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都市逍遙狂少

                            點擊:
                            逍遙狂少身份神秘,功夫逆天,艷福頂級,縱意花都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各路惡少,各路大佬,各路高手,嘲諷他的,鄙視他的,擋路的,必然被他踩在腳下。逍遙狂少,問鼎都市。

                            第1章 必須出手

                            景湖。

                            夏日中午,驕陽似火。

                            楚清揚坐在向陽小區附近的小飯店,吃著烤串,喝著啤酒。

                            本來是頂級豪門大少,可他眼下只能過這種簡單的生活,目前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

                            陌生號碼來電,歸屬地是景湖,楚清揚有點疑惑,剛接起來,就聽到一個分外甜美的聲音:“趙芳的通訊錄里有你,你是她什么人?”

                            “我是她的鄰居,你是誰?”楚清揚道。

                            “我是活力健身中心的總經理林月嬋,你的鄰居趙芳在我這里。前段時間她從我這里借了二十萬,說好了一個月還,可現在已經逾期半個多月,所以我只能把她請了過來。”林月嬋慍聲道。

                            楚清揚沒有和林月嬋打過交道,可林月嬋的大名,他是多次聽說過的。

                            林月嬋是景湖城市論壇評選出的四大美女之一,同時,也是景湖的瑜伽女王。

                            楚清揚在網絡上見過林月嬋教授瑜伽的視頻,臉蛋美,身材辣,身體柔韌性好到了極點,各種高難度的動作,都能做出來。

                            楚清揚很著急,可他暫且聽林月嬋說下去。

                            林月嬋一聲輕嘆:“這個趙芳夠慘的,就連她的母親都不管她了,她的通訊錄里其他人,根本沒耐心聽我說下去,都覺得她這種賭狗不值得信任,你還是第一個愿意聽我說的,所以麻煩你來一下活力健身中心。”

                            楚清揚道:“讓趙芳跟我說話。”

                            “你暫時不能和趙芳說話,如果你想見到她,你就過來,如果你不來,趙芳的下場好不了。”林月嬋道。

                            “我很快就到,你們最好不要傷害趙芳!”

                            楚清揚不用想也知道,鄰居姐姐趙芳,肯定被林月嬋修理了。

                            趙芳比楚清揚大兩歲,從楚清揚記事起,他和趙芳就是門對門的鄰居,從小一起長大的。

                            趙芳經歷過很多事,不管別人怎么看她,在楚清揚的眼里,趙芳都是好姐姐。

                            即便趙芳淪落到今天的地步,楚清揚也不可能不管她,要來的烤串還有幾個,可他已經沒心情吃了,結賬后快速沖出了飯店。

                            一輛出租車開了過來,楚清揚伸手攔下,坐了進去:“去活力健身中心。”

                            “去健身啊?真是巧了,我也有那里的健身卡,是沖著瑜伽女王林月嬋的名頭辦理的,可半年下來,也就見過林月嬋一次,真美!”

                            “活力健身中心和林月嬋的名氣,都很大,可我還是第一次去,以前也從沒有見過林月嬋的真容。”楚清揚道。

                            “一個字,美;兩個字,太美,三個字,非常美。”中年的哥,顯得很興奮。

                            快到了,楚清揚給林月嬋打了電話,當他從出租車里下來,已經有個精壯的男人在等他。

                            “又是一個窮鬼,打車來的,能有什么錢?”這人打量了楚清揚一眼,一臉嫌棄。

                            楚清揚很有信心,出手間就能讓這個家伙悲催,可他是來解決問題的,暫時還不能出手,否則對趙芳很不利。

                            跟著青年人走進了活力健身中心一樓,楚清揚發現,這里規模很大,只是一樓的場地,就有1500平米了,而且還有二樓的空間。

                            “瞧你那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別看了,跟我上二樓。”青年道。

                            楚清揚還是沒說什么,嘴角的笑卻是有點冷了,到了二樓的總經理房間。

                            眼前的女人應該就是林月嬋了,鵝蛋臉嬌美至極,身高大概170,緊身衣褲讓她的線條十分火爆,上身豐腴,雙腿修長,人間尤物。

                            林月嬋盯著這個身高大概180,相貌還說得過去的男人,揚了揚玫紅色的長發,嘴唇翹起:“你就是楚清揚?”

                            “我是。”

                            “我叫你,你一個人敢來,說明你有點膽子。”林月嬋道。

                            “趙芳呢?”

                            眼前的林月嬋,比楚清揚讀大學時的校花,他追了很久卻沒得手的周麗娜更美。

                            “趙芳在另外一個房間,我這就叫人把她弄過來,她挨了打,看到她狼狽的樣子,希望你不要太激動。”

                            林月嬋朝著剛才帶楚清揚進來的青年人看了過去:“曾浪,你把趙芳弄過來。”

                            “是。”

                            曾浪出去了。

                            林月嬋坐下了,大長腿并在一起,很自然地歪向一邊,輕輕一笑:“楚清揚,我發現你的臉色越來越冷了,我不得不提醒你,你可以憤怒,可你不能輕易在我這里鬧事,否則,你的下場比趙芳好不到哪里去。”

                            “嚇唬我?你看我像是被嚇大的嗎?你是當老板的人,可你別以為我沒見過場面。”楚清揚笑道。

                            “在我的面前吹牛,很容易穿幫,在我的面前裝叉,很容易悲催。我理解你的心情,先不和你計較。”林月嬋慍聲道。

                            門開了。

                            曾浪揪著趙芳的后脖頸走了進來。

                            趙芳的臉腫得厲害,嘴角隱約還有血跡,從她剛才走路的姿勢可以看出來,右腿也受了傷。

                            這么多年對他都很好的鄰居姐姐,被人打成了這個樣子,楚清揚當然很心痛,怒聲道:“小芳,動手打你的人是誰?”

                            “他。”

                            趙芳看向了曾浪。

                            曾浪從第一眼見到楚清揚,就很瞧不起,此時楚清揚開始針對他,曾浪的拳頭攥緊了,鄙夷道:“小子,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我正經八百練過,想讓我給你放點血是不是?”

                            林月嬋也開口了:“楚清揚,我提醒你,不要和曾浪叫板,他分分鐘KO你。”

                            林月嬋的話音剛落,楚清揚的拳頭已經朝著曾浪的下巴轟了過去。

                            曾浪甚至連痛叫都來不及,轟然倒地,昏了過去,嘴角有血流了出來。

                            練家子曾浪,瞬間就被KO了?

                            林月嬋起身瞬間,第凡內香水的味道彌散開來,丹鳳雙眸快要豎起,一臉的驚愕:“你會功夫?你是高手?”

                            “你看不見嗎?你的手下,貌似有幾下子的曾浪,已經被我KO了,他把趙芳打得很慘,等他醒了,我會繼續修理他。”楚清揚冷聲道。

                            林月嬋還是見過場面的,震驚了一會兒,漸漸冷靜了下來,又坐下了,雙腿的線條簡直要讓人噴血。

                            “你這個人可真有意思,事情還沒搞清楚,誰對誰錯都還不知道,就把我的手下給打昏了,難道功夫高就可以不講理嗎?”

                            “你是放高利貸的,我跟你講理,我有病啊?趙芳是我非常好的朋友,誰打了他,那就是誰錯了。”楚清揚道。

                            第2章 瑜伽女王很頂級

                            林月嬋淺淺一笑百媚生,紅唇間發出的還是那種迷惑人心的聲音:“你很仗義啊,可我明白告訴你,我算不上什么放高利貸的,我借給趙芳那二十萬,看的是劉媚的面子,收取的利息,不過是銀行貸款的兩倍左右。”

                            “這么說,還真不是高利貸。”楚清揚頓感被動。

                            “既然趙芳是你的好朋友,她是個什么東西,你應該清楚。她是個賭狗,她的姐們劉媚給他擔保,從我這里拿的二十萬,說好了是用于家里超市周轉,期限是一個月,可結果都讓她輸了!”

                            林月嬋一聲嘆息,又道:“雖然劉媚是擔保人,可我和劉媚畢竟有那么點交情,既然能找到趙芳,我也就不用為難劉媚了。至于那點利息,不給也罷,可趙芳總要把本金還給我。”

                            了解到實情,楚清揚明顯更被動了,林月嬋的美,就擺在他的眼前,而林月嬋也應該沒有他想的那么壞。

                            楚清揚很惱火地瞟了趙芳一眼,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是好。

                            楚清揚不是什么有錢人,至于自己真正的身份,他更是還不清楚。

                            大學畢業還不到三年,換過三份工作,沒什么積蓄,別說是二十萬了,讓他拿兩萬出來都困難。

                            就在這時,曾浪醒來了:“臥槽,疼死我了……”

                            楚清揚猛然朝曾浪看了過去。

                            林月嬋擔心楚清揚又對曾浪動手:“楚清揚,你坐吧,我想你更希望心平氣和把問題解決了,事情如果鬧大了,不管我是報警,還是找背后的人,你們都沒好果子吃。”

                            楚清揚又瞪了曾浪一眼,先坐下了:“你的房間可以抽煙嗎?”

                            林月嬋從茶幾第二層拿了煙灰缸上來,擺在了楚清揚的面前,丹鳳雙眸別有意味瞟了他一眼,瞬息間產生的電流,讓楚清揚體內的荷爾蒙加速分泌。

                            楚清揚剛把十塊一包的煙掏出來,林月嬋纖細的手伸過來,奪了他的煙:“功夫這么高的人,抽這么便宜的煙,真是委屈你了,來吧,抽這個。”

                            林月嬋從茶幾的抽屜里拿出一包莊園玉溪,拆開了,遞給楚清揚一根。

                            去接煙時,楚清揚觸碰到了林月嬋的手,雪白的肌膚很細膩。

                            當楚清揚把煙叼在嘴里,林月嬋用都彭打火機給他點燃了。

                            倒在地上,時而痛叫,不敢站起來,生怕再次被KO的曾浪,一臉的羨慕,多么想也讓美女老板給他點根煙。

                            沉默了一會兒,林月嬋瞟了楚清揚一眼,眼神提醒他,該說點什么了,總要有個解決問題的辦法,一直耗著也不是個事。

                            楚清揚吐出一口煙氣,苦笑道:“林老板,錢是硬頭貨,不是說有就有的,不如讓趙芳重新給你打個借條,寬限六個月,還按照銀行貸款利息的兩倍算。”

                            林月嬋輕嘆道:“你這么說,可就有點不要臉了,你以為我借錢給趙芳,是想賺利息?如果真是這樣,我至少要他五分的利息。我已經很夠意思了,但趙芳應該說到做到,不能黑我。”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