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超級軍工霸主

                            點擊:
                            軍工是軍隊強大的基石,軍工是國家強盛的保障,軍工是民族不敗的核心,盧嘉棟,一位總裝備部軍工技術專家,重生到1977年,來到一個地處西南的三線軍工小廠。
                            從此,盧嘉棟帶領軍工人揮汗如雨,踏上了一條改變命運,趕超世界的軍工霸主之路。
                            40毫米槍掛榴彈發射器、棗核型榴彈、長身管遠程榴彈炮、末敏彈藥、J-20戰斗機、反艦彈道導彈、055導彈驅逐艦、001A航空母艦……各種先進武器裝備盡在《超級軍工霸主》。

                            第001章 船上的神秘人

                            南中國海,寬闊的洋面上,溫暖的海風吹拂著甲板,碧綠的海浪拍打著船舷,天空中數只海鷗繞著桅桿追逐嬉戲,加之無盡無垠的大海、湛藍的天空、還有沁人心脾的空氣,一派溫帶美麗的海景圖赫然呈現在人們眼前。

                            “嗯……啊……真舒服呀!”盧嘉棟站在甲板上,解開深藍色中山裝的衣扣,迎著溫潤的海風,正沉浸在這海天美景中。

                            “嘉棟~~嘉棟~~”幾聲急促的呼叫聲,把盧嘉棟從沉浸中呼喚回來。

                            “胖子,我在這兒!”

                            “哎呀~我找你半天了,你怎么跑這兒來了?”來的人是個矮胖子,年紀也就二十三、四的樣子,穿著一身黑色中山裝,汗流滿面的臉顯得很著急。

                            “怎么?我來這兒還得向你羅胖子同志匯報嗎?”此時,盧嘉棟把身子轉過來,滿臉堆笑的看著羅胖子。

                            “那當然!”羅胖子顯然不示弱:“當然要匯報了,不然,我病倒了,找誰照顧?”

                            “當然是找我了!”盧嘉棟笑了笑,然后靠近羅胖子與他并肩靠在船舷上,看著他臉色一會紅,一會白的不禁問道:“怎么了?”

                            “唉!”羅胖子不由得嘆了口氣!

                            “又挨批評了?”

                            “何止是批評!就在剛才,那個領頭的又把咱訓了一頓,說咱再違反他們定下的紀律,就受處分!”羅胖子解開領口的風系扣,肥黑的臉上怒氣密布。

                            看著羅胖子陰云密布的臉,盧嘉棟也不禁皺了皺眉頭,如果在兩天前,他看到羅胖子這副氣呼呼的樣子,無非說些忍一下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之類的話,可是現在的盧嘉棟早已脫胎換骨。

                            因為他身體深處的靈魂來自21世紀總裝備部軍工專家,因為一次反導攔截試驗時發生意外,重生到上世紀的1977年,附在這位正在回國途中的援助B國專家團后勤處的一名18歲廚師盧嘉棟身上。

                            當然,盧嘉棟原本的記憶也被繼承下來,比如他是孤兒的身世,比如他被選派到援助B國專家團做廚師的經歷,再比如眼前的這位在病中照顧自己的好友羅胖子,當然還有惹得羅胖子怒氣不息的那批神秘人。

                            就在三天前,盧嘉棟他們這艘回國的輪船突然轉向,來到南中國海某處海域,將四五個身穿軍綠色軍裝的人接到船上,隨他們一起上船的,還有行李箱大小的鐵箱子,他們上船后被安排到全船最好的幾個艙室,同時嚴禁船上其他人與他們接觸,如有違反,將會受到嚴厲的處分。

                            按理說盧嘉棟他們與這批神秘人井水不犯河水,既然不讓和他們接觸,那就把他們當空氣好了,可世事往往就是這樣,你不找麻煩,麻煩也會自己找上門來,由于這批人對船上的船員不信任,所以他們要求船上的專家團配合他們的工作,尤其是后勤方面的工作。

                            具體到羅胖子和盧嘉棟這里,無非是多幾份飯菜的事情,那時盧嘉棟病著,所以給那批神秘人做飯燒菜的事情就落到羅胖子一個人身上,羅胖子本以為和平時一樣,燒菜送飯,可沒曾想每次送飯,羅胖子都會被那些神秘人訓斥一頓。

                            而理由也不是飯菜不可口之類的毛病,而是羅胖子敲門聲太大,或是他腳步聲太大這類雞毛蒜皮的小事情,不但羅胖子如此,船上無論什么人只要路過那些人船艙附近腳步聲稍稍大些的都要被他們訓斥,甚至是處分。

                            這批神秘人這么一搞,弄得船上其他人無不怨聲載道,我們這邊正常走路說話,礙著你們什么事了?于是無數意見反映到援助團長還有船長那兒去,兩個人商量一下,決定找他們的負責人協調協調。

                            可沒想到兩位船上的當家人剛進到人家艙室不到十分鐘就耷拉著腦袋出來了,然后通知船上人員,不得隨意靠近他們的艙室,如果實在繞不過去,那也得走路輕聲輕步,說話細聲細語,保持絕對安靜。

                            這么一來,大家知道這是踢到鋼板上了,聯想到這批神秘人穿著軍裝,船上的人知道,這是一群惹不起的人,于是大家都知趣的遠離這些人的艙室,可是其他人可以遠離,羅胖子可不行呀,他還要給他們送飯呢,所以羅胖子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下去。

                            “他們是什么人?怎么這么霸道?”盧嘉棟低頭點著煙問道。

                            “我聽團里幾個專家說,他們是總參裝備部的人,出來執行秘密任務,別說咱們團長他們不放在眼里,就是來個所長、院長,人家照樣該訓就訓,該罵就罵,要知道人家可是……”

                            說著,羅胖子用手指了指天空,意思是可以通天。

                            盧嘉棟裝作恍然大悟的點點頭,作為穿越過來的總裝備部軍工專家,三十剛出頭的他可以說是當時國內軍工界的領軍人物,多項我軍重點武器裝備的研發都有他的身影,不僅如此,他還研制了幾套所謂殺手锏武器,讓自以為強大的美軍都忌憚三分,這樣侵染軍備界多年的人,當然知道總參裝備部的能量了,那就不是一塊鋼板,而是比值堅硬百倍的金剛鉆,不過讓盧嘉棟不解的是,如此能量巨大的一群人,怎么委身于這艘輪船上?

                            “我是看明白了!”從口袋里掏出根煙,點上吸了一口繼續說道:“那些人就是看不起咱們,咱們怎么了?好歹咱也是援助B國的專家團,是通過層層選拔派出來的,再說我羅浩怎么的也是個勞模,他有什么資格看不起咱?”

                            羅浩說完,又深深啄了口煙,然后把頭撇到一邊去,凝望著桅桿上翱翔盤旋的海鷗,盧嘉棟能感受到,羅胖子這些日子受了不少委屈。

                            清楚這其中的道道后,盧嘉棟便勸羅胖子:“那你怎么不跟咱們團長說說,讓他換個人送不就行了!”

                            “團長說,廚房就咱們兩個人,做飯送菜是咱們的本職工作,怎么好挑換其他人?而且他還說革命工作要有始有終,既然組織把這樣艱巨的任務交給我,就要想辦法去完成,怎么可能半途而廢?這不是一個勞模應該有的品質和品德。”

                            羅胖子說完,回過頭朝盧嘉棟露出憨厚的笑臉:“我覺著團長說得很對,也就沒在堅持了,這次過來主要是看看你病好得怎么樣了,至于跟你說這些無非是這些天比較煩,說出來好過一些,再說,明天咱們就要回國了,就剩這么幾頓,咬咬牙也就熬過去了。”

                            看著羅胖子憨厚的笑臉,盧嘉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作為目前這個世上僅有的這么一位勝似親人的朋友,盧嘉棟知道羅胖子是個直腸子,根本不知道里面的彎彎繞,團里沒人想接這個燙手山芋,團長也因為如此只能讓羅胖子繼續下去。

                            好在他受了委屈,能盡快找方式傾訴出來,這樣不但舒緩了壓力,也減少了內心的負擔,也許這是他能長這么胖的主要原因。

                            可不管怎樣也不能讓羅胖子一個人這么擔著,別人狠得下這顆心,可是他盧嘉棟卻萬萬不能,不說是同一個灶臺上混出來的兄弟,就是在自己病重期間他對自己照顧有佳的這份恩情,盧嘉棟也不能袖手旁觀。

                            “今晚讓我去送飯吧!”盧嘉棟吸了兩口煙,然后將煙蒂扔進大海。

                            “這怎么可能?你的病還沒好……”

                            “所以我只負責送飯,炒菜燒飯這些事情,還得羅胖子你來搞!”沒等羅胖子說完,盧嘉棟便打斷他的話。

                            “可是……”

                            “我說羅胖子,你這么胖,起腳落腳本來就比別人重,再說你走兩步就氣喘吁吁,就這樣,不管你怎么小心都得挨他們訓,我就不一樣,我廋,走路沒那么重,他們不是要安靜嘛,我就不相信我這樣走路跟飄似得還達不到他們的要求?”

                            說著,盧嘉棟從羅胖子面前一路小碎步走過去,的確沒有留下一絲聲響,羅胖子見此也只能點點頭,然后拍了拍盧嘉棟的肩膀安慰道:

                            “嘉棟!我知道你羨慕我胖,沒事,多在廚房鍛煉幾年,你也會和我一樣的!”

                            “呃?”聽了羅胖子這話,盧嘉棟徹底無語了,真沒想到羅胖子連自己想要幫他的意思都沒聽出來,這家伙不會是被那些總參裝備部的人給訓傻了吧。

                            “放心,你雖然瘦,不過我會幫助你的,想胖其實很容易……”

                            沒等羅胖子說完,盧嘉棟不由得拍了下腦門兒慨嘆:“我暈!”

                            “你怎么了?”盧嘉棟這兩個字剛出口,羅胖子便一把將他扶住,臉色著急地問道:“怎么暈了?是不是不舒服了?我這就給你送隊醫那兒去!”

                            盧嘉棟知道自己無意間說的一句21世紀潮語,引起了羅胖子的誤會,不過他沒有時間去解釋,而是掙脫羅胖子的攙扶,劍眉倒立的問道:

                            “你到底聽沒聽明白我的話,我是想幫你!”

                            羅胖子看著已經掙脫自己,面帶微怒的盧嘉棟,不但沒生氣,反而撲哧一聲笑起來:“你以為我真笨呀,還不是你編排我胖嘛!”

                            “你是裝的?”

                            羅胖子看了看好端端的盧嘉棟:“彼此彼此!”

                            “呃……”盧嘉棟微微一愣,緊接著反應過來是自己那句“我暈”引起的誤會,不由得與羅胖子對視一眼,雙雙大笑起來。

                            第002章 鐵箱子里的秘密

                            傍晚5點左右,距離預定開飯的時間早了近一個小時,盧嘉棟便端著羅胖子精心烹調的紅燒沙丁魚和清炒海白菜,以及足夠七八個人吃的米飯,輕手輕腳地來到那群神秘人居住的艙室,至于為什么這么早過來,羅胖子的解釋很簡單,早干完,早休息。

                            盧嘉棟抬起一只手,剛要輕輕叩響艙門時,里面傳來一陣“吱吱”的聲響,緊接著傳來兩人的對話聲:

                            “老李,去躺會吧!”

                            “嗯?老王?我什么時候睡著的?”叫老李的人好似剛剛被叫醒。

                            “有一會兒了,你都兩天沒合眼了,還是去躺會吧,待會吃飯我再叫你!”那個叫老王的勸道。

                            “不行,這個聲納基陣還不是很穩定,我還要再試著調試一下,不然就算拿回去也是個廢品,那還有什么用?”老李顯然很不領情。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