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透視神醫

                            點擊:
                            一次偶然,讓李勇不僅擁有透視能力
                            更擁有八十個醫生的畢生經驗!
                            從此疑難雜癥,全包!
                            你有隱疾?沒問題!
                            開刀難度大?小意思!
                            婦科病?額,等等,真的沒有那方面的想法,畢竟能看的,都看的到......

                            第一章 有種今晚你就別回來

                            砰砰砰!

                            “小勇,你在嗎?”晚上八點,李勇剛回到出租屋,屁股還沒坐熱呢,外面就響起了敲門聲,緊接著是房東甜膩的詢問。

                            李勇頓時心中一驚,暗自嘀咕道:“奶奶的,真是怕什么來什么啊?”

                            今天是交房租的日子,可他前段時間才找到工作,工資還沒發呢,之前攢的一點錢早都花光了,現在渾身一毛錢都沒有,哪還有臉去開門啊?

                            可躲著也不是辦法,李勇心中無奈,也只能不情愿的挪動步子,前去開門。

                            房門打開,張玉容那漂亮的臉蛋顯現,她穿著紫色的睡裙,配合著白嫩的肌膚,無處不彰顯著成熟女人的韻味。

                            似是剛洗過澡,張玉容濕漉漉的頭發披在肩上,散發出誘人的香味。

                            李勇頓時眼前一亮,聞著張玉容身上的清香,大咧咧的道:“張姐,晚上好啊,最近天氣轉涼了,要不要我過去給你暖被窩啊?”

                            他在這住也有一段時間了,和張玉容也熟,所以開起玩笑來盡是葷段子。

                            “你走開。”張玉容嫌棄的退后兩步,接著伸出小手,沒好氣的道:“小子,你少在這給我貧,該交房租了,一共八百塊,拿來吧。”

                            說話的時候,張玉容還調皮的眨眨眼,一臉得意。

                            李勇也想交,可無奈囊中羞澀啊,他直接拉過張玉容的小手,輕輕的撫摸,嬉笑道:“張姐,那個啥,最近有點不方便,要不我下個月一起交吧?”

                            “真是個好主意,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張姐慢走,明天去你家喝茶。”他這話說出來,不給張玉容回絕的機會,直接就要溜進房間。

                            可是他剛轉身,就感覺左耳一疼,艱難的回過頭來,正好對上張玉容惱怒的小臉,而那小手正揪著他的耳朵呢。

                            “小子,你今兒到底交不交?不交的話現在就給我搬出去。”張玉容早就見識過他這無賴手段,一點也不上當,揪著他的耳朵,嬌憨的道。

                            “哎呦,疼。”沒有糊弄過去,李勇干脆也放棄了,難為情的道:“張姐,我不是不交,是真沒錢啊,咱再緩兩天,就兩天。”

                            “你真沒錢?”張玉容只是想要房租,看他這個樣子,略帶吃驚的問道。

                            李勇認真的點頭,他要是有錢,才不會在這扯這些沒用的呢。

                            張玉容頓時有些為難,她總不能真把李勇給趕出去吧,兩人都這么熟了,她還真做不出那么無情的事情。

                            可這小子實在太過氣人,她不甘心就這么放過李勇,漂亮的丹鳳眼在李勇身上掃視,忽然眼前一亮,指著李勇脖子上的紅色吊墜,興奮的道:“這個,你用它來做抵押吧。”

                            李勇下意識的就捂住了吊墜,他從小就是孤兒,這是他父母唯一留下的東西,還指著它認祖歸宗呢,要是被張玉容給弄丟了,他所有的希望可都沒了。

                            沒辦法,李勇只能丟掉面皮不要,不好意思的道:“張姐,這是我父母留下的,不方便,你看能不能換個東西?”

                            張玉容也不想強人所難,可在李勇身上掃視一圈,這小子連個像樣的手機都沒有,更別說能值八百塊的東西了。

                            她不滿的撇撇嘴,雙手抱胸,有些傲嬌的道:“那你自己說,用什么來做抵押?”

                            李勇頓時為難起來,他最大的資產就是那破手機,可還不到五百塊,都用了兩年了,估計拿出來也會被張玉容嫌棄。

                            看著張玉容那傲嬌的臉蛋,他眼珠子一轉,頗有些興奮的來到張玉容身邊,低頭聞著那秀發上的香氣,低聲壞笑道:“張姐,要不我用身體抵債,咱今晚去你那,我保證把你伺候舒坦咯。”

                            說話的時候,他那咸豬手就搭在了張玉容纖細的腰肢上。

                            啊……

                            張玉容嚇得趕緊跳開,小臉羞得通紅,惱怒的道:“小子,你再這樣,現在就給我搬出去。”

                            話雖這么說,但張玉容的眼睛,還是忍不住在李勇身上多瞟了幾眼。

                            張玉容雖然三十來歲,可皮膚卻保養的很好,就像二十五六歲的大姑娘,再加上她那妖嬈的身材,成熟女人的韻味,是個男人就會動心。

                            可偏偏她那死鬼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好幾個月都不回一次家,她這身材雖好,可已經很久沒被滋潤過了。

                            張玉容想到這些就生氣,也無心和李勇扯皮,惱怒的道:“我就給你緩兩天,到時候你再不交,就給我搬出去。”

                            話說完,她直接轉身,扭著豐挺的翹臀進了自己家門。

                            總算躲過了一劫,李勇不禁長出一口氣,兩天后就是十五號,到時候發了工資,他也就不會這么不堪了。

                            他越想越興奮,嘴中哼著葷調子,走進房間,仰面就趴在了床上。

                            啊……

                            可是下一刻,他就從床上跳了起來,樂極生悲,他剛才動作太猛,被吊墜給硌在了胸腔上。

                            李勇吃痛的坐在床上,趕緊低頭去看傷勢,可是這一看,他頓時傻了,奶奶的,吊墜竟然直接刺進了胸腔,鮮紅的血液逐漸溢了出來。

                            所幸李勇就是醫生,知道怎么包扎,他趕緊就要去找紗布,可是剛起身,腦中猛地一陣刺痛,接著就暈了過去。

                            迷糊中,一段段記憶匯聚成流,不斷涌向李勇的腦海,塞得他腦袋都快要爆了,但那些記憶流卻沒有半點停下的意思。

                            “奶奶的,我竟然要死的這么悲催,真是丟人啊。”李勇不甘而又無奈的罵著,他在蛋疼的時候,想過無數種死法,可卻從沒想過,會被一堆不知名的記憶把腦袋給塞爆而死。

                            他簡直不敢想象,等有人發現他尸體的時候,媒體會怎么報道。

                            世上最安樂的死法:男子直接睡死;

                            世上最悲催的死法,男子被吊墜給硌死;

                            ……

                            要是被人知道,他在臨死之前,還有這么多逗逼的想法,恐怕會直接笑死。

                            李勇亂七八糟的想了一通,他甚至已經做好了迎接死亡的準備,可那些記憶流最后一波沖刺,竟然全部涌進了腦海。

                            緊接著他的腦袋一片清明,那些記憶偶爾涌出,就像是他自己的一般,可李勇能夠確認,自己確實沒有那種經歷。

                            “哈哈,老子沒死。”劫后余生的爽感,讓李勇直接大笑出來,他激動的坐起來,不斷查看身體,確認沒有問題,這才松了一口氣。

                            可是接下來的場景,驚得李勇長大了嘴巴,半天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眼前原本堅厚的墻壁消失,張玉容渾身不著片縷,一臉幽怨的坐在床上。

                            李勇長這么大,還從沒在現實中見過女人的身體,此刻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嘴角更是不堪的流出了口水。

                            在他的注視中,張玉容忽然看向這邊,羞惱的抱怨道:“那個死鬼也不知死哪去了,整天讓老娘獨守空房,惹火了老娘,給你弄頂綠帽子帶著。”

                            張玉容雖然在看這邊,可似乎并沒有發現李勇。

                            說話的時候,她低頭看向自己的身體,滿臉哀怨,似是像找個男人,輕柔的撫摸。

                            李勇也沒想到,自己竟會意外看到這種場景,不過他卻不敢再看下去了,不是不想,而是怕經受不住那種誘惑。

                            他趕緊收回目光,轉而躺在床上,回想剛才的事情。

                            這他娘的也太神奇了,老子的眼竟然能穿透墻壁,看到那邊的情景。

                            他迫切想要弄清事情的真相,靜下心來,開始梳理腦中的記憶,這些東西現在就像是他的一般,只要他想,就能隨意翻看。

                            在記憶流中翻看,李勇很快就搞清楚了真相,這神奇的事情都因脖子上的吊墜而起,那玩意有個好聽的名字,叫做回魂玉。

                            只依附在醫者身上,等主人死亡之后,就會把主人的行醫記憶收進玉中,等到下一任主人的時候,又把前主人的記憶釋放出來,而在李勇之前,回魂玉已經有了八十個主人。

                            也就是說,現在的李勇不僅有透視能力,更擁有八十個醫者的畢生經驗,其中包含各種行醫經驗,還有古老的藥方,這簡直是無價之寶啊。

                            而且李勇的透視眼,還有一個神奇的功能,可以透過人體的皮膚,看清里面的病癥,這對醫者來說,簡直就是不二法寶。

                            搞清楚了這些,李勇頓時興奮起來,有了這些寶貝,他還做哪門子的工作啊,隨便開個診所,就能賺翻天。

                            李勇越想越興奮,他恨不能直接跑去醫院辭職,可此刻天還沒放亮,他只能收起內心的激動,轉而找出一套內功心法修煉起來。

                            據說這是扁鵲留下的東西,不僅能夠強身健體,而且還能用于治病,只可惜這東西幾經流傳,損失了很多,只有前三層的心法。

                            不過這已經很不錯了,畢竟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你總不能要求它還是肉餡的。

                            李勇向來看的開,也不管那么多,直接修煉起來。

                            心法修煉倒也簡單,李勇很快就已入門,他安靜的坐在床上,一直修煉到七點,這才起身去洗漱。

                            雖然一晚上沒睡,但他卻一點也不覺得困,反倒是精神抖擻,渾身有使不完的力氣。

                            他洗漱完畢,著急的就向醫院趕去,如此神奇的東西,他得先去試試才行。

                            可是他剛開門,迎面就遇到了張玉容。

                            今天的張玉容,經過了特意的打扮,一件紫色的緊身長裙,將那窈窕的身姿完全展現出來,右腿側開著一條很長的岔,裙擺隨風搖擺,偶爾間能看到一條渾圓白嫩的美腿。

                            李勇不禁看的一愣,腦中不由想起了昨晚看到的場景,不過他現在可不敢再去看了,這萬一要是流鼻血了,可就糗大了。

                            因為昨天的事,張玉容怨氣很大,看到李勇的眼神,羞惱的瞪了他一眼,嗔怪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摳出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