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我的老婆是總裁

                            點擊:
                            高三小屌絲蕭陽,出門被車撞,卻因禍得福,讓江城第一美女總裁成為了他的老婆......

                            第一章 黑色古玉

                            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區某單身公寓內。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透過玻璃照進臥室時,蕭陽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內。

                            “這是哪?”

                            他四處打量了下。

                            這是一套面積并不大的單身公寓,房子裝修的倒也算精致,床頭擺了一個大大的棕熊玩偶。

                            自己怎么會在這里?

                            蕭陽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腦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發生的事情。

                            昨天傍晚時分,他騎著電動車替店里去送外賣,在路上被一輛忽然出現的紅色轎車撞倒,隨后便失去了意識。

                            蕭陽撐起身體,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卻碰到了一個軟軟薄薄的東西。

                            嗯?這是什么?

                            他很奇怪的拿起那軟軟薄薄的黑色透明物件,仔細瞄了一眼,差點鼻血狂噴而出。

                            這,這竟然是一條女士的貼身衣物。

                            輕盈剔透,薄如蟬翼,帶著絲絲女人香,沁人心脾。

                            蕭陽正拿著黑色的小玩意,突然聽到咣的一聲,衛生間的門被打開,一個女人裹著浴巾從里面走了出來。

                            “啊!”

                            “啊!”

                            蕭陽和陌生女人同時大叫起來。

                            驚叫過后,女人看著蕭陽,紅著小臉問道:“你,你這么快就醒了?”

                            蕭陽仔細的掃視了一眼面前的女子,眉目如畫,肌膚勝雪,胸前高高鼓起,雖然此刻全部被浴巾遮掩,但能看得出來資本相當的雄厚。

                            “這是哪?我怎么會在這里?”

                            美女幽幽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內疚道:“好吧,我覺得有必要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婁瀟瀟,這是我家。昨天下午,我,我把你撞暈了,所以就把你帶了回來。”

                            “原來是你撞的我啊。”蕭陽抬手摸了摸鼻子,而這個舉動卻瞬間他石化了。

                            因為他發現自己手里,還拿著人家的帶著體溫的私人衣物。

                            “流氓,你……把我東西還給我!”婁瀟瀟一看蕭陽手里竟然拿著她的貼身衣物,臉蛋倏然紅到了耳根。

                            她剛才急著去洗澡,隨意的就把貼身衣物扔在了床上。沒想到這小子醒的這么快,而且手里還拿著人家的貼身小玩意………

                            “呃,那個……我只是好奇,研究研究這是什么東西…”蕭陽訕訕道。

                            婁瀟瀟哭笑不得,一把搶過了蕭陽手里的衣服,匆匆跑進了衛生間。

                            片刻后,她換好了衣服從衛生間里走了出來,臉上的緋紅還未退去。

                            她看了看蕭陽,眼神閃爍了下,然后遞給他一張銀行卡。“這里面有一萬塊錢,我昨天撞了你,就當做對你的補償吧。”

                            “干嘛?”蕭陽抬起頭,看著她,“我又沒受傷,要你錢干嘛?”

                            婁瀟瀟幽幽道:“萬一留下后遺癥呢,再說你應該需要錢,就拿著吧。”

                            “先放你這里吧。”蕭陽笑了笑,沒有接過卡片,而是拿起桌上的書包,背了起來。

                            “你要走?”婁瀟瀟問道。

                            “怎么,姐姐不舍得我?”蕭陽調戲道。

                            “嘴上不占點我便宜你是不是渾身難受啊?”婁瀟瀟回了個白眼。

                            蕭陽嘿嘿笑了兩聲,背著書包往門口走去。突然,他又停了下來。

                            轉過頭,他看了看婁瀟瀟,問道:“美女姐姐,事情好像有些不對勁啊。”

                            “嗯?怎么了?”

                            “我昨天被你車撞到的時候,應該是受了傷的吧,怎么現在身上連一個傷疤都看不到?”蕭陽還能清楚的回憶起,昨天被車撞后,他的小腿迎面骨折斷,甚至刺破了皮肉,露出一截森然的白骨。那股撕裂般的疼痛感,他不可能記錯。

                            可是剛才醒來之后,他仔細看過自己的腿,卻發現雙腿完好如初,甚至連個豆大的傷疤都沒有。

                            婁瀟瀟皺眉道:“其實昨天你被車撞倒后,當時我也看到了你腿上流了很多血,可是后來醫生來了后,并沒有發現什么傷口。”

                            “呃,難道我被你一撞,變成超人了?”蕭陽一頭黑線。

                            “你過來,我告訴你件奇怪的事。”婁瀟瀟朝他勾了勾手指頭,神神秘秘道。

                            蕭陽笑了笑,往前走了幾步,緊緊的挨著她,幾乎快貼到聳起的雙峰上了。“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

                            “正經點,說正事呢。”

                            婁瀟瀟的粉拳在他胸口打了一下,目光變得深沉起來,“昨天我把你撞傷了之后,看到你滿腿是血的樣子嚇壞了,趕緊從車上下來。但是當我走到你身邊的時候,突然看到你胸口有團金色的光芒閃爍了一下,你就像觸電了似的,全身劇烈的顫抖起來。大約半分鐘后,你才恢復了正常。”

                            “后來等到急救醫生來了后,他們很奇怪的問我你的褲子上為什么會有這么多血,因為他們檢查了你的雙腿,卻沒發現哪里有傷口。”

                            想到昨天自己看到的異像,婁瀟瀟現在心里還是驚濤駭浪。她明明看到了自己的車把人家的腿撞斷了,但后來卻又沒發現任何傷口,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胸口,金色光芒?”蕭陽愣了愣,然后趕緊扒開了胸口,一塊古樸的黑色龍形古玉露了出來。

                            沒事就好。

                            要是這古玉被撞碎了,他肯定會傷心的。

                            不過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這古玉看起來,似乎比以前黯淡了許多。

                            難道這古玉里有什么古怪不成?

                            蕭陽看著胸口的黑色古玉,有些發呆。

                            “它對你很重要嗎?”婁瀟瀟從蕭陽眼中看到了一絲落寞,柔聲問道。

                            “嗯。”蕭陽淡淡道,“這古玉是父親留給我的唯一東西。”

                            十年前,他的父親和姐姐神秘失蹤,從此生死不明,杳無音訊。而這塊古玉,則成了父親留給他的唯一信物。

                            蕭陽并不知道這塊古玉到底有何不同之處,他只知道從他出生起,這塊古玉就呆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從沒有拿下來過。

                            婁瀟瀟站在一旁,看著這個剛才還有些不正經的小帥哥,身上似乎多了一層憂郁的氣質,眼神也變得溫柔了起來。

                            正當兩人沉默不語時,忽然門口傳來一陣邦邦邦的大力敲門聲。

                            婁瀟瀟皺起了眉頭,一大早的,誰會這么野蠻的敲門,難道是物業來收物業費?

                            婁瀟瀟走過去打開了房門,卻發現幾個彪形大漢正站在門口,為首的是一個人高馬大的黑臉漢子,嘴里叼著一根煙,眼神陰鷙,滿身戾氣。

                            幾個男人看到婁瀟瀟,眼神頓時一亮,臉上不自覺的出現了一絲淫邪的笑意。

                            黑臉漢子在婁瀟瀟飽滿的胸前打量了幾眼,粗聲道:“你是婁瀟瀟?”

                            “你們是誰?”婁瀟瀟警惕的看著幾個男人,她根本不認識他們。

                            “沒想到婁剛還有這么漂亮的女兒。”黑臉漢子猥瑣的笑了笑,鼻孔里噴出兩束灰白的煙霧。

                            聽到有人提到了婁剛的這兩個字,婁瀟瀟的臉色瞬間蒼白。

                            “你們有什么事?”婁瀟瀟心中突然變得不安起來,因為每次聽到那個名字,總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黑臉漢子斜著眼看著她,幾秒鐘后噴出一口煙霧,緩緩道:“你爸欠了我十萬塊錢的高利貸,我來找你要錢。”

                            “他不是我爸,你們找錯人了。”婁瀟瀟冷淡的回道,轉身想關門,然而卻被黑臉漢子一把攔住了。

                            “錯不了,就是你。你爸還給我看過你的照片呢。他一個月前借了我十萬,這是借條。”

                            他揚了揚手中的一張紙條,婁瀟瀟能認出上面確實是婁剛的字。

                            “我和他沒有任何關系,他不是我爸,我也不是他女兒。你們找我沒用,請回吧。”婁瀟瀟轉過身,想把門關上,卻被黑臉男人一把拉住了。

                            第二章 盛夏咖啡廳

                            “小妹妹,你要是沒錢還,其他方式也是可以的......”黑臉漢子猥瑣的笑了兩聲, 。

                            “無恥!”婁瀟瀟氣的滿臉通紅,轉身想要離開。然而卻突然被黑臉男人一把抓住了皓腕。

                            ”黑臉漢子咧開嘴,露出滿嘴被煙熏黃的牙齒。

                            “放開我!”婁瀟瀟氣的快哭了,使勁的想把手抽出來,可是黑臉男人的手像鐵鉗一般,她的那點力氣毫無用處。

                            “放開她!”正在這時,門內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黑臉男愣了愣,看到房間內走出的蕭陽,剛才有些吃驚的臉色的頓時恢復了狂妄。

                            “喲,看不出來啊,小妹妹還喜歡養小白臉呢。”

                            “放開她!”蕭陽看著黑臉男再次道,聲音中帶著一絲憤怒,一絲顫抖。雖然打架并不是自己的強項,但是作為一個男人,在美女遇到危險的時候,焉能坐視不管!

                            蕭陽早已下定了決心,大不了被打的頭破血流,也不能讓婁瀟瀟給幾個人糟蹋了。

                            “馬勒戈壁的,沒多大本事,就敢在老子面前得瑟!”黑臉男根本不把蕭陽這點小身板放在眼里,這種小子,他一個干八個,何況今天還帶著四個兄弟過來。

                            說話間,黑臉男突然放開了婁瀟瀟,一只砂鍋大的拳頭,猛地朝蕭陽轟了過來!

                            蕭陽沒想到這家伙會突然襲擊,腦袋快速的扭向了一邊,在躲過拳頭的同時,右手握緊拳頭朝著黑臉男打了過去。

                            其實蕭陽這一拳,只是出于本能的反擊而已,他沒想過會有什么效果。

                            然而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蕭陽打出的一拳,竟然直接把黑臉男轟出去五米!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