夠在游戲里四處作惡,確實是相當爽的。

                            “我怎么不記得下過這個游戲了,”林海文想了想,點擊了惡人谷的圖標。

                            整個手機屏幕驟然一黑,一根血紅色的進度條,1%,2%……

                            過了十分鐘左右,游戲才進入正式界面。

                            “開個游戲要十分鐘,”林海文撇撇嘴,惡人谷模塊一模一樣,npc也絲毫沒有區別,還是一個長須長發的老頭子坐在那里,“不會吧,qq的界面都變了,這個游戲居然還是一模一樣?”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