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明末瘋狂

                            點擊:
                            融入現代記憶的吳世恭身處天啟末年,他身不由己地上了魏忠賢這條破船。
                            在明末,朝廷內有黨爭,外有造反。疆域邊,后金兵虎視眈眈的惡劣環境中,他不懂歷史進程搞投機;不會發明創造金手指;沒有王霸之氣英雄投;不能剽竊詩詞騙佳人。
                            他在崇禎上臺以后如何自保呢?他在明末的黑暗的官場中如何周旋呢?他在出了京城以后,如何在農民造反大軍和后金大軍中生存發展呢?他在沒有任何歷史知識的參考下,如何行走呢?
                            他只有靠著一股光棍作風,硬生生地在明末動蕩的年代中走出一條風云之路。請關注他曲折的人生。

                            第1卷 闖京城

                            第1章 人生總有驚喜

                            吳世恭從昏迷中緩緩醒來,頭疼的厲害,好一陣才漸漸有些平靜。剛想坐起,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腦海中“轟”的一聲,有什么東西突然炸開,接下來就是一片空白,身體又是不由自主的癱倒了下去,在昏昏噩噩之中,吳世恭感覺到腦中好像是被陌生人的思想和記憶侵入,許許多多畫面和記憶在腦海中滑過……

                            自己竟然沒死?或者說已經死了,靈魂穿越到了明朝一個也是叫吳世恭的人的身上。但不管如何,能夠活著,或者說能夠再世為人那就好。看樣子人生真的總有驚喜啊!吳世恭不禁有些小得意。

                            吳世恭不禁想大聲歡呼,又感覺到一下子找不到什么詞語能夠表達自己的喜悅,如果勉強找句話來吧,就是那句:感謝上天給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啊!不過,這話總讓人感到有些說不出的別扭。

                            前世的吳世恭是一個黑幫老大。當時和一個叫秦白的兄弟一同逃亡。沒想到,秦白是個臥底。走投無路之下,吳世恭迎著警察的槍林彈雨,沖了過去……

                            吳世恭閉著眼努力搜索了腦海里的資料,過了好一會,才驚訝地睜開了眼睛。被穿越的那個吳世恭的資料太少了。“難道老天就大發善心給了我一張白紙,讓我做最美最絢爛的圖畫?”吳世恭忍不住自嘲地想道。

                            應該說,吳世恭穿越得還不錯。這輩子的吳世恭出身在京城,也就是現在的北京城(明朝有兩個京城:北京和南京)的一個勛貴家庭。就是恭順侯吳家。不過美中不足的是自己只是個庶子,也就是俗話說的:小老婆養的。而且那個吳世恭過的日子過得確實也象是小老婆養的。

                            因為每年祭祖要背誦家譜,因此吳世恭對恭順侯吳家的歷史那是倒背如流。不過作為一個世代罔替,與朝同休的豪門世家,恭順侯吳家確實也有著光輝的歷史。

                            遠古的神話傳說提了沒意思,上古的祖先為成吉思汗站崗放哨的吹噓也沒什么好提起。為什么要說成吉思汗呢?當然是因為恭順侯吳家祖上是蒙古人。其實從爵位的封號就可以看出,吳家就是歸順明朝的少數民族部落首領。

                            吳家第一代歸順明朝的祖上,他的名叫把都帖木兒。真是很怪很長的名字,如果在現代哪一個作者用這名字作為主人公寫小說的話,在起點上一定可以合法地騙取不少稿費。

                            這個蒙古漢子把都帖木兒見大元朝的氣數已盡,大明朝王霸之氣光芒萬丈,就很識時務地歸順了明成祖朱棣,明成祖朱棣對其歸順大悅,特恩賜把都帖木兒改漢姓名為吳允誠,吳家就是這么來的。之后,吳允誠可謂終其一世對大明朝忠心耿耿,為大明朝的邊疆安寧立下了汗馬功勞,被明成祖朱棣冊封為世代罔替的伯爵——恭順伯。

                            之后到了土木堡之變。當時吳允誠已死,他的兒子吳克忠(嗣爵)與其弟吳克勤,侄子吳瑾陪著被明朝首位臭名昭著的大太監王振忽悠地御駕親征的明英宗出征。明軍在土木堡遭受慘敗,軍隊潰散逃跑。

                            可這時,吳克忠、吳克勤和吳瑾三人的蒙古漢子的血性上來了,為了祖國,為了人民,毅然決然地接受了九死一生的后衛任務,阻擊同文同種的蒙古大軍。吳克忠和吳克勤先后不幸戰死。吳瑾倒是好命被抓后逃了回來,有著當年李廣的風范。因吳克忠無子,由吳瑾嗣爵,因為吳家的突出表現和重大犧牲,被加封為恭順侯。

                            但吳瑾的好運似乎用完了。吳瑾因為明英宗的信任被授予把守皇宮(就是現在的故宮)大門的重任,并掌管皇宮大門的鑰匙。可一個臭名昭著的大太監王振倒下了(在土木堡之變中被明朝將領殺死。對!沒看錯!是明朝將領,不是蒙古人),另一個臭名昭著的大太監曹吉祥站了起來,看樣子明英宗有吸引臭名昭著的太監的潛質。

                            曹吉祥和他的干兒子曹欽要造反,因為和吳瑾有親戚關系,事先曹欽把造反的消息告訴了吳瑾,讓吳瑾幫助自己打開皇宮的大門。可聽到消息以后,吳瑾來不及向明英宗報告。這時,吳瑾那蒙古漢子的血性又上來了,為了祖國,為了人民,毅然決然只帶著五六騎與反賊血拼,光榮戰死。

                            恭順侯吳家也因為前前后后幾代人這么多的功勞真正得到了明朝皇帝的信任。當然,因為吳家身為蒙古人,身份的特殊,為了保護他們(就是防范他們的委婉說法),吳家也就不再把守邊疆,在京城定居了下來,過著幸福安寧的生活。

                            經過幾代的養尊處優,勛貴間通婚,文化的教化,到了吳世恭這一代,不要說蒙古人血脈稀釋得都幾乎沒有,從相貌上,從日常行為里,吳家也幾乎沒有什么蒙古人的影子。刀馬槍弓當然全部放下了,四書五經拿了起來。

                            尤其恭順侯的爵位傳到了吳世恭他老爹吳惟忠手里,吳家雖然還有著總督京營戎事的職位,除了家中還養著些親兵,收藏著些馬匹盔甲以外(這是大明朝所有勛貴的傳統),家中已經實現了從軍事貴族向書香世家的華麗轉型。

                            這一代的恭順侯吳惟忠,有兩件最得意的事。一個就是自己的兒女極多。不象現在提倡獨生子女,當時子孫多是家族興旺的表現。順便說一下,吳世恭就是他的第十四個兒子,那如果換在清朝就是十四阿哥哩。下面還有幾個弟弟。女兒也有接近二十個。雖然古代的小孩存活率低,但吳惟忠存活的子女也超過了三十人;另一個就是自己家庭教育十分良好,尤其是兒子成才的很多,基本上所有的兒子都有秀才的功名。甚至還有三個舉人,最令人光彩的就是他的世子小侯爺吳世勛是個進士。要知道,勛貴的家庭開開后門弄個秀才的功名倒也不難,可舉人和進士的功名那就得靠真本領啦。尤其是在勛貴家庭那些生來富貴,基本上清一色的紈绔子弟中顯得特別光彩奪目。

                            第2章 一布之差,天壤之別

                            雖然吳家的門第很顯貴,但吳世恭在家中的地位卻很低。低到什么程度了呢?也就是比家中的家奴好那么一點點。甚至在某些待遇方面,還不如那些得寵的管家和丫鬟。

                            吳世恭他老爹吳惟忠本身長的相貌堂堂,又追求文化,全身上下很有那種儒雅的氣質,這也相當符合當時大明朝的“萬事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社會主流。他的兒子們也基本上長得清秀俊朗的,唯有吳世恭長得比較另類,身材是又粗又壯。當然,這也不是說他不是他老爹的種,而是他的相貌身材大都隨他的老媽。

                            其實,因為多少有著吳惟忠的遺傳,吳世恭的相貌也并不差,換作現代也算長著個硬派小生,動作明星的模樣,可那長相和身材卻不符合大明朝的審美觀。當時的人們就認為,只有下賤的販夫走卒才長得他那模樣。外表上的缺憾也就不提了,更因為那個吳世恭的出身很低。俗語說,母憑子貴,可反過來說,母親的地位下賤了,兒子的地位也高不到那兒去。

                            十八年前的某一日,恭順侯吳惟忠到友人家中作客,醉酒后留宿,亂性把他人家中一粗壯的粗使丫頭給推倒喀嚓了。幾月以后,友人把已有身孕的那個粗使丫頭給吳惟忠送了過來。看到這孕婦,吳惟忠嚇了一跳。倒也不是因為突然有了個孩子,吳惟忠對自己的火力還是挺自信的,而是那粗使丫頭長得也太難看了,身材粗壯,相貌粗糙。

                            按這時的社會風氣,待客以美婢侍寢倒也尋常,這也算是個風雅事。可象吳惟忠這次的行為,卻稱得上是饑不擇食了,那口碑就是……也不用多說什么了,大家可以想象。反正因為這件事的迅速傳播,吳惟忠隱隱成為京城勛貴圈子里的一個笑話,讓吳惟忠大失顏面。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在近年來這件事才漸漸被人淡忘。可吳惟忠心中的那根刺卻已經扎下了,怎么也去除不了。

                            對于勛貴來說,財富和勢力什么的大伙兒都不缺,在這個圈子里最講究的就是個臉面。丟臉以后,吳惟忠倒也沒不認帳,把吳世恭他老媽給收了下來。可吳惟忠心里象吞了一只蒼蠅一般難受。也許也明白吳惟忠對自己的看法,吳世恭他老媽倒很干脆,在生吳世恭時難產死了,扔下個兒子,做到了眼一閉心不煩。可天天面對著吳世恭這個小子,吳惟忠不能做到眼不見心不煩啊。因此,吳惟忠對吳世恭的態度基本上是視而不見。他的態度也決定了吳府其他人對吳世恭的態度。

                            在生活上,吳惟忠倒也沒有虧待吳世恭。吃飽穿暖,安排丫鬟、小廝服侍,供應其讀書都做到了。可其它的待遇基本沒有。吳世恭在整個吳家侯府中的地位也十分邊緣化,連住的院子也最靠近侯府奴仆們住的場所。待遇條件甚至還不如吳惟忠那幾個庶女。家人的欺負就不用說了,就連有些地位高的奴仆丫鬟都或明或暗地欺負他。

                            因此,別看吳世恭長得高高大大的,在無視和白眼中成長起來的他十分沉默寡言,性格十分內向。不過,在逆境中,吳世恭冰一樣的外表下有一顆火熱的奮斗之心。讀書——考中功名做官——光宗耀祖,出人頭地,這就是吳世恭的奮斗目標。尤其是成為進士的大哥吳世勛就是他心目中的偶像。從小到大,吳世恭放棄了所有娛樂、交友的時光,一心苦讀,堅信自己能夠勤能補拙,實現自己心中的夢想。

                            可吳世恭確實不是一塊讀書的料。除了家中為他開后門弄了一個秀才的功名,除了家中為他弄了一個入國子監讀書,肄業后可以做監生的資格,其它……也就不多說了。要知道,吳家現在可是個書香門第,無論是家傳淵源,還是吳家養著的那些西席、清客,可謂是談笑有鴻儒,他們這些專家對吳世恭讀書能力的認證必定是十分權威的。但吳世恭偏不信這個邪,他不相信這些專家的眼光,偏執地堅信自己必定能夠成功。也許吧,畢竟這時吳世恭只有十八歲(虛歲),人生的道路還十分漫長。說不定,將來的某一天,他的腦袋突然開竅了。所以,吳惟忠也就繼續供養著吳世恭讀書。當然,他們都沒想到,吳世恭的命運確實發生了改變,但不是因為他腦袋的開竅,而是因為他腦袋的開瓢。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