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大唐小地主

                            點擊:
                            貞觀年間,廣平郡永年縣郊外憑空出現一位奇裝異服少年,
                            大唐歷史自此走向拐點。

                            第一章身臨大唐

                            隋朝末年,戰亂紛飛,歷經數年征戰,大唐取代隋朝一統天下,玄武門之變后李世民登基,改年號為貞觀,勵精圖治,百姓得以安寧,各地呈現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永年縣隸屬河北道為廣平郡治下,貞觀五年,永年縣縣城外的曠野之,空間突然扭曲,一個奇裝異服的少年憑空出現。

                            少年一頭寸發,儀表堂堂,加上堪比女人近乎白皙的皮膚,到也稱的上帥氣,一身現代休閑裝,T恤,短褲,帆布鞋,脖上掛著一根紅繩,紅繩上面是一塊奇怪的玉佩,而他的手上拎著拉桿車,拉桿車的超大布袋空間里裝的鼓鼓囊囊。

                            少年呆滯的目光沖滿了濃濃的不可思議,四下打量了下曠野,喃喃自語,“這是哪里?”,片刻間,一股冷流順著脊椎骨直沖腦門。

                            少年本名秦羽,二十歲,沒錯就是二十歲,只不過此刻的秦羽怎么看也就是十五,眨眼的功夫年輕了十歲,十分令人費解。

                            秦羽是純粹的現代人,家境說不上好但也不差,大學畢業后女友坐著寶馬車瀟灑離去。

                            秦羽摸爬滾打了幾年,不知道哪根筋搭錯,執意回家,承包了兩百畝土地,玩起了小地主的把戲。

                            還別說,兩年的時間到也弄的有聲有色。

                            說起來,能獲得成功也是因為現今的食物里充斥著農藥地溝油,要么就是什么高科技糧食。

                            總之無奈充斥人們的內心,良心早就發黑發臭的商人們充斥全國,嚴打也沒的辦法解決。

                            正因如此,秦羽小小的賺了一把,后來打算在搞些土地嘗試大棚蔬菜,這不,買了許多種,誰知,悶頭趕路卻突然感到一陣眩暈,再次回過神的時候,竟然置身于曠野,換成誰也不可能繼續淡定下去。

                            摸出手機,上面沒有一絲一毫的信號,“這到底是哪?我怎么來到這里了?”秦羽有些焦急,突然間想到了什么,一屁股坐到地上,“我靠,我不會是穿越了吧?”。

                            也只有時下盛行的穿越能解釋眼前的情況,眨眼之間滄海變桑田。

                            原本存在的房,熙熙攘攘的人流還有柏油馬路通通消失不見,變成了雜草叢生的曠野,稀稀拉拉的可以看到一些田地充斥其,只不過,卻看不到一絲人影,而這里的空氣也比之前清新了不知道幾十倍。

                            良久之后,秦羽長長的嘆了口氣,“唉。”,嘆息充斥著濃濃的無奈,想別的已經沒用,眼下重要的還是要弄清楚這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世界,是哪里,以后怎么過。

                            秦羽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草屑,拉著拉桿車原地來回轉了不下二十次,可惜幻想的變化始終沒有出現,最終在嘆息聲隨意選了個方向。

                            曠野稀稀拉拉的田地證明這里依然是人類明,至少秦羽這樣認為。

                            半個多小時后,一條不知道什么名字的小河出現在秦羽的眼前,河水極其清澈,至少里面沒有什么煙盒垃圾袋什么的漂浮在上面,盡管有些口渴,可秦羽并不知道這河水能不能喝,最終還是抿了抿發干的嘴唇繼續趕路。

                            越來越多的樹木分布在小河的兩邊,盡管不整齊,但還是有著樹蔭可以乘涼,加上風吹河面刮來的還算涼爽的氣息,秦羽選擇了沿著小河前行。

                            小河兩岸景色不錯,可惜秦羽此刻哪里有什么心思去欣賞這大自然的美麗。

                            隨著前行,田地也隨著多了起來,走走停停一個多小時,田地漸漸的密集起來,其內種植的是清一色的小麥,看情形差不多一個月就能成熟,只不過依舊沒有看到人影。

                            也是,大熱天的,沒什么人會在太陽底下傻傻的曬著,而且此刻的麥也不用去處理,只需等它成熟即可。

                            沒多久,空曠的視野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村落,遠遠望去,秦羽的嘴角有些抽搐,“果然,唉。”。

                            盡管秦羽的視力沒有2點0,但也不會太差,至少村里坐在槐樹底下乘涼的幾個人還是看的見的。

                            一個老人,兩個年人,一個個留著長發,穿著長長的衣袍,至于衣服的材料,離的有點遠,一時半會也分辨不清。

                            深呼一口氣,秦羽緊了緊手的拉桿車,朝著村行去。

                            走近村,其內一目了然,渴望的攝像機神馬的根本沒有出現,秦羽的眼神有些落寞,而這時乘涼的三人齊齊望了過來。

                            秦羽從他們的目光清晰的看到了驚訝,暗暗嘆了口氣,臉上掛上職業的笑容,走上前去,躬身一拜,開口問道,“老爺爺,請問,現在是什么朝代,這里又是哪里?”。

                            老人的目光從上到下的打量了一番秦羽,若有所思的停頓片刻,隨后微微一笑,“小家伙是不是戰亂的時候舉族遷徙,一直到現在才出來啊?”。

                            “啊?”秦羽頓時一愣,老人的口音類似于邯鄲地界的口音,秦羽到是聽的明白,可是秦羽不明白這老人為什么會這么問。

                            兩個年人沒有言語,反而對著秦羽一直打量個不停,充滿了疑惑。

                            老人將秦羽的表情看在眼里,摸了摸長長的胡須,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隨即開口說道,“如今已經是大唐,暴君早已是過去,你大可不必擔心,老夫添為本村村正,想必你沒有戶籍,不知你是否愿意落戶于此?”。

                            “大唐,我竟然來到了大唐。”秦羽目瞪口呆的看著一臉微笑的村正,極其震驚的想道,“還好,還是地球,可是,我怎么感覺這村正怎么看都像是人口販呢?”。

                            “額,這個。。。”秦羽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畢竟秦羽對大唐也只有表面上的了解,具體是什么情況,秦羽根本就不清楚。

                            而就在這時,村正一把抓住秦羽的手,急切的說道,“還考慮什么,只要你落戶在這里,就能得到五畝良田,放心,只要你愿意落戶,你的住處村里幫你解決。”。

                            秦羽用力抽了抽手,可就是沒能抽出來,村正的力氣著時不小。

                            秦羽感覺極其別扭,仿佛前方正有一個大大的陷阱正等著他去跳。

                            可就在秦羽張口拒絕的時候,兩個年人一前一后,將秦羽堵住,兇神惡煞的盯著秦羽,仿佛只要一個不字說出口,就要給秦羽好看。

                            “我靠,不是吧。”秦羽心里一驚,連忙開口說道,“啊,那什么,當然沒有問題。”。

                            隨著秦羽的話一落地,兩個年人馬上改變了表情,一副和藹的樣,齊齊露出了微笑,村正也笑的合不攏嘴。

                            “壞了,還真有陷阱。”秦羽看著三人的表情,很是糾結的想道。

                            第二章士人身份

                            村民很熱情,在村正的張羅下,村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齊齊出動,很快就給秦羽搭建了一個草棚,沒錯就是草棚。

                            秦羽哭笑不得的看著所謂的住處,強擠出一副笑臉,原本秦羽是需要答謝村民的,可秦羽除了一兜種,手機錢包打火機還有半盒紅塔山外,什么也沒有,這些又不能當作禮物。

                            最終不了了之,看著大大小小的孩失望的眼神,秦羽真心糾結,“早知道帶些糖果過來了,唉。”。

                            村正詢問秦羽的原籍,秦羽模棱兩可的解說,不知道來自哪里,如今只剩下他一人,村正到是沒在這個問題上糾結。

                            只不過到了年齡的時候,僵持了好一會,直到村長喊人弄來一盆水,秦羽才發現自己竟然年輕了十歲事實。

                            不但是樣,就連身體似乎也發生了變化,感覺有著用不完的力氣,充滿了活力,嗓音也變的有些稚嫩。

                            “這算是補償吧。”秦羽暗暗一嘆,最終給村正道了個歉,推脫自己不知道年齡,胡亂說了一個數字。

                            村正見秦羽態度誠懇,滿意的點了點頭,很快就給秦羽出具了戶籍書,秦羽簽字畫押。

                            盡管秦羽寫的是簡體字,可村正認了盞茶的功夫還是給認了出來,隨后喊來一個年男帶著秦羽前往永年縣縣城報備,報備完成的話,秦羽就算正式成為大唐民。

                            張家村一共有三十二戶,有二百一十二人,原本是二百一十一人,不過此刻加上了一個秦羽。

                            歷經戰亂,盡管有了數年的休養生息,可村民們的生活還是有些艱難,一個胖都看不到。

                            張家村有一輛驢車,隸屬村正,趕車的是張大山,村正的侄,因為秦羽已經落戶,張大山顯的很是親切,不管什么問題,張大山都一一解說。

                            一路閑聊,秦羽這才知道,原來礙于戰亂,大唐民死傷無數,李世民下令,所有避世的人只要出來,官府務必給與幫助,好叫避世之人盡快融入大唐,成為大唐民。

                            而官府的幫助至少是五畝免稅三年的良田,一頭耕牛,張大山很直接,絲毫沒有委婉的向秦羽借牛,秦羽到不會拒絕,爽快的答應了張大山的要求,畢竟人家已經用主動耕地來作為交換。

                            秦羽沒穿越前雖然是個小地主,可一切都是機械化,還顧了不少人,根本不用親力親為,真叫秦羽去耕地,還真不知道會弄成什么樣。

                            耕牛在唐朝是重要物資,牛不管是病是死,主人都會受到處罰,足見李世民對民生的重視。

                            張大山借牛也不是沒有原因,他竟然有三十畝良田,而張家村總共有千畝良田,其村正就有百畝良田,其他家庭也有幾十畝不等,可整個村總共只有五頭耕牛。

                            正是因為這點,村正才半利誘半威脅的要求秦羽落戶張家村,當然這個張大山是不會說的,可秦羽前后一對照,自然明白了原因,到也不會說出來。

                            說起張家村,張大山那叫一個自豪,也確實如此,所有的田地都屬于張家村,都是給自己種,沒有一個佃農,在永年縣,張家村可是出了名的好地方,周邊的村都想把自家的女兒嫁入張家村。

                            永年縣縣城離張家村不是太遠,但也用了近兩個小時,縣城說不上大,但也不小,其內有居民五百三十二戶,人口五千兩百二十一人,縣城外面是高高的城墻,將縣城保護在內。

                            進入縣城,其內并不是秦羽想象的那么繁華,不過也足以令秦羽好奇,作為一個現代人,秦羽可沒見過多少城池,也沒見過古時的房屋,所以路上如同一個好奇寶寶左看右看,惹來不少恥笑。

                            當然秦羽觀看的同時也在被別人觀看,至于那些譏諷的笑容,嘲笑的語言,秦羽雖然有些不滿,可也不會表露在臉上,只是以微笑回應,到也迎來不少善意的目光。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