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覆手繁華

                            點擊:
                            她是個瞎子,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
                            最終被冠上通奸罪名害死。
                            當她重新睜開眼睛,看到了這個多彩的世界。
                            ——翻手蒼涼,覆手繁華。
                            一切不過都在她一念之間。
                            PS:他知道那個殺伐果斷的女子,一搶,二鬧,三不要臉,才能將她娶回家。
                            還不夠?那他只能當一回腹黑的白蓮花,引她來上當,要不怎么好意思叫寵妻。
                            虐極品,治家,平天下,少一樣怎么爽起來。

                            第一章 陷害

                            顧瑯華是大齊最幸運的女子,與陸瑛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在陸瑛未入仕之前就嫁給他,如今陸瑛成了皇上身邊的新貴,她也破例被封為郡夫人。

                            名門望族、達官顯貴家的女子火眼晶晶榜下捉婿,卻都不如她這個瞎女。

                            ……

                            瑯華最近覺得身體不舒服,懶懶的賴在床上不想起來。

                            天氣好的時候,丫鬟寒煙會推開窗子,讓她聞聞廊下的杏花香,這些日子,她格外喜歡這酸甜的味道。

                            她記得小時候,乳母常說家中庭院里也有這么一棵杏樹,她會將杏花別在鬢間,家里上上下下喊她“杏花仙子”。

                            她將這件事說給陸瑛聽。

                            陸瑛贊嘆她是大齊最美麗的女子,比杏花更嬌艷。

                            可惜她八歲時生病,失去了眼睛,再也不知道美到底是什么。

                            幸運的是她有陸瑛代替她看這個世間的顏色,而她也陪著陸瑛從一個小小的儒生,一路入仕,最終成為戶部尚書。陸家也沒有因為她出身低微,身患眼疾而嫌棄她,陸老夫人就像她的親祖母一樣疼愛她。

                            現在真是她最幸福的日子。

                            “少夫人,不好了。”尖厲的聲音一路傳進內宅。

                            瑯華不禁皺起眉頭,聽到寒煙慌張地稟告,“慶元公主讓人送消息來,說是朝廷接到了軍報……三爺……在嶺北督軍時受傷了。”

                            瑯華驚愕地僵在那里,似乎沒有聽到寒煙方才都說了些什么,“隨行的太醫呢?有沒有消息傳回來,三爺到底怎么樣了?”

                            寒煙幾乎要哭出來,“信送到老夫人那里,奴婢……奴婢……不知道。”

                            門口傳來婆子的聲音,“老夫人來了。”

                            門簾下栓著的琉璃鈴鐺發出清脆的撞擊聲響,瑯華忽然之間有些恍惚。

                            夏日里開著窗,她與陸瑛躺在床上,聽著這聲音入眠,這次陸瑛還跟她要了一串琉璃墜子帶去了嶺北。

                            可是現在,陸瑛在哪里?

                            瑯華想到這里,心如同被人劃開一條口子,讓她喘不過氣來。

                            一股讓瑯華熟悉的檀香味道迎面撲來,瑯華立即向前伸出手去。

                            “祖母。”瑯華難以控制略帶慌張的聲音,她的手胡亂地向周圍摸索。

                            每次這個時候,陸老夫人都會先過來牽住她,然后勸她,“祖母在這里,你慢慢的,不著急。”

                            可是這一次有些不太一樣,最終是寒煙拉住她的手,“少夫人。”

                            屋子里登時安靜下來,瑯華向周圍看去,眼前漆黑一片,耳邊聽不到半點聲音,她心中多添了幾分慌亂。

                            “瑯華,”陸老夫人的聲音半晌才傳來,“你有身孕了。”

                            瑯華驚愕,原來她這些日子的不適是因為懷了陸瑛的孩子,她和陸瑛一直期盼的孩子。

                            如果陸瑛知道……該會有多高興。

                            可是祖母請的郎中明明還沒給她診脈,怎么知道她懷了身孕。若是往常她定會好好問問,可如今她已經顧不得這些。

                            “祖母,”瑯華顫抖著雙唇,“三爺在嶺北傷的到底如何?有沒有家書寄回來。”

                            “事到如今,她還好意思問瑛兒。”陸夫人尖厲的聲音仿佛能刺破瑯華的耳朵。

                            “娘。”瑯華側頭尋找陸夫人的方向。

                            瑯華忽然覺得驚恐,這屋子里還有多少人,她們都在這里做什么,為什么開始她們沒說話,直到現在也沒有人跟她仔細說陸瑛的情形。

                            面對這樣局面,瑯華反倒慢慢冷靜下來。

                            陸老夫人道:“先讓郎中看脈再說。”

                            陸夫人冷笑一聲,“在太后那里已經有御醫給她診過脈,還有什么可看,娘平日里寵著她,瑛兒將她視為珍寶,那又如何?她還不是與那狗賊裴杞堂成奸,害了我瑛兒,她肚子里的孽種就是最好的證明。”

                            裴杞堂,據說出身世族,因年少行為不端被逐出家門,之后投靠軍中,在JX平亂時斬殺叛軍將領,被淮南王賞識認作義子。先帝殯天時,隨新皇立下從龍之功,一直得皇上信任,一路晉升去了樞密院。

                            陸瑛常跟她說,裴杞堂是心狠手辣的奸佞之輩,仗著皇上的信任在朝廷中為所欲為,想要進言皇上必要先過他那關,大齊的政務都被他握在手心里,滿朝文武無不提之色變,她怎么可能跟裴杞堂扯上關系,她肚子里的孩子又怎么可能是裴杞堂的。

                            瑯華驚愕地睜大了眼睛,陸瑛突然受傷,她又背上這樣的罪名,她不能不為自己辯駁,“娘,我一個瞎子整日在陸家內院里,怎么可能去與一個素未謀面的外人,聯手去害我的夫君。”

                            陸夫人冷聲,“還不承認……”

                            陸夫人還沒說完話,陸老夫人已經接口,聲音中透著冰冷和悲傷,“三媳婦,老三在嶺北被人陷害,已經為國捐軀了。”

                            陸瑛死了。

                            瑯華只覺得一切瞬間轟塌下去,這怎么可能,陸瑛怎么可能會死。

                            陸瑛不會死的,他答應她會好好的回來,他怎么可能會死。

                            陸夫人咬著牙,“事到如今,還在這里裝模作樣,”看向旁邊的郎中,“給她診脈。”

                            瑯華覺得有人拉住了她的胳膊,她要掙扎,肩膀卻被人按住。

                            “老夫人、夫人,我們少夫人定是被人冤枉的。”

                            寒煙啞著聲音拼命地求情。

                            幾根手指搭在她的手腕上。

                            瑯華只覺得腦子里一片茫然,整件事像暴風驟雨一般,讓她驚恐地顫抖,她想知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郎中緩緩開口,“少夫人有了兩個月身孕。”

                            陸瑛走了三個月,她卻有了兩個月身孕,瑯華忽然笑起來,真可笑,這是她聽到最可笑的事。

                            有人害了陸瑛,又來冤枉她。

                            “祖母,”瑯華抬起頭來,“陸瑛尸骨未寒,您不能光靠一個郎中診脈,就貿然定了我的罪名,若是我真的懷了身孕,那就是陸家的骨肉,殺了我,就等于殺了您的宗孫。”

                            陸夫人冷笑,“這是你送給裴杞堂的小衣,你還想讓陸家因你蒙羞到何時?”

                            瑯華感覺到一件衣服仍在她的臉上,帶著一股她平時用的香粉氣息。

                            陸老夫人皺起眉頭,“我萬沒想到,你竟然會被狗賊引誘,瑛兒對你那樣好,你怎么能做出這種事。你和裴杞堂的事,太后已經提前知曉,本是要讓刑部拿你審問,為了我們陸家的體面,太后請了圣旨賜了一條白綾。對外只會說,你悲痛殉夫,你雖然未為陸家留下一兒半女,但是會葬入陸家祖墳,陸家祭祀先人也少不了你的一份。”

                            寒煙凄然的聲音傳來,“三爺活著不會讓你們這樣對少夫人……三爺……嗚嗚,放開我……少夫人……”

                            陸夫人厲眼看向寒煙,“不過是我們陸家買來的生口,這里哪有你說話的份,你主子****必有你從中勾搭,來人先將這奴婢拖下去杖死。”

                            瑯華耳邊傳來寒煙的慘叫,“快來人,快來人救救我們少夫人,我們少夫人與慶元公主是結拜姐妹,你們殺了少夫人,慶元公主一定會為少夫人做主……”

                            到了現在的地步寒煙還在為她伸冤,這些平日里被她稱為“家人”的卻急匆匆地要鎖她的命。

                            瑯華冷冷地開口,“寒煙是我的奴婢,要先殺了我才能處置她。”

                            陸夫人道:“你這賤人,現在還嘴硬,告訴你,不要說慶元公主,就算裴杞堂那個狗賊再只手遮天,現在也不能救你。”

                            瑯華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容,“陸家自掘死路,的確誰也救不得。不是因為我,而是你們自己愚蠢地相信這些所謂的證據。害死陸瑛,***裴杞堂與我有什么好處?我一個瞎女,不需爭仕途,我一個瞎媳婦,從來不曾跟娘爭持家大權,裴杞堂是扁是圓我都不知曉,憑什么對他如此傾心?”

                            陸夫人忽然大叫起來,“到現在,還想讓我們相信你?真是做夢。”

                            是啊。

                            她是做夢。

                            說到底陸夫人不過是一個蠢人罷了。

                            瑯華感覺到來自肩膀上的壓力減弱,她立即果斷地掙脫,伸手摸向床頭,那是她剛剛喝完的藥碗。

                            藥碗撞在地上頓時碎裂成瓷片,瑯華握一塊在手中,有人驚呼著上前搶奪,卻反而被她用瓷片抵住了喉嚨。

                            瓷片割破了她的手掌,她感覺到溫熱的血不停地淌下來。

                            從前那個不聲不響窩在屋子里的瞎女,如今手握利器,一臉輕蔑地看著屋子里的眾人,鮮血在她粉色的衣裙上灑下如湘妃竹般深深淺淺的印記,她整個人如同神邸般威嚴肅穆,身邊的婆子被嚇得不敢上前。

                            陸家眾人幾乎要忘記,眼前這個顧瑯華是個瞎子。

                            瑯華抬起眼睛,雖然看到的只是一片漆黑,“你們可以不為陸家辯駁,而我卻要為我的尊嚴竭力抗爭。”

                            “夫人,宮里來人了,說是……太后賜……賜下白綾……”

                            陸夫人看過去,想要從顧瑯華那雙眼睛中看到恐懼。

                            那雙本來已經失去光明的眼睛,卻仍舊是那么的灼灼逼人,臉上那嘲笑的神情,讓人自慚形穢,“陸家若是不愿替我伸冤,那就來吧,看我能拉幾個人一起陪葬。”

                            顧氏瑯華。

                            陸夫人想起第一次見顧瑯華的時候,她還是個襁褓里的孩子,有一雙如剪水般的眼睛,顧家老夫人將她視為掌上明珠。

                            當時任翰林國史編修的徐松元,見到她就格外喜愛,非要為她取名——瑯華。

                            已過重陽半月天,瑯華千點照寒煙。

                            她曾無數次嫌棄顧瑯華這個瞎媳婦。

                            直到處死顧瑯華的這一天,她松了一口氣,多虧顧瑯華是個瞎子。

                            一個瞎子,再厲害又怎么樣,還不是任人擺布。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