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戰神之王

                            點擊:
                            李銳,一個牧民少年,因緣際會,被卷入戰爭漩渦,不得不奮起反擊,歷經磨難,終于成為最神秘的龍牙部隊一枚犀利的龍牙,為血海深仇,為國家使命,為尊嚴和自由而戰,譜寫出一段戰神之王的鐵血傳奇!

                            第1章 雨夜殺戮

                            咔嚓——!

                            一道蜘蛛網般的閃電在漆黑的暴雨夜中忽然炸開,電芒四處亂竄,如倉皇逃跑的毒蛇,瞬間密布大半夜空。緊接著,一陣雷聲滾滾而來,由遠及近,放佛無數被鎮壓了千百年的洪荒猛獸在不甘的嘶吼,憤怒的咆哮。

                            暴雨如注,冷風凄厲,蹂躪著茫茫草原。

                            一片斜坡下,幾十個氈房比鄰而建,牧民早早上炕休息去了,馬棚里,羊圈中,牲畜卻在擔憂的低聲嘶吼著,聲音顫弱,帶著幾許驚慌,每一頂氈房門口都趴伏著忠誠的牧羊犬,正懶洋洋的打著盹。

                            忽然,一只牧羊犬全身毛發炸起,抬起頭警惕地盯著前方漆黑的雨夜,發出了警惕的低吼聲,好像察覺到了什么?

                            更多牧羊犬紛紛站起,警惕遠眺,有的更是奮力朝前沖去,大聲吼叫著示警,但身體被栓緊的皮帶無情的拉回,牧羊犬不甘放棄,繼續狂吠,情緒激動。

                            幾十條牧羊犬同時狂吠非同小可,氈房里睡熟的牧民們驚醒過來,以為是狼群偷襲,紛紛起身,點燈,安撫家人,拿起獵刀、獵槍準備出門查看情況,草原上并不平靜,時常有野狼偷襲,牧民們見多不怪,并不慌亂。

                            忽然,如注的暴雨深處沖出來二十道人影,一個個身穿漆黑色雨衣,雨衣將頭包裹起來,看不到模樣,腳下箭步如飛,每一步都踩的水花四濺,手里都拿著砍刀,刀尖朝下,散發著寒芒,雨滴打在刀身上,水花四濺。

                            黑影放佛從地獄里鉆出來的惡魔一般,陰冷,無聲,轉瞬間就來到了氈房附近,領頭一人打了個格殺無論的手勢,隊伍迅速散開,每人撲向一頂氈房,揮舞著砍刀,身上散發著陰冷的殺意。

                            唯一沒有穿雨衣的光頭大漢直撲最大的那頂氈房,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短袖T恤,肌肉高高隆起,放佛要掙脫T恤的束縛,粗大的胳膊上青筋畢露,就像一條條蚯蚓在爬,隆起的胳膊肌肉里蘊含著令人膽寒的爆發力,三兩步就沖到了氈房門口,牧羊犬惱怒的嘶吼著,跳了起來,呲牙直撲來人。

                            光頭大漢不為所動,手上砍刀隨意劈砍過去,卻帶著一抹詭異的嘯音,速度快的駭人,后發先至,一刀砍飛了撲上來的牧羊犬腦袋,鮮血狂噴出來了,灑落地面,很快和雨水混在一起,沒有腦袋的尸體更是重重掉在地上,水花四濺。

                            “嘭——”的一聲巨響,氈房門口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桿獵槍,槍聲炸響,火光耀眼,兇悍至極。

                            光頭大漢身體一晃,詭異的從原地消失,砍刀卻像一條毒蛇般脫手而去,掠過虛空,狠狠的扎進了氈房門口遮擋風雨的厚厚布簾,氈房里傳來一身慘叫,光頭大漢餓狼般撲向氈房內,臉上帶著殘忍的冷意。

                            氈房門口躺著一個中年人,心口插著一把砍刀,鮮血汩汩外冒,還沒有斷氣,獵槍灑落在旁邊,炕上坐著一名婦女和兩個孩子,一個四五歲樣子,另一個只有一歲左右,正驚慌失措的看著門口進來的光頭大漢。

                            光頭大漢掃了眼氈房,見不是自己要找的目標,抓起砍刀旋轉一圈,順勢拔了出來,帶起一掉血箭狂飆,一個箭步跨了上去,根本不顧婦女的求饒和孩子哇哇的大哭聲,揮起砍刀惡狠狠的砍了過去。

                            一刀砍殺了婦女,光頭大漢緊接著又是兩刀,殘忍的殺害了小孩,陰冷的臉色表情沒有絲毫變化,就像只知道殺戮的機器,毫無人性,殘忍的手段令人發指。

                            之后,光頭大漢將油燈丟在床上,被褥被油燈點燃,迅速燃燒起來,光頭大漢嘴角勾起了一抹殘忍的笑,大步沖出氈房,便朝暴雨中壓陣的為首之人點點頭,朝另一個氈房沖去。

                            光頭大漢蹭蹭幾步沖到另一個帳篷門口,忽然,門口厚重的簾子里射出一支冷箭來,悄無聲息,卻兇狠至極,光頭大漢不為所動,冷哼一聲,大手一探,穩穩的抓住了箭矢,大拇指和食指用力一捏,箭桿被折斷兩截。

                            “找死。”光頭大漢冷哼一聲,將半截箭桿奮力甩了過去,沒有箭頭的木制箭桿居然噗——的一聲刺穿厚重的簾子,這份腕力令人震駭。

                            光頭大漢兇悍的沖了過去,奮力一扯,就將門口厚重的簾子撤掉,整個氈房都抖了起來,好像要坍塌了一般,咻咻咻——氈房內忽然射出三支箭來,呈品字形封鎖了所有進門的入口。

                            “切——”光頭大漢不屑的冷哼一聲,雙手連抓,幻化成一團殘影,精準的將三支箭抓住手上,再順手一甩,三支箭就像在空中拐了個彎一般朝里屋飛去,氈房內沒有任何動靜。

                            “咦?”光頭大漢驚異的回頭一看,一道黑影從氈房窗戶口竄了出來,動作敏捷,落地后朝前竄了幾步,跳到不遠處的一匹馬背上,馬匹希律律——的叫了一聲,撒開腿朝前狂沖過去。

                            “該死!”光頭大漢臉色大怒,拔腿就追,快如獵豹,蹭蹭幾步就竄向前近百米,大漢猛撲過去,這時,馬匹加速度起來了,一個前竄避開了撲殺,光頭大漢撲了個空,落地后大怒,從大腿處摸出一把短刀來,奮力一甩。

                            短刀毒蛇一般飛掠向前,在虛空中拉出一道烏光,瞬間沒入馬背上的中年人后背,直沒根處,馬背上的人慘叫一聲,差點摔下馬匹,趴在馬背上拼命催馬快跑,忽然看到前面有一匹馬慢悠悠過來,馬背上坐著一名少年,大驚,拼命喊道:“白狼,別過來,跑,快跑啊——,去邊境找駐軍,報——仇!”

                            馬背上的人拼盡全力喊完話,噴出一口污血來,身體一僵,滾落下馬去,重重的摔在地上,瞪圓著眼,死不瞑目。

                            “安力大叔?”少年看到這一幕大驚,悲憤的喊道,忽然看到了氈房沖天的火光,還有黑衣人在追殺其他人,一個個手里拿著砍刀亂砍,鮮血狂飆,冷漠,殘忍,頓時反應過來,拼命打馬沖向前來,一邊悲憤的吼道:“啊——你們這些魔鬼,混蛋,我要殺了你們。”

                            第2章 尾隨追殺

                            馬匹放佛感受到了少年的憤怒,前肢忽然高高躍起,發出希律律的嘶吼聲,落地后撒開四蹄向前狂沖,仿若一道黑色的閃電,光頭大漢正好沖上來,看到來人眼前一亮,通過耳麥興奮的喊道:“發現目標。”

                            “抓活的。”一個陰冷的聲音在耳麥里響起。

                            “是。”光頭大漢猛撲向上去,腳下猛的用力一蹬,身體高高躍起,朝馬上少年撲去,打算將少年直接拉下馬來。

                            少年見旁邊忽然有人撲上來,惱怒的從靴子里抽出一把短刀來,狠狠朝來人反刺過去,就像受傷的猛獸臨死前反擊,帶著同歸于盡的氣勢。

                            咔嚓——這時,一道炙亮的閃電在夜空中炸開,天地間亮成一片,高大神駿的馬匹上,少年雙目赤紅,跳動著憤怒的仇恨,臉色變得有些猙獰起來,放佛受傷的幼虎在咆哮,在抗爭。

                            光頭大漢沒想到少年如此兇悍,身體詭異的在虛空中扭動,避開了刺殺,馬匹帶著少年沖向前去,四蹄踐踏在草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響,泥土翻飛。

                            奔跑中,少年借著閃電亮光看清了慘死的安力大叔,后背那把短刀是那么的刺眼,也看到另一側兩道黑影正快速撲殺過來,帶著一股陰冷的殺意。

                            啊——!少年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怒吼聲,無盡的仇恨直沖腦頂,揮舞著短刀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吶喊:“我要殺了你們。”

                            聲音帶著濃濃的悲切、憤怒和不甘,驅馬朝其中一黑衣人發起了決死沖鋒,馬匹感受到了主人的怒火,嘶吼一聲,朝前面一人狂沖過去,四蹄如飛。

                            眼看就要撞上其中一人,對方忽然一個滑步避開了正面沖撞,身體一蹲,手上砍刀朝馬腿狠狠砍去,帶著一抹殘影。

                            馬匹通靈,猛的高高躍起,避開了致命一刀朝前沖去,少年被高高拋起,差點掉下馬去,嚇的清醒過來,見前方所有氈房都火光沖天而起,更多黑衣人騎著馬追殺上來,留下必死無疑。

                            想到安力大叔剛才的示警,少年猶豫了一下,還是迅速調轉馬頭朝邊境駐軍基地沖去,趴著身體在馬的耳朵邊憤怒的吼道:“王子,看你的了,甩掉他們。”

                            希律律——叫王子的馬匹放佛明白了少年的意思,嘶吼一聲,陡然加速朝前狂沖過去,放佛一道黑色閃電轉眼消失在暴雨之中,三名身穿雨衣的人圍攏一起,其中一人通過耳麥沉聲說道:“隊長,目標朝北逃去,請指示。”

                            “該死的,等著!”氈房附近一名臉色陰冷、身材高大的漢子冷冷的說道,正是為首的隊長,隊長看到所有氈房都被點燃,這場大火足以將所有痕跡掩蓋,一切都在計劃之中,但沒想到還是出了紕漏,跑了最重要的目標。

                            這時,光頭大漢小跑返回過來,手上那邊砍刀還在滴血,深凹的眼睛里滿是殘忍的快意,放佛殺人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來到隊長旁邊時,光頭大漢恭敬的說道:“隊長┅┅”

                            “啪——”的一聲,隊長忽然出手狠狠抽了對方一耳光,動作快如閃電,根本沒辦法閃避,光頭大漢臉上瞬間多了五個深深的指印,滿臉震驚的看著隊長,愈發恭敬起來,不敢有絲毫反抗。

                            “你不是最早發現目標的嗎,目標呢?跑了目標誰也別想活,還不快去組織兄弟們騎馬追趕,天亮前必須抓到目標撤離,否則誰也跑不了,該死的,多準備一些馬匹備用,滾。”隊長惱怒的喝罵道,帶著一股森冷的殺意。

                            “是。”光頭大漢趕緊答應一聲,迅速組織其他人收攏了所有馬匹,大家騎馬狂沖上去,一個個沉默不語,冷酷、無情的殺氣彌漫夜空。

                            轟隆隆——!一道炸雷在夜空中響起,天地都發出了嗡嗡的震蕩聲響,放佛要塌陷了一般。這些黑衣人不斷更換馬匹追擊,以確保馬匹時刻保持最佳狀態,追擊的速度很快。

                            沒多久,這些黑衣人就看到了前面正瘋狂奔逃的少年,奔跑的少年也聽到了后面轟隆隆的馬蹄聲,知道兇手追上來了,大急,這里距離邊境駐軍基地還有一段距離,不得不拼命催促馬匹加速快跑。

                            叫王子的馬匹就像明白了少年的擔憂一般,忽然發出了一聲雄壯而又憤怒的嘶吼,希律律——!聲音傳出去很遠,穿透暴雨,傳到了后面追擊的馬匹耳朵里,所有馬匹幾乎同時應和起來,嘶吼著,此起彼伏。

                            緊接著,所有馬匹都不經意的放慢了些速度,那些黑衣人隨行帶來的空余馬匹更是四散開去,待跑遠了些后停下來駐足觀望,追擊隊伍中,隊長看到這一幕大驚,光頭大漢更是怒吼道:“發生什么事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