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惹火燃情總裁慢點追

                            點擊:
                            在姐姐的婚宴上喝醉,夏冰傾不小心走錯了房間,把慕家三少爺給“睡”了。慕月森,一個擁有尊貴身份,氣質高冷,城府頗深的財閥繼承人。
                            “昨天晚上的事,你覺得是你吃虧還是我吃虧?”他帶著懾人的目光,玩味的看著她。
                            “當然是——,你比較吃虧!”夏冰傾漲紅了臉,違心的回答。火速的逃離“作案地點”,以為這場荒唐的“邂逅”會就此隨風淡去,豈料一個月之后,她跟他住到了一個屋檐下。
                            本想跟他和平相處,井水不犯河水,豈料在第一天就被他強行舌吻。
                            夏冰傾以為反抗到底總是有用的,可漸漸她發覺,其實并沒有什么卵用。
                            這個世界永遠都遵循弱肉強食的不變法則。而慕月森對她懷揣的目的很簡單——得到她!得到她!得到她!每一次她假模假樣對他甜甜微笑的時候,他總有一種把她一口吃掉的沖動。

                            第一章:說不定我碰了!

                            深夜。英國。

                            精美絕倫的古堡在經過婚宴的喧鬧之后,慢慢的陷入安眠。

                            月光輕輕的從高高的拱頂上泄下來,為古老而宏偉的城堡蓋上了一層唯美的紗幔。

                            悠長的走廊上,夏冰傾拖著冰藍色的禮服歪歪斜斜的走著,嬌嫩的身子不時的撞到墻上,額頭也磕了好幾回。

                            頭越來越昏。

                            幾乎連方向都分辨不清了。

                            不是說雞尾酒不會醉嘛,為什么她才喝了兩杯,就成這個樣子了?

                            感覺自已走了很久,又好像一直在原地沒有動。

                            扶著墻壁摸索到一扇房門前,她像條壁虎似得趴在門上,醉醺醺的拍著門:“阿茵我回來了,你開開門,把開開門……”

                            喊了半天也沒有應,夏冰傾只好嘗試著自已開門。

                            輕輕一絞門就開了,她摸黑走進去,搖搖晃晃的來到床邊,沒站穩就一頭栽了下去。

                            墜落的瞬間,“砰——”的一聲,她砸到了一個熱源體。

                            “阿茵——”

                            夏冰傾嘟噥的叫喚,趴在溫熱的肉墊上,小手拍了拍身下的人。

                            黑暗中,不耐的戾氣自鼻腔中呼出,在寂靜中極為清晰。

                            下一秒,她的腦袋被用力的推遠。

                            “唔——”

                            夏冰傾醉醺醺的又嘟噥了一聲,被推下去也沒在意,調整了一下睡姿,側過身抱住旁邊的“大白”。

                            在家里,她有一只同樣體積的。

                            被死死纏抱住的“大白”,在黑暗里閉著星眸,眉心的蹙的越來越深。

                            同樣喝的酩酊大醉的他,沒有力氣去處理掉此刻手腳并用,像蔓藤一樣纏繞著他的小東西。

                            他大幅度的翻過身背對著她,以為這樣就能甩開她,讓他安靜的睡覺,哪知這軟綿綿的小東西隨即就黏了上來,狗皮膏藥似的貼在他的背上。

                            往邊上挪了挪,小東西也跟過來,還怕他跑了似的摟住他的腰。

                            厭煩的扒下摟著他腰的小手扔到一邊,不出三秒又摸上他的腰,最后干脆不客氣的連腿都架了上來。

                            她就這么鍥而不舍,沒完沒了的騷擾他。

                            終于——

                            他忍無可忍,翻身過去將她壓在身下……

                            ……

                            重。

                            夏冰傾濃密卷翹的睫毛抖了抖。

                            一陣陣熱熱的呼吸拂在她的臉上,陽光下,清透白皙的小臉上一層細密絨毛搖曳著,泛著少女特有的光澤。

                            她滾動著眼珠子,難受的緩緩睜開睡意迷蒙的眼睛。

                            她夢到自已被壓在一座大山下動彈不得。

                            滿室的陽光灑進她的眼睛。

                            瞳孔里的影像逐步變的清晰,是一張好看的臉,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高高的眉骨上兩道濃黑的劍眉,眼窩深邃,輪廓精致英朗,清俊的出了塵。

                            她瞬間怔住。

                            這是個……男人?

                            男人!

                            “啊——”腦袋從片刻的卡殼中反應過來的當下,一股驚恐的氣流沖上大腦,嚇的她失聲叫了起來,情急之中卷著被子亂滾帶爬的逃出房間。

                            站在走廊上,她不住的喘息。

                            她的思緒很混亂,越是著急想要回想起來,這斷了片的大腦就越是不停使喚。

                            特別是她望了一眼房間號,發現不是自已房間的時候,她簡直要瘋了。

                            昨晚婚宴之后,男方女方家的親戚朋友全都留宿在古堡里,她幫姐姐去發婚宴的回禮,有個房間還在狂歡,她進去后也被灌了幾杯雞尾酒,出來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出什么事了?”

                            隔壁房間的門打開了。

                            出來的兩個人,是昨晚大婚的慕錦亭跟夏云傾。

                            看到裹著床單站在走廊中央的夏冰傾,他們無比的詫異。

                            夏云傾穿著睡袍快步來到妹妹面前:“冰傾你裹成這樣站在這里做什么?”

                            “我——”夏冰傾不知該怎么說。

                            特別是看到后頭的姐夫,她更是難以啟齒了。

                            一雙纖細白嫩的小手抓在胸前的被單上,臉燒的如同熟透的番茄。

                            慕錦亭朝開著的那個房門里瞅了瞅:“冰傾,告訴姐夫,這房間里頭有什么?”

                            夏冰傾蠕動著嘴唇,很小聲的說:“有……有個……男人!”

                            “什么!”夏云傾驚叫起來。

                            “別急,我進去看看——”慕錦亭提步往房間走。

                            剛踏出兩步,一道頎長的身影就出現在了門口。

                            男人的眉頭蹙的很緊,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凜冽的寒氣,仿佛一座移動的冰山,溫度瞬間就被他給凍結住了。

                            他身上的襯衣的領口大開著,墨黑的發絲未經打理顯得有些凌亂,他揉著太陽穴,下顎的線條繃的緊緊的。

                            “月森!”

                            夏云傾跟慕錦亭看到出現的人,腦子當時就炸了。

                            慕月森的目光沒有旁顧,直接就落在夏冰傾的身上,冷颼颼的將她上下打量了一圈:“你就是昨晚吵的我不能睡覺的小東西?”

                            他的聲音冷冰冰的,如同臘月里靜寂無聲的寒氣。

                            夏冰傾攥著被單,喉嚨里像是塞了棉花發不出聲音。

                            這個人的氣勢好強大!

                            接觸到他的眼神,她竟然連動也動不了了。

                            “月森,這是我妹妹,你們為什么會——”夏云傾小心翼翼的開口。

                            她還沒問完,慕月森就冷冷的打斷了她的話:“這是我的房間!”

                            夏云傾頓時沒了聲音。

                            他的意思是指——是冰傾自已送上門去的。

                            夏冰傾羞愧的低頭,咬住嘴唇。

                            慕錦亭出來打圓場:“月森昨晚替我擋了很多酒,喝的是爛醉如泥,這個狀態怎么可能還發生什么嘛。”

                            慕月森面無表情的看向慕錦亭,目光幽冷的開口:“那也不盡然,說不定我碰了!”

                            第二章:難逃!

                            轟!

                            夏冰傾大腦一下子炸了開來,化為一片空白。

                            她眼神慌亂無序的飄忽著,粉唇一咬,就滲出了血。

                            氣氛,凝滯。

                            慕錦亭悄悄的對夏云傾打了個眼色,讓她趕緊帶夏冰傾先離開。

                            夏云傾會意,上前扶著夏冰傾裸露在外的肩膀,迅速的進了隔壁的房間。

                            慕月森懶懶的收回視線,正打算退回房內,被慕錦亭快一步推了門,表情嚴肅的問:“你跟我老實說,你到底有沒有動人家?”

                            慕月森扔給他一個冷傲高深的表情:“你說呢?”

                            “冰傾她才十九歲?”

                            “不管是十九歲還是十八歲,都是她自找的。”

                            說完,慕月森推開他的手,砰的一聲將房門關上,絲毫不留情面。

                            他心情極差的走回臥室。

                            忽而,他停住了步伐,目光鎖定在前方的床單上,微微了瞇了起來。

                            一朵以血染紅的花朵正放肆的渲染白色的床單中央。

                            另一個房間里。

                            “你到底有沒有被他占便宜?”

                            “我不知道!”夏冰傾搖頭。

                            她是真的不知道。

                            什么都想不起來了。

                            夏云傾急了:“這種事情怎么可能不知道呢,男人那東西——”尷尬頓了頓,她繼續說:“男人的那個可是很厲害的,你是第一次,他要是進去你的身體,你會很痛的。”

                            夏冰傾的小臉頓時燒了個透,她捂住耳朵:“姐你不要再說了,我不要聽不要聽——”

                            看妹妹反應如此的激烈,夏云傾也只有先不說了。

                            房間里,陷入了短暫的沉寂。

                            一會,看夏冰傾平靜下來,夏云傾又再次開口:“你知道剛才那個男人是誰嗎?”

                            “我哪知道啊!”夏冰傾現在腸子都悔成海菜梗了。

                            “他叫慕月森,慕家三少爺,你姐夫的弟弟,今年二十六歲,是又高傲又高冷,別看他年紀不大,這城府卻很深,說出來的話更是毒辣的不得了,就像剛才你姐夫好心想要打圓場,他就不給面子的拆臺。他的個性就屬于任誰都琢磨不透,又很難相處的類型。這從家里到公司,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就沒有人不怕他的。他還是目前集團培養的接班人,過幾年坐上正位,那是還要不得了,我說你還真是會挑房間!”

                            “那現在怎么辦?”

                            夏冰傾苦著一張臉。

                            夏云傾用力嘆了一口氣,她思索了一下,說:“這事本質上屬于一次意外,你們都喝醉了,也沒個誰對誰錯,唯一的問題在于是你闖進了人家月森的房間,就算他真對你做了什么,你也只能是啞巴吃黃連,這理都在他那邊,而且以月森的那種猜不透的脾氣啊,弄不好他還會來找你算賬呢。”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