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大明升職記

                            點擊:
                            小衙役柳鵬在萬歷未年橫空出世了! 一手遮天,為所欲為,專治各種不服! 什么達官貴人,跋扈王爺,奸臣閹黨,東林清流,一路碾壓過去便是!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我能活人萬千,滅門千家! 且看柳鵬步步青云的升職故事,講述一段步步高升的公門生涯。

                            第1章 只爭朝夕

                            萬歷四十年的冬天來得格外早,格外凌厲。

                            一場不期而至的初雪令天地都變得茫茫一片,卻讓農人對于明年的收成有了隱隱的期望。

                            黃縣老公門柳康杰就是在這樣的初雪中找到了偷閑的機會,他拎著兩尾海魚跳過了小院里的小水坑,順手推開自家小屋的房門:“鵬兒,今天吃魚了!今天可以吃魚!”

                            從房門灑進來的雪光,立時讓顯得有些破敗的小屋多了幾分靈性,柳鵬的臉上也帶上了笑容,他開心地說道:“爹,這絕對是今天剛從海里撈出來的魚吧,你看還帶著水!”。

                            可是在柳康杰的眼中,今天柳鵬的笑容背后似乎隱藏著什么心事,更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些什么。

                            不知不覺,這孩子的個子都快趕上自己了,更不要說這幾個月來突然懂事了,辦起事即使不能說是滴水不漏,但即便以柳康杰這個老公門的標準去看,也稱得上相當老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

                            雖然這個兒子最近一下子懂事了,但終究知子莫如父,柳鵬哪怕皺個眉頭,柳康杰都能知道自家兒子肚子想打什么主意。

                            “衙門里出了樁荒唐事,所以爹點個名就回來了!”

                            柳康杰喝了口柳鵬倒來的熱水,覺得溫度不冷不熱剛好合適,覺得還是跟兒子問清楚:“回頭還得出去轉一轉,說不定晚上還有機會再加個餐!鵬兒,你有什么事想跟爹說一說?”

                            柳鵬小心翼翼地梢好房門,守在窗邊瞅著院里的動靜,壓低聲音:“爹,聽說白六叔惹事了?”

                            這是衙門里的大事,小孩子不應該打聽,可柳康杰看了自己兒子一眼,反而覺得整個人都放松下來。

                            他的兒子過了年才十四歲,卻有著同齡人所欠缺的早熟,家里家外的事都幫上一把手,特別是最近幾個月的表現,更是讓柳康杰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到這個兒子身上。

                            眼前的柳鵬雖然一身衣服打過不少補丁,整個人卻有著柳康杰所沒有的素潔清凈,全身上下都干干凈凈,再加上長相清秀,劍眉星目,身材挺拔,絕對是個美少年。

                            讓柳康杰最最看重的倒不是這個大兒子最近鶴立雞群般的卓異,而是柳鵬真正長大了,在公門這個大染缸辦事也顯得游刃有余,辦起事不但沒出過什么差錯,甚至還能幫柳康杰查遺補漏。

                            有這么一個讓人放心的兒子,柳康杰說起事也格外放松:“何止是惹事了,是惹出了天大的禍事!”

                            一說起白老六惹出的事情,柳康杰就連連搖頭:“阿鵬,你以后千學萬學白老六那般胡鬧,哎!這輩子第一次看到知府老爺如此動怒,那是十頭牛都拉不回來,差點把桌子都拍碎了!”

                            柳鵬當即問道:“聽說縣尊出面求情都保不住白六叔?”

                            “官大一級壓死人,別說是縣尊老爺,哪怕府里的那些老爺聯名出面求情,都保不住白老六!”

                            柳鵬臉上的笑容有些意味深長:“那么說,白老六現在已經滾蛋回家了!”

                            柳康杰卻是鎖著眉頭:“阿鵬,你難道有什么主意?白老六這一回是死得不能再死,絕對救不來了,你是沒看到知府老爺那怒氣沖天的樣子!爹活這么久,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面啊,白老六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就是換一任知府老爺,白老六都別想翻身了!”柳康杰繼續補充道:“我知道你有主意,但是白老六這一回真是無藥可救了!你別想什么主意!”

                            柳鵬的笑容很燦爛:“阿爹,我不會把時間和精力浪費在死人身上。只是白老六滾蛋回家了,縣里豈不是多出一個位置了?我覺得我最適合了!”

                            柳康杰一個閃失就直接站了起來,手沒扶住茶杯,水灑了一地:“你現在才多大年齡?再說了,你不準備讀書不準備科舉了?”

                            柳鵬顯得滿臉陽光,他直面這個問題:“爹,我只想著早一天進衙門,早一天進來,家里就能少供我一天,我能早拿一天的糧餉,這一出一入,一天兩天甚至一兩月或許數目不大,可是一年兩年,五年十年,這可是個很大很大的數目了!”

                            柳康杰覺得自己兒子說得十分有理,可看到柳鵬風姿颯爽,自有一番英偉氣概,又讓他難以決斷。

                            “可是你真不讀書了?以前可是你一心求著我供你讀書,甚至堅決說一定要考個功名出來,不想再走俺的老路,再說了,你進了衙門,按咱們大明朝的規矩,這前程可就全毀了!”

                            “進了衙門也可以讀書啊,難道阿爹還有幻想?您覺得咱們家能有供出個進士老爺舉人老爺的福份嗎?再說就是能勉強供出來,那也不知道是什么猴年馬月,可現在進了衙門就能拿了一份實實在在的糧餉。”

                            柳鵬最后不忘補充了一句:“阿爹您真覺得咱們柳家能讀出個進士老爺舉人老爺嗎?我是不指望了。”

                            按照大明朝的規矩,天下雜吏的職務晉升有著天花板,那就是任你有萬般神通,千般能耐,哪怕是皇親國戚,哪怕立下了不世功勛,也不可能越過知府老爺這天花板,事實上雜吏能升到知縣就可以稱為破格用人了。

                            只有科舉出身才是真正的正途,可惜科舉這條路太過艱辛,可以說是十死無生,千軍萬馬同闖獨木橋,一個普通衙役家庭根本沒有科舉所需要的海量金錢、資源與時間。

                            柳康杰可是親眼見過好些家庭為了這鏡花水月的幻想,苦苦拼搏了一輩子之后到了無法收拾殘局的地步,最后只余下一頭悔恨的白發與破敗不堪的家境。

                            柳康杰原本對于自己的兒子原本還抱了一點僥幸與希望,但是聽到了柳鵬自己這么說,讓他不得不面對殘酷至極的現實世界:“哎!原本還以為咱們家能出個讀書人!你真是想要爭這個位置?”

                            這一個位置必須去爭,不能不去爭,不得不去爭!

                            因為現在已經是萬歷四十年的初冬了!

                            離萬歷四十三、四年的山東大旱只有區區兩年多時間了!離努爾哈赤建國稱汗以天命自許,同樣只有兩年多時間。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第2章 求人送禮

                            萬歷四十三、四年的山東大旱,可以說是晚明最嚴重的一次天災,時人謂“東省異災之余,死徙流離十之六七,幸而存者,非溝壑殘軀,則萑苻遺黨”。

                            在地方志的記載里,災情同樣嚴重到令人驚怖的程度:“周歲之間,兵死者、獄死者、饑寒死者、病疫死者、流亡者、棄道旁者、販之四方者,全齊生齒十去其六,民間相傳從來未有此厄”。

                            光從“民間相傳從來未有此厄”這一句,就可以想見災情的嚴重程度。

                            根據另一個時空人口學者的研究,大災荒之前的山東有將近一千五百萬人口,而這次空前大旱讓山東全省損失了大約六百萬到七百萬人口,換句話說整個山東損失了將近一半的人口。

                            一想到這些,柳鵬只覺百感交集,又是激憤不平,又有豪情萬丈,他不由長長地呼了一口氣。

                            天道不公,亂世沉淪,但只要給我一個支點,我能活人萬千,我不會讓那一場浩劫重演。

                            他很有信心地說:“阿爹,您等不及,我也等不及,俗話說得好,八十少進士,讀書讀書,讀到什么時候才到頭啊!我現在就想出來幫您辦事!”

                            看到柳康杰還有點猶豫,柳鵬又補充了一句:“這世道不太平,還是早點謀個立足之地為好!”

                            “沒那么夸張吧?”柳康杰說道:“萬歷爺坐了四十年江山,這大明一直太太平平,除了前些年北邊鬧過倭寇,我們山東就沒出過什么大事!如果鵬兒你這么想的,你還是應當多讀些書,咱們家也應該出個讀書人了,老爹再苦再累也能供得起!”

                            太平,太平!柳鵬覺得這蒼穹之下最缺的就是太平二字,因此他苦口婆心地勸道:“爹,這世間的事情再苦再難,有難過求人送禮的?”

                            柳康杰一時間語塞,他是老派人,這輩子就沒怎么求過人,更不要給上司送禮了,柳鵬卻很有主張:“世間無難事,只怕求人送禮,更難的是,找不到送禮的路子,爹,你是老公門了,您跟我好好說,咱們縣尊大人的房門朝哪邊開?”

                            柳康杰又是搖頭又是無奈:“兒子,我哪知道縣尊大人的房門朝哪邊開了?我做了這么年,跟縣尊大人說不了十句話,也活該到頭還是個白役!”

                            白役是公門之中最底層的存在,隨便來個正役、副役都能支使他們,柳康杰一想到連那已經滾蛋回家的白老六都差點升上了副役,不由有感而發:“真要去求人送禮?”

                            “不僅僅是求人送禮!”柳鵬斬釘截鐵地說道:“何況要快,趁大家沒反應過來把事情先敲定,而且要打點周全,做得滴水不漏,兒子這輩子有沒有出息,能不能出人頭地,能不能娶到個漂亮媳婦,就看這事辦得周到不周到了!”

                            柳鵬最后還加重了語氣:“這件事可要仰仗爹爹了!”

                            柳康杰覺得很是為難,但是他也知道這件事與自己兒子的前程大有關系,自己兒子年齡太小,但是辦事老到,若是辦得好了,說不定真能趁大家反應過來之前,在公門之中補到一個好缺。

                            能讓男人變得更有擔當的,永遠只有肩上的責任。

                            雖然這輩子沒怎么求過人,但是柳康杰很快拿定了主意:“那就按你的辦,爹原來攢下了幾兩銀子,是準備給你娶媳婦用的,現在全用上去,你以后娶不到媳婦,可別怨爹了!哎,可惜你二娘不在,不然還能多拿點銀子!”

                            柳鵬笑了笑:“二娘不在,所以這件事才能加緊辦了,咱們事情只要快刀斬亂麻,辦得周全,未必要花多少錢!”

                            清官尚且難斷家務事,何況是自己這白役之家,柳康杰自然不愿在這個問題糾纏太多:“咱們衙門辦事,向來講究一分錢一分貨,錢少花了,未必能有什么效果……”

                            他想了想,又說道:“當然若是能剩下幾個大錢,我都留給你娶媳婦!”

                            柳鵬卻是信心十足地說道:“娶媳婦的事情不急,我可瞧不上那些小腳女人,不過送禮求人的事情,一定得阿爹多擔待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