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霸情帝少愛不夠

                            點擊:
                            想要芯片?給我當裸模吧!想要追我?給我當裸模吧!想要結婚?
                            給我當裸模吧!生孩子?還是給我當裸模吧!
                            傳聞中權勢滔天冷酷狠辣的穆四爺,從此在裸模的路上越走越遠。
                            “女人,爺可不是白睡的。”
                            “沒白睡啊,我不是給你畫了一幅嗎?不滿意啊?我覺得浴室寫真這個主題很不錯,委屈四爺淋會兒水,不久,最多三個小時。”
                            “女人,你知道爺最喜歡做的事是什么嗎?”
                            “什么?”
                            “就是把你寵到無法無天。”

                            第001章 好久不見,我的寶貝

                            夜幕濃重,一輛黑色轎車穿過漆黑幽深的林蔭道,最后在一棟森嚴神秘的古堡前停下來。

                            “先生,人帶來了。”

                            “是她?”

                            “是。”

                            坐在窗前的男人轉過來,昏暗的燈光中,那雙眼睛冷酷,凌厲。饒是跟在男人身邊多年的下屬,都不由恭敬的低下頭,不敢與之對視。

                            古堡一樓某個房間。

                            雪白的床上躺著一個穿著T恤熱褲的女人。

                            不,是女孩子。

                            她看著就非常年輕,一頭漆黑的長發鋪散在枕頭上,在黑白色的映襯下,愈發顯得那張小臉兒嬌嫩誘人。

                            男人的視線從女孩子光裸的腳一路向上,掃過那雙白皙瑩潤的長腿,最后停留在對方的臉上。

                            半晌,男人下了命令:“出去。”

                            房間里的人恭敬退下。

                            只剩下讓人窒息般的靜謐。

                            盯著那張臉看了足足三分鐘,男人才坐到床邊,抬手,指尖觸碰到一片柔嫩滑膩。

                            仿佛在撫摸一件珍貴的寶物,男人的手指輕輕描摹過女孩的眉眼、鼻梁,拇指在女孩粉嫩的唇瓣上蹭了蹭……

                            他的眼眸深邃起來。

                            房間的溫度很低,女孩輕輕皺了皺眉,“冷……”夢囈一般。

                            看著她的嘴唇一張一合,男人終于沒有忍住,俯身,含住了那兩片粉唇。

                            屬于少女特有的香甜充斥鼻間,簡直讓人欲罷不能。

                            男人品嘗著屬于他的美味,好一番攻城略地后才驟然抽身。

                            在那紅腫的唇瓣上親了親,男人的薄唇勾出一個好看的弧度,聲線低啞,透著致命的性感:“好久不見,我的寶貝。”

                            因為被藥物控制,女孩不會醒來。

                            男人打開床上的醫藥箱,拿出一把剪刀。

                            T恤被剪開,露出里面可愛的白色內衣。

                            咔嚓一聲,內衣從中間斷開。

                            風景實在太美好,男人的瞳孔猛地一深。

                            濕熱的吻從肚臍一路上去,最后依舊停留在女孩的唇上。

                            女孩被他翻過來趴在床上,腰背白皙美好。

                            濕熱的吻又從后頸窩一路到腰際,并不色情。

                            帶著涼意的手撫上去,女孩的腰線柔美纖細。

                            他另一只手拿過一把已經消過毒的手術刀,輕輕割開了女孩腰上的皮膚。

                            猩紅的血瞬間冒出來,女孩疼得身體抽了一下。

                            依舊沒有醒來。

                            血很快就在白色的床單上開出一朵妖冶的花,男人的目光依舊冷酷狠絕。

                            但是他的動作卻很快,一枚小巧的芯片被推進血肉里,他捏住傷口,快速縫合。

                            止血,消毒,包扎,女孩眉頭深鎖。

                            一抹疼惜從男人眼中一閃而過,快的猶如錯覺。

                            女孩兒更冷了,痛苦的低吟出聲:“冷啊……”

                            男人開始脫衣服。

                            黑色的襯衣穿到女孩身上,因為衣服太大,愈發顯得她嬌小可憐。

                            男人抱著她,眉目冰冷。

                            “先生,時間到了。”門外有人催促。

                            “進來。”

                            門開了,一行人陸續進來,一個個神色凝重的看著男人。

                            “把她送回去,一根頭發絲兒都不許少。”

                            “是!”

                            懷里一空,燈光下,男人裸著上身的背影高大挺拔。

                            第002章 人體素描課

                            向北又做了那個夢。

                            夢里冰天雪地,她光著身子在地上爬。

                            是的,爬,渾身無力,那寒意就跟從骨子里透出來似的,簡直讓人抓狂。

                            可是她爬啊爬,卻始終爬不出那一片透心涼的白。

                            最后她大叫一聲醒來,大汗淋漓。

                            “操,還有完沒完了?”

                            這貨喜歡裸睡,習慣性的在左腰上摸了摸。

                            原本凸起的疤痕被她找人紋了一朵藍色妖姬,遮是遮住了,摸上去的觸感卻依舊鮮明。

                            兩年前她在自己家一覺醒來,身上就莫名其妙多了一道縫合好的傷口,以及一件黑色男士襯衣。

                            向北幾乎被嚇尿了,還以為清白不保。

                            在自己家睡覺都能把清白睡沒了,這事兒說出去別人肯定會罵她神經病。

                            好在當時除了嘴唇有點紅腫之外,身上并沒有被侵犯的痕跡。

                            這件事被她當做靈異事件偷偷藏在心里,不過她事后有去檢查身體,沒有發現異樣。

                            去浴室沖了澡,向北火速收拾好自己,背著畫夾出門了。

                            今天有人體素描課,據說模特是個大帥哥。

                            三十分鐘后……

                            面前是一個男人健美的胸膛。

                            古銅色,肌肉虬結,就跟切割好似的,一塊兒一塊兒的。

                            因為實在是太健美了,可以清楚的看見胸肌上凸起的青筋。

                            一根雪白的手指調皮的在胸肌上壓了壓,很瓷實。

                            這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男人的喉結卻狼狽的滑動了幾下,吞咽口水的聲音很大。

                            指尖順著男人胸膛上的肌理輕輕滑下來。

                            滑過鼓鼓囊囊的胸膛,滑過八塊漂亮的腹肌,滑過平坦的小腹……

                            男人倒吸一口氣,表情很難看。

                            他卻只能硬邦邦地站著,任由面前這個小女人在他身上指指點點。

                            他身上只穿了條松松垮垮的運動,小女人似乎還嫌褲沿拉得太高,那根調皮的手指順著人魚線滑下去,把褲沿又拉低了兩厘米。

                            不要以為這是在干什么羞羞的事,其實,這只是一堂正兒八經的人體素描課。

                            向北神色淡淡的,手指在模特身上這里戳戳那里戳戳。

                            模特是學校專門請來的一個健美先生,一身健碩的肌肉。

                            健美先生這會兒很苦惱,再被這個小美人兒戳下去,他保不齊就要丟人了。

                            向北穿了一件白襯衣,下面是一條藏青色亞麻質地的長裙。

                            波浪長發被一支鉛筆在后腦上隨手一挽,精致的臉頰旁散落著兩縷不聽話的秀發。

                            清爽中帶著一絲懶散。

                            純美中又不經意的流露一點點嫵媚。

                            這就是向北。

                            她摸著下巴,看了一眼那邊正在興奮涂鴉的老教授,“呂老,您不是說讓我們見識最美的肌肉嗎?”

                            呂老還沒開口,米兔兔一邊畫一邊叫:“這還不是最美的肌肉啊,北北,你這么說太打擊這位健美大哥的自尊了。”

                            向北回到自己的畫架前,沒有開始的意思。

                            “這樣的肌肉我早就畫膩了,從健美角度講,健美大哥的肌肉確實很棒。不過對于我們普通人來說,這樣的肌肉也僅限于欣賞,完全沒有實際用途啊。肉太瓷實,抱著睡覺的話肯定就跟抱著石頭似的。線條太硬,看著有點恐怖。”

                            米兔兔噗嗤一聲噴了:“向大小姐,今天只是畫肌肉而已,你以為給你選后宮啊?”

                            健美先生不能為自己辯駁,只能憋屈的繼續當模特。

                            米兔兔見向北沒有動筆的意思,過去一把抓住她:“別坐著了,我肩膀的位置總是畫不好,教教我。”

                            向北只好站到米兔兔的身后,指點著她畫。

                            畫室窗外的大梧桐樹下,一個男人長身而立。

                            第003章 美男的邀請

                            他一身黑,黑襯衣,黑西褲,站在那里,目光透過玻璃窗神色冷冷地看著向北。

                            “先生,我們該離開了。”祁然看了看時間,忍不住出聲道。

                            穆乘風沒有動,目光依舊緊緊地落在向北的臉上。

                            寶貝長高了,也更迷人了。

                            祁然再一次看了看時間,急得汗水都下來了:“先生,再不走夜老大就要發飆了。”

                            “今天晚上,我要見到人。”

                            祁然一愣。

                            等向北后知后覺的感覺到有人在看她時,轉頭,梧桐樹下已經空無一人。

                            素描課上完,一個上午就過了。

                            米兔兔一邊收拾畫具一邊大刺刺地問:“北北,下午咱們翹課嗎?”

                            瞧這話問的。

                            下午五點,兩貨在向北租的公寓里幽幽醒來。

                            “餓了。”米兔兔捂著肚子,眨巴著一雙無辜的眼睛故意賣萌。

                            “走,覓食去。”

                            大學生活就是這樣,吃喝玩樂在前,好好學習在后,只有到了期末才會哭爹喊娘的臨時抱佛腳。

                            反正向北的成績每次都是低空飄過。

                            剛出小區的大門,兩個黑衣男人迎面而來,他們身后停了一長串黑色豪車,另有一排黑衣人負手而立。

                            米兔兔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我擦,這是在拍大片嗎?”

                            感嘆還沒嘆完,她就被人一把推到在地,眼睜睜看著向北被塞進一輛房車,揚長而去。

                            向北都懵了。

                            車里坐著一個男人。

                            那個男人穿著睡衣,手里端著一杯紅酒。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男人好漂亮。

                            是屬于那種特別驚艷的漂亮,五官精致的就跟畫出來似的,看人的眼神帶著鉤子。

                            向北還沒見過比女人還漂亮的男人,以至于語文從小就不怎么樣的她完全找不到其他的詞來形容,只能用一個簡單易懂普通的不能更普通的“漂亮”來作為贊嘆。

                            好想把他畫下來,要是兔子在……咦,兔子呢?

                            向北撲到車窗上,米兔兔的身影已經看不見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