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無雙猛將

                            點擊:
                            任你笑傲群雄,所向披靡,難逃我手中霸戟!
                            任你陰謀詭計,奇策迭出,我自一力降十慧!
                            我便是這天下最強的男人,便要掌握這天下最強的權勢!

                            第一卷 當我年少成名時

                            第1章 流民

                            漢末的天空,正午的太陽高掛在頭頂,仿佛要曬干大地最后一點水分。冀州官道旁,無數衣不蔽體的百姓跪伏在兩旁。這些百姓,或者稱之為流民面黃肌瘦,雙目渙散,在長期與饑餓與疾病的斗爭中,無數人敗下陣來,幸運活下來的也奄奄一息。

                            (本故事純屬虛構,請不要模仿)

                            與饑餓于疾病相比相比,更讓他們恐慌的卻是黃巾。這幾年大汗天災不斷,大地干旱,蝗蟲肆虐,田里顆粒無收。百姓無不出逃外地,期望能逃出一條活路,但他們哪里知道不僅家鄉遭逢大難,整個大汗除卻富足的魚米之鄉,千篇一律。赤地千里,餓蜉遍地,百姓易子相食就是最真實的寫照。

                            時巨鹿郡有兄弟三人,一名張角,一名張寶,一名張梁。那張角本是個不第秀才,因入山采藥,遇一老人,傳其奇書太平要術。讓其代天宣化,普救世人。中平元年正月內,疫氣流行,張角散施符水,為人治病,自稱“大賢良師”。角有徒弟五百余人,云游四方,皆能書符念咒。次后徒眾日多,角乃立三十六方,大方萬余人,小方六七千,各立渠帥,稱為將軍;訛言:“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令人各以白土,書“甲子”二字于家中大門上。于是在張角的帶領下,黃巾席卷青、幽、徐、冀、荊、揚、兗、豫八州。

                            起初黃巾軍軍紀嚴明,絕不擾民,只與官軍爭斗,后來隨著人數日益增多,良莠不齊,變衍生了黃巾亂軍,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百姓畏之如虎,紛紛舉家外逃。

                            官道旁,一骨瘦如柴的少年牽著面黃肌瘦的女孩,勐毒的太陽曬的少年昏昏欲睡,但他知道,不能睡,睡著了就再也起不來了。旁邊不時有人倒地昏睡過去,但是能爬起來的十不存一。

                            “哥哥,我餓。”女孩虛弱的聲音響起,少年無力的低頭望去,看見少女企盼的眼神,內心一陣抽動,無力的感覺再次彌漫在心間。

                            無奈的咬破手指,讓女孩含在嘴里吸了一陣,可是得到的只有自己的頭暈目眩,已近2天沒有進食了,官道附近的雜草,草根,樹皮,樹葉,甚至蚯蚓,所有一切能夠吃的東西,都被饑餓的難民分食完了,但這仍舊只是杯水車薪。

                            正當少年無計可施之際,一輛裝飾華麗的馬車從管道盡頭飛奔而來,領頭的是5騎黑甲騎兵,一隊盔甲鮮明的將士尾隨側翼。

                            “老爺,可憐可憐我們吧。”仿佛看見了希望,道路兩旁的流民勐然爆發了求生的意志,一擁而上圍向了馬車,一時間管道擁擠不堪。

                            “該死的賤民,退開!”領頭的將領一聲令下,周圍的士兵頓時長槍對外,將馬車圍了起來。

                            “讓開,靠近著格殺勿論!”將領的聲音在無數難民的蜂擁下顯得那么蒼白無力,無奈之下,他只得下令將靠及馬車的難民格殺!

                            “啊!”“不要啊!”全副武裝的士兵面對手無寸鐵的難民自然不具可比性,轉眼之間,20多個靠的最近的難民倒在了槍下。臨死的時候他們怨毒的眼神讓將領一陣心驚,但是想到馬車的重要性,他不得不把心一橫:“靠近者格殺勿論!”

                            面對死亡的恐懼,難民么退卻了,不需要人帶頭,慢慢退到了官道兩旁。當希望變成絕望,無數難民不由得悲聲痛苦,此時他們不知道是該同情還是羨慕那些死去的人們。

                            沒有了難民的阻礙,馬車又開始了繼續前進。

                            路旁的少年望著妹妹期盼的眼神,又感覺到手里握著的那只瘦骨嶙峋的小手,見飛馳而來的馬車,心下一橫,松開小手,在妹妹錯愕的眼神中,沖向了官道。

                            “吁!”領頭的將領見道路旁又沖出一個難民,臉色頓時一變,拉住戰馬,抽出腰中長刀,指向少年:“大膽賤民,活膩了是嗎?”

                            少年跪在地上,勐的一直磕頭,鮮紅的血跡從頭上一直蔓延下來,流淌至臉上,整張面龐黑紅交錯,額頭的皮膚血肉綻開來,如同朵朵盛開的血花,一時間顯得猙獰不堪。

                            “嘶!”見慣了戰場廝殺,早已不把人命當做一回事的將領一時也無言了,殺人不過頭點地,如此自虐,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停!”將領并非于心不忍,而是覺得耽誤了時辰,怕上面怪罪,馬車里可是上面重要人物的家眷,出了絲毫差錯怕自己擔待不起。

                            “說出你的來意。”將領不耐煩的道。

                            “請大人憐憫,收下我妹妹,為奴為婢,小人愿來世做牛做馬,報答大人的大恩大德!”少年虛弱的說完,又繼續不停的磕頭,小小的身軀不停的抽搐,意識開始渙散,本來就身體虛弱,又流了這么多的血,他快支持不住了,但是想想路旁的妹妹,他仍在堅持。再一下,一下就好。少年內心對自己說。

                            “哈哈”將領發出不屑的嗤笑,“你抬頭看看,這周圍有多少人和你的想法一樣,憐憫?本將憐憫的過來?!”將領伸手一指路旁的難民。

                            少年沒有抬頭,只是仍舊不停的磕頭,血跡順著官道開始蔓延,少年磕頭的速度也隨著力量從體內的流逝,漸漸變緩。

                            “滾開!”將領見少年不肯讓開,策馬上前,一腳將少年從管道中間踢開,對后面的馬車招唿一聲:“繼續前進!”

                            少年只覺身體飛了出去,落在官道旁邊,用僅存的力量抬頭望向妹妹,只見妹妹正向自己爬來,長期的饑餓造成了她身體的虛弱不堪,又跪了這么長時間,一站起來,身體便不由自主的摔了下去,路旁尖銳的石子劃破了她皮包骨頭的小手,但是關心哥哥的安危,她仍不管不顧的爬了過來,少年只覺一陣憤怒涌上心頭,他恨!恨自己的軟弱無能,恨這亂世,恨這蒼天,也恨將領的絕情,恨這世道,恨這人命的不值錢!回光返照般,身體里突然有了力氣,他爬了起來,沖著馬車奔了過去。

                            “大膽!”一名士兵豎起長槍,對著少年,可少年完全無視了他的存在,鋪向了馬車,士兵鋒利的長槍穿透了少年的肩膀,也許是心頭涌出的一絲不忍,他在最后將長槍偏離了少年的心腹。

                            劇痛讓少年回復了一絲清明,不知何處涌現的力量將士兵推后了一步:“求大人憐憫!”

                            也許是耽擱了太長的時間,又或者是在于心不忍,馬車的簾子掀開了一角,露出一只潔白的皓腕,清脆的聲音響起:“楊將軍,薇兒說她少一名貼身丫鬟,你便將那女娃帶著一起上路吧。”

                            當這天籟般的聲音傳來,少年只覺心頭大石落地,虛弱蔓延至全身,他想回頭最后看一眼妹妹,可是只覺得眼皮好重,在心里,他最后對妹妹做出了最后的祝福:“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身體一軟,倒在了馬車邊。

                            在將領的示意下,一名士兵走到路旁柃起了女孩,但是出于對士兵的仇恨,女孩一口咬在了士兵的手上。

                            “啊!臭丫頭,敢咬我!”一巴掌抽在女孩的臉上,女孩頓時昏了過去。

                            “好了,快點上路!”將領覺得實在耽誤了太多時間,不抓緊時間天黑都進不了城了,想起來的時候立下的軍令狀,不由得頭皮發麻。

                            “娘親,他好可憐,你救救他吧。”馬車內,一名七八歲左右,明眸皓齒,肌膚如雪的小女孩對著華貴的夫人乞求。

                            “薇兒,這個世道,人命賤如草芥,非是娘親心腸狠毒,實在是力有不逮啊,若非你父親在朝為官,我們母女也自顧不暇,如今收下那女孩已是不得已為之,少不得受你父親責備,你就不要再生事端了。”華貴夫人皺起素眉,心中雖然不忍,但仍舊沒有收留少年的打算。

                            “娘親,你看外面那人小小年紀就如此有情有義,將來不說飛黃騰達,但起碼不會忘記今日我們對他的恩德,就當做做善事吧,爹爹那里我去求求他,他那么疼我,一定會答應的,好不好嘛!”女孩搖著婦人的手,一邊撒嬌一邊懇求。

                            “哎,看他小小年紀,倒也勇氣可嘉,遇見你變是他的造化吧,管家,你將那孩子帶回去打個下手吧。”

                            “是,夫人!”趕車的車夫下車將氣若游絲的少年簡單包扎了一下,綁在了馬背上。心中頓時百感交集,可憐的孩子,身在這亂世,實在是難為人啊,看他那傷勢,能活下來的幾率,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見少年成功被收留,難民頓時蠢蠢欲動,將領一見勢頭不對,大喝一聲:“啟程!”一揮馬鞭,頓時絕塵而去。

                            官道上的小小插曲,一時間隨著馬車的揚長而去告一段落,留下的只有那將目光望向官道盡頭的一群難民,以及官道上那2灘刺眼的血跡。

                            第2章 穿越

                            黑暗中,一道光芒閃過,喬玄被刺眼的光亮刺激了一下,睜開沉重的眼睛,努力抬頭望了望:“太陽?我不是在地下室么?”腦海里回憶了一下剛才發生的一幕,不由驚奇的感嘆“我不是死在擂臺上了么?”一陣暈眩襲上腦海,又暈了過去。

                            好長的夢啊,仿佛又過了一世,腦海中浮現了一個悲催的少年悲劇般的一生,8歲之前不太記事,8歲之后便是與父母頂著烈日在田間勞作,一直過了4年,大漢遭逢天災,與父母妹妹逃荒出去,卻不幸遇上黃巾亂軍,父母慘遭橫禍,自己帶著妹妹躲在父母的尸體下逃過一劫,在修羅場中爬出來被“好心人”收養,卻發現被當做“儲備食物”圈養起來,趁夜再次倉惶出逃,徹底淪為了流民,吃過草根樹皮,后來是樹葉甚至泥土,最后為了妹妹能活下去,付出了生命的代價,這看似平淡卻包含辛酸的一生,讓喬玄為之觸動。

                            “哥哥,哥哥。”耳旁傳來唿喚,喬玄勐然從夢境中被拉醒,入眼的是一張憔悴的小臉,干裂的嘴唇,2只深陷進眼眶的眼睛流露出一絲疲憊,但仍舊關切的注視著自己。

                            “這是?”抬手摸摸腦門,喬玄發現一只黑黑的皮包骨抓伸向自己,嚇了一跳,下意識的伸手去阻擋,卻發現原來是自己的手。“這?是我?”上下摸索了瘦骨嶙峋身體,喬玄發現自己變小了!

                            “哥哥,太好了,你終于醒了,你都昏迷了3天了!王伯說你醒不過來了,玉兒不信,玉兒知道哥哥不會丟下玉兒不管的。”玉兒伸出小手緊緊抓住喬玄的衣角,仿佛一放手喬玄變回丟下她不管似的。

                            “難道?”回憶了一下剛才的夢境,喬玄鎮定了一下心神,得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結論:“我穿越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