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最后的三國

                            點擊:
                            黯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錚鳴,歷史的車輪滑入了公元263年,一個屬于英雄的時代悄然地落下了帷幕。三國究竟結束在哪一年,歷史上一直爭論不休,是司馬篡魏的265年還是西晉滅吳的280年?但無人可以否認,從263年蜀漢滅亡的那一刻,三國鼎立的局面就已經是終結了。
                            一名現代的特警因公殉職卻意外地魂穿了安平王劉胤的身上,原本想跟著劉禪去洛陽過那樂不思蜀的逍遙生活了卻余生,可他骨子里流淌著的雄主劉備和錦衣馬超的血液卻讓他不甘如此沉淪,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逆襲陰平,只手擎天,在絕境中奮力求生,承繼漢祀,蕩滅五胡,一統天下。
                            最后的三國時刻,看劉胤如何書寫屬于自己的傳奇。

                            第一卷 蜀漢帝國的落日余暉

                            第01章 安平王府

                            落陽熔金,夕陽如血。

                            錦官城就沐浴在這一片最后的血色之中,章武宮明黃色的琉璃瓦折射著晚霞的光輝,呈現出炫麗斑斕的色彩,鑲嵌著白玉的黃金壁帶在習習的晚風中發出清脆的玲瓏聲。

                            恢弘的皇宮就座落在錦官城的正中央,“金城石郭,兼匝中區,既麗且崇,實號成都。辟二九之通門,畫方軌之廣涂。營新宮于爽嶝,擬承明而起廬。結陽城之延閣,飛觀榭乎云中。開高軒以臨山,列綺窗而瞰江。內則議殿爵堂,武義虎威,宣化之闥,崇禮之闈,華闕雙邈,重門洞開,金鋪交映,玉題相輝。

                            外則軌躅八達,里開對出,比屋連甍,千廡萬屋。”這幾句詩賦出自左思的《蜀都賦》,對蜀都的壯麗,皇宮的輝煌極盡溢美之辭。提起左思,大多人可能會比較陌生,但“洛陽紙貴”的成語卻是家喻戶曉,相傳左思三都賦一出,人們爭相傳抄,一時之間洛陽的紙竟然貴上了三四倍。雖然這篇文章讓蜀都名揚天下是幾年后的事,但錦官城的繁華卻深深地刻在每一個成都人的心目中。

                            沿著皇宮中軸線向南延伸,出武儀門,向西有一條小巷,這條小巷中只有兩座府邸,其中靠西的那座府邸就是安平王府。

                            紅紅的夕陽透過窗欞,照射進一間暖閣之內。一位錦衣婦人就佇立在窗前,凝視著行將逝去的夕陽,久久地沒有移動一下身形,眉宇之間露出淡淡的憂傷。

                            “夫人,大王的手……大王的手動了一下……”身后的侍女突然地失聲尖叫起來,打破了室內的靜謚。

                            錦衣婦人身子悚然一顫,白皙的面龐頓時涌起一片潮紅,猛然轉身,撲到了榻前,急切地呼喚道:“胤兒——胤兒——”

                            榻上仰面躺著的是一位面容白凈的年輕男子,慘白的臉色之上沒有一絲的血色,他緊閉著雙目,對錦衣婦人的呼喚充耳未聞,一動不動。錦衣婦人也恢復了平靜,也許是經歷了太多的失望,她變得麻木了許多,輕輕一嘆,回頭謂那侍女道:“琴兒,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沒有……太夫人,大王他……他方才的確動了一下,”侍女琴兒滿臉漲得通紅,急急地分辯著,“太夫人您看,大王的手又動了……”

                            錦衣婦人這回也看得真切了,榻上的年輕男子的手果然動了,不光是手,就連緊閉的眼簾也慢慢地張開了,錦衣婦人無法抑制內心中澎湃,喜極而泣。“謝天謝地,胤兒,你終于醒了……”

                            年輕男子的眼中,除了茫然,就是迷惑。

                            “這是哪兒?你是誰?我又是誰?”

                            錦衣婦人心底一顫,道:“胤兒,你什么都不記得了嗎?我是你娘,你是劉胤,這兒這是你的家,安平王府呀。”

                            “劉胤?安平王府?”年輕男子喃喃自語,他的頭撕裂般頭痛,好陌生的名字,不對,他不應該叫這個名字,他應該叫……不行了,頭痛得太厲害了,他的大腦之中,似乎有兩個靈魂,兩個思想正在糾纏,無數碎片般的記憶如雪片般瘋狂地涌了過來,沖擊著他的顱腦,不堪承受的頭蓋骨似乎頃刻間就有爆炸的可能。

                            爆炸?對,就是爆炸!留在他記憶深處的就是一聲驚天的爆炸。他記得自己是一名特警,一群恐怖分子在一幢摩天大樓的頂層挾持了大批的人質,他和同事奉命前往。解救行動似乎很順利,幾名恐怖分子很快被擊斃,可就在疏散人質的時候,目光敏銳的他發現了一個異常的情況。

                            他一個箭步沖了上去,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之中,撕開了一個看起來近乎柔弱的少女的上衣。少女的胸前,綁著一枚定時炸彈,少女的嘴角,掛著一絲冷冷的嘲笑。他清楚地看到,她身上綁著的,是最烈性的C4,一旦爆炸,就足以夷平整個樓頂,而更致命的是,上面的時間讀數,只剩下了三秒。

                            他只用了0.1秒的時間就做出了決定,攔腰將女恐怖分子抱了起來,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沖向了大樓的邊緣,沒有絲毫的猶豫和停頓,他縱身躍了下去。緊接著,就是一聲劇烈的爆炸,他的意識在爆炸聲中瞬間就渙散了,留給他最后的印象,就是湛藍湛藍的天空中,他的生命徹底地融入了這一片蔚藍之中。

                            可他居然沒有死!這怎么可能?C4的威力,他可是再清楚不過了,落到地面恐怕連渣都剩不下一點,但眼前的一切又做何解釋?

                            瘋狂涌入頭腦中的碎片終于漸漸地停止了,他驚異地發現,這些碎片完全來自于另一個人的靈魂,也就是說,現在他的大腦之中,存在著兩個人的意識,不過有些可惜的是,這些靈魂碎片并不完整,異常的龐繁復雜卻又支離破碎,雖然現在兩個靈魂已經是融為了一體,但他還是無法駕馭他頭腦之中的東西。

                            最后,在錦衣婦人的泣訴下,劉胤——這是他的新身份,不管他愿意與否,都必須要接受的新身份——明白了,他穿越了,從公元二十一世紀穿越到了公元三世紀的三國蜀漢時期。

                            眼前的錦衣婦人,就是他的母親,已故安平王劉理的王妃馬氏,已故驃騎將軍馬超的女兒,自己——準確的說是馬王妃的兒子劉胤——七年前因為一次意外的墜馬事故,昏迷不醒,被摔成了植物人(這個時候大概沒有植物人的稱呼,應該叫活死人之類),他的靈魂穿越了千年的時光,最后附身在了劉胤的身上。那些腦海中殘存的記憶碎片,就是來自于以前那個劉胤的靈魂,只可惜他的大腦受到了極大的損傷,這些記憶變得殘缺不全了。

                            前世劉胤最喜歡的就是三國,最愛玩的就是三國游戲,三國的那些霸王雄主謀臣名將劉胤是如數家珍,趙云馬超諸葛亮,可是他最崇拜的對象,那些三國類的穿越小說更是他的最愛,看豬角縱橫漢末,馳騁三國,攬名將收美女,盡逞風流,劉胤也常幻想自己如何去演繹這段熱血澎湃的歷史。不過合上書劉胤常常自嘲,這些不過是作者的YY罷了,從小篤信唯物主義的他自然不會信以為真。

                            但世間事就這般的奇妙,越是你不相信的事,它就越會發生在你的身上,劉胤真的穿越了,而且就穿越到了他最夢寐以求的三國。不過,還是比劉胤的預期,發生了一點小小的偏差,安平王劉理是劉備的第三個兒子,連他都死了,那三大雄主、五虎上將的時代恐怕也早就結束了。

                            劉胤頓時累感不愛,看來自己跑到了三國的末期了,見不到自己崇拜的偶像——渾身是膽的趙子龍、玉樹臨風的錦馬超、多智而近乎妖的諸葛亮,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不過,活著,就是一種勝利,劉胤其實還是蠻有阿Q精神的。

                            劉胤會不會后悔自己當時的一時沖動?絕對不會!如果時光倒流,一樣要他做出選擇的話,他依然會義無反顧地沖下高樓,穿上警服宣誓的那一刻,祖國和人民的利益就高于了一切,雖然這是一個物欲橫流的時代,但依然不缺少熱血與赤誠,他當時的念頭很簡單,犧牲自己一個總比犧牲一群人好,何況這些人全是無辜良善的市民和相濡以沫的戰友,對他而言,這是唯一的選擇。

                            不過上天憐見,不光沒有讓他犧牲,還讓他魂穿到了安平王劉胤的身上,好歹也是個王爺的身份,比隨便穿到阿貓阿狗的身上不知要強過多少倍,錦衣玉食,榮華富貴,看來是跑不了了。

                            “娘,現在是哪一年了?”把一個陌生女人喊作娘,劉胤多少還是有些不習慣,不過他在心中暗暗告誡自己,既來之,則安之,要想在這個時代生存,就必須要融入這個時代。雖然劉胤大致判斷出這是三國后期,但具體到哪年他還真不清楚。

                            馬王妃滿眼都是喜悅,不客易啊,七年吶,最終還是苦盡甘來。“胤兒,你昏迷了這么長的時間,自然不知道現在是哪年了,今年是景耀六年。”

                            “景耀六年?”劉胤嘟囔了一聲,好蛋疼的紀年方式,雖然自己對三國很熟悉,但也遠沒有熟悉到隨便說一個年號就可以知道它是公元哪一年,畢竟自己不是歷史系的學霸。但他又沒法問,如果真要問個現在是公元多少年的話,馬王妃一定是莫名其妙,看來自己的另僻蹊徑。劉胤腦子并不笨,他靈機一動,想了個好辦法。

                            “娘,諸葛丞相去世多少年了?”

                            “胤兒,你這么無緣無故地問這個?”馬王妃雖然很奇怪,但還是耐心地回答了兒子問題,“諸葛丞相是建興十二年去世的,算來已經有二十九年了。”

                            劉胤微微自得,看來這個方法還是不錯,不動聲色之中就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諸葛亮死于公元234年,加上二十九年的話,今年不就是公元263年嗎?

                            公元263年?!劉胤臉色陡然一變,尼瑪的,真坑爹呀!

                            第02章 最坑爹的穿越

                            做為三國迷,劉胤可是清清楚楚地記得,公元263年,魏國三路大軍伐蜀,鄧艾偷渡陰平小道,后主劉禪不戰而降,蜀亡!

                            三國時期做為中國歷史上最璀燦的時代之一,它的起訖年代一直是人們所爭論的,三國起始于哪年,有公元184年、有公元190年、有公元220年三種說法。同樣三國結束于哪年,也有三種不同的說法:公元263年、公元265年、公元280年。

                            265年西晉代魏,歷史斷代史上便是以這一年做為三國的結束,當然西晉滅吳的280年,則是被許多人認同為三國時代的終結日,吳國滅亡之后,屬于三國的最后一個勢力就煙消云散了。但誰也不能否認,公元263年這個特殊的年份,因為蜀國的滅亡,天下的格局就已經從三足鼎立變成了南北對峙,真正意義上的三國就已經是不復存在了。

                            劉胤方才還沉浸在貴為王爺盡享榮華富貴的綺夢之中,剛剛屈指算出當今的年份,就宛如一盆涼水澆了個透心涼,一顆心撥涼撥涼的,苦啊,真是苦不堪言!本以為可以坐享錦衣玉食,但這富貴卻不經意間從指尖悄悄地行將流逝,蜀國滅亡在即,做為蜀漢皇族,最好的命運就是淪為亡國奴階下囚,跟隨著后主劉禪——不應該叫安樂公劉禪——去洛陽過那樂不思蜀的生活。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