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烽火起三國

                            點擊:
                            誰說雞鳴狗盜不是本事?特種兵趙青,就是靠著這一招,來三國打拼一個大大的江山! 盜兵馬,盜城池,盜人才,盜江山!最后當然也要來個竊玉偷香~

                            第一章 廣宗城

                            夕陽西下,城墻也被照得血紅血紅的,幾縷青煙在城墻上彌漫,帶著一股血腥刺鼻的味道,令人作嘔。

                            城墻上的女墻后面,一雙黑溜溜的眼睛正朝著城外盯著看,一直看到城外那大片大片的兵馬真正退走了,這才是晃了一下,從護城石的縫隙中消失。

                            “馬勒戈壁的!又多活了一天!”趙青長舒了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盡量讓自己舒服地靠在城墻上,抬頭看著同樣被夕陽映照得發紅的天空,滿臉的不爽,嘴里不停地小聲嘀咕著:“歷史上盧植到底圍城多久?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時候才會真的開始攻城啊?到現在也沒個好辦法,真要等到攻城那天,豈不是死定了?”

                            趙青并不是這個時代的人,準確來說,他是來至于近兩千年以后的后世,一名并不能算是普通的特種兵。說他不普通,那是趙青身為一名特種兵,最擅長的并不是格斗、射擊,而是雞鳴狗盜之術,說通俗點,那就是個小偷!

                            至于一個小偷,為什么會成為精英特種兵,這其中的過程就不多說了,總之,趙青靠著這一手神偷絕活,也算是在自己的部隊里面混得風生水起,還立下了不少功勞。

                            可誰曾想,趙青在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中了敵人的埋伏,眼看著自己就快要被敵人給打成篩子了,一眨眼,就到了這古代。

                            “馬勒戈壁的!竟然是黃巾之亂!老天爺!你******在玩我是不是?”雖然才兩天時間,趙青就已經弄清楚自己身處的時代,正是有著歷史上最混亂年代之稱的東漢末年,也就是三國時期!而趙青則是成功成為了一名造反派,黃巾叛軍當中的一員!

                            當知道自己的身份和所處的年代之后,趙青簡直是欲哭無淚,就算他再不學無術,那也知道歷史上的黃巾軍可沒有什么好下場!特別是趙青現在所在的位置,正是黃巾叛軍的大本營廣宗,而城外則是由盧植所率領的朝廷大軍!

                            歷史上,正是在廣宗的這一場大戰,將黃巾軍主力全部毀于此地,原本占據上風的黃巾叛軍也是急轉直下。最重要的是,黃巾叛軍的首領張角,命喪于此!

                            趙青的歷史還算不錯,他記得歷史上最終攻破廣宗的,應該是漢末名將皇甫嵩,而眼下在城外領兵的,卻是盧植,也就是說,現在還不是廣宗城被攻破的時候。不過趙青也沒有因此放松,這仗是天天再打,自己一個小卒子,就算是城沒被攻破,也可能隨時死在城墻上啊!

                            “趙青!趙青!”趙青心里頭還在暗暗盤算著怎么保住自己的命,旁邊卻是傳來了一把粗狂的喊聲。趙青扭過頭一看,卻是一名長得五大三粗的大漢,身上穿著一身破破爛爛的黃布衣衫,在最外面像模像樣地罩了幾塊銅板,手上還提著一把樸刀,留著滿臉的大胡子,看上去兇神惡煞的。

                            這人是現在趙青的頂頭上司張彪,也只是黃巾叛軍當中一名小小的頭目。趙青剛剛到這個時代,就是被張彪給硬拉上做了壯丁,成為了一名黃巾小卒。不過趙青倒是不恨張彪,因為當時自己若是不加入黃巾軍,那就只有死路一條,可以說張彪是救了自己一命也不為過。

                            “彪哥!什么事?”趙青嘴皮子厲害,這幾天功夫,早就和張彪混熟了,說起話來,也是隨意了不少,只是看到張彪現在一臉著急的模樣,趙青也是立馬站起身問了一句。

                            “什么事?你耳朵聾了?沒聽到這動靜么!”張彪顯然心情很不爽,要不是和趙青關系不錯,換個人,他早就一個大耳朵刮子甩過去了,指了指城內方向,就是喊道:“城里面有人造反了!你趕緊跟我過去幫忙!”

                            造反?聽得張彪口中蹦出這個詞,趙青不僅沒有著急,反倒是差點笑出聲來。這黃巾軍才是天下最大的造反頭子好吧!在黃巾軍面前,誰敢亂戴造反的帽子啊?

                            當然,趙青也不會真笑出聲來,而是立馬擺起一臉惱怒的模樣,隨手拿起了身邊的樸刀,喊道:“媽的!又是那幫子刁民再鬧事?干脆把他們全都宰了才好!”

                            張彪那可是太平道的狂熱信徒,對于趙青的表現,張彪很是滿意,連連點頭,也是跟著趙青一塊罵了起來:“就是就是!大賢良師太過良善了!照我說,就該把那幫子刁民全都給宰了!殺光了,自然就沒人鬧騰了!哎!先別說這個了,那邊鬧得厲害,我們趕緊過去再說!你小子這次賣力點,立了功,我就幫你請功!嘿嘿,我可是大賢良師的自家人,有我開口,將來你平步青云,說不定還能當上一方渠帥呢!”

                            張彪說著說著,又是洋洋得意地晃了晃那大腦袋,看得趙青那是又差點忍不住笑出來。張彪所謂的自家人,其實就是張角同村的鄉人罷了,如果真的是張角的親戚,又怎么可能只是一名伍長?當然,趙青倒也沒有戳破張彪的吹牛,反倒是連連點頭附和了幾句。

                            張彪拉上趙青以及手下的幾名賊兵,便是直接下了城頭,朝著城內趕去,這一路上也是碰上了不少同樣朝城內趕去的小隊,匯合到一起,竟也有個四五千人!

                            很快,這支兵馬就趕到了城中央,也是張角在城內的大賢良師府,混在賊兵當中的趙青遠遠望去,只見遠處街道上,兩三百名衣衫襤褸之人正圍在大賢良師府門口,亂七八糟地喊著什么。而大賢良師府的大門前,數十名賊兵提著兵器守在那里,隨時都有準備動手的意思。

                            “媽的!竟然敢冒犯大賢良師?兄弟們,給我殺!”一看到這個情況,一向將張角奉為神靈的張彪立馬就是爆了,咬牙切齒地提著樸刀,領著趙青等人就是第一個沖了上去。

                            趙青撇了撇嘴,雖然有些不情愿,但還是跟著張彪沖了上去,走近了一看,這些圍在大賢良師府門口的,老的老,少的少,一個個面黃肌瘦,瘦得跟排骨一樣,分明就是一群吃不上飯的平民!

                            自從張角占據廣宗之后,廣宗城內的平民可就是遭了秧,成年男子那是抓的抓、殺的殺,至于女人,則全都被抓進軍營里當了軍妓,城里就只剩下這老老少少的,茍延殘喘。眼前這幫人,顯然是實在活不下去了,才會跑到這里來鬧事。

                            這樣的事情,趙青來到這年代不過幾天,就已經見過五六次了,顯然這些人來這里鬧事就已經抱著必死之心了,左右都是活不下去,倒不如搏一搏。

                            顯然,這兩三百名連飯都吃不上的老少平民,是絕對不可能沖進大賢良師府的,對付這些平民,不要說是這陸續從四方城門趕來的賊兵了,就算是守在大門口的這數十名大賢良師府的護衛,都能將他們全都剿殺!不過這些護衛也是得了命令,始終都是守在大門前,沒有主動出手,所以這平亂的責任就落到張彪等叛軍中的大小頭目身上了。

                            趙青可不愿意對付這些手無寸鐵的可憐人,所以跟在張彪身后也只是裝了裝樣子,連刀都沒有提起來過。就算沒有趙青出手,四五千賊兵對上幾百名平民,結果也是沒有任何的懸念了,不到半刻鐘,那幾百名老老少少就全躺在血泊之中。

                            “呸!”滿臉沾滿鮮血的張彪很是不爽地啐了口口水,念念叨叨地哼道:“刁民!刁民!全都是刁民!就這樣也敢來冒犯大賢良師?簡直就是找死!”

                            看到張彪的舉動,趙青臉上沒有表露什么,心中卻是不住地冷笑。曾幾何時,黃巾叛軍不也是和這些平民一樣,遭受著朝廷、官府的欺壓,他們打著推翻朝廷的旗號起義,反過頭來,卻又變成他們最憎恨的人,去其他別人。難怪歷史上最后黃巾軍也是落得慘敗的下場,現在看來,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騷亂平定了,各個小隊自然也要回到他們各自的崗位上去了,雖說這些日子以來,城外的官兵一直都是實行佯攻,并沒有真正發動攻勢,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誰也不敢就此掉以輕心。

                            “張彪!”就在趙青跟著張彪也準備回去的時候,一把喊聲卻是從大賢良師府上響起,喊住了張彪。趙青順著這喊聲一看,原來一直緊閉的大賢良師府大門,卻是不知道什么時候被打開了,一名身材魁梧,卻是穿著一身精良鎧甲的黃巾軍將領站在那,正沖著這邊擺手。

                            張彪回過頭一看,剛剛還是滿臉怒容的,轉眼便是面露喜色,立馬就是喊了起來:“杜遠?你是杜遠?你小子竟然還活著?哈哈哈哈!”

                            張彪說著,便是徑直朝著那將領走去,而那些守衛在大門口的護衛似乎也沒有阻攔的意思,早早地就分立大門兩側。張彪走到那將領面前,直接拎起個拳頭就是砸了過去,落在那將領的肩膀上,笑罵道:“好你個杜遠,我還以為你死了呢?沒想到你竟然還活著!媽的!既然沒死,干嘛不來找我?”

                            第二章 人公張梁

                            杜遠顯然與張彪的關系不錯,挨了張彪一拳,卻是一臉苦笑地說道:“張彪,你可先別急著發火,我這也是沒辦法!長社一戰,我所帶的兵馬被官兵給打散了,這幾個月來,我可是東躲西藏,好不容易才收整了一些兵馬,逃回了廣宗。一回來,大賢良師就任命我為親衛,守在大賢良師府,要不是剛剛聽到你的大嗓門,我都不知道你就在廣宗呢!”

                            聽杜遠說起這過往,張彪也是不由得面露感慨,緊接著又是眼睛一亮,瞪著眼睛看著杜遠,問道:“杜遠,你剛剛說什么?你,你成了大賢良師的親衛了?當真?”

                            “當然是真的!”杜遠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敲打的胸甲上鐺鐺直響,一臉得意地喊道:“看到沒,真正的鎧甲,這可是黃巾力士才能有的!”

                            黃巾力士,是黃巾軍中真正的精銳,別看黃巾叛軍聲勢浩大,可真正作戰主力,卻是只有不到十萬的黃巾力士,分別掌握在少數幾名大方渠帥手中。

                            在旁邊的趙青一直冷眼看著杜遠的這番做派,也算是看出來了,這杜遠擺明就是在張彪面前炫耀罷了。此人外表看上去好像很豪爽,趙青卻能感覺得出來,此人那是個不折不扣的小人。而讓趙青有點在意的,也是杜遠這個名字似乎有些耳熟,看樣子,應該也是一個在歷史上留下過名號的。

                            趙青能一眼看出杜遠的做派,可張彪卻是個直性子,只是露出一臉的羨慕,卻沒有想過杜遠的用意,看著杜遠身上的制式鎧甲,趙青也是不由得吧唧吧唧了嘴巴,嘿嘿笑道:“杜遠,你小子混出名堂了!也拉扯拉扯兄弟啊!在大賢良師面前說說好話!怎么說,咱們也是大賢良師的老鄉嘛!”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