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鐵骨鑄鋼魂

                            點擊:
                            雇傭兵,一個不被承認的職業,雇傭兵,一潭無源之水,一個經歷未來的特種兵靈魂,與二十多年前的雇傭兵相結合,雖然擋不住歷史的車輪,但暗世界卻迎來了一縷陽光!

                            楔子

                            加利福尼亞州的洛杉磯市,是一座多民族多文化的國際性城市,被譽為天使之城。但凡提起洛杉磯,人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好萊塢,世界電影的都城,知名度享譽全球!

                            此外,這里還有加州迪斯尼樂園,還有環球影院,還有著名的圣塔莫尼卡海灘和比弗利山莊,可洛杉磯的價值并不僅僅如此。

                            它是美國人口第二大城市和西部第一大城市,是全世界的工商業、國際貿易、科教、文化、娛樂和體育中心之一,擁有美國西部最大的海港,也是美國石油化工、海洋、航天工業和電子業的最大基地之一。

                            圣塔莫尼卡海灘附近一座帶有歐式風格的公寓,第三層最東邊住宅臥室的落地窗,窗簾并沒有拉,夕陽也沒有落山,但此刻房間里卻傳出了一陣劇烈的喘息和"shen yin"聲,讓樓下的住戶,忍不住罵罵咧咧關上了自家的窗戶。

                            不是什么人都有興趣聽別人折騰那點事,更何況,只能聽不能看,那也是一種煎熬。

                            大約十幾分鐘后,臥室里的聲音漸漸消失了,又過了一會,男人只穿著內褲走到落地窗前面,皮膚被陽光曬得發黑,身材看起來非常健壯,充滿了陽剛之氣和爆發力。

                            他從小桌上的木頭盒子中拿出一根巴西雪茄,先用雪茄剪剪掉了頭部,點著火柴烤了兩圈,接著才點燃雪茄吹了兩口,而后吸了一口煙霧在口腔略做回旋,慢慢吐掉了,很標準的抽雪茄方式。

                            一個棕色長發身無寸縷的女人,慢慢走到了他的身后,伸手從男子手里拿過雪茄,放在性感的紅唇中吸了一口,臉上滿足的潮紅還沒有完全退下去。

                            她有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肌膚呈現健康的古銅色,翹起的臀部和豐滿的胸部,勾勒出誘人的曲線,看得人血脈僨張,是個完全能讓男人為她犯罪的動人尤物。

                            “你能確定他真的死了?這一點很重要,關系到我們的未來!”女人緊緊抱著男人,用自己胸部的山峰摩擦著他的背部。

                            “我在機艙放了定時炸彈,飛機出發二十分鐘后,在海面爆炸了,公司動用游艇和直升機在事發區域搜索了將近兩個小時,依然沒有發現教官的尸體,生存的可能為零。”男人很自信的說道。

                            女人似乎長出了一口氣,說道:“這樣我就放心了,那他在比弗利山莊附近的餐館,在海灘的那套別墅和市區的住宅,還有兩輛車和幾百萬美元,就全都是我的了,當然,也是你的了。”

                            得到美女又得到了美元,組合起來就叫做人財兩得,盡管是在冒著死亡的危險,但這筆投資太劃算了。

                            男人的得意也會展示在別的方面,強烈的刺激讓他把這個外表冷艷內心火熱的美女,直接拖到了落地窗的前面,看著外面如詩如畫的海景,繼續了剛才的瘋狂。

                            “等我繼承了他的遺產,我們就到西雅圖結婚定居,幸福的過完下半生,再也不用過這種擔驚受怕的日子了。”女人眼神迷離的說道。

                            “一個是和我睡一張床的妻子,一個是和我稱兄道弟的戰友,好啊,真是好算計,連我也不得不佩服你們!”一個聲音偏偏在兩人極度瘋狂的時候,突然出現在臥室里。

                            而這個熟悉的聲音,讓這兩人瞬間呆滯了,身體也變得僵硬了,保持著姿勢一動不敢動。他不是死了嗎,他什么時候回來的?他怎么可能找到這里來的?

                            這是個大約三十歲出頭的年輕男子,上身穿著黑色背心,下身是一條迷彩褲子,腳上穿著一雙叢林戰靴,沒有攜帶任何武器,站在臥室門口,臉上帶著嘲諷和譏刺的笑容。

                            “教官,我......”男人剛想說點什么求饒的話,但他發現自己根本找不到任何理由,事情明明白白清清楚楚,這種情況下想狡辯,特么的當人家眼睛瞎嗎?

                            強烈的恐懼讓他身體不停的顫抖,雙腿一軟差點跪下來,褲襠里那只剛才斗志昂揚的小鳥兒,此刻也軟趴趴的像條蚯蚓,這樣突如其來的驚嚇,足以導致心理產生陰影,以后能不能恢復還是個大問題。

                            可黑皮膚男人沒有心思考慮以后的生活怎么辦,他知道眼前的危險要是抗不過去,就不可能有以后了!

                            教官的心思之敏銳、手段之毒辣、戰斗力之變態,這個男人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落到教官手里,想痛痛快快死那都是一種奢望。他從來不是束手待斃的類型,狡猾、兇殘、膽大是他的性格,在雇傭兵的隊伍里被同伴們稱作孤狼。

                            趁著年輕男子還在門口,他一個翻滾來到床邊,伸手從枕頭下面掏出手槍,打開保險扣動扳機,一連串動作行云流水一般。只要對方躲避子彈,他就能撞破玻璃進入花園,那樣至少有一線生機,至于這個女人,誰特么管她的死活。

                            可惜,扳機沒有扣到底,槍到底沒響,他反而倒在了地上,心臟部位插著一把帶著刺眼寒光的飛刀。一擊斃命,正是教官最經典的殺人方式,在戰場上向來百發百中,他還是沒有賭贏這一把!

                            “為什么要這樣?”教官看著自己曾經的女人,似笑非笑的說道。

                            “你居然問我為什么?因為我是個女人,正常的女人,我需要男人,需要關心呵護,我需要一個溫暖的懷抱,可你呢,除了你的追求你的理想,你眼里還有沒有我的存在?”

                            女人的情緒近似歇斯底里,抱著黑皮膚男人的尸體喊叫著說道:“我不是花瓶,我也不是擺設,我是個活生生的女人,我找男人有錯嗎?你一年上過幾次我的床?”

                            啪,一聲響亮而清脆的耳光,女人被巨大的力量,抽的在空中做了個三百六十度大翻滾,重重的摔在地板上,漂亮的臉蛋瞬間腫的老高,嘴角也流出了鮮血。

                            走到女人面前抓住她的脖子,平地拎了起來,可見教官的臂力有多么驚人。

                            他忽然湊到女人耳邊,壓低聲音說道:“以前那個教官吳宸的確已經被炸死了,你們的計劃也成功了,不過算你們不走運,出現了一個新的吳宸。”

                            “你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女人沒有聽明白。

                            “等你到地下見到吳宸,自己問他吧,結束你們這對狗男女,算是我給他送行的一個禮物,要不是他的死,哪有我的新生!”吳宸單手發力,捏碎了她的喉嚨。

                            “有點意思,比看大片還過癮,這么漂亮這么性感,我都舍不得下手了!”看著這具沒有生機的尸體,他竟然微微一笑,說道:“不過演戲的感覺真不錯,我喜歡!”

                            第一章 重見天日

                            就在這一年,捷克斯洛伐克聯邦共和國竟然解體了,分為捷克共和國和斯洛伐克共和國。就在這一年,歷時十年的星球大戰計劃,竟然被美國國防部長宣布終結,也被稱之為最大的騙局。

                            就在這一年,代號教官的雇傭兵吳宸,從南非辭職后返回了洛杉磯,并且殺死了一對偷情的狗男女。咦,這種表述好像有什么問題吖!

                            其實真正的雇傭兵吳宸,已經在飛機爆炸的時候死了,他再厲害也扛不住炸彈的力量。孤狼可是海豹突擊隊的資深特種兵出身,做這點簡單的事情,失手的幾率幾乎為零。

                            在同一時刻,一個來自二十多年后的靈魂,占據了他的身體,這倒霉鬼是在下雨天,被雷電意外劈得灰飛煙滅。湊巧的是,這個靈魂的前世雖然不是雇傭兵,卻是一名華夏特種兵,還是指揮官和教官。

                            或許雇傭兵和特種兵都有戰斗的渴望,靈魂契合度比較高,所以成功得到了新生。

                            死去的吳宸本來就是華夏人,這個靈魂也不準備改名字,那樣會帶來一系列的麻煩,或許會引起一些機構的注意,畢竟雇傭兵屬于具備超強殺傷力的潛在威脅,警局格外關注這個群體。

                            車對于美國人來說是最常用的交通工具,油價不高車也不貴,這對狗男女都有自己的車。

                            到了晚上,新吳宸把兩具尸體裝入其中一輛福特車的后備箱,一口氣開出了一百多公里,找了個雜草叢生的山坡,用車上的工兵鏟挖坑埋了起來,這個地方荒無人煙地勢有些陡峭,兩人或許再也沒有什么機會重見天日了。

                            憑著死去吳宸原來的記憶,新吳宸來到圣塔莫尼卡海灘附近,一座面積大約六七百平方米的雙層別墅。讓新吳宸感覺舒服的是,這座獨棟別墅有四個臥室一個書房和一個家庭影院,四個衛生間和三個車庫,外加一個游泳池和一個花園。

                            死去的哥們品味還不錯,裝修風格貼近現代生活,色調淡雅視線明亮,所有的家具都是現在的著名品牌,家用電器更是一應俱全,不過看得出來,這座別墅里面很長時間沒人住了。

                            把床上的物品和衣櫥里的衣服全都收拾起來,打了十幾個包,準備明天捐獻給慈善機構,這也是美國人特別是富人的習慣,衣服大多數是名牌,沒有廉價貨,也就穿過一兩次,和新的相差無幾,想必那些慈善機構也樂意收下。

                            躺在沙發上新吳宸開始整理資料,找到對自己有用的信息和資源,既然老天爺不想讓自己死,那就要對得起這個機會,未來二十多年的經歷和記憶,足以干出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要不然可就太窩囊了。

                            死去的吳宸只有美國綠卡而沒有更改國籍,從小跟著開餐館的伯父在美國長大,他少年時期就跟著一個叫做血手團的幫會組織混,雖然沒有入幫,卻學到了一身內家拳功夫。

                            這貨對伯父的生意絲毫沒有興趣,大學畢業后加入了保安公司,經過非人的淘汰訓練,脫穎而出成為了一名專職雇傭兵,三年前被南非的神鷲特種保安公司高薪招攬,長期住在開普敦,代號為教官。

                            死去吳宸的伯父,經營著一家原汁原味的華夏餐館,但讓新吳宸感到震驚的是,位置竟然是在比弗利山莊,這可是寸土寸金的地方,經常有好萊塢的明星前來光顧,生意非常火爆,每天都有不菲的收入。

                            對于前世只能領工資的新吳宸來說,現在的生活可就太富足了,在洛杉磯有兩百多平方的復式住宅一套,海邊獨棟雙層別墅一套,路虎攬勝一輛,寶馬7系轎車e32一輛,存款多達三百多萬美元。

                            這個時候,三百多萬美元是個不小的數字了,這還沒有把繼承的遺產算在里面,都是他在南非期間賺來的。

                            為什么很多人要當雇傭兵呢,那可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混飯吃的行業,除了滿足戰斗的刺激心理,再有就是高收入。死去吳宸在公司的工資,居然是按照日薪結算的,作為公司的教官和帶隊,每天四千八百美元,合每小時兩百美元。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