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決戰第三帝國

                            點擊:
                            秦川,一個從沒上過戰場的教授,一個考古學家,因為元首的黑科技回到了第三帝國并成為一名普通的德國士兵,一名被戰友認為只會拖后腿的士兵,一名無組織、無訓練、無經驗的三無士兵,更悲催的這還是德國即將失敗即將崩潰的時候……且看秦川怎么挑起這個大梁!

                            前言

                            隨著絞索的脆響,一艘布滿海藻及水生物的“u”型潛艇緩緩浮出水面展現在眾人的面前,與潛艇一起被打撈來的,還有幾只海龜和小丑魚,它們顯然是把潛艇當作自己的家,這會兒正倉皇失措的想要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秦川走近幾步打量一下這艘潛艇,心跳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他發現這艘潛艇沒有舷號,這似乎已說明了這艘潛艇與眾不同的身份。

                            它會是那艘傳說的“黃金潛艇”么?

                            秦川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但潛艇密封及生銹的艙門卻讓他不得不等待焊工將它焊開。

                            相傳,德國納粹時期末期,希特勒政權逐漸瓦解,而希特勒仍然不甘心失敗,他命令將納粹多少年來收集的黃金以及其他財富運往妥善安全的地方安置以便將來東山再起,負責這個任務的潛艇是“黃金潛艇”。

                            但是不久后,“黃金潛艇”神秘消失,沒有人知道它的下落。

                            直到現在……

                            “教授!”助手隔著幾米向秦川喊道:“門要焊干了!”

                            “好,我來!”秦川應了聲。

                            別看秦川只二十出頭,但他卻是一個小有名氣的考古學家。

                            與其它同行不同的是,秦川更癡迷于二戰時期納粹德國的歷史,這也是他會出現在這里的原因之一。

                            “嘣!”的一聲,艙門打開了。

                            在艙門打開的一霎那,秦川感到一陣詫異:在海底六十幾年的沉船,無論如何里頭也應該滲水了,但開艙門的聲音聽起來卻并非如此。

                            秦川舉起手電筒往里頭照了照,果然驗證了自己的猜測……潛艇艙里沒有滲水,當然也沒有於泥,這使潛艇內的結構在手電筒的光線下一清二楚。

                            “這怎么可能?!”秦川與助手對望一眼。

                            接著更讓人吃驚的事發生了,助手將空氣測量儀丟進艇內,儀表顯示氧氣含量高達百分之五十。

                            這時候本應讓探險隊走在前頭看看有沒有危險,但強烈的好心卻促使秦川二話不說一腳踏舷梯。

                            當秦川踏進艇艙的時候,感覺自己到了另一個世界,一個二戰時期的戰爭世界:各種讓人看起來神秘而又恐怖的按鈕,亂七八糟的桌子和儲物柜,還有地圖、手槍,以及身著卡其色軍裝的德國潛艇兵尸骨……它們保持的姿勢告訴秦川,這艘潛艇里的士兵在臨死前做好了戰斗準備。

                            但是,發生了什么?

                            是什么讓這些生命突然定格在了歷史的這一刻?

                            助手們萬分期待的搜索了每一個艙室、每一個儲物柜,但秦川可以從他們臉的失望看出他們并沒有找到他們所希望找到的東西……黃金。

                            對此秦川并不感到意外,因為潛艇并不是運送黃金的合適載具……這是由u型潛艇不大的載重及狹小的空間決定的,所以秦川從一開始認為“黃金潛艇”運載的不是黃金。

                            “別動!”一名助手想要翻動一具德國士兵的尸骨,但很快被秦川阻止了。

                            秦川觀察了下周圍幾具尸骨,發現他們的姿態都是朝向電控室的方向,似乎是那里發生了什么。

                            帶著疑惑秦川快步走進了電控室,在那里他發現了一具特殊的尸體……它穿的不是軍裝。

                            沒花多少力氣,秦川很快發現了重點是他手里的東西。

                            小心的擦去了灰塵,兩塊銅質勛章在秦川面前露出了它的真面目……不,應該說這是一塊勛章,那是一塊勛章的兩個部份。

                            秦川的呼吸不由急促起來:這難道是元首勛章?

                            不可能!元首勛章只存在傳說里!

                            但是看這勛章的兩部份,一部份刻著納綷的“萬”字符,另一部份是希特勒的頭像,又分明跟元首勛章描述得一樣。

                            它擁有什么樣的神秘力量呢?!

                            好心驅使秦川將小心翼翼的將兩塊勛章合而為一……什么也沒發生。

                            但秦川很快發現自己錯了。

                            “教授!”

                            “教授!”

                            ……

                            秦川聽見助手慌亂的叫聲,但卻無法做出任何反應,漸漸的,意識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模糊……
                            第一章 拖油瓶

                            “轟!”

                            一枚炮彈在秦川附近炸開,炮彈掀起的熱浪和沙子像潮水般的朝秦川披頭蓋腦的打來,其還夾雜著彈片飛過時發出的“嗖嗖”聲。

                            炮彈?

                            秦川立時懵了……怎么會有炮彈?!!

                            定睛一看,不僅有炮彈,還有坦克、機槍、大炮,以及一群群穿著德軍軍服的士兵,此時的他們正舉著手里武器朝對面射擊,而對面也打來成片的子彈和炮彈。

                            秦川第一時間確定這一切都是真的,因為那炮彈的嘯聲,子彈擊人體后暴出的血花,瀕死的士兵在地的慘叫和抽搐,以及炮彈在人群炸開后爆出的一片殘肢斷臂……

                            但秦川又不敢相信這些是真的,因為前一秒他還在一艘德國潛艇里,手里拿著元首勛章……等等,元首勛章!

                            “彈藥!弗里克!彈藥,把那該死的彈藥拿過來……”一名德國機槍手沖著秦川高聲大喊。

                            秦川很快意識到機槍手喊的是自己,當他看到身邊不遠處的彈藥盒時更加確定。

                            所以,自己又叫“弗里克”?

                            秦川沒時間考慮太多,他伸出發顫的手抱起彈藥箱,剛走幾步看到機槍手帶著匪夷所思的表情望著自己,于是秦川明白了……他應該趴低身子,這是一名士兵最基本的戰術動作,否則他在戰場活不了多久。

                            秦川一邊貓下身子一邊在心里咒罵著……他討厭成為一名士兵,痛恨自己身在戰場,但卻無可奈何,因為自己已經在這里了,他只能盡力讓自己活下去。

                            機槍很快在耳邊“嘩嘩”的響了起來,秦川很容易認出這是德軍34通用機槍,他甚至很清楚它的性能及歷史,如它是輕、重兩用機槍,可以使用50、200發彈鏈或75發彈鼓等等。

                            但是親眼看到它在面前噴吐著火舌還是第一次,尤其它射出的子彈還在奪取一個又一個敵人的生命。

                            漸漸的,槍炮聲弱了下來,機槍手稍稍抬起了頭朝前方望了望,說了句讓秦川如釋重負的話:“好了,敵人逃跑了!”

                            聞言,秦川像是個泄了氣的皮球似的癱軟在地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他伸手想要解開勒在脖子的頭盔帶,它讓秦川感到有些呼吸困難,但試了幾次都沒能成功,秦川干脆放棄了。

                            “怎么了?弗里克!”機槍手一邊收回機槍一邊問著秦川:“你剛才的樣子像是我那患了自閉癥的弟弟。你不會嚇壞了吧!這不過是一場小仗……”

                            “弗里克有正常的時候嗎?”另一名臉帶著漆黑的煙灰的德軍士兵走了來,順便用腳踢了秦川一下:“如果有一天它正常了,那才該怪吧!”

                            周圍傳來德軍士兵們的一片笑聲。

                            秦川沒有理會他們的冷嘲熱諷,他只想躺在原地休息一下,然后好好想想這是怎么回事。

                            但很快,他這個小小的愿望也破滅了。

                            “繼續前進!”一名軍官大聲叫著,接著沖著秦川大喊:“弗里克,抬起你的屁股讓它動起來,否則我會讓你永遠留在這里!”

                            秦川不確定這軍官說的話是真是假,不過他知道德國部隊里槍斃逃兵及消極作戰的士兵并不少見,于是慌慌張張的爬了起來,由于雙腳發軟,他甚至差點再次摔倒。

                            這一幕再次讓周圍的德軍士兵們發出一片譏笑聲。

                            秦川一邊跟著隊伍往前走一邊整理著思緒,他至少可以確定兩點:

                            第一:他現在正在沙漠,確切的說是在利亞。他所在的部隊正在追擊英軍……是的,秦川現在是德軍的一員,番號是第5輕裝甲師,他記得隆美爾是帶著這支部隊登陸利亞挽救了瀕臨崩潰的意大利軍隊。

                            知道這一點至少還不算壞事,因為至少眼前德軍還會打勝仗,所以自己也不會有很大的危險……不過這誰又能說得準呢?!

                            第二:這個叫做“弗里克”克的德國士兵,或者也可以說是自己,很不招戰友待見。

                            秦川認為這該是跟弗里克并不像其它德國士兵一樣擅長沖鋒陷陣有關……這倒跟秦川有些相似。

                            所以,弗里克在戰場的任務是運輸彈藥,像剛才在戰場所做的一樣,為機槍手、步槍手等提供彈藥。

                            從某種程度來說,秦川還是很喜歡這個任務的,因為這也意味著他在戰場不大需要使用k98k瞄準敵人,當然也會更少的面對敵人的槍口。

                            想到這里,秦川不由打量了一下手的步槍……他在現代時甚至收藏過幾把這種步槍,但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會帶著這玩意走戰場。

                            “嘿,拖油瓶!”機槍手在前方幾米處搖著手空蕩蕩的水壺,喊道:“還有水嗎?”

                            “不,沒有了!”秦川晃了晃同樣已經空空如也的水壺。

                            忘了說了,弗里克的外號叫“拖油瓶”。

                            “該死!”機槍手咒罵了一聲:“后勤部隊怎么能走得我們還慢,我們沒有戰死,卻要被渴死了!”

                            “閉你的嘴,格羅斯!”軍官打斷機槍手的話:“這樣你會在補給送來前活著,因為你正在浪費口水!”

                            “是,士!”機槍手和一眾德軍士兵發出會意的微笑。

                            機槍手叫格羅斯,外號大熊,取自他像熊一樣健壯體格。

                            他總喜歡在秦川面前有意無意的展示自己的肌肉……這讓秦川都覺得他是在勾引自己,后來才知道,他只是喜歡在弱者面前顯擺而已,而秦川很明顯是一個弱者。

                            “給!”軍官遞給秦川一個水壺,說道:“喝我的吧,省著點!”

                            “謝謝,長官!”秦川由衷表示感謝,能在沙漠里把水給別人,那可不是一般的恩賜。

                            軍官叫奧托,是秦川的班長,因為他在入伍之前是個面包師,所以士兵們除了以軍銜“士”相稱外還稱他“面包師”。

                            “我們……”又走了一陣,秦川忍不住問了聲:“我們可以停下來休息一會兒嗎?”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