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花都絕品小道士

                            點擊:
                            石頭不帥,為什么受到如此多美女的青睞,為什么會有如此多的有錢人追捧,甚至就連天道都格外關注,這究竟是為什么?因為作者是‘樹下尾狐’,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尾狐的作品。

                            第1章 吹牛逼的少年

                            “爺爺,爺爺。”
                            一位少年背著書包從外面飛奔到房間中,見到爺爺已經躺在床上沒了呼吸。
                            “爺爺,你怎么走的這么急啊,為什么不等我回來,我們家的財產你都放在哪里了啊?”少年嚎啕大哭道。
                            周圍有鄰里鄉親見到這種情況都暗自搖頭,然后走出了房間。
                            少年則是大哭道:“爺爺,你走的好慘啊,你走了我怎么辦?誰給我錢讓我泡妞啊。”
                            “噗!”
                            床上的老頭直接噴了一口血醒了過來。
                            “我草,什么鬼,怎么又活了。”少年嚇了一跳滿臉驚訝道。
                            “你這不肖子孫,白養了你十六年。”老頭躺在床上沒好氣的看著少年道。
                            少年則是嘿嘿笑道:“老頭,我就知道你是裝死,這又不是第一次了,怎能瞞過本少爺。”
                            “我呸,少爺個屁,你看看你這吊絲樣,我怎么會有你這樣的孫子。”老頭嫌棄的道。
                            “嘿,你個沒良心的老頭,你偷看大姑娘洗澡的時候是誰給你把風,你寂寞難耐的時候是誰給你買的充氣娃娃,沒良心啊沒良心。”少年一臉傷心難過的道。
                            “咳咳,別扯那些沒用的了,現在跟你說件正事,我是真的死了,陽壽已盡,現在還魂回來主要是想見你一面。”老頭道。
                            “呵呵,老頭子,別裝了,還魂?騙誰呢,就你那點本事我還不清楚,騙一下村里的老太太還可以,想騙我,門都沒有。”少年道。
                            “時間有限長話短說。”老頭道:“你知道你父親是怎么死的嗎?”
                            “你都說了一百八十遍了,不就是泡妞太多風流成性,虛弱而死嗎。”少年道。
                            老頭搖頭道:“以前是騙你的,其實是吹牛吹大了被雷劈死的。我看你這德性跟你爹一個樣,所以回來提醒你一句。”
                            “你沒搞錯吧,我什么時候吹牛了,我那是真牛。”少年道。
                            “真牛個屁,小子你記住,這輩子都不要走出這座大山,要不然你活不過二十歲。”老頭認真的道。
                            “為什么?”少年一臉疑惑的道。
                            “哎!”老頭嘆息一聲道:“外面世界太繁華,小姑娘太多太漂亮,就你這德行,我怕你出去后控制不住自己,最后死在女人床上。”
                            少年剛想說話,老頭擺手道:“好了,我時間到了,人生有太多遺憾,我還沒有摸夠小姑娘的屁股呢,真想再活一百年,再見了小子,記住我說的話。”
                            老頭說完直接眼睛一閉再也沒有醒來。
                            少年大哭一頓,最終確定爺爺是真的走了,這才變賣家產,給爺爺辦了喪事,在爺爺墳前守了七天七夜,也算是盡了孝道,然后收拾行李準備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少年名叫石頭,跟著爺爺在大山里住了十六年,平常以降妖除魔為名,摸遍了附近村莊大姑娘小媳婦的屁股,現在他要去外面闖蕩世界了。
                            石頭腳穿草鞋,身著麻布衣裳,帶著草帽,一副都市乞丐的打扮。
                            這天,風和日麗,陽光明媚,石頭吹著口哨從山上走下來,想到馬上就要走出大山,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了,他忍不住心中的興奮開始唱起歌來。
                            “小妹妹,你別寂寞,哥哥我來幫你摸,摸著摸著把衣脫,衣服脫了笑呵呵,脫呀脫,摸呀摸,嘿咻嘿咻……”
                            “放開我,別動我,救命,救命啊……”
                            就在石頭逍遙的下山時,突然聽到了遠處傳來女人緊急的呼救聲。
                            “什么鬼?”石頭好奇,然后偷偷的摸了過去。
                            來到近前,石頭發現在不遠處的一個大樹下面,有兩個男人正在對一個小姑娘動手動腳。
                            小姑娘的上衣被撕的破爛,下身的褲子已經脫到了一半。
                            小姑娘在拼命的掙扎著,嘴被一人用力的按住發不出聲音。
                            “什么鬼,怎么把衣服都脫了,好白啊。”石頭嘿嘿一笑然后躲在樹后面仔細的欣賞著。
                            小姑娘跟石頭一般大的年紀,長的很是水靈,大眼睛,長頭發,皮膚更是又白又嫩,讓人看了忍不住上前咬上口。
                            特別是那一雙大美腿,又細又長,現在已經有半截露在外面,圓潤細滑。
                            兩個男人正在強行脫掉小姑娘的褲子,但因為小姑娘穿著緊身牛仔褲,一時間還真有些脫不下來。
                            “廢物,用力脫啊。”石頭躲在大樹后面看的焦急,忍不住嘟囔了一聲。
                            “誰,誰在那里?”這時一人聽到有聲音謹慎的站了起來。
                            另一人也停止了動作,然后轉頭看來。
                            “救命,救我。”少女仿佛看到了一絲希望開始拼命的呼喊。
                            站在前面那個男人小心的向著石頭的方向走了過來。
                            石頭見到躲不過去了,這才嘿嘿一笑站起來道:“你們繼續,不用管我,我只是觀眾,不會打擾你們,繼續繼續。”
                            那位壯漢上下打量了一眼石頭,不屑的冷哼一聲道:“趕緊給老子滾,臭要飯的別妨礙老子辦事。”
                            石頭一聽不高興了,站在那里理直氣壯的道:“別在小爺我面前裝老子,小爺我出來混的時候,你們還在穿開襠褲呢,再說了,你哪只狗眼看到小爺我是乞丐了?”
                            前面那位壯漢見到石頭說話老練,而且理直氣壯,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但見到石頭穿著破爛,滿臉猥瑣,想來也不是什么牛/逼人物。
                            壯漢輕笑一聲,然后直接把上衣脫了下來,露出滿身的肌肉。
                            “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找死是不是?”壯漢瞪著大眼兇神惡煞的道。
                            “我靠,你是暴露狂啊,閑著沒事脫上衣干嘛?”石頭滿臉鄙視的道。
                            “干嘛?我弄死你。”壯漢說完上前兩步準備抓住石頭。
                            石頭趕緊向著后面跳開,然后伸出手制止道:“別別別,我不想動手,我怕一不小心把你打死就不好了。”
                            壯漢聽后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哈哈笑起來,指著石頭道:“你這個逗逼,今天老子如果不收拾了你,就白在這一帶混了。”

                            第2章 一本正經的耍流氓

                            “我說了,不要在小爺我面前裝老子,要不然我真的生氣了,我生起氣來就連自己都怕的。”石頭警告道。
                            壯漢指著石頭直接笑了,道:“你這逗逼,我現在再給你一次機會,跪下來叫三聲爺爺,要不然老子現在就廢了你。”
                            壯漢說完走到了石頭的后面,斷了他的后路。
                            “我爺爺已經死了,這個世界上不會再有了,要不改一下吧,我叫你三聲孫子,你看怎么樣?”石頭一本正經的道。
                            壯漢聽后大怒,罵道:“好你個逗/逼,現在就廢了你。”
                            他說完然后向著石頭打來。
                            在壯漢看來,石頭就是一個臭要飯的,而且身體消瘦,恐怕禁不住他一拳。
                            石頭見到對方首先動手,他不退反進,然后上前一步直接抓住了壯漢的拳頭。
                            壯漢感覺就如同一拳打在了墻上一樣生疼,他想要把拳頭抽回來卻發現根本動不了。
                            現在壯漢才知道碰到硬茬了。
                            大樹下的另一人見到同伴站在那里沒動,開始咆哮道:“還愣著干什么,趕緊把他廢了。”
                            壯漢的臉上則是越發的扭曲,看著石頭的眼神有憤怒變成了驚恐。
                            “我提醒過你,是你自己沒有把握機會。”石頭笑嘿嘿的道。
                            壯漢疼得齜牙咧嘴,最后直接跪在了那里。
                            另一人見到情況不對,他放開少女,然后大叫一聲向著石頭踹來。
                            石頭順勢抓住對方的腳踝給扔了出去。
                            “我都說了,我出來混的時候你們還在穿開襠褲呢,你們非不信。”石頭滿臉無奈的道。
                            這時少女已經站了起來,然后快速的把褲子穿好,但上衣被撕碎,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膚。
                            她上前來,直接摟住了石頭胳膊,啜泣著道:“哥哥,救我。”
                            石頭只感覺左胳膊處有兩團肉球擠壓在上面,而且彈性十足,有著說不出的舒服。
                            “好大。”石頭忍不住感慨道。
                            少女不知道石頭在說什么,只是用力的抱住他的胳膊,仿佛這樣能夠抵消她心中的恐懼一樣。
                            石頭心中說不出的舒爽,左胳膊還時不時的上下蹭蹭,那種感覺比摸山里老娘們兒的屁股可舒服多了。
                            “呵呵,呵呵。”石頭傻笑著,左胳膊還在不斷的顫抖著。
                            面前的壯漢則是疼得冷汗都流出來了,見到石頭蔑視的傻笑,他咬著牙惡狠狠的道:“小子,知道我們是誰嗎,惹了我們,沒你好果子吃。”
                            “我不知道你是誰,但小爺我告訴你,我平生最痛恨那些欺負女人的人,對于這種人,我見一個打一個。”石頭說著轉頭對著少女呵呵笑了笑,胳膊用力的蹭了幾下。
                            此時石頭心中忍不住暗罵,這兩個廢物,連少女的衣服都脫不下來,如果剛才他們把少女的上衣脫了,那現在自己豈不爽歪歪。
                            “我們是虎哥的人,如果你再不放手,我一個電話打出去,你可走不了了。”壯漢惡狠狠的道。
                            “威脅我啊,我平生最痛恨的就是威脅。”石頭說完然后一腳踹在壯漢的臉上,然后從他身上把手機拿出來直接摔碎了。
                            另外一人想要逃跑,石頭兩步追上,然后一巴掌給打在地上,順便把他的手機也拿出來摔碎了。
                            “嘿嘿嘿,現在你再叫人試試?”石頭滿臉猥瑣的道。
                            “你不是不怕嗎?”壯漢氣呼呼的道。
                            “小爺我不是怕,是嫌麻煩。”石頭說完,然后對著壯漢的蛋蛋狠狠的踢了下去。
                            另外一人也沒有幸免,被石頭直接踢爆了蛋蛋。
                            少女無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下面,然后感激的看著石頭道:“謝謝壯士救命,謝謝。”
                            “不用謝,我石頭向來行俠仗義,喜歡打抱不平,像這種小混混,我是從來不會放過的。”石頭說的理直氣壯,眼睛卻一直在少女的胸部掃來掃去。
                            少女雖然跟自己年紀差不多大,但這發育的也太好了,胸前的兩團大肉顫悠悠圓鼓鼓的,一只手根本抓不過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