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神奇牧場

                            點擊:
                            看見翹著二郎腿休息的貓頭鷹,你不要驚奇。
                            看見坐著休息的牛、田間勞作的狗熊,你也不要驚奇。
                            大力菠菜、跳跳豆,加血、加藍雞尾酒……這些都是小玩意。
                            神奇的牧場系統,給孤身闖美帝的劉赫明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在這個神奇牧場之中,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老劉鼓搗不出來的。

                            第1章 天上掉下個洋媳婦

                            美國得克薩斯州休斯頓市,對于華夏人來講并不陌生。這里是有名的太空城,更是當年大姚曾經奮斗過的地方。作為偽球迷一員的劉赫明雖然不咋會打籃球,可是對這邊也了解一些,更不用說出國前還仔細的跟度娘打探了一番。

                            現在的他就坐在路邊的一個快餐店里品嘗著正宗的美式咖啡,可是他的心情卻跟外邊那淅淅瀝瀝的小雨一樣,滿是陰霾。

                            人們常說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可是對于劉赫明來講,不如意的事情太多,突然來了一件如意的事情反倒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事情還得從去年,也就是2013年的年底時說起,正在單位里數著日子等放年假要回家的劉赫明接到了一個讓他“震糞”的消息,他的媳婦要跟他離婚,而且這個媳婦還是個美國妞。

                            當時看著這個找上門來的律師,劉赫明微微一笑,竟尼瑪扯淡。光棍打了這么久,特么的還跟我說有媳婦。

                            一直以來他都覺得拖了國家的后腿,收入水平永遠趕不上房價的增長速度。工作幾年了,不說沒有想過娶媳婦,可是特么的娶不起啊。自己賺那倆錢還不夠人家的彩禮錢呢,更不用說買那兩萬多一平方的房子了。

                            可是當這名律師拿出來一張照片和一張自己那略帶青澀面容的身份證以后,他就覺得這個事情還真的特么的可以扯一扯。

                            照片上的那個姑娘,沒啥印象,是個半身像。金發藍眼,皮膚白皙,深陷的眼眶就好像要將你的眼睛也給吸過去。尤其是那藍色的眼睛,哪怕隔著照片,都仿佛帶著魔力。

                            而那張身份證就更不用去懷疑了,上邊的人就是自己,可是這個身份證是自己丟失了好多年的,還是在美國搞丟的。

                            這時候,人家律師又拿出來一堆復印件,其中的一張竟然是結婚登記表。那上邊簽著的Dexter赫然就是自己,雖然有些歪斜,自己的字還是認得出的。那時候迷《嗜血判官》啊,就給自己起了這么個英文名。

                            他腦洞大開,懷疑過這是一個驚天大騙局,算計的就是自己這個小人物,也許里邊隱藏著什么驚天大陰謀。

                            可是律師的話證明他真的想多了,該是屌絲一枚那也是沒法瞬間變成高富帥的,他還是他,那個年近三十,無所成就的劉赫明。

                            只能說這個媳婦娶得有些糊里又糊涂,就算是說天上掉下來的也不為過。

                            人生總會有那么一兩次幸運的時候,五年前他也曾有過。買彩票中了幾萬塊錢,給他樂得不行。恰巧公司同事相邀就報了個美國游的旅游團,跟著出去開開眼界。

                            而現在這個叫做薩莎?麥克吉爾的洋媳婦,也就是照片上的這個姑娘,就是在拉斯維加斯玩的時候娶的。過程,他早已沒有記憶,誰知道那時候咋娶的,反正就是娶了。

                            現在的情況就是人家那邊要再婚,所以得先跟他離了,而他的身份證就是當初結婚時給人家留下的“定情信物”。也正是通過這張身份證,人家才找到的他。

                            這個快速的注冊結婚,在國內是不被承認的,在國內你必須得領結婚證才可以。可是在美國,這就是合法的。所以人家姑娘也不讓他白跑,會給他二十萬美金以上的分手費。

                            對于他來講,這可是巨款啊,一百多萬啊。拿回來以后,房子就有著落了,沒準還能娶個真媳婦。

                            所以他也就跟公司請了長假,在律師的協助下辦理完所有的手續,過完了春節就跟著人家顛顛的來到了休斯頓。

                            這個事情對他來講,也是一件得意的事情。可是現在他真的得意不起來,心中是越想越不對勁兒。

                            沒有正兒八經的結過婚,可是他在電視上看過人家離婚。尤其是美國這邊,經常都是由律師將離婚協議帶來,咔,簽個字,這就離了。用得著千山萬水的飛到華夏去找自己么?還用得找給自己“分手費”?

                            只能說當時自己就是財謎了心竅,只看到了這個分手費,沒有想別的事情。然后昨天晚上也是倒時差,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心中的“陰謀論”再次升起。

                            莫不是有人需要自己的心肝脾胃腎?這是一個人體器官買賣的組織?就算是自己在這邊被人給做了,應該也沒有人去關心吧?

                            可是還有個聲音告訴他,這個事情不可能。這不是演電影,摘下來就能用,人家得配對兒,匹配了才成,不可能通過自己的身份證就將自己的身體檢查完畢。

                            可是推翻了這個想法以后,他還會有別的想法冒出來。根本都沒怎么睡好,也沒啥精神,這么一會兒都喝了兩杯咖啡來提神。

                            快餐店門上的鈴聲響起,那位過去國內找自己的叫做杰克的律師走了進來,劉赫明對他招了招手。

                            別看叫杰克,也是華人,只不過人家當年學習好,留學在這邊考下了律師執照,這才留在這邊工作。

                            “你好像并沒有休息好。”杰克做到了他的對面說道。

                            劉赫明搖了搖頭,“倒時差太費力。我有個問題要問你,你一定要誠實的回答我,你是我的律師,一切都要為我來考慮吧?”

                            杰克點了點頭,“雖然我不是你直接聘用的,但是我也是你的律師。費用會在你這次的收益中扣除,這個在國內的時候我就已經跟你解釋過了。”

                            “那你老實告訴我,這次的事情是不是還有別的事情?”劉赫明盯著他的眼睛問道。

                            “還有別的事情?難道你想多爭取一些財產么?其實倒也可以。你妻子的家庭很不錯,在休斯敦也是一個比較有名的家族。不過頂多能夠再爭取來十萬美金左右,太多的話,他們恐怕就不會協議離婚。”杰克皺眉想了一會兒后說道。

                            “不不不,這個不是錢的問題。你想一想,如果很簡單的話,為什么不在國內讓我簽署文件,直接把錢給我就好呢?”劉赫明搖頭說道。

                            “其實這也很正常,有錢人考慮到事情永遠跟我們不同。如果你簽字離婚以后,可能會需要補充一份保密協議。從我了解到的一些資料來看,他們這個家很保守,可能在他們看來你就是一個污點。”杰克聳了聳肩膀說道。

                            “所以他們也會希望這個事情能夠和平、不引起任何麻煩的解決掉。而且我也勸你真的不要打算占據更多的財產,從我的角度來講,我建議你只可以適當的增加一些小要求。”

                            “我說哥們啊,咱能不能別老看著錢?我就是覺得這里邊還有別的事情。英文我說都不利索,更不用說看那些密密麻麻的協議之類的。今天你一定要幫我好好把關,要是什么能夠引起你注意的事情,一定要告訴我。”劉赫明看著他說道。

                            “OK,其實我覺得你是想多了。富人離婚,往往關鍵的問題都是在財產分割上。其實我都有些羨慕你的好運氣,就算是在美國,二十萬美金也是一筆巨款。”杰克笑著點了點頭。

                            美國是一個資本主義國家,這個國家中也處處充斥著利益。為了利益,兩個大打出手的人可以暫時合作,為了利益同樣可以去違背自己的良心。

                            在美國生活的這些年,見得太多了。尤其是在處理離婚案子的時候,離婚之前夫妻雙方往往都會盡可能多的尋找對方的過錯,讓自己離婚時在財產分割上爭取更多的份額。

                            要不然他怎么會羨慕劉赫明的好運氣呢,這輩子就到美國來玩了一次,然后就娶了個媳婦。啥都不用管,簽字離婚后就能混二十多萬美元耍。

                            第2章 喜當爹

                            乘坐著杰克的車子來到律所中,這家律所還真不小,據杰克介紹是美國西部第二大律所,占據了這棟大廈的15-18層。

                            以劉赫明現在對英文的認知能力,還真記不住律所的名字。他們來到的是十六層,進進出出的全是外國人,就算是一些女性,給他的感覺都帶著一股彪悍的氣質,很強勢。

                            “先等一下吧,一會兒對方就會到這邊。不要直接回答對方律師的問題,我會仔細跟你解釋清楚后你再選擇性的回答。”杰克領著他來到一間不是很大的會議室中說道。

                            劉赫明點了點頭,現在的他心中是五味雜陳。很害怕,擔心這里邊會有什么陰謀。可是也有些小幸福,雖然沒什么印象,對方畢竟也是自己在法律上的妻子。

                            九點一刻,就在劉赫明這樣復雜的心情中,他那傳說中的妻子領著一隊人馬殺了過來。

                            沒有看差,確實是一隊。看那個架勢,跟著的人里邊最少有四個人是律師,第五個應該是那種富家小姐的保鏢。反正劉赫明就覺得,只要自己的這位“妻子”一聲令下,這名保鏢就能將自己給生撕了。

                            而他的目光也被自己這位傳說中的妻子所吸引。戴著墨鏡看不到眼睛,身上的衣服他也不認識什么品牌,不過看著就很高檔,整個人的氣場也非常強大。

                            他腦補了一下,這個媳婦與照片上的容貌應該沒有太多的變化,反倒更增添了一種成熟的美。他都很懷疑,當年自己怎么就“娶”了這么一個略帶高傲的媳婦。

                            薩莎?麥克吉爾,進來后僅僅是掃了他兩眼。這是在他的感覺中的,具體有沒有看他,他也不知道。因為人家帶著墨鏡,只不過人家這個團隊的氣勢已經把他給震住了。唯一的好處就是多少讓他放下點心,媳婦是想正兒八經跟他離婚。

                            他的心中反倒還有一點小小的盼望,就是這個媳婦能不能將墨鏡給摘下來,讓自己好好的看看到底是什么模樣。或者說,能不能來個自拍,好歹回去也能顯擺一下,這怎么說也是一段傳奇的經歷不是。

                            其實還真沒有他什么事情,都是杰克跟他們在交流。語速很快,劉安然這邊只聽清了四十萬美元、三十五萬美元,這樣的數字詞匯,猜測是在討價還價。

                            不過在看到杰克仔細的看起那份對方律師給遞過來的協議后卻皺起了眉頭,劉赫明心里就咯噔一下子,這里邊有情況啊。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