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瑯琊榜之風起長林

                            點擊:
                            大梁朝局安穩,但邊境戰火不斷,守護大梁北境的長林軍因屢獲軍功威名赫赫,卻因功名太盛,朝堂中隱隱掀起猜忌防范的暗潮……
                            一次北境大戰中,長林世子蕭平章面對軍需補給中斷的困局,浴血守城身負重傷。次子蕭平旌聞訊自瑯琊閣下山探望兄長,肩負起查案的責任。隨著一步步抽絲剝繭,卻發現疑團更甚。真相未明,已是危局重重,京城大疫、東海之亂、異國皇儲帝都遇刺,瑯琊榜上的高手紛紛卷入陰謀……甚至大梁平穩數十年的朝局,都將覆滅?
                            長林一脈本有瑯琊風骨,但因放不下護國重任,步上一條鐵血淬煉的路,這一路最危險的敵人,不是來自戰場,而是人心。

                            作者簡介

                            海宴,作家、編劇,代表作《瑯琊榜》。
                            普通女子,胸無大志,只愿昨日可憶,未來可期,有山水可游,有奇事可聞,有朋友可交,有家人可依,文字之樂不改,童稚之心不滅,已是完滿一生。

                            上部

                            第一章 長林世子

                            滿山秋意,層林盡染,數重殿閣在繚繞的云霧間若隱若現,平添了幾分游離于世外的仙氣。

                            這便是天下聞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瑯琊閣。

                            自瑯琊后山的峰頂破崖泄下的一彎水瀑,在半山腰處積出個數十丈見方的深潭,潭邊溪澗蜿蜒,一座蜂腰石橋跨澗而過。

                            滿布青苔的陰潮橋面上堆著一件褐色外袍,像是被人隨手丟下,完全不擔心沾上苔痕泥漿,倒是巾帕、袖囊、項圈等零碎飾物被仔細放置于袍面正中,染不著半點污漬。一個八九歲的小童坐在粗石欄桿上方,雙足蕩于欄外,圓圓的小臉繃著,緊張地盯住橋側深深的碧潭,口中喃喃念著:“六十八、六十九、七十、七十一……”

                            下方潭水幽幽,本已清淺的漣漪漸蕩漸平,直至靜如明鏡,再無波紋。

                            小童有些驚慌地從石欄上跳了下來,朝向山上大聲叫道:“老閣主,不好了,平旌哥哥淹死了!”

                            幾乎與此同時,碧潭水面沖開數尺高的水花,一條人影躍出,腳尖在山石上微點,借著旁邊的藤蔓輕捷蕩落,發束上的水珠隨意一甩,全甩在小童鼓鼓的臉頰上。

                            將滿二十一歲的蕭平旌體態修長,腰身勁瘦有力,額角和眉眼的線條已顯剛硬,唯有下巴還余留了兩分少年的圓潤。他瞧著小童胡亂抹去臉上水珠的樣子,笑得前仰后合,雙眉飛起,“瞧你這沒出息的,我有那么容易淹死嗎?”

                            小童顧不得跟他置氣,急忙問道:“你潛下去那么久,找到沒有?”

                            蕭平旌將一只握拳的手從身后拿出,亮出掌心一枚晶瑩彩石,引逗般虛晃了兩下,這才拋扔過去,轉身大步走向橋面上那件外袍。擺在衣袍最上層的是個小羊皮編成的項圈,柔軟結實,下方墜著個打制給嬰兒的小銀鎖,樣式精巧,配著一排小鈴鐺為穗。因怕滿身水汽侵蝕銀面,蕭平旌先抓起巾帕大致擦抹了一下,這才動作熟稔地解開項圈搭扣系在頸后。

                            “老閣主今天為什么要罰你到潭底去摸寒晶石?”小童握著晶石追了過來,好奇地問道,“你是不是又做錯什么事了?”

                            蕭平旌嘆了口氣,“我能做錯什么,還不是因為一不小心,說了句實話出來……”

                            小童撇了撇嘴,“我才不信呢,老閣主會不高興你說實話?你到底說了啥?”

                            蕭平旌皺眉猶豫片刻,又四處張望確認無人,這才彎下腰,盯住了他的眼睛,“小刀,我只告訴你一個人,你可千萬不能說出去。”

                            小刀見他說得鄭重,忙將兩手交疊按在嘴上,甚是嚴肅地點了點頭。

                            “我今早跟老閣主說,他看起來……又長胖了好多!”

                            小刀呆呆地瞧了他半晌,一巴掌軟軟地呼在他臉上,生氣地道:“你逗我!”

                            蕭平旌放聲大笑,將他一把撈了起來拋向空中,正在嬉鬧間,云霧深處突然飄來一縷清笛樂聲,絲絲入耳,曲調由慢漸漸轉疾。蕭平旌抬頭聽了一會兒,神情有些意外,“這是折金令……他老人家居然這么容易就消了氣,肯叫我回去了?”

                            與后峰之間僅由一道險窄山脊相連的瑯琊前山,因地勢低了許多,還沒有臨近午時,山頂云霧便已完全散去。

                            過了迎客的門樓,是一個四方庭院,院中一株千年古銀杏剛剛開始落葉,地面一層薄薄的金黃,映射著快要當空的日光,耀人眼目。

                            一位二十七八歲的高挑青年走入院門,微微抬手,身后數名隨從隨即低頭停步,候在門邊。

                            雖是一身簡潔的便服,但這青年并未刻意低調。領口的刺繡,袖邊的龍紋,還有腰下低垂的無瑕玉璧,無一不點明他與眾不同的尊貴身份。

                            瑯琊閣接待訪客的執事迎候在階下,微微拱手為禮。

                            青年點頭還禮,報出名號:“長林府,蕭平章。”

                            執事微笑躬身,“世子里面請。”

                            瑯琊閣一向自稱做的是答疑解惑的生意,無論是哪國人,什么身份,只要有足夠支付報價的銀子,誰都可以上山。建閣近兩百年來,名聲越來越響,客源越來越多,前山待客的小院已經由最初的四個擴建為九個。

                            但只有極少數的人才知道,瑯琊待客之所,其實還有第十個。

                            前殿之后滿植梅樹,穿林而過是條凌空棧道,沿山崖石壁內鑿搭建,蜿蜒轉入另一道側峰,峰頂一所精致殿閣,名為蘭臺,唯有歷代閣主親邀的貴客方可踏足。

                            藺九靜靜地站在蘭臺挑檐廊下等候。

                            天時已然入秋,山間寒氣漸重,他卻只著一襲淺藍色的夾衣,風吹袍角,更顯身姿清瘦。

                            蕭平章不是第一次上瑯琊山,自然知道眼前這位不過才三十出頭的男子早就接掌了閣內大半事務,并非尋常的待客之人,所以走到階下便先停步,抬手為禮。

                            藺九眉目彎彎帶笑,還了禮,將他請入廳內落座奉茶。

                            茶童退下,蕭平章舉杯向主人致意,稍稍沾唇,放下,兩手微搭在盤坐的膝頭,腰身挺直,下頜微收,體態極是端莊。在金陵帝都,長林世子禮儀嚴謹行事周到可謂有口皆碑。此刻坐在這蘭臺茶廳之中,他舉手投足間自然也是慣有的從容溫潤,完美中又顯游刃有余,不見一絲緊繃。

                            若沒有藺九這樣犀利的眼神,誰也不可能看出他內心深處隱藏的不安。

                            另一名少年執事手捧托盤自廳外走進,盤中放著一個密封的錦囊,遵照藺九的眼神示意,遞到了蕭平章的眼前。

                            “世子前些時日派人向敝閣提了一個問題,這就是答案了。”

                            蕭平章欠身致謝,接過了錦囊,但卻沒有立即打開,“老閣主真的愿意……就這么把我想要的答案直接告訴我嗎?”

                            藺九淡淡一笑,“瑯琊閣是生意人,自當信守承諾。既然報了價,肯定要給答案。無論是對世子,還是對其他任何人,全都是一樣的。”

                            說罷這番話,他緩緩起身,微行一禮退出茶廳。獨自留在室內的蕭平章定了定神,解開囊口的系帶,探指入內,有些費力地抽出了厚厚一沓折成長條的信紙,翻展開后,竟有兩頁之多。

                            瑯琊閣例常售出的答案,往往只有寥寥數語,不管你懂還是不懂,全都點到為止,絕無絮言。據說多年之前亦有大梁皇族上山求問,砸下重金求來的驚世預言,也不過是“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這樣短短的一句話而已。

                            然而此時,握在手中的卻是整整兩頁。紙箋上寫滿了密密的蠅頭小楷,讓年輕的長林世子一陣心慌,不知道是老閣主突然改了習慣,還是他的問題真的需要這般詳細的解答。

                            窗外落葉墜地,聲響細碎。蕭平章低著頭,逐行逐字細細念讀。長林世子的過目不忘之才向來是京城佳話。他九歲那年,朝廷新科選士,先帝召當期英才聚于御園杏花林中,令各寫詩賦、雜文、策論,匯編呈上。因見蕭平章跟隨長林王在側,便將匯總的目錄順手遞給他看了。誰知宴飲方半,突起大風,御案上的書文被吹散四方,隨侍的內監等好一番忙亂才重新收檢整齊,碼回先帝案頭。蕭平章離開父親來到桌邊,將那沓書文翻來理去擺弄許久。先帝起先以為他在玩耍,未曾在意,直到最后方才發現,他竟是憑著只看了一遍的目錄順序,將已被打亂的桌案書文重新排齊,數十頁一份未錯。先帝為此甚是驚喜,親手將他抱在膝上,對著座下群臣道:“望朕之皇孫,皆如平章。”

                            武靖帝蕭景琰的這句贊譽對于年幼的長林世子來說是福運還是壓力,不到最后當然不能定論,但至少足以說明蕭平章的速閱快記之能,遠遠超越了常人水準。這兩頁信紙縱然寫滿,于他也不過是呷下半盞清茶的片刻時光,便能一字不漏地記在心底。

                            遠方山澗中隱隱傳來帶著金戈之氣的笛聲,瑯琊蘭臺墻角的沙漏頂杯已空。

                            足足兩炷香的時辰悄然流逝,蕭平章仍是低著頭,身如石雕一動不動。

                            最初決定繞道瑯琊山時,他的心里多多少少也做過一些準備,這兩紙薄箋上的內容其實并沒有超出他自己的猜測。可無論事先怎么準備,心底的猜度一旦變成了明晃晃的事實,細碎的痛楚還是不免涌上胸口,如同萬千針尖密密扎下,明明難受得不想再呼吸,低頭卻又根本看不見傷口。

                            急促奔跑的腳步聲隔墻響起,茶廳的木門隨即被重重拉開,一道清亮的聲音刺破了室內凝滯般的安靜,“大哥!”

                            在頭腦發出命令之前,蕭平章的手指已經自動疊起信紙,塞入錦囊,讓它順著腕口落入袖袋之中。

                            蕭平旌飛撲過來,重重地抱住他,把兄長撞得幾乎有些坐不穩。

                            青春軀體上洋溢的快樂順著擁抱時的熱量傳遞過來,透過衣衫直滲入肌膚,讓人全身都微微地暖了起來。蕭平章慢慢抬手拍了拍弟弟的背心,憂沉的眼波中漾出真正的笑意。

                            “沒想到你真的來了!老閣主召我過去的時候,我還以為他又在捉弄我玩呢。”

                            蕭平章將他推開了些,一面上下細細打量,一面笑道:“怎么,老閣主經常捉弄你?”

                            “哎呀別提了,越老越沒正經的。”蕭平旌擺了擺手,緊靠著兄長坐下,“大哥這次能住幾天?我去給你收拾房間吧。”

                            “你不用忙,我趕著見你一面也就夠了,不能再多停留,馬上得走。”

                            “可你不是才來嗎?”蕭平旌吃了一驚,不滿之余,又有些疑惑,“大哥這么辛苦趕路,卻連只住一晚都不肯,難道就是為了趕過來看我一眼,說兩三句話不成?”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