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大宋小郎中

                            點擊:
                            太醫院藏書閣一介小書童,獲神醫華陀失傳醫典《青囊經》。
                            開膛破肚,治病療傷,金創圣手救治病患于危難;以醫易武,陰陽真火,高武至尊快意恩仇傲江湖;醫道入仕,左右逢源,一代良相匡扶正義在朝堂。

                            第1章 皇城的黃昏

                            吳越國皇宮太醫院藏書閣,冬日。

                            太醫院的小書童楊仙茅穿著厚厚的絲棉襖,手里握著一卷醫書,坐在藏書閣高高的門檻上,望著鋪滿白雪空蕩蕩的太醫院出神。

                            吳越國是五代十國中最后幸存的兩個小國家之一,其他的都已經被崛起的大宋朝滅掉。此刻,大宋軍隊陳兵吳越國邊境,虎視眈眈,舉國上下一片慌亂,朝中主戰主和爭執不下。

                            皇帝篤信佛教,體惜下情,在皇宮內外人心惶惶不少人偷偷開溜的情況下,頒布了一道圣旨,皇宮之中想離開的可以自行離開,于是,皇城中更多的宮女、太監離開了,太醫院的太醫、藥童、醫工等也走了大半,原先熱鬧的太醫院已經冷冷清清見不到人影了。

                            楊仙茅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離開風雨搖曳的吳越京城回宣州老家去。前途不明之下,連平素酷愛的醫書也看不進去了,拿著書卷坐在門口發呆。

                            正在他出神的時候,一個年輕的宮女進了太醫院,四處張望,沒見到別人,只看到一個書童模樣的少年坐在藏書閣門檻上,便走了過來問道:“這位小哥,請問太醫呢?”

                            “差不多都走了,還有兩個在屋里睡覺呢。你有事嗎?”

                            “我想找太醫看病。”

                            “恐怕看不了了,因為剩下的兩個太醫都是小方脈的。”

                            小方脈就是兒科,給小孩看病的。太醫院侍御醫是給皇帝和皇室成員看病的,而普通太醫則負責給朝中大臣以及宮中的宮女太監們看病,當然也對外行醫。太醫院的太醫分工很細,各司其責,各有所專。

                            宮女一聽太醫都走了,大失所望,焦急地跺腳道:“這可怎么好……”

                            “你哪里不舒服?我看能不能幫你抓點藥。我是太醫院書童,跟太醫們學醫多年,懂些醫術。”

                            吳越國的太醫院的書童、藥童等都是從各地遴選招錄來的,既是書童也是太醫院的學徒,跟著太醫們學醫術。因為楊仙茅勤學好問,人又聰明,太醫們也樂于指點他。在他醫術小成之后,宮女太監們跑肚拉稀以及瘡瘍科小手術等,太醫忙不過來的時候,也讓他負責治療。

                            那宮女有些羞澀,見著他只不過是十六七歲的少年,于是輕輕咬咬嘴唇,用一只手捧著自己的胸乳,紅著臉說道:“我的右乳里面長了個硬疙瘩。原先找張太醫看過,開了藥吃,吃了好幾個月也沒見好,反倒是越發的大了,而且越來越脹痛。我有些害怕,所以再來瞧瞧。”

                            楊仙茅說道:“我摸一下看看是什么樣的腫塊。——不同的腫塊開方用藥是不同的,有的還需要做腫塊切除術。”

                            宮女更是羞澀,一張臉通紅。不過看這種病肯定是要給檢查的,上次張太醫也是這樣給她撫摸檢查過。于是,她輕咬紅唇點點頭。

                            楊仙茅放下書卷走過去,隔著衣服用手輕輕觸摸揉捏她的胸乳。可是,寒冬臘月這宮女穿著厚厚的棉襖,而且又用了束胸,根本摸不到里面的腫塊。

                            楊仙茅示意她解開衣服。宮女轉頭看了看沒有其他人,紅著臉解開了棉襖,把束胸的布帶子拉了下去,一只雪白的右乳小白兔一般蹦了出來。

                            活色生香并沒有讓楊仙茅失態,甚至臉色都沒有發生任何變化,因為他此前曾多次跟隨太醫給脫光衣服的宮女做瘡瘍術之類的,早已經見過女人的身體,所以不為所動,已經能做到眼中沒有女人,只有病人。

                            楊仙茅伸手進去捏了捏她光滑圓潤的右乳,果然感覺有一塊鴿子蛋大小的圓形的腫塊,邊緣清楚。說道:“你這是乳癖。腫塊比較大了,這樣大的乳癖湯藥沒有用的,要切開胸乳然后把腫塊割掉才行,不然的話,腫塊會越來越大,一旦惡變,會危害整個右乳甚至生命的,那時候只能整個右乳切掉。”

                            宮女不由臉色大變,說道:“吃藥不能化解嗎?”

                            “不行的!你這樣大的腫塊必須動手術切除才行,湯藥不管用。要先切掉,然后再開藥防止復發。太醫院的太醫這么說過,我看過的醫書上面也是這樣說的。”

                            “用刀子切開胸乳,那不得疼死?”

                            “是呀,所以太醫們做這種手術,都是先把病人的手腳都結結實實綁在病床上再動刀子。我見過有痛得昏死過去的。當然,也可以用棍子先把人敲暈了再切開。”

                            “太醫院剩下的兩個太醫能做這個嗎?”

                            “不行的,他們是小方脈,這種腫塊切除術只有瘡瘍科太醫才會做,他們都已經離開京城了。不過,這種胸乳腫塊切除術不復雜,我倒是也會,你要愿意我可以幫你做。”

                            宮女瞧了他一眼,很難想象這少年的醫術能有多高,能否完成這樣的治療。于是猶豫片刻說道:“我先回去想想,謝謝你。”

                            宮女轉身要走,楊仙茅又說道:“你這種病,是因為情志失調導致的。所謂憂郁傷肝,思慮傷脾,肝郁氣滯,脾虛痰凝,氣滯血瘀,痰瘀互阻乳絡,發為乳癖。所以你要保持心情愉悅,不然,病情會越來越重。”

                            這宮女想不到這少年能說出這一番醫理來,不覺有些驚訝,嘆了口氣說:“大宋朝軍隊一旦殺將進來,我等都要人頭落地。這等光景下,還有誰能開心得起來呢?”

                            楊仙茅也嘆了口氣,是啊,大宋軍隊滅了鄰國南唐,接著陳兵吳越國邊境,虎視眈眈就要殺進來,舉國上下都是人心惶惶,自然沒辦法開心的。

                            宮女黯然轉身走了。

                            楊仙茅經過這一打岔,先前的迷茫和失神倒淡了許多。于是回到藏書閣屋里長條幾案后面,捧著那卷醫書開始苦讀。這幾案下有黃銅暖爐,燒著炭火,所以比較暖和。

                            他一直看到天黑,關了藏書閣的大門,回到樓上自己的臥室,坐在炭火前繼續烤火挑燈夜讀。讀到夜深,這才用爐灰蓋住炭火,吹燈上床睡覺。

                            半夜。

                            睡夢中的楊仙茅忽然聽到遠處傳來呼喊聲:“走水啦——!”

                            走水是發生火災的隱晦說法。楊仙茅從睡夢中驚醒,聽到這驚呼聲,不由嚇得一骨碌爬了起來,還以為是不是自己藏書閣炭火引燃東西了。定睛一看,不見屋里燃火,扭頭往窗戶看去,卻見窗戶上一片通明,噼里啪啦東西被燒裂的聲音從窗外傳來。是外面失火了。

                            他趕緊推開閣樓一扇窗戶,火焰熱浪撲面而來,逼得他連連后退。原來著火的房屋緊挨著藏書閣,火焰已經燒著了藏書閣的屋頂。趕來救火的人不多,在這國之將傾的最后日子里,大部分太監和宮女都已經離開了,留下來的心里也都想著如何茍全性命,又有誰還會舍命來救火呢,反正也不是燒自己家。

                            盡管是寒冬臘月,可他是光著身子裸睡的,他拉開抽屜,先把里面一小包碎銀拿出來,這是他當書童每個月月錢攢下來的。然后抓過椅子上自己的衣服,慌慌張張往樓下跑。

                            跑到門口,伸手去抓門閂,感覺手好象被咬了一口似的,驚叫一聲把手縮了回來,這才發現原來門閂已經被外面的烈焰烘烤得跟爐火中的火炭似的熾熱了,根本觸碰不得。

                            既然門栓都被烈火烤成了這個樣子,可以想見外面火勢有多大。如果強行從門沖出去只怕也會進入火海,必須找別的出路。

                            這時,藏書閣中到處都是濃煙,嗆得他不停咳嗽。他將衣服堵住口鼻,亂闖之下,撞到了長條幾案旁一個裝清水的青花瓷水甕,這里裝有半甕的清水,是洗筆用的。他心頭一喜,如果將清水澆濕被子之后蒙住自己身體,或許能沖出去。

                            于是,他想上樓去了取被子,可透過濃煙,他發現樓上已經燃起了暗紅色的火焰,強行沖上兩步就不得不退了下來,因為樓上火焰太熾熱了。

                            只能把衣服穿在身上澆水,可穿的時候才發現,剛才慌亂之下只抓了一條褲子下來,衣服卻沒抓到,留在閣樓上面了。

                            他趕緊先穿上褲子,拼命讓自己冷靜。——身陷絕境,慌亂就只有死。他思索著藏書閣里還有什么可以用來蒙著身體沖出去的。

                            忽然,他想到藏書閣一樓里間放東西的地方有一口小箱子,里面放有一件厚夾襖長袍,十分陳舊,但是挺厚的。以前他收拾藏書閣的時候見過,也不知道是誰的。浸濕之后應該可以一定程度上抵擋火焰燒烤。

                            他已經顧不得太醫院藏書閣中的東西都是皇家寶貝,救自己性命最要緊。他貓著腰沖進了里間,打開了小木箱子,取出了那件厚夾襖長袍,回到書桌旁,將長袍整個浸泡在那一甕清水中,水很快就被夾襖長袍吸了個精光。

                            楊仙茅將濕漉漉的夾襖長袍披在身上,蓋住頭臉部,用浸濕的長袍袖子裹住門閂用力拔掉,拉開了房門,一股熾熱的氣浪撲面而來,沖著他往后踉蹌了幾步。他趕緊站住,貓著腰,低著頭,頂著熾熱的火焰,在濕漉漉的夾襖長袍包裹下,沖出了藏書閣。

                            火焰的熾熱隔著厚厚的夾襖長袍都能感受到,他從縫隙看了一眼,見旁邊一棟房屋已經燒塌在了院子里,燃燒的梁柱橫七豎八的阻擋住了去路。他辨別著方向,繞開燃燒的柱子一路往外跑。他感覺到披著的夾襖長袍里的水已經快被烤干了,熱量透了進來,烘烤著他的身體,眼冒金星。

                            就在他感覺自己可能要葬身火海的時候,終于,他沖了出去。他一路跑出老遠,快到了墻邊,感覺到烘烤的烈焰熱量減小了,縫隙外光線也黯淡些了,他這才喘了口氣,站住了,將腦袋從已經被烤得半干的夾襖長袍中探出頭來,回頭望去,見整個藏書閣烈焰熊熊。

                            第2章 乳癖腫塊切除

                            四周并沒有什么人趕來救火,也沒有看熱鬧。這么大的火勢也不是救得下來的,他也只能眼睜睜看著。好在太醫院藏書閣附近閣樓跟其他樓房相隔比較遠,火勢不會蔓延到其他的地方去,燒完就完了。

                            大火一直燒了大半夜,皇宮水龍隊終于趕來救火了,卻已經無濟于事。火勢已經無法控制。最終,整個藏書閣和附近樓房都被燒成了一片殘垣斷壁的瓦礫場。

                            楊仙茅沒有瞧熱鬧看著大火燒完,因為身上披著的夾襖長袍雖然已經被火烤得半干,卻還是比較濕的,寒冬里披在身上很冷,脫掉光著上身更冷,于是他趕緊找了一間廂房進去之后點亮了燈籠,把門關上。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