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特種兵亂秦漢

                            點擊:
                            風云戰國,群雄并起。秦末漢初,亂世洶涌。
                            特種兵程文龍橫空出世,一頭扎進了這個華夏民族最為大氣的時代。
                            于是,搶地盤,收猛將,成為妖孽般的存在。
                            這是錯亂的時空,更是混亂的時代!
                            各路英雄紛紛亮相,八方美女頻頻登場。看小程同學如何將諸多美女盡收懷中!
                            又如何在這個錯亂空間的混亂時代登上權力巔峰!
                            美女、熱血、YY、戰爭、一個都不能少!
                            這是爺們的時代,這是男人的時代!

                            正文 1-1 穿越有風險

                            程文龍覺得自己身在一個黑暗的通道里,通道盡頭有一個白點,但他感覺怎么也追不上。

                            搖了搖昏沉的腦袋,程文龍仔細想著到底發生了什么。

                            程文龍17歲參軍,由于底子好,各項業務都上手非常快,所以被破格提前進入國家特種a隊進行培訓。

                            一年前,程文龍是特種a隊的新兵,一年后,他是教新兵的新兵,但這仍是特別的待遇,因為他太出色了。

                            “媽勒個比,你們一個個都是孬種,我不管你們在原來的部隊是多么優秀,但到了特a,你們就是新兵蛋子,給我拿出個新兵的態度來!”

                            程文龍拿著根教鞭在新兵面前大步走著,漫罵著,自己感覺還行,很有教官氣質。

                            他喜歡武術,喜歡拿著沖鋒槍在戰場上馳騁殺敵,他覺得那才是爺們的生活。雖然他才19歲,可從小的習武生活讓他在隊伍里很是出風頭。可現在是和平年代,沒有那么多仗可打,也沒有那么多的敵人可殺。

                            所以,每次實戰訓練,都是他最為珍惜的時刻,他要時刻準備著,準備著為國家獻出自己的熱血,戰友們都說他就是個半瘋。

                            可眼前,這些新兵太他媽的操蛋了,按說進入特a的都是優秀人才,可在程文龍面前,他們還不夠看。

                            更讓程文龍郁悶的是,這些人顯然不當自己是根蔥,全都笑嘻嘻的看著自己。

                            “劉奎出列,進行投彈實戰。”

                            劉奎應聲出列,拿起一個手榴彈拉開引信,一揚手臂,手榴彈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落在了靶子里。

                            但手榴彈沒炸,躺在靶子里就是不響。

                            “他媽的,又一個瞎彈!”

                            程文龍說完就沖著靶子跑了過去。

                            不想剛到靶子邊上:“嗵”的一聲,程文龍感覺自己飛了起來,睜開雙眼再看,就到了這么個通道里。

                            “死了?”

                            不對啊!自己明明好好的啊!難道...難道被炸得穿越了?

                            程文龍沒事喜歡看個中有些人莫明其妙就穿越了,劉子光就是殺了個人跑著跑著就穿越了,想到劉子光后來混得那叫一個好啊。

                            最重要的是,有仗打了,還有很多很多的美女!

                            程文龍一陣興奮,難道這是真的?天哪!金錢,美女,權力,我來了!程文龍覺得這通道簡直就是一條康莊大道,不由得興奮的在里面唱了起來:“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國家人民地位高....

                            程文龍覺得不大對勁,他感覺到周圍都是抽泣的聲音,忙停下了歌唱,抬頭一看,只看見遍地是白,白的紙,白的衣服,白的帽子,總之一切都是白的。

                            程文龍舉目四望,人山人海,全是人,自己就在人流之中,身邊的人一個個的全身哆嗦,臉色蒼白,程文龍醒悟過來了,不由得吐了一口在地上:“媽的,穿越到送葬的隊伍中了,有點背。”

                            程文龍忙拉住身邊一位眉清目秀的小伙子問道:“這個,同志,誰死了?”

                            “你說誰死了?你說誰死了?”小伙子嗓音尖細,突然哭泣著就對程文龍喊了一嗓子。嚇了程文龍一跳。但仔細一想,也許人家的爹死了呢?自己冷不丁的一問,人家有點情緒也是正常的。

                            程文龍向人流外走去,自己夾雜在人家送葬的隊伍里算什么啊。

                            隨著一聲脆響,程文龍臉上出現一道血痕,接著一聲尖細的聲音傳來:“想逃?跑得了嗎?”

                            程文龍一陣大怒,這不小心的走入你們的隊伍,現在想出去還不行了?剛要跳起給對方來個直拳、勾拳帶擺拳,但隊伍卻突然停了。抽他鞭子的人也向隊伍前方走去。程文龍剛擺好架勢,不料卻有了這樣的變化,弄得一身功力沒地方可發,差點憋出內傷。

                            只見隊伍一停,兩邊跑來幾隊士兵,動作整齊,神情肅穆。而這時晴朗的天空卻突然陰云密布,電閃雷鳴,士兵在原地踏步,伴隨著士兵的腳步停止,天上一個炸雷響起,傾盆大雨兜頭而下,伴隨著隊伍里低低的哭泣,天地一片肅殺。

                            程文龍一陣眼暈,這是誰死了?這天地動容啊!但不一會功夫,程文龍就大致明白了,因為他聽到隊伍里幾個士兵在低聲說話:“可憐的莊襄王啊!才做了三年王上就賓天了,這下趙政真的要成為皇帝了!”

                            “你不想活了?敢這樣說話,小心太子的密探。”另一個人輕聲說道。

                            “我們的任務就是看著陪死的這些人,你們嚼什么舌頭?”又有一個士兵說道。

                            “莊襄王”這是誰啊?程文龍努力的在腦海里收集自己的歷史知識,好一會也沒弄清莊襄王是誰,不過他可是聽清了士兵的話,自己站的隊伍好像是陪死的隊伍。

                            程文龍慌了,這也太背了吧?難道自己不小心落在了陪死的太監隊伍里?媽個必,要想法子跑。

                            程文龍拉著身邊的一個太監說:“逃吧!別等死了!”

                            “逃?逃向哪里?天下雖大,何處安身?這王上的陵墓,才是我等永遠的家。”小太監細聲細氣的說道。

                            “這傻比,腦袋給驢踢了吧?”程文龍腦子里想著,就向外面擠去。

                            “他要逃!”小太監又對邊上的士兵喊道。

                            “我日你娘!你想死可別拉著我啊。”程文龍喊著就給了小太監一個黑虎掏心。

                            “娘啊!”小太監喊著就趴在了地上。

                            程文龍撥開人群就跑:“呼”的一聲,后面傳來聲音,一支矛戈對著程文龍后心就刺了過來,程文龍轉身握住了矛尖,回后一肘把長矛搗斷,拿在手中就跑。

                            后面士兵緊追不舍,程文龍在部隊里長期的魔鬼似的訓練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只見他如一陣風一樣在人群中穿梭,但好漢難敵四手,隨著士兵的逐漸增加,程文龍漸漸跑慢了,眼見要被后面的士兵追上。

                            程文龍轉頭看見一邊有輛車子,車子上一名少女在探頭張望,想都沒想,程文龍就把少女拽下了車,拿著矛尖就抵在了少女脖子上。

                            “放下公主!”后面士兵喊著話慢慢追近。

                            “放下公主,饒你不死。”一名軍官模樣的人也高聲喊著。

                            “你們這群笨蛋,當我二百五?我放了她我就死定了。”程文龍喊著向四周看去,人太多了,除了上山,他無路可逃。

                            軍官剛要說話,程文龍又大喊:“少廢話,退后!”

                            軍官眼神陰冷的看著程文龍,程文龍拉著少女向山上跑去,后面跟著密密麻麻的士兵。

                            程文龍一口氣拖著少女跑到山頂,向下一看呆了,前面是萬丈深淵,后面的追兵也越來越近,少女滿臉是汗的看著程文龍說道:“看你跑到什么地方去。”

                            后面的追兵也趕到了,一個個雙手按著膝蓋張著大嘴呼呼喘氣。

                            “大秦帝國的領土上,你能跑到什么地方?快快放了公主束手就擒,本官可以考慮給你一個不太難看的死相!”一名少年軍官模樣的人對著程文龍喊著。

                            程文龍咽了口唾沫,低頭想了一下,臉色變得蒼白。抬腳拉著少女走向軍官。

                            軍官松了口氣,一臉期待著看著程文龍慢慢走近。

                            突然,程文龍將少女向軍官面前一推,軍官一看不妙,閃身就要追趕,不料腳下一滑,整張臉就跟山石來了個親密接觸。

                            程文龍急速后退,來到山涯邊上,兩眼一閉就從山上縱身跳了下去。

                            少年軍官兩眼青腫,牙也磕掉了兩個,站起身來走到山涯邊上吐掉嘴里的牙對著下面喊道:“龜孫,有種你別跑,跟我蒙恬大戰幾個回合!”

                            程文龍耳邊傳來呼呼的風聲,雙手亂抓,但他什么也抓不到,索性閉上了雙眼,但又突然想到什么?睜開眼睛大喊:“穿越有風險,投身要謹慎!”

                            正文 1-2 獵戶袁七七

                            1-2 獵戶袁七七

                            “噗通”一聲巨響,程文龍落在了一條大河里,一直向河里沉了十幾米才停下身來。

                            程文龍努力向上游動,終于將臉露出了河面。抬頭向上一看,程文龍一陣后怕,這也太高了,高得看不到山頂,想想自己竟然是從上邊跳下來的,程文龍就不自覺的打冷顫。

                            幸好這河很深,河里也沒有大塊的石頭,而程文龍正好是腿向下,如果換作任何一種別的姿勢落入水中,都將必死無疑。

                            這條河很寬,水流也非常急,水流將程文龍沖下幾公里后,水勢終于放緩,程文龍忙向岸邊游去,等到了淺水區,程文龍已是筋疲力盡,趴在岸邊的淺水里把頭露出水面大口喘氣。

                            在淺水里捉到幾條魚后,程文龍上了岸,身上沒有火柴,程文龍更不會鉆木取火,想了一陣后,他還是將魚放回了水里,茹毛飲血的生活,對他來說還很遠。

                            程文龍向四周觀看,極目之極盡是莽莽高山,山上樹高林密,也看不太遠,程文龍看了看自己身上,自己竟還穿著身軍裝,只是全身濕淋淋的,皮膚被水泡得腫白,狼狽得像個被水泡過的死尸。

                            程文龍突然心里一陣發酸,他想起了送自己當兵的爸爸媽媽,想起了一起拉練的戰友。

                            人通常在失去后才會追憶曾經的美好,自己生在和平里,長在和諧中,被社會母親緊緊的保護著,自己卻并不知足,常常幻想回到亂世,自己能在沙場上縱橫馳騁,快意恩仇。

                            現在自己莫明其妙的來到了一個不知名的時代,剛出現就差點死去,而這茫茫高山中,誰知道又隱藏了多少兇神惡煞?

                            但程文龍也是天性豁達之人,用句現代話說就是:沒心沒肺。所以,心酸歸心酸,程文龍休息了一陣后,還是抬腳向山外走去。

                            本來就有野外生存的技能,加上在部隊里的苦練,程文龍走路倒沒覺得什么?只是肚子里越來越餓,他開始后悔自己把魚放生的舉動。
                            广东十一选五