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無敵懶妃

                            點擊:
                            蘇千澈很懶,懶到無可救藥,蘇千澈很無敵,無敵到沒人能在她手下走過一招。
                            穿越前,蘇千澈有兩大愛好:睡覺,收集美男。
                            穿越后,蘇千澈有三大愛好:睡覺,收集美男,調戲簡璃。
                            她一直信奉一個原則,能動手解決,絕對不逼逼。
                            但是在遇到那個看似精靈實則魔鬼的男人之后,一切都變了。
                            初次見面,他很狼狽,身上血跡遍布。
                            她說:“要救你可以,三千兩銀子。”
                            “沒有。”
                            “陪我一晚,可抵三千兩。”
                            他笑,如櫻花朵朵綻放:“好。”
                            很久以后,再次相見,他不再一身血污,一身清貴高高在上。
                            “蘇小姐,當時你是用哪只手調戲本王的?”
                            “這只,怎么,有意見?”她伸出左手。
                            “不,本王是說,蘇小姐再用右手調戲本王一次。”
                            “……”
                            很久很久以后,他和她在床上過招,打到激烈處,他說:“夫人,為夫把心把身把一切全給你,你不要再去調戲別的美男了好不好?”
                            “不好。”她懶懶說道。
                            “那為夫就讓你永遠沒有機會下床。”他說,又開始劇烈運動。
                            “啊……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動腳……嗯……”
                            這是一個色女想要推倒小綿羊,卻被化身大灰狼的小綿羊反推倒的悲慘故事。

                            本書標簽:寵文 日久生情 專情 女強

                            001 陪我一晚

                            東刖國丞相府

                            西邊最偏僻的角落,陰暗的小院中,一個身材嬌小的少女側躺在躺椅上,身上蓋著一層薄薄的絲被,她安靜地閉著眼睡覺,細長的發絲在微風中輕輕晃動。

                            小院光線不好,即便是大熱的天,院子里也顯得有些陰涼。

                            有風輕輕吹過,卷過地面一兩片落葉,院里顯得極為靜謐。

                            “嘭”

                            沉靜的空氣中突然傳來輕微的聲音,躺椅后挺直站立的侍衛十一迅速看了少女一眼,見少女并沒有被驚醒,才對旁邊發呆的婢女微微點了點頭,無聲卻快速地往聲音發出的地方走去。

                            院墻邊,有一個花壇,花壇里種著兩株棗樹,一道帶血的身影半蹲在兩顆棗樹間,周圍的雜草被壓彎,彌漫著點點殷紅的血跡,顯得凌亂不堪。

                            他受傷了,而且傷得很重,血跡遍布鮮紅色衣衫上,讓原本妖冶的紅衣多了一份暗沉。

                            聽到細微幾不可聞的腳步聲,紅衣男子身體微微繃緊,琥珀般清透的眸子轉了轉,左手握拳掩嘴輕咳一聲。

                            十一看到受傷的男子,黑眸微凝。

                            “這里不歡迎陌生人。”

                            冷漠而故意壓低的聲音,顯得極為不近人情。

                            “……咳……”男子受傷很重,剛一開口,嘴里便吐出一大口血。

                            他抬臂隨意擦去嘴角血跡,平復了喉嚨翻滾的血腥氣。

                            侍女青橘悄悄走了過來,看到花壇里的男子后,低聲驚呼:“傷得好重,要不要救他?”

                            “小姐睡覺時,不喜人打擾。”十一抱臂,冷淡開口。

                            紅衣男子支撐身體的手一軟,牽動傷勢,忍不住再次低沉地咳嗽起來。

                            這個借口,也太過牽強了吧?

                            “若他是美男子呢?”青橘壓低聲音,目光探究性地看向男子微垂的腦袋,很認真地問道:“在美男和睡覺之間,小姐會怎么選擇?”

                            直覺告訴她,這個男子肯定很英俊,即便是一身血跡,也遮擋不住他滿身清貴的氣質。

                            十一愣了一下,這個還真不好說。

                            男子眸底澄澈剔透,左手撐在棗樹上緩慢地站起身,抬眸看了這個奇葩的侍女一眼。

                            仿佛有璀璨亮眼的光芒晃花了眼,青橘瞬間愣住,半晌反應過來,脫口而出:“天啊,好美的男子。”

                            十一快速掃了男子一眼,心里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機。

                            這個男人,不能留。

                            “不要打擾小姐睡覺,我帶他出去。”十一聲音冷硬地說道,大步走進花壇,抬手便要把紅衣男子拎起來。

                            男子身體微微一側,躲開十一的手,清透的雙眸直直看著青橘,緋色薄唇微勾,笑容清美絕倫。

                            青橘被他顛倒眾生的笑容勾得三魂丟了七魄,理智差一點就要棄她而去。

                            她雖然很少出門,卻也知道這個男人身上的傷絕不普通,很可能是被仇家追殺,逃到這里來,若是救了他,少不得會惹上麻煩。

                            可是,他傾國傾城的容顏,若是讓小姐看到,不知會不會破例一次?

                            十一不給男子任何蠱惑人的機會,再次出手,迅速抓起紅衣男子后領,身體一縱,便上了墻頭。

                            男子手指微動,似要反抗,最終卻忍住了。

                            “十一。”

                            慵懶低啞的聲音如一陣輕風,吹進三人的耳朵,那般低的聲音,仿佛說話之人并未張嘴,卻清晰地傳進三人耳畔。

                            青橘眼睛一亮,小姐竟然醒了,這個美男有救了!

                            十一的手抖了抖,本要把男子扔出去的動作,硬生生收了回來。

                            紅衣男子眸光微凝,眼睫微抬,看向遠處身材嬌小的少女。

                            少女看起來只有十四五歲,一張小臉說不上漂亮,甚至還透著微微的蒼白,五官不算絕色,卻能輕易吸引人的目光。

                            她靜靜側躺在那里,雙眸慵懶只睜開一條縫隙,卻仿佛有萬千星光從她微闔的眼眸中溢出,耀眼異常。

                            奇特的少女。

                            紅衣男子心底一瞬間便冒出這個詞,三月春風般柔美的唇角弧度似深了一些。

                            青橘如同一只歡快的小鳥般飛了過去,烏黑的眼珠看進蘇千澈半瞇的眼眸中,興奮地低呼:“小姐你醒啦。”

                            蘇千澈從鼻端“嗯”一聲,緩緩轉眸,看向墻頭上二人。

                            慵懶的眸光瞬間被紅衣男子吸引,她眼眸微睜,眸底劃過一抹驚艷。

                            象牙白的皮膚,白皙中帶著玉般色澤,琥珀般清透的鳳眸,晶瑩剔透,似有璀璨星河在其間緩緩流淌。

                            他的鼻梁高挺,唇瓣微薄,粉嫩如盛開的櫻花,嘴角帶著輕柔完美的笑意,整個人干凈得如同一塊透明的水晶,不染半分塵埃,又如誤闖凡塵的精靈,美得耀眼脫俗。

                            滿身的血跡蓋不住他清雅矜貴的氣息,血紅的衣衫卻又像是妖嬈盛開的曼珠沙華,如仙似妖的氣質勾魂攝魄。

                            “小姐,怎么處置?”十一微微抿唇,恭敬問道。

                            男子眸光微閃,這個侍衛實力不低,卻對那個少女如此恭敬,這種恭敬不是浮于表面,而是發自內心。

                            這個少女,究竟是什么人?

                            “請他過來。”蘇千澈微微坐起身,慵懶地以手支頭,嘴角微勾。

                            十一毫不遲疑地帶著男子飛下墻頭,來到蘇千澈面前。

                            “多謝小姐手下留情。”男子修長的手指理了理身上破爛的衣衫開口,聲音清靈如輕輕彈奏而出的動聽音符。

                            蘇千澈的眸光停在他的手上。

                            他的手很美,每根手指都像是上好的羊脂白玉經過精心丈量雕刻而出,完美猶如最精致的藝術品。

                            指節修長,根根分明,指甲圓潤,白里透紅,仿佛散發著晶瑩的芒。

                            這是一雙能讓所有手控黨尖叫的手。

                            “不必謝。”蘇千澈眸光微凝,她看過許多俊男美女,對尋常的美人早已無感,可是眼前的男子,卻美得讓人窒息。

                            蘇千澈對男子招招手,示意他上前。

                            男子清澈的鳳眸幽深了些許,嘴角的笑意更加明媚。

                            他緩緩走到蘇千澈面前,因為受傷頗重,他的腳步有些吃力,腳底走過的地方,甚至拖出了一串淺淡的血跡。

                            走至近前,他慢慢蹲身,撩起衣袍席地而坐,優雅從容的姿態,仿佛端坐高貴圣潔的蓮臺。

                            紅衣散在地上,如一朵妖艷盛開的紅蓮。

                            男子的臉距離蘇千澈的眸,只有一掌之距,近得能清楚地看到他白皙皮膚上細小的絨毛。

                            蘇千澈瞳孔微縮,他席地而坐的動作輕松而隨意,沒有絲毫為難。

                            眼底劃過一抹亮光,蘇千澈眼眸睜大了一些,眸底清晰地映出男子驚為天人的容顏。

                            她伸出手指,挑起男子線條優美的下巴,見他嘴角絲毫不變的笑容之時,笑意緩緩滲進眸底:“本小姐對你,更有興趣了。”

                            “影的榮幸。”男子似是沒有察覺到她輕佻的動作,眼睫微垂,目光專注地平視她。

                            “本小姐對美麗的事物,一向極有耐心。”蘇千澈唇角輕勾,過近的距離,讓她清楚地看到男子細長濃密的眼睫,根根清晰。

                            男子輕笑,如暗夜里燦然綻放的一地梨花,美得不可思議。

                            “名字。”蘇千澈輕輕摩挲著男子下巴柔滑的肌膚,神態慵懶無比。

                            “司影。”悅耳的嗓音從男子嘴角滑出。

                            “司影。”蘇千澈唇畔緩緩吐出這兩個字,手上力道加重一些,慵懶地看進他的眸底:“借宿費一千兩,診斷費一千兩,救治費一千兩。共三千兩銀子,有嗎?”

                            司影完美的笑容僵了一下,卻很快恢復,薄唇輕啟,聲音如同山間清泉緩緩流淌,沁人心脾:“影身上暫無如此多現銀。”

                            十一筆直地站在司影身后,對自家小姐跳躍性的思維已經免疫。

                            蘇千澈看進司影湖水般清澈透亮,一眼便能見底的雙眸,眼睫輕顫,掩下眸底思緒,懶懶開口:“陪我一晚,抵消三千兩。”

                            話音剛落,便聽到清脆的撞擊聲。

                            青橘手忙腳亂地把地上的茶杯碎片收拾起來,抬起頭對蘇千澈甜甜一笑。

                            “對不起小姐,我去換一個茶杯。”

                            心里卻在捶胸頓足地尖叫:小姐怎么如此豪放了,閨譽啊小姐,閨譽最重要,您怎么能如此隨意地邀請一個男子過夜?

                            十一握劍的手指驟然收緊,漆黑的眼底閃過深沉的暗光,卻默默垂著頭,不言不語。

                            “家里銀子不多了。”蘇千澈放開司影的下巴,又慵懶地躺回去,懶懶掃一眼青橘。

                            青橘嘿嘿笑起來,小姐你知道銀子不多了,還開這種玩笑,萬一司影當真了,那三千兩不是白白跑掉了嗎?

                            司影顯然沒有料到蘇千澈會如此直接,整個人愣了半瞬,琉璃般晶亮的雙眸靜靜看著她。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