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混在三國當俠客

                            點擊:
                            當三國不在諸侯爭霸,而是變身江湖俠客時,又會有何種演義?
                            漢末荒淫無度的漢靈帝,化身武林第一門派炎漢宗的宗主,攜至尊寶印號令天下莫敢不從。
                            董卓成了魔教教主,曹操也改行開起了酒樓當了廚子,貂蟬甚至都成了一代掌門……這個世界還要顛覆多少三觀?
                            且看劉一凡穿越成了漢少帝劉辮,如何運用智能手機玩轉三國江湖。

                            第1章  加班加到穿越

                            “辯兒……辯兒……”

                            朦朧間一個柔美的女聲傳入了劉一凡的耳中,似乎就在他身邊。

                            “誰啊這么煩人,不知道有人正睡覺呢嗎……”劉一凡心中有些惱火。但對于加班到凌晨四點直接睡在公司的他來說,此刻實在是不想從折疊床上起來。他只想在鬧鐘響之前能多睡一會,哪怕是假寐也行,這一段時間他實在是太累了。

                            最近公司更是為了趕一個內部的檔期開始了強制的加班,如今他已經加班加的快一個月都沒回家了,每天工作到兩三點,然后趴在那里睡一會起來繼續,寶寶他心里苦啊……

                            “我苦命的孩子,都是娘對不起你啊……”

                            那個女聲還在繼續,甚至還有哭腔了。

                            劉一凡繼續無視,但心中卻忍不住想到:“這是哪個同事的老媽來了吧,看到自己孩子這副加班狗的樣子心疼了吧。”

                            “羨慕啊。”劉一凡迷糊的意識里有些感嘆,他父母早亡,是外公一手將他帶大。前幾年外公也去世了。如今這世上他除了那些不怎么交往的七大姑八大姨一類的親戚外,可謂了然一身,不會有誰來看他的了。

                            現在跟他最親的,應該就是上個月剛入手的水果7手機和工作時的電腦了吧。這兩個電器對他可謂形影不離、朝夕相處,如今就差日久生情了……

                            你問女朋友有沒?

                            劉一凡可以萬分肯定的告訴你,他已經連女朋友三個字都不會寫了,你說呢。

                            “辯兒啊,等你醒來了,這次娘絕對不會再讓大……大哥他逼迫你沒日沒夜熬了。”

                            女聲嗚咽,但在說道大哥時明顯有些停頓,似乎有些忌憚什么一般。

                            “哇哦,聽這口氣,難道這人還和我們的頭兒有親戚關系?還能讓她孩子不強制加班了?”劉一凡心中感嘆,但更多的只是無奈。他其實也不想加班,但公司現在趕項目進度,不加班可以,但那也就別想在公司待下去了。

                            相比丟掉工作沒了工資過活,加班卻還有加班費可拿。而且作為新人他工資本就不高,他可舍不得放棄這個加班……額不,賺錢的機會。

                            良久,不知是那女人不在出聲,還是劉一凡太過困乏睡著了沒有聽見。劉一凡只覺得耳邊清凈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叮鈴鈴……叮鈴鈴……”

                            聽到這熟悉的手機鬧鈴聲,劉一凡沒有立刻起身。而是繼續閉著眼睛,左手開始摸索起放在折疊床邊的手機。他是想關掉這個鬧鐘,再睡一會。反正他設定了兩個鬧鐘,倒也不擔心自己會睡過。

                            五分鐘,只需要在瞇五分鐘就好。

                            還沒等他摸到手機,又聽到“叮”的一聲響,隨機腦海之中竟然閃出了“電池電量不足僅剩1%”的文字。睡意朦朧的劉一凡下意識地想到,哦,手機該充電了。卻是沒有想到這文字為何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摸索的手在繼續,就在他碰到一處妙不可言的柔軟時,猛地聽見一聲一聲暴喝,緊接著伴隨“啪”的一聲響,他整個人都騰空而起,然后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逆子,你想要做了什么!”

                            “怎么了怎么了?!”劉一凡猛地從地上爬起來。從左臉上傳來的火辣辣的感覺讓劉一凡知道,自己這是被人扇了一巴掌啊。此刻竟有些暈眩的感覺,耳中都是嗡嗡的感覺,這人下手好狠啊。

                            “我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了,你敢打我!?”劉一凡心中憤恨。

                            從小到大劉一凡也就被父親打過一次臉罷了。現在這是哪個發神經的敢喊他逆子,冒充他爹來打他的臉?打他臉!打他臉!?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啊!

                            看著站在他面前那個吹鼻子瞪眼的的中年男子,劉一凡知道肯定就是這個人打得他。

                            “你丫的才是逆子!”劉一凡大喝一聲,想也沒想的抬起右手就是一巴掌閃了過去。這右手果然不愧是經常玩游戲時練出的手速和精準度,當真是快若閃電式若奔雷!

                            “啪!”一聲脆響。

                            “啊!”劉一凡痛呼一聲。

                            那中年男子明顯是沒料到劉一凡竟然會打他,大意之下竟然全無閃避地被打了一巴掌。這一巴掌劉一凡心里是爽快了,但在和對方臉皮接觸后的一瞬間,他明顯感覺到對方原本柔軟的臉瞬間變得堅硬,仿佛是拍打在了墻壁之上,反倒是震得他右手生疼。

                            劉一凡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很是不理解為何打人臉卻反倒傷了自己的手。而那中年男子此刻也似乎是被打懵了一般驚訝地看著他。旁邊還坐著一個身著淡藍色羅裙,外披青色紗衣的美婦,正用一臉古怪的神色看著他。

                            一時間屋內寂靜異常。

                            之前被一巴掌被打懵了。這讓劉一凡沒有第一時間察覺到周圍的變化。此刻右手的疼痛讓他徹底從剛才的朦朧中清醒了過來,有些驚疑地打量起了四周。

                            容納百人的現代化辦公室此刻變成不知什么朝代裝扮的臥房。放眼望去不是木床木桌之類的木制品,就是花瓶一類的瓷制品。電腦呢?空調呢?他昨天好不容易從公司后勤部門要來的折疊床呢?

                            還有他眼前這一男一女人,穿的都是什么鬼,是在演古裝戲嗎?

                            “不會是有人販子趁我睡著的時候,把我拐賣到了哪個窮鄉僻壤了吧?”劉一凡有些不淡定了,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連忙雙手在自己兩側腰間摸索了一下,不疼!看來自己的腎還在,沒有被割了賣了。

                            只是他這一模之下也發現,自己身上穿的竟然不是他那一個月沒換的衣服。變成了一身白色衣衫,似乎和以前自己看古裝劇里,那些演員在睡覺時候穿的很相似。

                            “這都是什么情況……莫不是我穿越了?”劉一凡腦中閃過了這有些不切實際的想法。

                            但就是這個想法剛在劉一凡的腦海中浮現的瞬間,一幕幕莫名的畫面宛若被快進的電影一般,在劉一凡的腦海中播放了一遍。劉一凡只覺得腦子里好似快要爆炸一般,脹痛欲裂。不過通過這近乎于紀錄片性質的影像,劉一凡也知道了很多東西。

                            他,確實穿越了。從那一個個熟知的人名里,似乎來到的還是漢末三國時期。

                            為什么說是似乎……因為這個世界和他所熟知的那個漢末三國有一個本質上的不同。這里,竟然是一個沒有國家、朝堂、沙場,只有俠者的江湖世界!

                            面前這個一臉怒容,看架勢估計準備打他的人,是他這具身體的舅舅。也是原本漢末時期的大將軍,何進!

                            那位一臉古怪神情,雙手有意無意護在胸前的美婦,竟然就是這個身體的母親。何進的異母妹妹,歷史上的何皇后,何歡。

                            至于自己所在的這具身體的主人,就是歷史上被董卓廢立,后又毒死的漢少帝劉辨。在這個世界雖然也貴為天下第一宗,炎漢宗的少主。但從小因為資質魯鈍,所以一直被宗主,也就是他父親劉宏所不喜的可憐孩子。

                            “何進……何歡……看來他們雖然不再是歷史上的大將軍和皇后,但和劉宏到還是親家關系啊。劉宏,嘖嘖,一個搞垮漢朝的蠢皇帝,在這里竟然還成了武林高手,這天下第一大宗,炎漢宗的宗主。”

                            劉一凡感嘆這個世道果然是變了。

                            其實世界觀差距如此之大,如果只是這幾個人的名字,劉一凡還真不敢確定這里是個地方,更不可能回憶起這些人的身份。因為這些人他其實不怎么熟悉,誰叫他以前每次讀三國的時候總是喜歡從虎牢關三英戰呂布開始看,前面的章節他就看過兩三遍而已。

                            不過當劉一凡看到記憶里宗門一位長老的名字時,這才把人名都串聯了起來。

                            炎漢宗七長老之一,劉備劉玄德!

                            這個名字,哪怕是沒讀過三國的人都是知道的。劉一凡不可能不認識,更何況這位劉長老還有兩個異性兄弟,關羽和張飛。

                            這三人一套的標準配置,不是三國還能是哪里?

                            至于那江湖人稱,桃花三仙……聽起來隱約有點好基友味道的的名頭,劉一凡就先暫且不去深究了。

                            劉一凡此時更在意他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劉辨。以后的美好生活都是要從這里開始的,不容他不去在意。

                            在劉一凡醒來之前,這劉辨正和劉宏的另一個孩子劉協正在習武過招。卻不想他這個大了五歲的哥哥竟然連弟弟劉協的八招都沒接下,最后還一個躲閃不及,步伐大亂之下把自己絆倒,讓頭和地面來了一個零距離的親密接觸。難怪此刻他頭上還纏著紗布,鬧了半天是這么回事啊。

                            “竟然摔一跤就能把自己給摔死,這也是弱到絕世境界了吧。不愧是歷史上被廢皇位后又被毒死的皇帝,衰到家了。”劉一凡心中嘆息了一聲。

                            “不過你衰也就罷了。怎么連帶我也跟著一起倒霉……加班加到穿越我也就不說什么了,反正穿越都是潮流,我也就當趕一回時髦。可這沒有王朝爭霸,一個個都是武者為尊的世界是個什么鬼?”

                            “說好的套路呢?小身板一震,文臣武將歸心。甩頭一笑,絕世佳人入懷呢?知道歷史走向的逆天神器豈不是沒有什么用出了?”

                            “一個不被父親喜歡的資質魯鈍的少年……這是讓我來屌絲逆襲嗎?”

                            劉一凡此刻的內心是吐槽的……看來連續加班讓他休息不好,此刻心里正暴躁火大呢。

                            劉一凡內心萬千匹駿馬在泥水中翻騰而過,揚起的青草四處亂飛。但最后還是歸于平靜,因為有句老話告訴他叫做:

                            既來之則安之

                            還有一句話告訴他,既然反抗不了,那就去享受吧。

                            不管這里現在和原本的三國相差多少,終究也還是三國,那一個個耳熟能詳的人物都還在啊。

                            帶著貂蟬和呂布論武、左擁右抱著大小喬請孫策周瑜喝小酒、沒事在騙騙郭嘉耍耍孔明什么的、順便寫個辟邪劍譜給曹老板練練,讓他無法再禍害人妻也是不錯的……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