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大明最后一個太子

                            點擊:
                            崇禎十五年松錦大戰以大明一敗涂地為結局落幕,最后主力付之一炬,亡天下的關頭就此到來。
                            蒙昧的滿清張開獠牙,嘉定三屠、揚州十日、恐怖的文字獄映入了主角眼簾,睜開眼,他猛地發現,自己成了大明最后一個太子!
                            現在,只剩下兩年了!留給全新朱慈烺的,是末路之下的狂奔……還是執起劍,用刀劍相擊的聲音,奏鳴一曲進擊的狂想曲!

                            第1卷 風起京華

                            第1章 太子表示道不同不相為謀

                            大明崇禎十五年二月二十七。

                            去年起,李自成號兵五十萬,圍攻開封,糜爛河南。

                            而這個時候,大明的主力正在關外松山躊躇不前。那里,帝國的邊墻之外,一個靠著吞食大明身軀而茁壯膨脹的異族政權猶如猛虎張開了血盆大口,揮舞著利爪,再次撲向了大明這頭遲暮的雄獅。這一次,他們再度相會在了歷史的轉折點上,用血與火決定著地球上最耀眼文明的命運。

                            而京師的今天,則是紫禁城里大經筵開席的日子。當域內域外具是彌漫著沉郁死氣的時候,御前經筵庭上,卻罕見地有了些帶著生機的氣息。

                            或許只有上蒼才知曉,這一切的生機來源一個不同尋常的少年。

                            他叫……朱慈烺。

                            ……

                            文華殿上,面對一眾君臣,立在御前經筵上首侃侃而談的是劉宗周,大明最后的儒學大師,只聽他道:“慎獨是學問的第一義。言慎獨而身、心、意、知、家、國、天下一齊俱到。故在《大學》為格物下手處,在《中庸》為上達天德統宗、徹上徹下之道也……”

                            聽劉宗周講經的崇禎皇帝朱由檢時不時頷首,一干重臣宰輔們也是若有所思。殿中焚香,飄飄起霧如在仙境。

                            突然,劉宗周皺眉了起來。

                            只見劉宗周板著臉,目光肅然,落在了朱由檢旁邊的十四歲少年身上。

                            少年面目清秀俊朗,頭帶翼善冠,穿盤領窄袖肩繡金織盤龍紋袍服,踏皮靴、勒玉帶,系佩玉,翩翩美少年,正是大明皇太子:朱慈烺。

                            雖是眉目清秀生得一副好皮囊,但此刻的朱慈烺卻是目光呆滯,游離仙外。

                            秦俠穿越到大明已經一個月了,每次碰上經筵都是頭皮發麻,一眾人聽得津津有味,他卻戰戰兢兢,每每都會神游天外,不知想到了什么。

                            這讓主講的劉宗周難堪憤怒的同時,也不禁憂國憂民,再次暗暗嘆氣。自從上個月太子病好后,朱慈烺好像病得都愚笨了,連常識性的問題都出錯更遑論研習經義了。

                            “太子殿下。”劉宗周喚了一聲,朱慈烺目光茫然:“太子殿下?”

                            “啊啊。”朱慈烺好似徒然驚醒,這才反應過來起身行禮:“戢(ji)山先生。”

                            “太子殿下以為,老臣《中庸》已發,是何意思?”劉宗周目光炯炯。

                            朱慈烺抬頭面對劉宗周的目光,張了張口,沒有說話。

                            侍讀學士倪元璐輕輕嘆氣一聲,整個殿內仿佛傳染一樣,響起了輕微的騷動,目光對視,所有人都是失望。

                            這是太子,國之儲君啊,卻如此愚笨之態。怎能讓人放心日后國家在他手上?

                            朱慈烺不由看向自己的這個世界里的父親。崇禎皇帝白發漸多,脊梁依舊挺直,似乎沒有被身后的景象所動搖。

                            他轉過身,撫著朱慈烺的背,眼里透著關切,鼓勵道:“烺哥兒想到什么,便說什么好了。”

                            朱慈烺漸漸低下了頭,目光沒有聚焦,輕聲道:“兒臣……不……知。”

                            劉宗周皺眉更深了:“敢問太子,是老臣講讀得不好嗎?這是老臣上月首次經筵所講之內容。太子都不知了?”

                            朱慈烺頭大如斗,額上起了細汗,良久,這才干澀地道:“回戢山先生,委實……都記不清了。”

                            秦俠在后世只是個商科男,對明史有些了解,知道蕺山學派,卻完全不了解蕺山學派的思想奧義。至于往日講課的記憶,穿越后都已隱約模糊記不清了。現在主導這具身體的靈魂已經是現代人秦俠了!可這種事情,能說出去嗎?

                            此刻,簾后的一陣騷動。

                            周皇后父親嘉定伯周奎猛錘大腿,壓低了低聲焦急地朝著周皇后道:“這才一月,烺哥兒竟然就將事情都忘了。這番天資,群臣哪里會屬意啊。聽聞定王聰慧,上次得入經筵講讀,經書過目不忘,惹得大臣們贊嘆不已。這下,只怕烺哥兒圣眷不保啊。”[哥兒:親熱稱呼男童男子意思。]

                            周皇后怒瞪了嘉定伯一樣,她也是心急了,不知孩子為何病了以后,竟然會將上課學的東西統統都忘了。

                            這樣的差生老師當然不喜歡,家長更不會放心。周皇后關心的是孩子,周奎卻全然都是擔心朱慈烺失了圣眷,地位不保。

                            劉宗周一陣黯然,苦笑道:“是太子殿下覺得老臣講得不好吧。道不同不相與謀,太子殿下既然不認同老臣的學說,自然有拒而不納之理。”

                            這話十分漂亮,得到了不少人的認同。明面上,誰都不可能敢批評朱慈烺愚笨,這可是皇太子!

                            但這些天太子功課完成十分差勁,和之前的機敏模樣猶如天壤之別。劉宗周這樣說,只是照顧孩子他爹的顏面而已。一個十四歲的孩子對經義的理解能有幾分,哪里有什么道不同的可能。

                            實際上,高層之中隱秘傳聞太子得了重病,腦子都燒壞了!

                            現在看來,傳言未必是假啊!

                            一干朝臣目光對視,意味不言而喻。

                            朱由檢看著朱慈烺惶急的面孔,心下作痛,笑容也不自然了起來。

                            看著自個兒父皇如此神態,朱慈烺跟著心中一痛,臉頰火辣辣的。朱由檢或許不是一個成功的皇帝,卻是一個盡心的父親。也許是天啟帝缺乏教育的教訓,或許是糟糕局勢下朱由檢將期望寄托到了下一代。無論如何,他對朱慈烺的教導是不遺余力的。而朱慈烺也能感受到崇禎對他的喜愛和期待。

                            想到這里,朱慈烺愁苦萬分。他敏銳地感覺到了自己陷入了兩難的境地。他倒是想取得什么成績博取一些聲望和信心讓父皇開心些。但他最近的表現實在太愚笨了。一方面太過年輕不被人正視,一方面又表現愚笨天資稀缺。這無疑愁上加愁,讓朱慈烺心中憋悶。

                            突然,朱慈烺騰地起身,聲若金鐵相擊,鏗鏘有力:“誠然,道不同不相為謀。本宮以為戢山先生所學,修身齊家尚可。但本宮卻看不到,如何治國平天下。如何強國富民,如何治軍寧邊,如何理財安民。既然如此,本宮自然覺得沒什么可學的!”

                            一言而出,滿場具驚。

                            校注聲明:因為還是有讀者不明白,所以校注一次崇禎皇帝、皇后、國舅喊朱慈烺為烺哥兒是對男童男子的合理稱呼,不是哥哥的意思。宋明清官宦之家的確是這樣稱呼男童男子。紅樓夢中賈蓉賈蕓被鳳姐喊蓉哥兒,賈赦、邢夫人也這樣稱呼子侄。是可以考證的。

                            我這樣寫,是為了突出崇禎與朱慈烺的親密。周奎這么用,也是因為要討好皇室而稱呼親密。另外,周奎在的地方是簾后,不是朝堂,稱呼比較私密一些。崇禎直接喊“皇兒”“太子”我肯定知道的,《回到秦朝當皇子》兩百萬字寫完了,這點道行絕對有。只是有些讀者誤會,我也很無奈。這也提醒了我,究通俗易通。只是改一遍工程量太大,無奈放棄了。

                            第2章 進擊吧,我的大明

                            說完,朱慈烺對崇禎拜下,道:“兒臣每次見父皇都憂心勞累,恨不得以身代之。每每思索父皇所憂,苦的是國中無財賦,無以平內亂,無以鎮邊疆。憂的是少有能臣干吏,使民生安樂。所望的是民不為朝政之弊所困。臣下不為朝中污濁所擾。但每每念及此處,便發現我身為人子,所謂太子,卻無一可以幫襯父親。孩兒心疼父皇辛苦,卻無能為力襄助父皇。心念于此,又如何聽得進這經義大道?若依兒臣之道,兒臣更愿意聽先生大臣們講如何治軍,如何治民,如何理財,如何處庶務,縱使成庸俗之輩,亦無所畏懼。因為這才是兒臣要的道。”

                            劉宗周先是聽朱慈烺否定自己學說雙目圓瞪,面色憤憤。但聽到秦俠發自肺腑,真情流露的話語,又是大大感慨,道:“太子至孝,老臣為陛下賀。”

                            劉宗周德行高潔,心口如一,雖然自己的學說不被認可,但見太子孝行可貴,自然是誠意夸贊。一干大臣口上附和,卻都藏住了心里的各種想法。

                            武班之中,同樣在文華殿侍立聽講的田貴妃之父田畹冷笑著,心道:“眼下國勢維艱,以今上如此聰慧勤勉都不能稍稍恢復。光會孝順有什么用,一個愚笨到連一個月之前的事情都記不清的太子,學什么忘什么,不被那些朝臣內侍耍得團團轉就好了,先生們講學哪些,又有甚么區別。”

                            崇禎皇帝不去看那些大臣,凝望著太子,微微動情,對朱慈烺道:“烺哥兒有心,朕知曉了。烺哥兒年歲尚幼,無論習武從文都大有可為。想學些新東西,可以多找東宮屬官的先生們問問,若是不夠,朕再從宮外找。往后經筵朕看來也可以多講些其他的學問,理財治軍,正是國務首要之處。”

                            感受到崇禎對自己的拳拳愛護,朱慈烺心下一片溫暖,重重應下。

                            皇帝開口了,一眾大臣罕見地沒有在堅持己見,于是氣氛重新回歸了和諧。崇禎要聽理財治軍的學問,自然得讓兵部尚書陳新甲和戶部尚書李侍問來說。倒不是因為這兩人如何學問上佳,而是儒臣之中,空談心性至理的人一大把一大把,但論起庶務,卻大多一竅不通。

                            皇上要聽軍務和財務的學問,很快,王承恩就接旨過去尋兩人。

                            戶部李侍問的消息還沒傳來,不過稍待十數息,王承恩就帶著兩個人來了。

                            一個是神色倉皇的陳新甲,一個是面色虛白,雙目血色彌補的軍漢。

                            這對奇怪的組合讓一干儒臣心道奇怪,心上都起了不妙的預感。

                            朱慈烺看著那軍漢,又看了看陳新甲游離不定的目光,猛地想到了什么,心悸不已。

                            果然,陳新甲一進了大殿,就撲倒在地,拜下,強作鎮定道:“遼東軍報來。洪承疇與建奴決戰于松山、錦州,皇太極秘令阿濟格突襲塔山,趁潮落時奪取我軍屯積在筆架山的糧草十二堆。我軍因餉乏,議回寧遠就食,決定明日一早分成兩路突圍南逃。大同總兵王樸一回營便率本部人馬首先乘夜突圍逃跑,結果各帥爭馳,馬步自相蹂踐,黑夜中,我軍且戰且退,各兵散亂,黑夜難認。總兵吳三桂、王樸等逃入杏山,總兵馬科、李輔明等奔入塔山。洪承疇等人突圍未成,困守松山城,幾次組織突圍,皆告失敗,不久轉餉路絕,闔城食盡,松山副將夏承德遣人密約降清,以為內應。二月十八日城陷,督師洪承疇、總兵邱民仰、王廷臣、曹變蛟被殺。祖大樂兵敗被俘。錦州圍困,祖大壽再告求援。此為加急軍報之軍士。”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