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崛起之宋末稱雄

                            點擊:
                            穿越回到北宋末年成為宋徽宗第九子趙構,
                            面對衰弱的腐朽統治,想要改變既定的命運……
                            與岳飛、林沖等人出自同門,又與高俅、秦儈等人斗法,
                            又在亂世中兒女情長,江山美人兼得,
                            且看他如何帶領羸弱的北宋,一步步的崛起~~
                            作品標簽: 熱血、豪門、爭霸流

                            第1章 金兵南侵,視死如歸

                            公元1125年二月,金國大軍俘虜遼國天祚帝,自此遼國滅亡,國祚二百一十年。當遼國滅亡后,金國的野心勃勃,想要舉兵入侵大宋。金國、大宋原本是結盟國,共同消滅遼國,不曾想金國背棄約定興兵攻宋。

                            此時,大宋國主乃是宋欽宗趙恒,也是大宋第九位帝王。

                            公元1125年八月,宋徽宗趙佶見金兵入侵大宋,匆忙中傳位于太子趙桓。縱然趙桓登上皇位,也是心驚膽戰,難得安穩。同年十月初,邊關吃緊,一份緊急軍情送往汴京,交于宋欽宗手中,卻被他棄之一旁,不予理會。

                            “哼!想讓朕派兵增援,豈容你有此機會!”宋欽宗趙桓冷笑一聲,“自從你出生后,父皇對你一直格外寵愛,本以為父皇會將大寶傳于你,萬萬沒想到會落入朕手中吧!朕身為皇上,手中的權力卻不及你,就連聲望也不如你,又豈能讓你如此稱心如意!”

                            “金國入侵大宋,百姓都將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要是你凱旋歸來,那天下黎民百姓心目中還有朕這個皇上嗎?”

                            身為大宋君主居然枉顧邊關戰事,不顧邊關將領生死,嫉妒賢才,恐怕也只有宋欽宗趙桓能做得出來!

                            如果是其他將領,宋欽宗趙桓絕對不會棄之一旁,置之不理,必定召集大臣商議。只可惜此次征戰的元帥乃是宋欽宗的九弟,即宋徽宗趙佶第九子趙構。

                            “師弟,為何朝廷遲遲不愿增派援軍?若是以我們目前的兵力,無法與十萬金兵抗衡。若是金兵攻破此地,只怕大宋危矣!”

                            位于宋軍陣營的帥帳內,宋軍主帥趙構以及麾下將領共同商討對敵良策。

                            一位頭戴三叉束發紫金冠,體掛西川紅錦百花袍,身披獸面吞頭連環鎧,但見那人相貌堂堂,器宇軒昂,目光中透露著寒芒,眉頭緊鎖,端坐在椅子上,沉聲道:“既然朝廷不愿發兵增援,唯有依仗我們自己,就算我趙構身死也決不讓金兵入侵大宋國土半步。”

                            “元帥,金兵十萬,我軍唯有一萬兵力,兵力懸殊,又該如何抵御?以目前金兵統帥實行的戰略必然是強攻,要是強攻入城,只怕城池必定失守,這該如何是好?”

                            “兵力懸殊又如何?”趙構豪氣干云地說道,“想當初我們不也是經歷過兵力懸殊的戰役嗎?最后的結果還是我們取得勝利,兵力懸殊又如何,就算是再多的兵力也不懼,況且不過是十萬金兵,就算是百萬大軍又如何?以前我們都安然度過,現在我們還擔心戰勝不了金兵嗎?”

                            眾人恍然大悟,他們一直擔心十萬金兵的兵力,卻忘記曾經也經歷過比之更加慘烈的大戰,那一戰死傷的兄弟更多,兵力更加懸殊,或許是大宋與金國交鋒后屢次失敗,又見識到金兵的強大心生怯意才會喪失信心。

                            “此次,金兵入侵大宋乃是蓄謀已久,唯有決一死戰,讓金兵看看我們大宋不是軟柿子,想要入侵大宋,就算是皇上答應,也要我趙構同意才行。若是我不同意,金兵休想進入大宋國土一步。”

                            “只要我趙構在世一天,也要全力以赴抵御外敵,保我大宋江山,護我大宋子民!”

                            “我等誓死追隨大帥,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好!經歷上次戰役后,諸位兄弟各奔東西,今日又再次齊聚,就讓我們一起再創輝煌!”趙構高聲說道,“身為大宋子民理應為國效命,今日金兵來犯,就算是戰死沙場,雖死無悔!大宋江山由我趙構守護!”

                            “三軍將士聽命!”

                            眾人齊聲高呼道:“末將在!”

                            “岳將軍、盧將軍,本帥撥給你們三千軍馬鎮守東門,若是金兵入城,放過一人進城,你們提頭來見!”

                            岳飛、盧俊義二人齊聲道:“末將領命!”

                            “林將軍、劉將軍,本帥撥給你們二人二千五百人鎮守西門,不容有失!”

                            林沖、劉琦二人齊聲回道:“末將領命!”

                            “孫將軍、楊將軍,本帥撥給你們兩千五百人鎮守南門,不容有失!”

                            孫立、楊沂中恭聲回道:“末將領命!”

                            “呼延將軍以及其他人隨本帥鎮守北門,正面迎敵。”

                            眾人齊聲回道:“末將領命!”

                            “既然金兵來犯,那我就讓他有來無回!”趙構冷笑一聲。

                            諸位將領也各自下去,獨留下趙構一人留在營帳內,回想起過往,忍不住嘆息一聲:“不曾想我從后世來到北宋,居然會是北宋末年!既然再來一次就絕對不會讓歷史悲劇重演,就算是搭上我趙構這條命,在所不惜一定要守護大宋。”

                            “奸臣當道,民不聊生的朝代,好不容易有一線生機改變,又怎么會輕言放棄!即使改變歷史又如何?我決不允許眼睜睜的看著歷史重現,卻什么都不做,任由喪國辱權的事情發生。”

                            “若是度過此難,我趙構便在亂世稱雄;待我稱雄日,便是大宋崛起時!”

                            第2章 三十而終

                            “趙總,朝陽集團董事長正在會客室等您!”

                            “王總來了?那好,現在就過去!”

                            那人埋在辦公桌上的頭猛地抬起頭,細聲細語,站起身來。只見那人俊美絕倫,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一頭烏黑茂密的頭發,一雙劍眉,嘴角微微上揚。一身黑色的西服穿在身上,更顯得他英俊提拔,器宇軒昂。

                            他身邊的女子留著中長發,微卷的褐色頭發披在肩上,一身職業裝,長長的袖子下是一片小麥色的皮膚,給人一種健康活力的感覺,甜甜的笑容掛在臉上,讓人如沐春風。兩人走在一起就像是金童玉女,天生的一對。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趙構,你這小子果然在公司里,虧我大老遠的去學校找你,最后還是沒有找到,心想你肯定在這里。”

                            “王陽,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呢?按照你的習慣,這個時候不應該出現在我面前,應該出去泡妞了。”

                            “老趙,你能不提那件事嗎?我已經改了,不再那樣做了。”王陽苦笑的抱怨一聲,急忙辯解道:“今日,做兄弟的過來,是給你派喜帖的,你要還是不要?”

                            “喜帖?”趙構看著王陽手中紅燦燦的喜帖,急忙接過來,大吃一驚道:“兄弟,你真的準備好了嗎?”

                            他們兩人是同班同學,大學里住在一個宿舍,關系特別好。當初,趙構自我介紹時,王陽都愣住了,非常的奇怪,居然有人的名字與南宋君主一樣的。那個時候,王陽便記住了趙構的名字,兩人的性格又非常的相似,唯一的卻區別是王陽家里很有錢,趙構是窮山溝里出來的。

                            這個并不能阻礙他們兩人的友情,反而兩人的情誼是最深厚的,其他的同學有的早已不聯系,他們兩人還是互相聯系,尤其是在一個地方。如今,趙構功成名就,擁有自己的公司,也多虧王陽的父親幫忙,還是某大學歷史系的教授。

                            “你覺得這件事,我會開玩笑嗎?”王陽認真地看著趙構,沉聲道:“當初,我是怎么樣的一個人,你應該非常的清楚。只不過,這次不是玩玩的,而是認真地。因為她真的很好,為了她我寧愿放棄整片森林,只要她一人就好。”

                            趙構會心一笑,道:“如此一來,我必定到才是,到時候定然會送給你一份大大的禮物。”

                            “禮物就算了,人到就成!”王陽爽朗的笑了笑,低聲說道:“兄弟,我知道你不喜歡出去玩,為了兄弟后天大婚之喜,結束單身,就一起出去玩玩如何?”

                            趙構回道:“你都如此說了,我能拒絕嗎?”

                            于是,王陽便拉著趙構開著車便離開了。誰也想不到,這一天改變了兩個人的命運,也改變了整個歷史。當天晚上,趙構與王陽去酒吧喝酒,兩人的酒量本來就好,心情極好下,兩人拼命的對飲,一直喝到很晚才走。

                            醉酒的兩人迷迷糊糊的爬進自己的車里,直接倒在車里就睡著了。趙構喝得比王陽少點,迷糊中他聽到汽車鳴笛聲,奮力的睜開雙眼。一道刺眼的遠光燈照射進來,讓他的視線模糊不清,看不見前方到底是什么。

                            疾馳的大車司機,看見前方有輛車停車,疲倦的雙眼猛地睜開了,精神抖擻,恍恍惚惚之間,急忙剎車。速度極快之下,輪胎與地面發出刺耳的摩擦聲,一時剎不住,唯有瘋狂的按著喇叭。

                            “王陽,起來,快點起來!……”

                            趙構聽到剎車聲,又聽到汽車的喇叭聲越來越近,頭腦立即清醒了過來,他急忙呼喊起沉睡的王陽。只不過王陽喝得太多了,意識不清,睡得非常的沉。眼看大車近在咫尺,趙構倉促之間直接將王陽從車內拉出來,只不過他的身體孱弱,王陽又身強體壯,紋絲未動。

                            當危險降臨時,瘦骨嶙峋的趙構,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雙手將王陽從車中拽出來。可惜,大車的車頭也與他不遠了。說時遲那時快,趙構直接將王陽丟了出去,自己的身體被大車撞飛了出去。

                            “啊!……”

                            大車撞到趙構的身體后,趙構感覺自己全身五臟六腑都移位了,耳朵里聽不見任何的聲音,視線也模糊不清,骨頭被強大的沖撞力直接撞碎了。趙構的意識非常的清醒,想要轉動身體,發現動彈不得,硬生生的跌落在地上,鼻孔、耳朵、嘴角都流出了鮮血。

                            “老趙,你干嘛呢?我……”王陽被趙構丟了出去,砸在地面上,全身疼痛讓他清醒了過來,嘟嘟囔囔的抱怨幾句。當他睜開雙眼時,正好看見趙構被貨車撞飛出去的場景。那一刻,王陽整個人都傻了,兩眼無神,眼眶濕潤的飛奔而來,大喊道:“老趙!……”

                            王陽跌跌撞撞的跑到趙狗的身邊,淚流滿面,哽咽道:“趙……趙構,你不會有事的,絕對不會有事的,絕對不會!……兄弟,你撐住啊!你可是答應我,要參加我的婚禮!……老趙,你可不能食言!……”

                            “啊!……”趙構口吐鮮血,鮮血止不住的流淌出來,渾濁的眼神,顯得有些疲倦,強撐著睜開眼睛,斷斷續續道:“王……王陽,上次……你……救我……一命!此次,算……是我……還給你的!……兄……弟,你的婚禮……我不……能參……加了,祝你……幸……福……”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