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總裁寵妻有道

                            點擊:
                            她是被趕出家族的落魄千金,他暗夜帝王,權力和財富的象征,傳聞他高冷腹黑,不近女色,可是夜夜纏著她不放的人又是誰?
                            害的她每天走路像鴨子的又是誰?說好的高冷范兒呢?說好的不近女色呢?
                            一日某女終于怒了,扶著小蠻腰:“南宮少玦你個禽獸,說好的我只是來做家教,不是來暖床!”
                            某男笑的像狐貍:“是我在給你暖床!”某腹黑小惡魔不明所以然爬上床,“一一,我軟萌,體軟易撲倒,外加無償暖被窩哦!”
                            某男臉一黑,“你想脫光褲子跑外灘?”小惡魔不服氣,“老男人我要和你打賭,誰贏誰給一一來暖床,誰輸脫光褲子跑外灘!”
                            第二日小惡魔哭著鼻子跑外灘,
                            “爸比,我就給一一暖一天床!”

                            第一章:我實在喝不下了

                            第一章:我實在喝不下了

                            星辰國際酒店,坐落于臨海城環海水域的七星級酒店,夜晚,這座高聳如云的酒店正散發著屬于它的璀璨光芒。

                            酒店餐飲部包間內,一群年輕的男女正在舉杯聚會歡慶,暢飲。

                            蘇唯一靠坐在沙發上,面色潮紅,顯然也是喝了不少酒,因為今天聚會本來就是為她而慶祝。

                            “來!唯一!再來一杯!”李娜端著一杯啤酒坐在蘇唯身旁。

                            蘇唯一抬眼看了一眼濃妝艷抹性感的李娜,是她的同事,之前和她同一家公司做翻譯,兩人也同時去面試了南宮集團的翻譯員,但遺憾是李娜沒有通過考核。

                            而她則以最高分通過了南宮集團及其變態的考核,下周他就要去南宮集團正式上班了。

                            今天來聚會的同事也是之前在一起的工作的同事。

                            蘇唯一搖搖手,醉眼迷離,“對不起,我實在喝不下了!”

                            李娜不滿的說著,“說好的不醉不歸,就最后一杯酒了,我都還沒有恭喜你呢?來,拿著!”說時,將酒杯遞到了蘇唯一的手中。

                            蘇唯一只好接過酒杯。

                            “唯一恭喜你能通過考核,而我也只能繼續待在這破公司了,以后飛黃騰達了可別忘了我們這些窮酸同事啊!”李娜恭喜道,但是那雙美瞳下的眸子閃爍精光。

                            “怎么會?以后大家還是朋友!”

                            李娜展露著笑顏,“那就好,來,干杯!”

                            兩人碰杯。

                            蘇唯一毫不猶豫的將杯子遞送到嘴邊,仰首,咕嚕嚕的喝下去,而坐在她一旁的李娜眼露狠色的看著蘇唯一,烈焰紅唇裂開了一抹陰鷙的笑意。

                            蘇唯一今晚我要讓你身敗名裂。

                            蘇唯一一杯酒喝完,打了一個飽酒嗝,放下杯子,正準備說什么時,突然腦袋一陣眩暈,一陣灼熱的感覺瞬間襲便全身。

                            李娜趕忙放下杯子,扶著蘇唯一,“唯一你怎么了?是不是喝的有點多了?我送你去洗手間洗洗臉吧!”

                            蘇唯一腦袋眩暈的恩了一聲,隨即李娜扶起蘇唯一,和同事打聲招呼后,出了包間。

                            璀璨的燈光映射著金碧輝煌的廊道,李娜將手機拿出來,看著手中短信:送到2609號房間。

                            隨即將手機拿好,眼露陰狠的看了一眼眩暈迷糊的蘇唯一,暗狠著:蘇唯一能進南宮集團的只能是我,你算那根蔥。

                            因為那個人答應,只要她把蘇唯一送到他床上,他就可以更換兩人的成績,讓她進入南宮集團。

                            李娜將她扶進電梯,直達26樓,出了電梯,整個26樓很安靜,因為層樓的包間都是頂級奢華,不是一般有錢人能住的起的。

                            樓道的盡頭,白金色的豪華歐式雙開門,李娜扶著蘇唯一走過去,瞟了一眼標牌:2609號。

                            隨即,將手放在門把上,門咔嚓一聲打開了,李娜將蘇唯一扶進房間,將她放在床上。

                            “蘇唯一你就好好享受吧!”李娜狠聲道,隨即出了房間,關上門。

                            而此時酒店門口,一排黑色防彈保鏢車陣勢浩蕩的停下里,隨即一名保鏢恭敬將中間一輛賓利房車門打開,一雙程亮純手工高端皮鞋踏出。

                            第二章:不知死活的女人

                            第二章:不知死活的女人

                            隨即一抹高大修長的黑色身影出現在眾人眼中,黑色手套,英式鑲金邊袖口風衣,胸前別著一枚洛可可風格的復古胸針,黑色的短發在夜風中徐徐吹起。

                            他就如同是暗夜王者,渾身散發著邪肆的狂,冰冷強大的氣場令這夜風變得冰涼起來。

                            酒店經理恭敬上前迎接,垂首:“南宮少爺房間已經為你準備好!”

                            南宮少決琥珀色的雙瞳冰冷的掃了一眼酒店經理,即使沒有抬頭的經理也感受到那道令人發寒的目光,不禁哆嗦了一下,隨即他邁開那雙修長完美到令人窒息的大長腿,踏上階梯,朝著門口走去。

                            到了26樓,南宮少決朝著盡頭的房門走去,拿著房卡一刷門口感應器,房門打開,進入了房間。

                            進入房間,剛走了兩步,隨手脫掉身上的大衣,丟到大床上時,站在床沿正扯開領帶,看著床上的一幕,劍眉微蹙,冷眸一凝,顯示著他的不悅。

                            “唔……好熱……好難受!”蘇唯一扯著自己的衣服在床上翻滾著,身前的大片紅潤誘惑的肌膚泄露在外,在配上她那張絕美的小臉蛋,饒是一個男人看了都會忍不住撲上去。

                            但是南宮少決的眸光卻變得越發的冰冷,周圍突然冷凝起的空氣,可以感受他此刻的極度不悅。

                            想要爬上他南宮少決床的女人不在少數,但是大多數都是有色心沒有色膽,但是像眼前這個女人不知道好歹躺在自己床上,她還是第一個。

                            真是不知死活的女人。

                            伸手到床頭按下服務鈴,而就在他剛按下服務鈴,一雙柔弱無骨的雙手攀上了他的手臂。

                            一瞬間,蘇唯一就像是深溺在大海中抓到了一根浮木一樣,身體不自覺沿著手臂攀爬上去,動作要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熱……好熱!”呢喃的聲音入骨酥心,被藥物吞噬意識的蘇唯一完全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干什么。

                            感受著女人動作,南宮少決漆黑如黑曜石的雙瞳更是冷的可怕。

                            “女人你在找死!”凌冽如冰的嗓音冷的可怕,卻異常的好聽。

                            但是此刻不受控制的蘇唯一卻只想要更加靠近他一點,完全沒有意識到眼前這個男人危險,還伸手開始去撩他的黑色襯衫。

                            南宮少決冷凝看著她,冰冷的目光像是可以將她射穿了一眼,隨即毫不憐惜一把揪起蘇唯一的后領,要將她丟出房門。

                            脫離床面的蘇唯一,沒有支撐,下意識的伸手環住南宮少決的脖子,不斷的往他身上蹭。

                            “熱……好熱!我……”

                            蘇唯一就像是無尾熊一樣攀附在南宮少決身上,瞬間一股專屬她身上體香味撲鼻來,酒味夾雜著她身上的奶香味,異常的好聞,卻也異常的熟悉。

                            這一刻,南宮少決竟然沒有想要再推開她的沖動。

                            蘇唯一細長的雙臂緊緊的攀附著南宮少決的脖子,一仰首,就在南宮少決恍惚之間,一道火熱的唇瓣觸碰到了他冰冷的薄唇。

                            第三章:他想要要她

                            第三章:他想要要她

                            一瞬間,南宮少決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微張著瞳孔,他最恨的就是女人碰他的唇,但是這一刻他不僅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厭惡,反而冰冷已久的身體開始變得火熱起來。

                            那一股股的香味不斷傳進他的鼻尖,撩撥著他的神經,感受著她柔軟的身體,這種感覺竟然是異常的熟悉,如同四年前的那一次……

                            他想要要她。

                            而就在此時,門咔嚓一聲打開,酒店經理和幾名服務人員走進來,看著眼前噴血的一幕,瞬間驚呆。

                            這……這是什么情況?為什么會有女人在這間房間里,眾所周知南宮少爺不近女色,而且還有嚴重的潔癖,所以這間房間服務人員都是檢查了好幾遍。

                            頓時,酒店經理有種如臨大患的感覺。

                            誰來告訴他現在為什么會有一女人在這里?而且她還不要命的攀附在南宮少爺身上,更可怕的是,她竟然吻著南宮少爺,這簡直就是驚天新聞啊!

                            “南……南宮少爺……”經理哆嗦說著,話還沒有說完,只聽見南宮少決一聲冰冷的怒喝聲。

                            “滾!”

                            眾人一溜煙的出去,心仿佛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南宮少決看著攀附在自己身上,不斷扭動著身子的蘇唯一,冷冽道:“女人這可是你自找的!”

                            隨即將蘇唯一丟到床上,棲身而上。

                            窗外月色正好,星光點點,夜風吹徐而進,卻冷卻不了房內急速蔓延的火熱。

                            翌日,一陣手機鈴聲響起,南宮少決睜開雙眼,露出那漆黑如墨的雙瞳,陽光在他是雙瞳下散開一抹耀眼的光芒,美的迷惑人心。

                            手臂繞過懷里的人兒,接起床頭柜上的手機,放在耳邊,充滿磁性魅惑的嗓音響起,“什么事?”

                            那邊傳來一陣膽顫害怕卻也恭敬的嗓音,“少爺!小少爺不見了!”

                            話一落,南宮少決柔和雙瞳瞬間凝冰,透著一股可怕的寒冷之氣,即刻抽身離開,穿戴好,大步離開房間。

                            ……

                            “啊……”蘇唯一看著自己光裸的身體,腦中閃過陣陣驚雷,偌大的房間內任然還彌漫著迷情的味道。

                            輕輕移動自己身體,她都能感受腿間的酸痛,這無不是在彰顯著昨晚發生了什么?

                            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會……

                            腦袋快速回憶,聚會,喝酒,俊美的男人,擁吻,上床……

                            一瞬間,蘇唯一明白了什么,她竟然被下藥了,然后自己被……

                            “啊……”蘇唯一再次大叫一聲,淚水多匡而出,誰也無法理解她此刻的感受?她好不容才愈合的傷痛,竟然再次被撕開。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